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义不忘的美德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七日】千古以来,中国传统文化中就有“知恩必报”的教诲,也有许多“知恩必报”的故事,人们一直把这些故事当作做人的美德传颂。人们也用“恩重如山”来形容知恩、感恩、报恩在做人道德方面的重要,中华传统文化一直在造就着人们崇尚道德文明的高尚思想。

然而,中共窃取中国大陆统治权以后,借助暴力、阶级斗争、搞政治运动、红色恐怖、党文化洗脑等手段,破坏中华传统文化,毁灭中华民族敬天信神、崇尚善良的信仰,以假恶斗来绑架、裹挟、洗脑民众,使人人为敌、父子反目、师生为仇,中共真正是在彻底把人变坏、把人的道德毁掉。

法轮功叫人修炼真善忍,叫人做好人、做善良的人,许多人修炼后,不仅身体健康、一身病得到了根治,而且,精神境界升华,无论在社会、在家庭都变成了人人夸赞的好人。可是这种对社会、对民族、对家庭和个人都有益处的事,却不能为中共所容。中共出自于其邪恶的本性,不仅千方百计控制人的行为,更不择手段要控制人的思想,它以严酷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又为了掩盖其罪恶利用所有宣传工具散布谎言诋毁法轮功,煽动民众的仇恨,并依仗强权千方百计企图强制改变法轮功学员的信仰,强迫人忘恩负义、昧良心的把好说成坏,把坏说成好。

明慧网刊登了不少大陆法轮功学员的文章,他们不顾中共邪恶的迫害,勇敢的用真名实姓和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这种知恩图报、恩义不忘的行为、美德,是对“法轮大法好”的证实与见证,也是不畏强权的表现。例如:

四川南充市易小红,男,四十七岁,家住南充市营山县十字口街,在武装部附近经营“足天下”鞋店。易小红未修炼前患有气管炎,同时脾气暴躁,沾染了不少社会不良习气,修炼法轮功后不但好了病,还脱胎换骨成为好人。在成都进货时对方多补给他一万元现金,他如数退还,因为他知道炼法轮功的人要做一个比好人还要好的人,对方老板感慨:现在哪有这样的好人,太难找了!(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日报道)

辽宁省东港市王连荣一九九八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满身都是病,每天离不开药,经常打针、住医院。血管性头痛病一发作,就动不了,一动就恶心呕吐,只能躺在炕上闭着眼睛,一直靠药来维持着。被病折磨得经常冒出轻生的念头。学法炼功不久,一身病竟然全都好了。真的“无病一身轻”了,人精神起来了,心情也好了。体重由原来九十来斤一下增加到一百一十多斤。他按照“真、善、忍”的要求修炼自己,做什么事情都想着对别人好,认识他的人都说他变了。很多人都从他的变化中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了解了真相,听到了大法的福音,也有不少人走进大法都在大法中受益了。(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六日报道)

杨盛松原在湖北黄梅县分路镇中学任教,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前,身患多种疾病,有肺结核、心脏病、神经官能症、胃溃疡、风湿性关节炎、腰椎病、前列腺炎、鼻炎等,经常头痛难忍,彻夜失眠,四肢无力,苦不堪言。脾气变得暴躁,心胸狭窄不能忍耐,无论在家庭还是社会,都很难与人和谐相处。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同时得到净化,各种缠身的病魔奇迹般的消失。从此他按照大法实修,淡泊名利,远离吃喝嫖赌等恶趣,与人为善,发生矛盾时向内找自己的不足,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心胸变得开阔,时时处处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五日报道)

再如:北京海淀区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侯永春女士,重庆市合川区妇女皮中、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南口前镇耿家堡六十八岁郑洪英老人等,他们修炼法轮功之前身体都一直不好,被全身的各种病折磨的苦不堪言,连家务都做不了,修炼法轮大法后一身的病痛不翼而飞,真的是无病一身轻,身体健康了,心情开朗、道德水平不断升华,家庭也和睦幸福了。(据明慧网报道)

可是,中共流氓集团却要强制迫害、摧残这些修炼法轮功的好人,企图通过强制手段把他们变成忘恩负义、出卖恩人的坏人,强迫他们不修不炼法轮功,让他们不讲真话说谎话,不让人做好人,这样的党还不是邪恶的吗?

中共诋毁真善忍,不能理解修炼人的高尚思想境界,是因为中共喜欢假恶斗,骨子里是“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无法无天的邪恶思想。因此中共在它企图管天、管地、管人的思想的狂妄变态心理作用下,操纵媒体大搞舆论洗脑,灌输假恶斗的党文化毒素,企图奴役、控制人的思想,妄想把中国人变成驯服的党奴。

更恶毒的是,中共以所谓“法制教育”、“思想教育”的名义,大量举办非法洗脑班,利用一帮恶徒在全国范围内绑架监禁众多法轮功学员,采取强制灌输谎言、威胁恐吓、围攻逼谈、暴力毒打、酷刑折磨、亲情诱惑等种种非法手段和卑鄙伎俩,强迫人放弃信仰,摧毁人的良知、扭曲人的人格。

比如黑龙江省五常市洗脑班头目付彦春,过去就是个地痞无赖,当地人都说他妻子就是被他打死的。付彦春对刚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的开场白就是:“你可以出去打听打听,这里不是没整死过人!死也白死,算自杀,这是政策!”这个洗脑班所使用的酷刑有“上大挂”、“大字形吊铐”、电击、暴打等。

又如甘肃兰州龚家湾洗脑班,对坚强不屈的法轮功学员最常用的手段就是将法轮功学员关禁闭,双臂反背吊铐在铁门栅栏上,面朝里,背靠铁门,往上一吊就是十天半个月,最长达三个月之久。

如法轮功学员刘植芳,由于长期吊、背铐,二零零五年七月被折磨致死。二零零五年七月,法轮功学员李冬梅被吊铐六天六夜;韩仲翠背铐四十五天;孙建峰背铐五十二天;张荣背铐七天七夜;陈淑娴双手反铐半蹲式背铐在铁制床头上,被铐了两天一夜,没过几天,又被铐了一天一夜。二零零七年十月,牛万江被吊铐八十一天,孙建峰吊铐七十二天,汪彩霞十四天,孙兰萍三十七天,张春莲二十四天。

因长期吊铐,法轮功学员双手、双臂甚至全身浮肿,痛苦不堪,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吊铐在铁门上,整个人被悬空,只是脚尖着地,胳膊失去知觉,腿脚肿胀、发紫、发黑,鞋穿不进去。有的法轮功学员大冬天被迫光脚站在水泥地上,恶警还往被吊铐学员头上浇冷水,打耳光。

被“六一零”抓进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都是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各阶层的善良民众,他们中有童叟无欺的个体经营者,有不收红包的医生护士,有清廉的政府公务员,有优秀的工程师、教师。如上面提到的被甘肃兰州龚家湾洗脑班迫害致死的刘植芳,是兰州豫剧团演员。另一位于二零零八年九月被该洗脑班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钱世光,是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西北分院高级工程师。

法轮功使所有的真正修炼的人身心健康,道德高尚,把真修者从苦难疾病中解救出来,变成一个个身体健康、心灵高尚、对社会和家庭都有益的好人,他们受益无穷又怎么会忘恩负义、昧心的说法轮功不好呢?象这样受益于法轮功、受益于李洪志老师的人,象这样一群获得健康后一心要做好人的人,怎么能顺从屈服于中共的高压和强权而昧着良心反对法轮功呢?怎么会听从中共教唆、欺骗、煽动,做出对不起法轮大法和李老师的言行呢?又怎么能不真心的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呢?!

看看明慧网刊登出来的每一个大法弟子证实大法的实例,都真实的表达了法轮功弟子对法轮大法的弘扬和赞颂,也是对中共谎言欺骗和邪恶行径的曝光和揭露,相信每一个人都会从中得到启示,会明白事实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