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打语音真相电话过程中修去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七日】

一.带动同修 一起打语音电话讲真相

二零一一年八月的一天,看到同修用手机打语音真相电话。当时我就想:“师父,人家能用,我也能用。”隔天,我的手机刚开机,同修电话就打过来了。这可真是弟子要什么,师父给什么。同修把手机送来了。

打语音真相,每个同修都可以做,因为它不分年龄、不分文化成度,只要有心做,就可以。如何才能带动同修做好这个项目呢?我就时常和同修们交流打语音真相的超常现象和可以更多的利用时间多救人。如:电池显示没电,让关机时,不承认它,在师尊加持下超常拨打2—3小时;世人在电话另一边说“法轮大法好”,同修听到都很受鼓舞。认识到这是救度众生的又一个法器,也适应我们文化少的同修做此项目,又可以弥补不能面对面讲真相的距离问题,所以同修都很赞同,也想参与做此项目,但又有些为难。我看到了同修们的难处,心里很理解同修,把这件事放在心里,待与同修交流。

一天,送手机的A同修来了,我和A同修交流了我们这儿打语音真相的情况,同修说;大家既然有心做,那就不要钱,只要同修想做,能多救众生就行,(有同修出这部份钱)大家都在修,慢慢就知道怎么做了。我说:行,这个办法好。于是就和同修定了五部手机。在给同修手机时我说:手机和卡不要钱,卡没有了,就到我这来取,只要大家想做就行。同修们欢喜的收下了手机。

我从两个同修那取卡。我和B同修时常给同修一些卡钱,可我知道那根本就不够。我经常想:慢慢来,以后再多给。因为我想:我这里就是五部手机没给钱,如果别的地方也有这种情况,那同修得付出多少!不行,经我手过的手机,我就得给钱。

一天,我就和我丈夫商量,我们自己出这部份手机钱的事,他当时不同意,说:你别管这些,行不行,明年孩子考大学,那得用多少钱?你不是不知道,你不说给孩子攒点,还出这风头。我说:咱们这才多少,这么多的同修,你知道同修得付出多少,咱只不过为同修分担了一点点。咱们一家子健健康康的这多好。

如果一个不学法的人得一场病,这点钱够干啥?再说也不一起给,一个月出一部手机钱。你要是不同意,你也知道慢慢的,我能攒出来,可我不想那么做。你记着,我所做的一切对你们爷几个肯定有益处。钱是你挣的,我不想瞒你。将来你们修炼了,那就是威德,不修炼的话,那是福份。他听了,转过头去,不说话了。我知道他很善良,对我修炼从不干涉,对大法的事都很理解、都很支持。

二.去执著

次日一整天,我的脑中就是一句话;“执著太重迷方向”(《心自明》)。我知道在手机卡的问题上,自己一定有问题。傍晚一位同修和我说:卡是有生命的,他也高兴为大法弟子使用,我们应该改变观念,不要觉得接听多少了就该没费了,大法弟子用的卡应该是超常的。我说:是,我知道。她说的在理。可是,“执著太重迷方向”(《心自明》)这句话依然在脑中。

晚上,给我手机的同修来了。我把这五部手机钱和B同修给的一百元卡钱给了A同修。我想和同修交谈此事,可事情太长,又想到同修太忙,不能占用同修太多时间,也就没说什么。同修一会就走了。

同修走后,我心中闪出一个私心:觉得自己在无助中,需要同修帮助,但是同修走了。马上意识到怨心出来了、意识到这是人心,自己做了该做的,还要向同修表白吗?做了好事还带着人心。又想到以前,在和A同修交流中,为了鼓励我做好,了解到A同修自己做了那么多默默补充圆容的事,同修不都是自己默默的做吗?谁知道哪,同修总是连饭都吃不上,什么事都是把法放在第一位,那是经常的事啊,但是师父知道。想到此,我做了这点事不是太小了吗?

次日清晨我想,以后我按月给同修卡钱,卡给同修们用。请师父加持,让我的卡超常发挥,为的是减轻同修负担。这就是‘为他’的一念。有一次,十二元买卡,三十元话费接听数一百六。这可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一整天我的脑中不再反映“执著太重迷方向”(《心自明》)。可我的心里头还是很压抑。

晚上看着满天的星星,心想:师父,我怎么心里觉着难受啊。想着想着我一下明白了,原因是总觉着对不起我丈夫。那不是情吗?应该为他高兴才是啊,他同意出这部份手机钱,那是他的选择。他做了宇宙中众神想做都没有机会做的、最正、最神圣的事,我应该为他高兴才对呀。一下子我的心不再压抑了,而是一种愉悦、舒畅,这就是修炼。

我和同修们比差距还很大,我一定听师父的话,遇事向内找,真修自己,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完成史前大愿。

以上,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