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后疾病痊愈 汤玉华一家遭中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七日】按:汤玉华今年六十七岁。当初为了祛病健身,修炼法轮功(法轮大法)。大法给了她新的生命,也给她的全家开启了新的生活。然而在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多年的迫害中,汤玉华一家也和众多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一样经受了无故被抓、被打、被关等种种折磨,丈夫也在迫害中离世。以下是汤玉华的自述。

修炼法轮功,无病一身轻

我叫汤玉华,是一九九七年喜得法轮大法的。那时身体非常不好,脑血管神经痛、胃下垂、十二指肠溃疡、颈椎增生……吃的药种类都数不过来。为了好病,我也练过多种气功,都不见效。修炼法轮大法后不知什么时候所有的病都不见了,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而且遇到什么事都能顺利过去,不会带来麻烦。

有一次我单位的运菜车从堆的六米高左右的车上掉下一袋豆角砸在我的一条腿上,当时就把我砸倒了,我站起来后什么事都没有。还有一次路上很滑,走着走着,脚下一滑两条腿大劈胯,不知怎么我竟能一下跳起来,什么感觉都没有。同事们都说还是人家炼法轮功的行。

我一家四口先后得法,每天都沐浴在佛恩浩荡中,心中的快乐无以言表。自从江氏集团因妒嫉疯狂迫害法轮大法我及家人经历了很多迫害,下面是我个人被迫害的经历。

一家人遭中共迫害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海林第二派出所经常到炼功点骚扰、记录参加晨炼的学员的名字。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头子江泽民非法下令抓捕法轮功学员,谁要炼就抓谁。九月的一天,第二派出所恶警陈磊到我家说有点事要问一下, 把我丈夫叫到派出所去了。到晚间八点多了,丈夫还没回来,我就和女儿到派出所找他。派出所所长李晓夫把我们也扣下不让回家,还抓住我的头往墙上撞,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一个字就把我和女儿送到了看守所,三天后又绑架了我儿子。一个多月后海林政保科(现国保科)科长宋玉敏等人伙同第二派出所恶警勒索了我们家九千元钱,也没给任何收据,才把我们放回了家。

二零零二年一月,我正在家蒸过年的干粮,公安局的宋玉敏、姜元涛等人到我家抄家,把我和丈夫、女儿、儿子一起绑架关进看守所。看守所不让炼功,不让学法。我是大法弟子,我必须学法、炼功。有一次炼功被看守所恶警刘清波看见,就把我们七个同修都叫到走廊拿小白龙(白色塑料管)抽打。二零零二年的腊月二十三(小年),有个同修的家人送来了很多水果。我们就把水果摆好给师父拜年,被当时的带班所长姜兴瑞看见,就给我和其他三位同修戴脚镣,两个人带一个,一个人要动就得两个人一起行动,直到年三十才给我们取下来。还有一次号里的几个同修学法,被副所长单成强看见,用小白龙把我们都打了。

看守所里一天三顿吃窝窝头(一箩到底的玉米面做的,又粗又黑),冬天吃两顿,菜是带皮的土豆汤,有一次吃的冻白菜汤,白菜都是发霉的黑色,开始大家还都以为是酸菜呢。

看守所里的环境又潮又暗。那年我们大法弟子很多人身上都长疥疮,我的手、腿上长了很多,腿上烂了两个大坑,每天淌脓血,没有热水和纱布,只能用卫生纸包,每天得用一包大卷卫生纸。我被非法判刑三年,开除党籍,我的退休工资也被剥夺。

二零零三年九月份,海林看守所把我们九位大法弟子绑架到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临上车前副所长单成强发疯般的将我们的衣物、行李全部扔下车,致使我们到哈尔滨监狱后连最基本的生活用品都没有。刚到哈尔滨监狱,刑事犯对我们搜身,连短裤都得脱下来。强迫我们穿囚服,不让学法、炼功,天天坐小板凳,我回家时腿都不好使,走路困难。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二零零五年一月我回到家后。但经常有恶警、社区人员骚扰我们。由于几年来身心受到巨大的伤害,丈夫承受不住,于二零零七年儿子结束冤狱回到家刚四个月他就去世了。去世的第二天,第二派出所恶警伙同牡丹江铁路恶警便绑架了我女儿。一个月后恶警瞒着我们家人把女儿送到了哈尔滨劳教所。只是因体检不合格,劳教所不收,她才回到家来。一个因修炼大法而身体健康和乐融融的四口之家,只因为感恩大法,不肯放弃自己的信仰就被迫害到这种地步!我这个只想强身健体,只想做一个好人的普通百姓的悲惨遭遇,正是邪恶中共迫害善良的具体罪证之一。

我家的遭遇只不过是中共邪恶集团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善良群体的冰山一角。十二年来我亲眼看到、亲耳听到中共所犯罪行真是罄竹难书,邪恶至极!中共及其爪牙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罪行历历在目,谁也抵赖不掉,到时候都要彻底清算的。也希望那些至今不明真相的人,多了解法轮功的美好和他被迫害的事实真相,明辨是非、善恶,不要与中共为伍,在这历史关键时刻作出正确选择。神目如电,总有一天作恶都会受到应有的报应,善良的人们会迎来美好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