信师信法走过十五年的修炼路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六日】每次读《明慧周刊》,从中汲取了许多同修们讲真相救人的经验、智慧,并感受到同修们的正念,沐浴在师父浩荡佛恩之中。但是一直不想写出自己的修炼过程,怕带有党文化因素,怕不能对整体提高起到促進作用。向内找明白了“怕”的后面掩盖着一个不是证实法,而是证实自己的人心。今天,我终于拿起笔向师父和同修汇报自己的修炼路程,再一次净化自己,在法上提高,证实师父和法轮大法的慈悲与威严。

一、信师信法,助师洪法

喜得大法,如获至宝

得法轮大法之前,我的命运坎坷。母亲和自己的一双儿女都患有顽疾,兄弟姊妹也多灾多难,因此负债累累。在饥寒交迫中我也患上了多种疾病,婆家管我叫“十不全”。为了求得平安健康,我看过所谓的“大仙”,炼过假气功;为了追求名、利、情,我算卦问命,研究易经;为了求得解脱,我進庙皈依吃斋供佛,各法门经典读了一大堆,结果越练越糟,越读越不明白。我常常仰望满天星斗苦苦寻问:哪是我的家?我怎样才能回家?我何时才能回家?

一九九六年二月二十二日我正在备课,教导主任给我几页打印的师父经文和《论语》。师父的话句句震撼着我的心灵,字字启悟我人生的真谛,这就是我今生今世寻找的、等待的。她说很快就要出书了,还有五套功法。我迫不及待的请了事假,去她家学会了五套功法,以后每天晚上学法炼功。一个月以后,梦中师父点化我得法轮大法是福,要不二法门,在我家周围的空中有数不清的各种颜色的大大小小的法轮在旋转着,师父站在我面前慈悲而庄严的看着我。第二天上班途中巧遇书摊,请到了《转法轮》和《转法轮(卷二)》、《中国法轮功(修订本)》。从那天开始我如饥似渴的拜读了这三本法书,马上把家里其它气功书和佛教的书送给别人了。看完了一遍《转法轮》才知道送给别人的那些书会害人的,我又找到她们,引导她们得法轮大法,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书清理掉了。随着不断在法上提高,我又把“邪党文化”的书和常人中的书都清理了。

在师父的安排下,辅导站负责人给我送来了师父讲法教功录像带,还有五套功法炼功带。我借来了录放机,在三弟家用彩色电视机播放师父讲法教功录像带,让家人和亲属来学法炼功。多年卧床的母亲看完师父第二讲讲法,就能下地走路了,去三弟家学法炼功,黑灯瞎火走夜路不用人扶了,听完第九讲讲法,完全康复了。人传人,邻居来学法了。负责人又给我送来了师父的法像和法轮图、五套功法图解。我把这些法像镶上镜框,空出一间屋子,挂在墙上,在我家建立了学法炼功点。我又向同事、同学、亲友、邻居洪法。有要学法炼功的,我就帮助请大法书,生活困难的我替付工本费,义务为他们服务,无形中我就成了协调人了,我们小组也溶入了洪法的整体之中了。

师父把我当作弟子带

修炼法轮大法后,每到一个层次师父就给我净化一次身体。经常在工作日期间,往往还伴有心性上的摩擦和各种矛盾突然出现。我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用《转法轮》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很快闯过了一关又一关。有时在夜里睡觉时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一天晚上心脏刀剜般剧痛,疼醒三次。过了几天在对着心脏的背部长出了一个血捻子。还有一次是在五月一日休假期间,也是半夜直肠欲断的疼,接下来流出了一堆脓血和烂肉,臭味异常,又流了半夜加一天的血水,脸色苍白。直肠右侧有拇指大小的痛点,一站起来就下坠一样的痛。可七天之后症状完全消失,满面红光。从此以后,折磨我二十几年的心脏病和肠道病消失了。我无病一身轻,周围的人都赞叹法轮功的神奇功效。

我还经历了五次有惊无险的事,都是来取命的。第一次是自己蹬三轮车在桥头下坡急转弯处翻车了,把我摔到路边的大石头堆上;第二次是骑自行车出公差被马路边上一块挡车的大石头垫在车蹬子上,把我摔倒在一辆从后面疾驰而来的轿车轮胎下;第三次横过马路被突如其来的摩托车刮出几米远,衣服都刮破了;第四次坐摩托车掉下来摔在大理石的马路牙子上。这四次车祸在师父的保护下没有出现生命危险,只是局部受伤。这是让我遭点罪,承受点痛苦消去业力,还了欠下的命债。我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者,照常上班,做家务,做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

最后是一次火灾,师父三次把我从梦中叫醒,扑灭了厨房柴禾堆的火,避免了引爆液化气罐的险情发生,我们全家四口人劫后余生。经历了这些生死大难,我更相信师父把我这样看书自学的人也当作弟子来带,我也把自己当作一个真修者,把师父慈悲苦度的佛恩分享给有缘人,洪法救人。

修去一切执著,修出慈悲心

“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人在常人社会中,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为了个人的这点利益,去伤害别人,这些心都得放下。”(《转法轮》)师父为了让我修去对名、利、情、色和各种欲望的执著,六次改变我的工作环境,七次改变我的生活环境。给我安排了一条修炼的路,同时也给我开创了许多大法弟子建立威德的机会,在师父的加持与呵护下,在法轮大法的指导下,我利用这些机会也开创了证实法、讲真相救人的环境。

得法前我曾担任过农村小学的教导主任,校长等职务。因经历了“文革”的血雨腥风,畏于邪党的杀气,没有入邪党。在一次当地贪官污吏争权夺利中受到了伤害,我发誓再也不给邪党拉车了。被县城小学调去,只当班主任。得大法一周后,校长提拔我当教导主任,我用《精進要旨》中的《修炼与工作》衡量自己的心性,承担了这项工作,一干就是十年。在这十年里师父经常安排曾经伤害过我的人与我合作,修去我的记恨心;经常是工作我干,成果和业绩却被别人拿去了,修去我对名的执著;经常承受着打击、嘲笑、讥讽、羞辱、谩骂,修去我的争强好胜心、显示心、欢喜心、讨好献媚心、委屈心,从而修出大善大忍之心。我年年被评为先進工作者,后勤人员晋升要业绩就让给他们。一位老教师临退休了也没晋升高职,很痛苦,校长跟我一说,就把自己评上的晋升名额给她了。我校附属的一所农村小学闹罢课,应该党员干部去治理,都怕惹火烧身不去。校长派我去,正赶上儿子高考前冲刺阶段,我放下执著心去了。我用《洪吟》中《威德》、《圆明》加持自己的正念,用大法衡量是非、真假、善恶;用“真、善、忍”去正教师们的心,很快化解了尖锐复杂的矛盾,学校進入了正常的教学。

九九年七二零之前,邻校一直是法轮功的炼功点,我校也为洪法提供了方便条件,两校教师也有一部份修炼,其他教师大部份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炼法轮功的是好人,邪恶迫害大法以后,他们都暗中保护大法弟子。地方政府一手捞钱,一手捞政绩,要合并两校拆除一校,学生分流,多编教师分流,待岗、下岗。校长让我在政府主持召开的教工大会上代表教工表态。我用大法来衡量这件事,去掉自己的私心和怕心,认为两校教师和领导大多数是好人。政府与开发商勾结侵害教师的生存权利和生存空间,与杀人放火、图财害命的恶人没有什么区别。我用从大法中明白的法理把握好在会上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用正法修炼的能量场和慈悲众生的心态,提出了主张和意见。两校教师的生存权利在师父的呵护下得到了保障。校长代表教工感谢我,我告诉他:是因为他和两校教师保护大法弟子,维护大法得到的福报。

当中层干部也经常随校长陪吃陪喝、唱歌、跳舞、打牌。我用大法法理严格要求自己,修去这些欲望。平时工作我可以多干些;日常生活中慈悲心多一些;礼尚往来多付出些。渐渐的解怨缘,结善缘,为日后他们能接受真相做“三退”有一个美好的未来种下了机缘。

我最执著亲情和友情。师父为了让我放下这些常人的东西,提升我的境界,在我身边安排了与我有恩、怨、情、仇的人,与我交往。我坚持多看书,多学法,遇事先想到自己是修炼人,难忍能忍,向内找到要修去的心,从法上悟道。

得法后半年,离异十年的丈夫拖着病体,负着债务回来了,他是伤害我最深的人。当时我各种人心往外返,认为我俩前世恶缘未了,他又回来讨债来了,还完了就净心了,对他没有一点慈悲之心。把这件事和儿女们(两个小同修)一交流,同意他回来一起生活。

我引导他学《转法轮》,虽然他没有走上修炼的路,但也会做一个好人。不但支持学法小组,在邪恶迫害大法时,他还站出来维护师父和大法,给周围受蒙蔽的人讲真相,保护我和同修做“三件事”。可是在日常生活中,他对我喜怒无常,很刻薄。经常在众人面前让我难堪,骂些不堪入耳的下流话。尤其在我消病业和遇大难时,表现异常冷漠。当我找到自己应该修去的不好的心,不好的思想时,他就转怒为喜。当我过不去关时,师父就借他的嘴说:“你那书都白看了,还是炼功人吗?”当业力落在他身上很痛苦时,我的慈悲心也出来了。为成就我在大法中修炼圆满,他也替我吃了很多苦,我应该感谢他,善待他。

我最难割舍的就是父母情和儿女情,兄弟姊妹情。总去干涉他们的生活,看到他们遭受痛苦时,就去左右他们的命运,这颗心不知受到了多少的伤害。《转法轮》让我明白受伤害的原因是自己违背了宇宙的法理,干了坏事。法理也明白,就是断不了这个情,背《论语》找到了障碍的根本是后天形成的宗族观念和家庭观念。这种观念也是我以前衡量人和事的标准,不符合宗族和家庭利益的人一概视为坏人或仇人。又挖出了根深蒂固的民族观念和集体观念,破除了这些观念,再用“真、善、忍”去衡量人、衡量事,在法轮大法的法理中,我心的容量大了,真正地达到了慈悲众生,圆容众生标准。

我还很看重友情,经常去参加一些聚会,经常遇到从友情中表现出来的男女之情,招来了色魔和情魔的干扰。我用《转法轮》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不迷不惑,守住心性,向内找到自己思想中不好的东西清除掉,利用这一机缘向这些生命洪法,结法缘,善解孽缘,很快斩断了这些魔的干扰。

在法轮大法的正法理中,我不断破除后天形成的各种观念,一切爱、恨、情、仇在大法中溶化了,从而替代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为后来讲真相,救世人清除了障碍。

二、信师信法,助师正法

维护师父和大法的庄严

“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我就是凭着对师父这句讲法的信,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旧势力迫害大法弟子开始,顶着红色恐怖的压力,坚定的走着师父给我安排的这条回天路上。我用实修中消病业和五次有惊无险的事实,向受邪党造谣蒙蔽的人,证实师父的慈悲与庄严,证实法轮大法无边的法力与神奇;用“文革”这一反面例子揭穿邪党搞假、恶、斗的本性;用《西游记》电视剧编排的活灵活现,证明邪党利用高科技手段造假骗人的罪恶。周围的百姓明白真相了,不跟邪党跑了,来劝我放弃修炼法轮大法的人也支持我了。面对各地负责人在电视媒体上向社会表态放弃修炼法轮功,我和小组同修用《真修》、《悟》、《坚定》师父的讲法加持自己坚持修下去。

学校三位校长劝我放弃修炼法轮功,我坚决不放弃。主管校长说:“你一个人炼法轮功,我们校长要被免职,全体教师不给长工资,不给晋升指标。”我说:“为了不牵连你们,我写辞职报告。”教学校长说:“你回到社区也会被赶走的!”我说:“把我赶出地球我也炼!”主管校长一看我态度坚决就把辞职报告给撕了,并说在家炼,不要参与社会活动。党务校长拿出一张表格让我填写,还有要我举报其他法轮功修炼者。我说:“不知道。有法轮功书的人她要不真修,说她是炼功人还会破坏大法名誉呢!在这场迫害中无辜受牵连,那不是害人吗?你要为了完成任务就填我,我一个人顶着。”主管校长说:“表也别填了,往上报说没有。”党务校长又说:“明天把法轮功书和音像交上来。”我说:“没有。”

当天下班后马上去每个同修家沟通交流,坚持修炼的,告诉他们要保护好大法书,找谈话不配合,一问三不知。没有条件保管大法书的,我就代为收藏,想看书来我家看。有一位不修的要退九元钱工本费,我告诉她交上去就烧了,谁给你钱呀?过了些日子,一位电工同修来我家问个究竟,我用师父讲法给他破迷,他明白真相很后悔,说书让儿女们交上去了。我就把那位不修者的书送给他了,他要给钱,我告诉他这书是无价之宝,是你与法轮大法有缘,师父才安排你来我家,再次得到这本《转法轮》,你要保护好。我用彩色电信广告纸把书的封皮包装好了,让他藏在工作包中,走哪背到哪,有时间就学法。他激动的流泪了。

在邪恶疯狂的迫害下,有不少同修不敢学炼法轮功了,我就把陆续收集来的大法书和音像打好包装珍藏起来。把师父法像请進佛堂,每天早晚给师父敬香,然后学法炼功。因为拆迁我租房住,先后搬迁七次,每次我先把法轮大法书的包装箱和师父法像转移到安全地方,再搬其它家具。后来珍藏的这些大法书又被来学法的新学员和中途停下来的学员请去了。

有一次我在长途车上讲真相,我对面坐着一位三十岁的小伙子,大学毕业后做市场营销工作,听了真相后要学法,我就把随身背了十几年的《转法轮》送给他了。这是我珍藏的最后一本大法书了,怎么办呢?慈悲的师父又让一位同事送还给我一本《转法轮》。原来是我洪法时送给她的,迫害后她又去基督教堂了,为了我和大法的安全,她一直保存着,前几天卖废旧书刊时发现了这本《转法轮》又送还于我。

前几年在旧势力的间隔下,我单打独斗的去讲真相,证实法,但总觉得阻力很大,修炼也突破不了层次。师父在梦中多次点化我要走出人来。而且总安排一些同修与我联系,带着我跟上正法的整体進程。师父各年度讲法都是从外地传来一份,同修们传看。为了让当地其他同修尽快看到师父讲法,我一接到经文就用复写纸昼夜抄写,再分发给小组的同修,原经文再往下传。在外省、市、县的同修,我就通过邮寄的途径传,在师父的保护下走这一途径很顺利。

外来务工的同修,有从魔窟里闯出来的,有的同修长年居住在山洞里,还有因工作调动去了外地的同修,他们都需要帮助。我和当地同修整体配合,给他们送资料,做破网软件和师父全部讲法U盘。

以法为师、助师正法

“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精進要旨》〈道法〉)当初我对师父这篇讲法虽然悟的不高,但我是修炼人就按师父的要求去做,不许任何人破坏大法,能面对面讲的,我就当面讲;不能面对面讲的,我就心里用师父讲法否定它。在助师正法的实修中我逐渐的悟到更高的内涵。

学校要搞“校园杜绝邪教”签字仪式。我心里想:“我们法轮大法是正法,你们才是邪教!”可是师生不明白真相,要阻止他们对大法犯罪。晚上我一夜没合眼,想着明天去找校长怎样有理有据地说服校长,取消签字仪式。结果第二天上班到校长室找人,碰上锁头,他们一天都没有回学校,这项活动不了了之。

同修来学校接孩子,告诉我他孩子的班主任讲破坏大法的言词。我就利用课间操时间找到她讲真相,她很后悔表示不会再这样做了。我经常利用工作之便给她讲真相,她也“三退”了。

学校每年都要搞一次邪党主题队会。有一位老班主任不明真相接受了迫害大法的内容,我找到她说:“你搞那个诬陷法轮功的队会,不但迫害了年幼无知的学生,也迫害了自己。你经历了文革,为什么还跟政治运动跑?”她说以后再也不参与这样的活动了。我又给她看真相资料,她和家人也“三退”了。

校长也曾经读过《转法轮》,也知道修炼法轮功的是一群好人,就是不明白上边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我告诉他真相,告诉他我们都经历了“文革”血的教训,不能再造业了。从那以后邪党610再下达迫害法轮功的任务,他们都冷处理。我又给他讲真相光盘,劝他“三退”了。

在我兼职四年班主任工作中,从小孩子一入学开始,我就用中国神传文化替代邪党教材,引导他们背老子《道德经》、孔子《论语》。抛砖引玉把大法真相资料作为课后阅读内容。主题班会赞颂中国古代神传文化,截窒党文化的传播。政教处下派任务让我班写诬蔑法轮大法的作文,学生作文内容都是赞扬法轮功,反对江魔头迫害法轮功,欺骗中国人的罪行。他们更不愿意戴“红领巾”,装在衣兜里应付检查。家长给校长打电话说我宣传法轮功,反对邪党。我就召开家长会讲真相,家长也都接受了真相。

以法为师,做好“三件事”

十年来我都是面对熟人洪法、证实法,讲真相救世人,一直没有面对陌生的有缘人讲真相。师父又改变了我的工作环境和生活环境,给我创造了兑现史前大愿的机会。我去省城给女儿带孩子,我请了一年半的事假。离开了工作环境凸显出自己爱岗敬业后面隐藏着很重的名利心;离开了生活半辈子的小山村,又暴露出自己很重的亲情和乡情。我坚决修去这些执著的心,每天做完家务就带着几个月的小外孙一起学法。闲暇时间就用大法在我实修中显现的神迹向女儿和女婿证实大法,证实师父的清白,揭露邪恶诬蔑大法的谎言。使他们不对大法犯罪,种下得救的机缘。期间我又有机会接触女婿的父亲和姐姐,都是高层领导人,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也都“三退”了,而且他父亲开始炼法轮功了。

事假期限到了,小孩入幼儿园,我又回校上班。我每周末都要往返于县城和省城区间的长途列车上。我都利用这个机会发正念,学法,讲真相救人。在师父的安排与加持下得救的生命有军人、机关干部、教师、大学生、宗教徒、农民、妇女、儿童、老人、乞丐、出租车司机、工人……在学校我被安排到后勤打杂:食堂、小卖店、幼儿园、打扫卫生。不管在哪儿都是我的修炼环境,做到不被常人心带动,在法上提升自己的境界,利用工作之便讲真相救人。有听真相的,有“三退”的,有得法的。当图书管理员时,发正念清除其空间场中的邪灵和邪恶信息,销毁迫害大法、毒害师生的造假宣传邪党书籍;在打印室分担资料点同修的压力,协助打印师父经文,分装真相资料。工作期间向来打印文件的各科室领导讲真相,劝“三退”,她们也都“三退”了。

业余时间我走亲访友,讲真相劝“三退”。一位亲属患“帕金森”综合症晚期,他和全家二十几口人都“三退”了,他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体奇迹般地康复了。有来求我帮孩子入学、入幼儿园的人,我给她们讲真相劝“三退”了。没有时间去走访的外地同学、朋友,就给他们邮寄真相信。

在讲真相救世人的过程中,我先发正念,再倾听他们讲话,了解他们的心结,针对心结讲真相,尽量采用他们可以接受的方式和言词,揭露邪恶迫害法轮功,迫害众生的罪恶。劝“三退”不急于让他们表态,侧重让他们真正达到心灵得救,那么他们得救的心灵不会再迷失,还会把真相告诉他人。遇到不顺利的人回去向内找,原因有三个:一是学法不悟道;二是有常人心;三是不了解对方的心结,急于求成。那么在法上提高自己,更加勇猛精進。

以法为师,反迫害

二零零八年六月我被恶人举报了,当地610又一次让我接受调查、填表,我不配合。校长直接填表上报应付过去了。学校领导班子调整之后,经常接受邪党迫害众生、迫害大法的任务。我和同修坚决铲除钻進校园空间场中的邪恶、烂鬼、黑手。我们整体配合近距离发正念,然后又曝光了邪党利用教材、光盘、主题班队会,展板现场会等手段,迫害大法,诬陷师父,毒害师生的罪行。邪恶的610又一次把迫害大法弟子的黑手伸進了校园,伸向了我,妄图以我为突破口查出其他同修。学校领导班子全体成员联手做我的“转化”,又让我写“三书”。前两次调查、填表都是校长填表证明我不是法轮功修炼者给挡过去了,而我没有从根本上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没有重视正念反迫害,抱着依赖于护法神和师父法身保护的侥幸心理。这种人心是不符合大法弟子在不同层次中的标准。这一关一难必须我用正念闯过去。在去接受谈话的途中,我一直正念除恶,進了校长室继续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空间场中的邪恶、黑手、烂鬼。他们都劝我:“表态不炼了,回家炼去”。师父要求我们堂堂正正地修炼,我是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神圣、纯洁的,我不能说谎。我就用他们曾经看到的大法神迹在我修炼中的显现去证实大法,证实师父苦度众生的浩荡佛恩。接下来讲学校和社会是法轮大法的受益者,为什么要我恩将仇报去诬陷师父、迫害大法,举报同修使其遭迫害呢?最后我表示坚决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去做,不说谎话,不欺骗神佛。校长说:“她不能说谎话,该炼就炼吧,别参与政治,注意安全。”在师父加持与呵护下,我正念反迫害闯过了这一关。那位负责监控我的副校长又说:“以后610还要找你谈话,就你这态度先给你办转化班,再开除你的工职,最后判刑。”我心里说:“我的一切有师父安排,不能让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阴谋在我身上得逞。”虽然邪恶监控我,却挡不住我走师父安排的路,“三件事”照常做。

有一天邪恶的610通知我在长假期间不许外出,要找我谈话。我不回避,正念反迫害。如果来者是可以救的生命,我就用慈悲与智慧去救;如果来者是不可救药的生命,我就正念铲除迫害。我又把这件事与同修沟通了,整体配合发正念铲除迫害我的黑手、烂鬼、邪灵。又从新约定了联系方式和保护同修的事宜。接下来“三件事”依旧做。过来很长一段日子,一天早上突然有急事乘车去了外地,就在这天上午610来人找我谈话扑了个空。是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一位新学员在网上下载“破网软件”和“师父全部讲法”,没有做安全处理,又被610发现了。负责监控我的人,又找我调查,我不配合,正念铲除。然后马上与同修沟通正念铲除邪恶,又求师父加持,擦去计算机编码。网管员未查出究竟,师父呵护我们又闯过了一关。

在一次聚会上我碍于面子喝了酒,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接下来随身背着的《转法轮》又被一个新学员请去了,学法停下了半个多月。身体出现了“病业”状态,家庭矛盾也突然接二连三的出现了,心性也守不住了,陷入了亲情的折磨之中。我以为是师父给我安排的消业关和难,就承受着,后来到了不能炼功了。这时我警觉了和以往的状态不一样。恰好同修给我送来了师父全部讲法,我每天全部精力都用在学法上,向内找,割舍了情,彻底否定旧势力强加给我的一切,铲除迫害我肉身的一切邪恶、黑手、烂鬼。从五套功法能炼几分钟,就炼几分钟,能做一套一遍,就做一套一遍开始。坚信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我是法轮大法的真修弟子,我的一切由师父做主。在师父的加持与呵护下,在法轮大法的指导下,我正念反迫害,历经了一年的时间,身体状态又正常了。

不管旧势力阻碍我们助师正法做了怎样周密的安排,不管旧势力操控下的邪恶、黑手、烂鬼纠集在一起表现的怎么猖狂,只要我们真正做到信师信法,相信自己是一名大法弟子,走师父安排的路,师父都会给我们成就最好的,一直保护我们修炼圆满。

层次有限,有偏离法的认识,请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