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解体迫害的几件往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六日】我一九九六年幸得大法。十几年的风风雨雨,是慈悲伟大的师尊一路引领与呵护,是同修一路相互扶持,才使我没有在风雨中倒下,没有在历程中迷失,没有在跋涉中踯躅。回首修炼的路,我最大的体悟就是:信师信法才能做到正信正悟,无私无我才能修成正念正觉。

一、正念就可解体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许多同修在假日来到北京证实法,极大的震慑了邪恶、震撼了世人,我也同几十位同修一起租车来到了北京,一路上邪恶人员的百般阻挠,围追堵截,可是我们正念十足,赴京请愿、证实大法的那一念真是力可劈山,什么也挡不住!

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们很快就甩掉了邪恶的跟踪和阻挡,顺利来到了天安门广场,那时广场上已聚集了大量的警察、武警、便衣、特务,在升血旗时,大法弟子在人群中不断的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喊声震天,那一刻真的是响彻云霄,我们的眼里都饱含着泪水,不断的有同修被邪恶从人群中推出去,带入警车,也不断的有同修从不同的地方打出横幅,邪恶恐惧的手忙脚乱。冷不丁一双手臂从后面包抄过来,将我们三个人用力的往前面的警戒线上推。当时正好刚学了师父的经文《理性》,在那一瞬间脑海里只闪现了一句话“不要主动被邪恶带走”((《精進要旨二》〈理性〉)),于是我一回头,冲着那个人高喝一声:“你干什么?”没想到他吓得差点一屁股蹲地上,不仅一句话没敢说,还自己转身逃也似的钻進人群不见影了,于是我拽了一下那两位同修,我们又溶入了证实法的洪势之中。七天后,我们安全返回。

另一次,在看守所里,我们好不容易得到了一本《转法轮》,于是有能力的同修都在抄书,传给其它房间里的同修。那时我已有16K信纸抄的一整套书,另外一遍只抄了一半,这样我就有十几本信纸那么厚(每本五十页)的书,还有经文,所以一个手提袋装的满满的。忽然有一天,看守所搞突袭清监,而且动用了大量武警,来势汹汹,照他们的说法这肯定是有备而来的,可能是得到了什么内部告密,或者是发现了什么重大的威胁安全方面的线索,要不然不会这么突然、这么兴师动众。我当时就有点警觉是冲着我们的经文来的,因为前两天“号长”似乎是委婉、侧面的问了我这些经文的事,都在一个屋里住,什么事相互是隐瞒不住的,所以我对她说话也没太隐讳,况且跟别的房间的同修说话,她们都能听到。但是无论怎么样,要把大法书保护住,这么多也没法拿,经过几秒钟的思量,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是具有佛法神通的,关键时刻,我就要用正念护法,于是我把放书的整个包放到枕头旁边的褥子下,然后我随大家走出去,但是我的意念一直守在这里,那个包就象放在我的脑子里一样,翻东西的警察不出来,我就正念不止。足足翻了好几个小时,到最后我们進屋里一看,简直是大扫荡,一片狼藉,所有的东西被扒翻的面目皆非,二十多个人的东西都混到一起了,连床都掀起来了,大家都在痛骂。我一進屋,就急急的去找那个包,床都掀翻了,可那个包却安然无恙的呆在原地,我惊喜的差点大叫。其实,我惊喜的不仅仅是大法书被保住了本身,而是我再一次真真切切的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殊胜,大法弟子正念的威力。师尊啊,谢谢您帮弟子在危难的时候保住了大法书!谢谢您在邪恶的黑窝内给了弟子无量的正念与信心。

二零零一年九月底,一个学员在发资料时被绑架,又被“转化”了,受邪恶指使出卖大法弟子,领着恶警到处绑架她认识、知道的大法弟子(我们提前不知道)。那天她打电话约我们出去,当时我不同意去,因为带着笔记本电脑和大法书,可是另一同修却坚持去见面。在路上,我们的包带、鞋带相继断了,其实是师父点化有危险,可同修一门心思要去,说什么也听不進去,我也就随和了,到了约定地点,我突然感觉浑身发冷,周围环境不对劲,就再次提醒同修,并拦下出租车,叫司机开车,可同修又让停下。在那种情况下,我没有理智的把握好,而是动了人的气,见说不住他,就索性和他赌气不管了。结果可想而知,恶警们非常粗暴的绑架了我们,当时胳膊就受伤,接着他们把我放到面包车上,打手们坐在座位上,一面拿烟头在我眼前晃,一面用拳头拼命的打我的脸。我看着眼前这个被邪恶控制的理智不清的家伙心里充满了慈悲,立刻就恢复了理性,调整好心态,心想决不允许邪恶利用众生对大法弟子犯罪,就一面清除他背后的邪恶,一面心平气和的对他说:

“我相信你的孩子一定以自己的爸爸是警察而自豪,而在同学中炫耀,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你孩子和他的同学看到了今天的你并没有惩恶扬善、缉拿邪凶,而是在暴打一个手无寸铁的信奉‘真、善、忍’的好人时,他们会怎么想?他还会以你为荣吗?还敢向同学炫耀吗?”

他的手明显的慢了下来,看得出来,他在思考,我继续说:“他一定会恨你的,因为你破灭了他心中美好的梦,让他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因为他曾经引以为荣的父亲已变成了迫害好人的坏人……”慢慢的他停下了手,低下了头,低垂着目光,声音低低的说“我不是警察,我是治保会的,被他们雇用的……”从这时起他没再说话,也没再对任何人动手。

在派出所,因为上次我在这里走脱过,那个工作人员因此而被开除了,现在他们一见我就七嘴八舌的向我说这件事,其实是想用人情把我困住,我说:“别看他被开除了,但是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他从此不用再被强迫干坏事而造业而被毁掉,可以说他可能暂时失掉了工作和工资,但是他因此而换来了未来的美好,你们现在几乎每天都跟大法弟子接触,可以说你们已经非常了解这些本着‘真、善、忍’做人的好人,那么当你们的领导指使你们对大法弟子行恶时,你们真的就那么坦然、那么心甘情愿吗?不要简单的以上级的命令而为自己开脱,心存侥幸必有不幸。无论什么人做了什么坏事将来都得偿还的。希望你们真正的为自己的未来考虑一下,真正的为自己和自己的家人负责。”

晚上,负责值班的警察可能依然害怕我走掉,所以过来将手铐的一端铐住我的左手,另一端铐到背后的粗钢管上,又狠狠的攥紧,确定齿轮都卡到肉里了,又晃晃,丝毫动不了,才放心的走了。夜里,整个屋子里共有六、七个人,而且把门从里面反锁上,他们可能觉得这次我可能插翅也飞不出去了。我觉得邪恶真是恐惧到了极点,对于我这样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子,他们居然如此恐慌,这也足以证明做坏事的人是心虚的。

我把目光收回,心中发出强大的正念:我是李洪志师尊的弟子,我的一切都由我的师父为我做主,其余的谁也不配考验、迫害、干扰我,这里不是大法弟子待的地方,我必须尽快出去印资料救众生,而且我走脱的本身就是对邪恶的窒息。请师尊加持、帮助弟子,解体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在那一刻心中强烈的感觉到师父就在弟子身边呵护,大法就在自己的脑海中闪现,不惊不怕,丝毫没被眼前的一切所障碍,我闭上眼睛集中精力发正念,请师尊为弟子安排,然后开始背法,当背到《也三言两语》中“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时,手铐“咔”一下开了。那一刻我的心中真是万分激动,一时间师父的许多法都打到了自己的脑海。我不动声色,两手继续保持刚才的姿势,继续发正念,请师父为弟子安排机会走脱。

过了一会儿,大约凌晨两、三点钟,熟睡中的他们突然有人提出要上厕所,然后其他的人都说要去,于是他们就不假思索的都去了,而且敞着门就都走了。我站起来,心里有些紧张,可能这一切来的太快,让我的人心太激动,我坐下去稳了稳神,又向门外走去,这时一辆出租车恰好驶过来……

二、关于正念的思考

今天我之所以写出这段经历,主要是想提醒同修,作为大法弟子一定要信师信法,我感到大法弟子的正念及威力就来自信师信法的成度,其实许多同修在面对邪恶的迫害、“转化”、诱骗、威胁或者在所谓的“病业关”时,往往是信师信法不够,从而动了人念就掉了层次、做了错事。按照师父说的“心性多高功多高”(《转法轮》)的法理向内去找。,既然动了人念那么发出的功的能力自然就没有多大威力,而这时自己还不觉,依然认为是大法弟子在发正念,所以看到没有什么效果就递减了信心,然后可能就越发的不信、不悟,那么后果可就可想而知了。

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好坏出自一念”,真的是一念之差,在那一刻我们能够完全放下人的东西,那么发出的就是神念,就威力无比,但是往往在平时不容易那么纯正。我知道自己没什么事时就不容易全身心的投入,而一旦同修或自己处于危难之中时,就会整个的溶于法中,凝神聚气的发出强大的正念。也许这也正是邪恶加重迫害我的原因吧,正如有的同修平时不精進,一旦被邪恶困住,就拼命的背法,等到环境好了,又开始放松,似乎把法当作了“救命稻草”,这是非常为私为我的不好的行为,是旧的宇宙观念,应该修去的东西。所以当我们出现问题时,就问问自己,我真的信师信法了吗?真的把自己毫无保留的交给师父、大法了吗?真的按照师父的话不打折扣的去做了吗?我觉得这样想过就容易找到自己的症结所在。

所以回顾以往,发现在几次比较危急的时候,几乎都是本性的一面起了主导作用。而在平时,遇到问题、利益冲突、邪恶干扰等等,不自觉的就会权衡一番,思想斗争一番,然后本性的一面战胜后天的人的一面,往往会有这么一个过程,虽然最后大多数还是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了,但毕竟感觉修炼这么多年,不应该再经常出现这种的较量,或者说应该少之又少了才对。毕竟还在不断的修炼和提高,所以只要不断的学法就在不断的提高和升华,就会离师父和法对我们的要求又近了一步!

三、得法的经历

小时候,大人们就发现我与别的孩子不一样,从一点点就会想事情,就非常有主见,最让人惊讶的是一个六岁的孩子居然已经开始考虑关于生死的问题了。记的我那时整天看到父母忙忙碌碌的上班,看到部队的战士整天练拼杀、农民种地、工人做工,我想不明白这种日复一日的重复有什么意义?

终于有一天我把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可是姥姥加上父母两代人的回答都没有让我满意,最后我失望的说:“如果我的一生就是这个样子,那我不要活了!我看到了你们就知道了自己的一生,那还要再照样走一次,有什么意思?唉!如果妈妈没生我就好了,如果我不出生,也就不会知道这些烦恼了,不如大家一起都死掉吧……”当时真把家人吓坏了,谁会想到那么小的孩子会想出这样的问题?

后来在上学的过程中渐渐的似乎淡忘了对生命的困惑,可是上高中时一句“生我之前我是谁?我死之后谁是我?”的歌词一下子又勾起了我所有童年的、童真的、童话的记忆和狂想。平时书本上的东西怎么也满足不了我,我又开始思索、寻觅……

一九九六年四月,一本《中国法轮功》看的我魂牵梦绕,不久后,我如愿以偿的请到了《转法轮》,整个思想里一点障碍也没有,老师说什么,我就信什么,那种久远的寻觅、那种久藏的期待,让我恨不能一口气把整本书看完,书中的每句话每个字似乎都在破解我心中久悬未解的疑惑。

得法后身心得到了极大的净化和升华,别看当时的我才二十多岁,可是身体却很糟糕,神经衰弱、神经性头痛、过敏性鼻炎、慢性咽炎、肩周炎、胃溃疡、胃炎、痛经、风湿性关节炎、缺铁性贫血等,晚上睡不着,早上起不来,所以经常迟到,我高中毕业就放弃了考大学,已经预选上了,可是考虑到身体原因实在无法继续上学,老是头疼,几乎每天上午都是昏昏沉沉的,老师讲的什么根本就進不到脑子里去,可是我第一次参加集体炼功,凌晨三点半就起床了,我家里人都惊讶的不得了,二十多年以来,从没见过日出的我迎着凌晨的清风到炼功点把五套功法全部学会了,随后上班精神状态非常好,一上午一直都觉得神清气爽,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愉悦……

从此生命不再迷惑,从此心中不再迟疑,从此脚步不再沉重。沐浴着大法的恩泽,身心受到极大的荡涤。

修炼中一点经历与粗浅的认识,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