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孙宏伟自述被迫害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六日】我叫孙宏伟,今年六十二岁,是黑龙江省佳木斯大法弟子。

从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即“法轮大法”)。以前我身体有病,神经衰弱,胃和心脏都不好,上班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修大法以后什么病都没有了,我身心受益,家里人老少都说法轮大法真好,全家人都高兴。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江氏仇恨法轮功,使尽了招数栽赃陷害,编造“天安门自焚”伪案诬陷法轮功。至今十多年过去了,迫害还没有停止。我因为相信法轮功好,坚持修炼法轮功,也遭中共的迫害。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上午,我在给人讲“法轮大法好”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到佳西派出所。一会儿来了三个警察。我一看警察来了就害怕了,我就跑,一个警察恶狠狠的说;你跑我崩了你!他们把我绑架到佳西派出所。我说法轮功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凭什么绑架我?一个刘姓警察说;你再说把你枪毙了。到了下午,来二个警察(他俩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他们说要到我家看看。就这样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到我家搜查,翻箱倒柜,还盘问我接近九十岁的母亲家里有没有钱?我母亲说没有。回到派出所后,警察骂了我,又把我送到妇婴医院做妇科检查,我说我不去,警察却辱骂我。当晚十一点,恶警把我送到拘留所,一个女警察骂骂咧咧的把我和别的犯人关在一起。

一个女警察给我量血压,结果我的血压高,我说是被你们吓的,我在家身体好不是这样。第二天把我送到口腔医院看病,医生也说我高血压,警察拘留所的医生凶狠狠的骂人,不放我回家,又把我送回拘留所。

他们继续迫害我,又把我送到看守所。看守所所长看我身体不佳拒收。佳西派出所和看守所所长交涉了半天,才与两个大汉强行把我送到二楼关进了一个已经关了不少犯人的监室。我被逼天天面对墙坐着不许动,上午两个小时,下午两个小时,这样坐了大约二十多天。一天佳西派出所来了三个警察,说要“提审”我,叫我签字。我拒签,他们把我大骂一顿,又叫红十字会来的人,给犯人和大法弟子抽血,我说我害怕,他们没抽成。

有一天忽然来了一个劳教办的警察,叫我看他手里的一张单子,我一看上面写的是我被劳教一年。我说,我没犯法,凭什么劳教我?他们把我强行绑架到大厅。在那里,有两个人合伙要给我戴脚镣,我反抗他们这种非法行为,高喊:“法轮大法好!”坚决不配合他们。我被送到西格木劳教所。到了劳教所,警察又强行给我检查身体,搜身,并对我破口大骂,把我关到监室。

在那里所有的行动都要排队,吃饭排队,上厕所排队,不让人说话,有一天我睡觉打呼,竟被犯人告到狱警那里,为此我被叫到警察办公室。女警察李秀锦、刘亚东把我大骂一顿。九月二十三日那天,在我回家之前,刘亚东又把我叫到办公室,把她们事先写好的一张诽谤大法的纸拿出来让我照着抄写一遍。我不写,她们说不行,强逼迫抄了一遍才把我放回家。

这次被非法关押了五十五天,回来后,母亲告诉我,恶警连逼带诈勒索了我家将近一万多元钱。

母亲已是八十五岁的老人,她老人家在我关押期间,天天为我担忧,吃不好睡不好,还为我操劳,怕我在里面挨打受罪,被人欺负,弟妹东奔西走的给找关系营救我,儿子从外地打电话牵挂我,也怕我被人欺负遭罪。

我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遭到中共的迫害。迫害之下,我家里的亲人也受到株连,担惊受怕,都为我承受了巨大的压力。炼法轮功以后,我的变化非常大,身体特别好,每天快快乐乐的,干活有使不完的劲。这一生我能得到这个大法,太幸运了——大法能使人心向善,能够约束自己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同时也得到了亲朋好友的支持,全家受益。然而,我却因为要做一个好人而遭受中共无端的迫害!这是哪家的理?奉劝那些被中共邪党利用的警察们,为了自己和你的家庭的未来,别再迫害大法弟子了。法轮大法是正法大道,迫害修炼人天理不容啊!在是是非非的现实生活中,做出你们公正的判断吧。请你们多了解法轮功,善待所有的大法弟子,这定会使你的未来有个好的归宿。否则后果是不堪设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