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 发自心底的信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六日】我是九六年得法,虽没见过师父。但十几年的风风雨雨中发自心底、发自骨子里感受到师父时刻在我身边呵护弟子,就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无论天塌地陷剜心透骨的生死考验,踩着各种魔难走过来、走到底。我把只要心正心纯,神迹现的体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分享。

无病一身轻 是超常的科学

修炼大法前,我身体有多种疾病,最典型的是附体以及在邪党弄出的三年“自然灾害”造成严重的胃病,常年身上家里药不断,为治病就有病乱求医。在气功热的年代,为向往气功的超常功能和治病,先后学过几种假气功,还去山沟里拜狐黄白柳,结果招来了严重附体。身上不定点不定时的痛,严重时痛的在床上打滚,摁都摁不住,打封闭针、输液也不管用。我学大法后,什么病都好了。不但身体好了,世界观也变了,身心健康了,无病一身轻,真象换了一个人。

我才刚学法,动了跟师父走的念,师父马上就管我了。这不是超常的科学吗?我体悟不同的心性标准有不同的亲身感受。这就是师父领弟子走的一条人成神的返本归真之路。

心正心纯 神通现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利用全部国家机器对师父、对大法、对大法弟子发动全面残酷迫害。那天,我们地区根据“四二五以后的形势正在召开大型心得交流会。突然传来全国各地抓大法辅导站负责人。从此大法弟子踏上了神圣的护法之路。

恐怖大王从天而落,路路有邪恶,处处有关卡。我们几个同修好不容易上了公交车,中途恶警上车搜查,我身上还带着《转法轮》、经文、发言稿。当时我只一念:恶警看不见,结果到我跟前没查没问过去了。恶警把所有公交车带到县里集中地。下车时我只想坏人看不见,我得去北京,就这样下车后我踏上新的征程,好多同修夜间步行途中被某驻地武警卡住。可那时就是心单纯,一心维护大法,还师父与大法清白。只要我们有了纯正的一念师父就护我们正念正行。

怕心私心 求来魔难

得法后我自觉的学法,抓的很紧,有时间就学,甚至挤时间也是学,但还是限于表面理解,真正用高层次的法理改变自己却很少,念了不少,背了不少,但在心灵深处扎根太少。得了大法存侥幸心理,显示心、争斗心、怕心,特别在迫害面前更没有祥和,完全是斗争心、仇恨心,怕心占了上风,也不知道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九九年七月二十五日从北京返回途中心里就没了正念,认定回家肯定被抓。只是抱着任抓、任罚、宁不要工资也不丢大法,一修到底。结果二十五日中午刚到家,就被等候几天的恶警坏人闯進来,也来了不少亲友,面对恶警的手铐,政府人员手里六一零停发工资的通知,亲友的劝说,真是一场正邪大决战。对我来说是生死大考验。虽然修大法坚如磐石,争斗心很强,表现不出慈悲祥和,就这样被抓了。从此一分钱没有了,修大法的心更坚定了。但同时给家庭和有缘人得救,人为的设下障碍,埋下了阴影。这是自己修的不好造成的。对证实大法造成了损失。

邪恶无情的迫害没有使自己真正的清醒,师父发表几篇经文后,没有真正的理智、智慧、用慈悲、祥和深入的去讲清真相,认为师父决不允许邪恶长期下去,再加上看了有些资料的误导,认为首恶马上报应,就偏激的做、走极端的做,嘴里念着理智而行动并不理智。二零零零年底第二次被恶警绑架了。在被迫害中存在着怕心私心,还伤害了同修,给同修造成了魔难,给大法造成损失,在这里向师父认罪了,向同修认罪了。

向内找 添正念 解体邪恶

在看守所时心静不下来,真是翻江倒海,才按照师父讲的“你要想提高你自己,你得向内去找,在你这颗心上下功夫。”(《转法轮》)的法理向内去找。

我从心上找到人心很多,最根本的是怕心、私心,没有真正把自己当作是大法一粒子放射自己的光芒。认识到了,就摔倒了赶快站起抓紧做好。每天大量背法,深入细致的讲真相。

实践中我真正体悟到师父给的正念的威力。在大法的威力下,牢头失去了霸吃、霸住、霸钱、霸物、霸打、霸骂的恶霸行为,人人平等,所有的犯人都不反对法轮功,而且保护法轮功学员。少数人还有时抄背《洪吟》,有时炼一些动作,我基本每天都能把功炼下来,炼功只要想不让值班恶警过来,就很少过来干扰。

有一次早饭后,我正炼“法轮桩法”头顶抱轮,副所长过来发现了,以为犯人罚我站呢,就问我怎么了?犯人说他在炼功,副所长就走了。

还有一次,不知是谁敲了隔壁的墙,隔壁报告了,所长拿着警棍到我们号,全部罚跪地下,唯独让我坐在床上,并说他是法轮功是好人。

全省严打检查,某所长提前把大法资料收起来保管,等检查过后把大法资料全部还给大法弟子。

一次邪恶开宣判会,在去的路上我就发正念,特别是站在大会台上更是集中念头近距离发正念,让邪恶开不成会,机子坏,让坏人嗓子疼,结果邪恶中途三次播放机坏,延误了好长时间,恶警都在议论今天这么不顺利。我体悟到正念强了邪恶就解体了。

师父给我第二次生命

由于邪恶的迫害断了生活来源,还不时的到家中骚扰,全家人到外地打工,走时心爱的宝书带了一大包,经过几个大火车站,当时都是排着长队武警挨个查包,我们全家都想决不能让邪恶看见,真是有惊无险。全凭师父呵护过关到达目地地。过后好后怕呦。写到这儿,我已是泪流满面了。都是师父在做呀。

我的工作活动范围很大,使命牢记在心,无论走到哪里就把大法的美好和遭到的迫害讲到哪里,某省一个新交的朋友,我送他一本《转法轮》他翻印十多本送给他的亲人和朋友。大纪元发表了《九评》开始“三退”大潮,特别是师父发表了《向世间转轮》,自己怕心重,没有大胆的向世人劝“三退”也没想回老家救度有缘人,被邪恶钻了空子,想以严重的车祸夺走我的生命。

那是二零零六年三月七日下午两点左右,我雇用的大货车刚驶入二十里的下坡,全部车闸失灵不起作用,车上共我们三人,车速飞快,东倒西歪,车祸随时可能发生,情况万分危急,说来也怪,真象师父说的“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的出现危险。”(《转法轮》)司机不怕不慌不忙稳握方向盘。我给他俩已多次讲大法好,他们都认同做好人。我立刻想到求师父快救,嘴里念着解体邪恶。当冲到山谷小桥时,前面同向有一辆小货车,撞上去必是两车俱伤,这时叫司机躲过小货车,车速太快了,司机向左一打向,司机发现车已冲出桥外,我脑中直觉两只大手拖着我放在地上,睁开眼第一念就是我没事,先救人,这时才发现左边桥栏杆全无,前边的车已安全走了,我们的车倒在桥面出口正中央,车基本完好,司机两人没有受伤。我却从挡风玻璃甩出落在车的后尾。我和司机说我们师父有回天力,是我们师父救了咱们,请记住大法好吧。路警赶到现场说,这地方山高坡陡,车闸失灵都是车毁人亡,你们太幸运了。过后孩子们硬拉我到大医院检查,医生说不但没伤,还没病呢。象你这年纪少有。全家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我知道师父给延续来的生命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我们全家商议赶快结束这儿的工作,回到家乡加入到救度有缘人的行列,兑现我们的誓约。

师父加持弟子制止邪恶

二零零八年五月下旬,奥运前,三个警察来我家骚扰,这时我也是在地里刚回来,正在院子里。恶人一到,立刻发正念解体邪恶,解体恶党邪灵,求师父加持定住邪恶不许進屋里,我坐在阳台中间,警察在大门口坐着,他们说:“来看看你。”有个女警要照相。我一把夺过来抓在手里用力一攥,我说再照就坏了。他们不照了要回相机说了几句就走了。我送到大门外,让他们记住善恶有报是天理。

六月初,我家车轮上第一次开了优昙婆罗花。这激励着我们紧跟师父向前、向前。

师父栽培开小花

二零零八年我们几名同修切磋,我们要听师父的话尽快遍地开花,不到一年的时间相续开了六、七朵。我家这朵小花完全是师父栽培的,我们只是有这个愿望。因为邪恶卡断了生活来源,资金紧张,可我们刚有这个愿望,孩子给送了电脑,时间不长同修送来了打印机、刻录机,技术同修不厌其烦的教技术。体会最深的是正念正行,必须专一、必须静心。破网也好、下载也好、打印也好,必须看作助师正法是整体,协同作战、互相配合,我们只起协调作用,心中有师父加持,就一定一顺百顺,心有杂念就会出干扰。今年增加彩印,同修建议搬到暖屋里,说温度零上十度以下就不好用了,可山区家庭条件有限呀,怎么办?就靠正念,就求师父加持,依然在冷屋开出鲜艳的花朵。

实修就要修得人心无存

我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特别是看了大陆同修的书面交流,看到同修的成熟,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和动力。人与神的区别关键是人心还是正念。我认为大法弟子只要放下人心的时候就是神。真正阻碍神迹的是私心杂念,真的是不修这颗心谁都上不去。我理解实修就要剜心透骨的去人心,不刺激到心灵不算数、不好使,一定要向人心无存精進。

自己的一点感受,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