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劳教所“上大挂”等种种暴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六日】我是辽宁盘锦大法弟子齐红玉,在网上看到很多同修写出的在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受到的酷刑折磨事实。我也有被马三家劳教所迫害三年的痛苦经历,现在也写出来揭露它的罪恶。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虽然一直没有被“转化”,但却也没有能够象很多坚定的同修那样坚决不配合邪恶,还是被迫穿了号服,带了所谓“胸卡”。这三年期间,我一直在二大队一分队被迫害,做奴工。

在那里,干活时如果谁完不成任务,恶警就非打即骂。有的吸毒的、卖淫的、盗窃犯,如果她们的家人一年给恶警交一万或一万多元钱,就可以当四防或带工头不干活了,就可以任意打骂犯人,把多下来的活强加到法轮功学员身上。法轮大法学员不会给恶警钱,完不成恶警分派的超工作量时,就会被恶警拽到车间的库房里面打。为此我们多次反迫害。第一次我们整体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就给我们每个人加期五天。后来谁再喊就被“上大挂”、遭电棍电击等酷刑折磨。

酷刑演示:吊床
酷刑演示:“上大挂”吊床

但他们还是寻找其它借口对我施暴。一次恶警张宇、王树征和新来的小警察,逼我在月考核上签字,我不签,他们一面一个按住我的胳膊,揪住头发,张宇抓着我的手签字,然后就谎说是我签的。

有一次,他们在我身上搜到了《转法轮》,王树征和裴凤把我叫到车间的库房里面,叫我签加期的所谓“考核”,我不签,裴凤扇了我几个嘴巴,随后王树征也使尽全力扇我一个嘴巴,我被打的眼冒金星,往后退了好几步,差一点倒在地上,接着上来好几个人抓着我的胳膊,揪住头发,按住手强迫我签字。

强行按手印
强行按手印

有一回恶警强迫我剪头发,一个“四防”(受恶警信任,帮助警察管犯人的犯人)故意把我的头发剪的特别短且很难看,以此丑化大法弟子。我当时就让剪头发的人给我道歉,并告诉她迫害大法弟子是有罪的。这个“四防”就去警察那里告状。恶警把我叫到车间库房里打我,说什么我让“四防”给我道歉就是让警察给我道歉之类。后来那个“四防”在食堂里找到我真给我道歉了。她可能认识到对大法弟子行恶是错的,说明她对大法真相有了某些了解。不管怎样,她这样做对她是有好处的。

二零零九年“四二五”前夕,为了反迫害,纪念“四二五”逾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同修们集体喊了:“法轮大法好!”当时是我先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大家都跟着一起喊“法轮大法好!”随后我又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警察说是我带的头,丹东吸毒犯郑丹玉追到监舍里就打我,被两个大法弟子拦着,她没打几下就不打了。后来恶警又把我叫去打了我几拳!

在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同修们又一起高喊:“法轮大法好!”有的普教、吸毒、卖淫的和上访的知道是我组织大家整体喊的,大连那个因为上访被劳教的刘玉玲想讨好警方,就到警察那恶意举报我。我被叫到警察办公室,教育科的王树征、任怀平对我又打又骂,让我承认是我组织的。他们说:你不敢承认是吗?当时我就在心里说:“你们这些邪恶警察所做的一切才是不被我们师父与大法所承认的呢!”马上就感觉到到处都是法轮在漫天漫地的转,身体被能量包容着。接着恶警就拽着我要去给我“上大挂”。刚走到门口,忽然他们接到电话说我家里人来接见我了,恶警们只好说:“行了,今天先不给你上大挂了!” 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使我免受了一次酷刑。

北京大法弟子卢琳,是一名护士。她不配合恶警,拒绝干奴工活。一大队的恶警就多次给她上大挂,两个手都已经被酷刑折磨的残废了,肿的象面包一样,手耷拉着,上厕所的时候双手已经不能提裤子。即使这样,恶警还经常打她骂她。

抚顺的大法弟子田少颜,五十多岁,曾经在马三被迫害过两年。她第二次又被非法劳教两年。由于长期干粘花的活,长期吸进粘花用的有毒胶水释放出的毒气,导致她的腿一块块发黑,浑身没有力气,一闻到任何有化学药品的味道就会晕倒,警察还说她是“装的”,并给她上了两次大挂!不知上了多长时间,两三天后见到她时,她的手就废了,大拇指整个就耷拉下来了,饭也不能吃,上厕所不能提裤子,只能由普教给她喂饭。普教很恶毒,喂饭时故意把她的舌头弄的失去功能了,不会动了,也不能说话了。最后田少颜被迫害的精神失常,什么都不知道了,大小便都便在裤子里,走路都得两个人搀扶着。到放她回家的时候,她人就剩下一副骷髅架子。

大连的常学玲,锦州的段军,抚顺的王金凤,大连的高福玲、吴月菊,北京的毛桂芝、郎东月等都是多次被迫害,遭受过“上大挂”这种酷刑折磨的!

在网上我看见好多记者多次去过马三家,却未能找到那个“东岗”——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蹲小号”、施酷刑的小屋,在此把我知道的情况公布出来。

东岗的位置:从宿舍楼的中间门进去,左拐,走到头,里面有一个可以直接往楼上走的小铁门(经常是关着的),顺着楼梯走到二楼,到了二楼就是一个单独的小屋,就是所谓的“东岗”的小号!

另外一个迫害大法弟子逼“蹲小号”的地方是在食堂的楼上。一楼是食堂和接见室,和接见室相连接的地方,顺着楼梯走到四楼,在楼道的尽头就是“蹲小号”的地方!

马三家的罪恶还在继续,所有遭受过中共马三家这个邪恶黑窝迫害过的同修们,一定要站出来揭露中共的罪恶,一定要制止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善良的人们,请分清是与非,善与恶,做出正确的选择,为自己的生命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