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诗人李白及其诗歌欣赏(9)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六日】(接前文)

6、中年作品《蜀道难》

噫吁嚱(yīxūxī)!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蚕丛及鱼凫(fú),开国何茫然!
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sài)通人烟。
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
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
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náo)欲度愁攀援。
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
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抚膺坐长叹。
问君西游何时还?畏途巉岩不可攀。
但见悲鸟号古木,雄飞雌从绕林间。
又闻子规啼夜月,愁空山。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使人听此凋朱颜!
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
飞湍瀑流争喧豗(huī),砯(pīng)崖转石万壑雷。
其险也如此,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
剑阁峥嵘而崔嵬(wéi),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所守或匪亲,化为狼与豺。
朝避猛虎,夕避长蛇,磨牙吮血,杀人如麻。
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侧身西望长咨嗟。

大意:
噫吁唏(惊叹声)!多么险峻,多么高!蜀道难走,比上天还难。
蚕丛和鱼凫两个蜀王,开国的事情年代久远而渺茫不清。
从那以后经过四万八千年,才和秦地的人有交通。
西边挡着太白山,只有鸟道,高飞的鸟才可以横渡峨嵋山顶。
直到地崩山塌,“五丁力士”都被压死,然后才有了天梯与石栈相互连接的蜀道。
上面有即使是拉车的六龙也要绕弯的最高峰,
下面有冲激高溅的波浪逆折的漩涡。
高飞的黄鹤尚且飞不过去,猿猴想过去都发愁无处可以攀援。
青泥山迂回曲折,很短的路程内要转很多弯,盘绕着山峰。
屏住呼吸伸手可以摸到星星,用手摸着胸口空叹息。
问你西游什么时候回来?
可怕的路途,陡峭的山岩难以攀登。
只见鸟儿叫声凄厉,在古树上悲鸣,雌的和雄的在林间环绕飞翔。
又听见杜鹃在月夜里啼叫,哀愁充满空山。
蜀道难走啊,比上天还难,让人听了这话红颜衰谢。
连绵的山峰离天不到一尺,枯松靠着陡直的绝壁倒挂着。
急流瀑布争着喧嚣而下,撞击山崖使石头翻滚发出雷鸣般声响。
就是这么危险,你这远道的人,为什么来到这里?
剑阁高峻崎岖而突兀不平,一个人守住关口,万人也打不开。
守关的如果不可靠,就会变成当道的豺狼。
早晨要躲避猛虎,晚上要提防长蛇,磨着牙齿吸人血,杀的人数不清。
锦城虽然是个安乐的地方,还是不如回家好。
蜀道难走啊,比上天还难,侧过身向西望着,长长地叹息。

赏析:《蜀道难》全诗二百九十四字,以山川之险言蜀道之难,给人以荡气回肠之感,是李白最富浪漫主义色彩的代表作,“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一般认为,这首诗很可能是李白于公元742年至744年(天宝元载至天宝三载)身在长安时为送友人王炎入蜀而写的,目的是规劝王炎不要羁留蜀地,早日回归长安。有别于其他的送别诗,此诗巧妙地运用别情,写出了蜀地山川的高峻奇险的特点,同时也融入了诗人对当时社会现状的隐忧。

“噫吁嚱”三个感叹词连用,“危”、“高”同义重出,“噫吁嚱,危呼高哉”,一声惊叹,震撼人心。“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写尽蜀道之高。开篇之语,凭空起势,包含着充沛的感情力量,使人在这一声并没有多少具体描绘的惊呼中,顿感蜀道的高峻。

诗中蜀国自开国四万八千年都一直“不与秦塞通人烟”,太白山有鸟道,却无人路可行,概括叙述了蜀国长期与内地隔绝的状况,也寓高山阻隔之意于其中。蜀山太高,连太阳神的车子都得绕行!而且天梯石栈的下面是急湍险流。健飞的黄鹤无法通过,善于攀援的猿猴也为如何通过而发愁。在此基础上,诗人又通过摹写攀登者的神情和动作,如手扪星辰,呼吸紧张,抚胸长叹,步履艰难,神情惶悚等,来进一步烘托山路迂曲,蜀道因其高而艰险难行。

“问君西游何时还”,未登程先问归期,借惜别之情,写透蜀道之险。

“悲鸟号古木”,“子规啼夜月”,不但路途难走,而且环境荒凉,凄清,充满了无限的哀怨与愁苦,使人闻而失色,这样的细节描写较好地渲染了旅愁和蜀道上空寂苍凉的环境气氛。

“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四句运用夸张手法,由静而动,写出水石激荡,山谷轰鸣的惊险场景。山峦起伏,连峰接天的远景图卷;枯松倒挂绝壁的特写镜头;飞湍,瀑流,悬崖,转石,万壑雷鸣的音响,组合起来的动感画面,这一切产生了一种势若排山倒海的效果。山势高危使人望而生畏,山川险要令人惊心动魄,蜀道之难,被描写得简直呼之欲出般真实、生动。

诗人还创造性地继承了古代民歌中常见的反复形式,主旨句“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在开头,中间,结尾各出现一次。反复咏叹,内容逐次加深,使人产生“一叹不足而至于再,再叹不足而至于三”的感受,具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蜀道难》这首诗中丰富传神的画面、奔放豪迈的语言,可让我们尽情领略“诗仙”李白的风貌和特质。

如果说绘画是两维的,李白的诗歌则至少是三维的。如果说绘画是静止的,李白的诗歌则充满了多元的动感。如果说好的绘画充满了对色彩与光影的巧妙运用,李白的诗除了色彩和光影外,还能有效地调动人的听觉、触觉、嗅觉和心灵感受能力。如果说绘画能记录万古一瞬,李白的诗歌则好似在同时描绘现在和古往今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