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次危难中获救 让我相信有神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八日】我今年六十八岁,年轻时曾当过八年兵,转业到地方后仍勤恳工作,常加班,工作尽心尽力,年过四十,身体就出了很多毛病,四十五岁单位以精减为名让我回家,靠微薄的生活费又要吃饭又要买药,使我倍感艰难。中共在以低工资用我们时承诺的医疗、住房等等,都被以“改革”之名改掉了。

一九九六年,老伴修炼法轮功,扔掉了药匣子,我虽然不炼,但我支持她,用自己攒的零用钱为她请了炼功带。二零零二年老伴从家中被绑架到劳教所,我急火攻心,又患了高血压、心绞痛,腿长期浮肿。我长途赶去探视,一路颠簸,到教养院门口时我头晕呕吐几近晕倒,恶警却不让见。回家后我越想越气,磨了一把利斧想与恶警同归于尽。但家人劝阻了我。

这邪党给我带来了太多的痛苦与伤害……

二零零四年,我双目发干,有些干眼症的症状,老伴让我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念了几天,眼干好了。可我受无神论毒害很深,还是半信半疑。

二零零五年过年时,我突然心痛难忍,大便失禁,当时手中没有任何抢救药,老伴让我赶快求师父,我哭着求师父,一会缓了过来,当时我泪流满面感谢师父!

二零一零年末,我一侧肢体突然活动不灵,腿严重浮肿,到市医院住院,被诊断为心衰、肺炎、高血压,下腹肿块待查,日夜输液,可是症状无明显改变,浮肿总是消了又肿,如此反复,期间医生几次下病危通知。后来出院,但病情并无实质好转,我仍是被用轮椅推回家。

回家后老伴仍让我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二天我开始天天念。六天后一早起来,腿肿全消,十天后自己走去医院复查,一切正常,连下腹肿块都没了!医生都惊奇!

现在我是家族中同龄人中身体最好的人,几次身体检查都无实质性的病变。

一次次危难中大法师父相救,也清除了我脑中的无神论毒素,我真心感谢李大师救命之恩!并悔悟自己在长期压力下曾有过对大法的不敬言行。

今后我也将做个向善的好人,用自己的经历证实大法好。

祝李大师早日成功!愿大法弟子平平安安!再次谢谢李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