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六日】学习了师尊的新讲法《什么是大法弟子》,我感动的落泪,我人的这面并没有泪水,那是本性的一面在掉泪,我体会到师尊无比慈悲的在扭转、提升大法弟子的修炼状态,那种对众弟子的无比珍惜和鼓励,那样的慈悲苦度;我体会到师尊在正法与救度众生中力解万难的金刚志念,那种胸襟、气度、神采,内心无比的敬仰我们伟大的师尊。

能够成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跟随师尊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虽身在大陆这种艰苦的环境中,这些年也吃了一些的苦,却觉的这是生命最大的幸福,谢谢师尊赐予弟子们跟随您正法与救度众生的殊荣!以下是我修炼的一些心得,以此向伟大的师尊汇报,和全世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切磋。

一、闯黑窝正念见同修

有一位外地同修在黑窝里被迫害,他的家人(也是同修)去见他,我送家人去,家人進去了一个多小时;那天冰雪交加,门卫说房子小,不让我呆在房间里,我就在门外发了一个小时的正念。看看家人还没有出来,我進去和门卫闲聊,告诉他外地人来这里探亲不容易。门卫主动帮我联系,说:“你也進去看看你的亲戚吧!”这样,我见到了同修,在法上鼓励他坚定。

有了这次经历,过了一个月,我又去见另外一位同修。去之前,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带着在大法中修成的最纯正、慈悲的力量而来,解体黑窝里邪恶,同时发正念清理情的干扰,因为我知道在黑窝中的同修难免会有同修情,但大法弟子见面不要在情中。

这位同修我前后见了两次,第二次是我一个人以家属身份去见的,才在接见室见到同修,恶警马上神色慌张的赶来中止接见。我问恶警,为什么不让我见家人?恶警说怀疑我是大法弟子。我来到办理接见的地方,与负责的警察正念交涉,据理力争。过了一会儿,又通知我去见同修。第二次接见,对同修而言比较重要,同修在黑窝内排队时证实法,喊“法轮大法好”,被邪恶关了禁闭,有点承受不住邪恶的迫害,接受了邪恶的奴役。在聊家常的过程中,我用修炼人都明白的家常话,鼓励同修的正念,告诉她小弟子梦中见到她穿着洁净的白色衣服,走出了黑窝。同修正念起来了,把一批正念强的狱中同修协调起来,全都不接受奴役,到整点就发出强大正念,捣毁黑窝。这样同修坚持了一年多,到出来时,这个黑窝的邪恶劲被内外整体大法弟子的正念打下去很多,表现上就是不再强制转化大法弟子了。前后这几次接见,都是同一个警察在一边看着,邪恶什么也不是。

二、救人要用心

一位身边同修流离失所几年,她的女儿从13、14岁开始就被迫失去母爱,加上本身有的小毛病,变的游手好闲、玩游戏、交男朋友、撒谎骗钱、和父母吵架。同修拿女儿很头疼。同修与家人团聚后不久就被绑架,同修的丈夫有外遇,也不怎么管这个调皮的女儿。我一边营救同修,一边关心着同修的女儿,她开始没有哪个工作做的长,就这个城市呆几个月,那个地方呆几个月,我经常让她到我家小住一段,也并不计较她的撒谎,有时给她一点小小的补贴,问问她交男朋友的事。

几年下来,她慢慢的变好。一次去监狱探她母亲的路上,她对我说,在社会上见的多了,人都很自私,连自己的爸爸都不太管她,只有大法弟子关心她,她从心里觉的大法好、大法弟子好。那年她家乡有地震传闻,大家都恐慌,她就告诉她的一帮朋友,念“法轮大法好”就可以保平安。现在她能安心工作了,还把自己打工赚的钱省下一点存给狱中的母亲。

师尊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讲:“救度众生,在神的眼里看,绝对不是象人类社会的一个人犯了错误、去用人的方式使人改过那种做法。神是慈悲的,有着最大的宽容,是真的为生命负责,而不注重人的一时一行,因为神是从本质上使一个生命觉悟,从本质上启迪一个生命的佛性。从这一点上来看哪,大家在讲清真相中还要加大一些力度,还要做的更深入,做的更好、更扎实,绝对不能敷衍了事,认真做好才能够救的了那么多的人。”

三、珍惜同修、体谅同修、补充同修的不足

有一位同修被劫持去洗脑班后没有顶住邪恶的压力妥协了,回来后她非常痛苦,摔跟头后内心敏感而脆弱。当时她周围的同修不太理解她的心态,她做营救同修的项目废寝忘食,她觉的同修在她被绑架时却没有全力营救,觉的有的同修不是从内心真正关心她。而周围的同修在她的指责下都有点不想理她。这时同修的心态一下子变的非常糟糕,对几位同修产生了很大的怨恨。

同修向我倾诉了所有的想法,我曾经从邪悟的状态走回来,理解摔跟头后的那种伤痕累累。我赶紧和她一起学法发正念,清理干扰她思想和情绪的邪恶,法理她都明白,不需要太多的交流,她需要的是大量的学法、发正念,还有就是真正的关心和鼓励。一边解体着邪恶对她干扰,我也去找相关同修交流。因为我觉的她周围的同修确有不足之处,在学法小组上我提出同修也要向内找。没想到话音刚落,就遭到一位同修很强势的指责。他认为这位同修,只要有一、两位同修去切磋就可以了,不要牵扯其他同修的时间和精力,并提出我协调工作的其它不足。

我想同修说的也对,我是可以一个人就做好这个“项目”,便不再说什么。我先生也是乐于助人的人,我和我先生便分担了同修周六、周日照顾小孩的责任。有时我先生做好饭菜,大家吃完后就长时间学法、发正念。一段时间后,同修状态恢复一些,写出来揭露邪恶的文章大家都称赞,下了一番功夫。

而忙过这段时间后,我的内心却委屈起来,心想我这么样帮助化解矛盾,换来的却是其他同修的不理解和指责。有一个星期,我的思想中老是想起这位同修的种种不足。我警觉了,这个思想不是我,是旧势力打过来的,我不能上了邪恶的当。正好周刊上有一篇文章,讲一首歌里有一句歌词:原谅我的小小错。师尊用这句歌词点化那位同修,我看过以后,默默的一遍又一遍的念着:原谅我的小小错、原谅我的小小错,直到内心完全放下对同修的不满。别人可以对我不好,我不能对别人不好。修炼人严于律己,宽以待人。

我想过,要不要向同修解释清楚当时的状态(因为不想增加同修之间的间隔,没有具体讲出当时的状况),后来我放弃了,因为我不需要表白我自己,同修也是很成熟的,我相信同修以后会明白、会想清楚的。

有一段时间,家中小弟子能摘到很多长在树叶上的优昙婆罗花,头两年我把采集到的婆罗花分送给同修。有位老年同修一家人都修炼,平时默默无闻的做着很多救人、配合的事情,五、六年的配合过程中,交流时说的不多,做的却不少,几乎看不到两位老年同修高调的指责过谁或者高调的发表什么看法,不同意见都是平和善意的切磋。同修把婆罗花供在师尊法像前,并发愿要供到师尊法正人间的那一天。四年过去了,树枝都枯萎掉了,树叶早就干了,唯有树叶上那二十几朵婆罗花亭亭玉立、洁白如初,散发着圣洁的光芒。那是师尊无比慈悲的鼓励,鼓励弟子们相互正念支持、默默的圆容补充、珍惜同修大法的圣缘、共同精進;特别是同修间默默的圆容补充,那是一种平静中的殊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