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横幅被冤判十年 工程师遭迫害精神失常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青岛市法轮功学员邵强,因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打出九十九米大横幅,向世人展示 “法轮大法好”,而被中共警察绑架,之后被非法判刑十年,在济南监狱遭受到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导致精神失常。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邵强脱离魔窟回到家中,通过学法炼功,精神逐步恢复正常。现把邵强这些年在监狱所遭受的种种迫害和酷刑曝光于世间,让世人认清中共邪恶面目。

下面仅是邵强遭受迫害的部份经过:

邵强原是青岛航务二公司工程师,刚进单位不久便研制出两个新项目,是个脑子灵、素质高、德才兼备的好青年。

邵强被迫害前

中共于一九九九年七月公开迫害法轮功。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邵强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和同修在天安门广场打出九十九米大横幅,向世人展示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之后被中共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刑十年,被劫持到山东省济南监狱。

从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四年期间,邵强坚定“真善忍”信仰,拒绝所谓“转化”,经常被弄到小黑屋里折磨,恶警对他进行恐吓,不让睡觉,用针刺其手背、殴打,直至恶警打累了才停手。

有一次,恶警李伟叫来两恶犯王、郭,用绑人的约束带上的铁扣掰开他的牙齿,把生殖器放到他嘴里,然后用约束带,把他的右手和左脚长时间绑在一起,导致他一个星期不能直腰正常走路。

还有一次恶警李伟和一个姓王的区长暗示死刑犯和其他罪犯对邵强进行问控,用约束带把他两只胳膊背靠在一起进行狠命的殴打,打完后把他扔到人多的地方叫其他犯人参观,并且中午不让回去吃饭,连其他犯人给捎块干粮都不允许。直到现在邵强的脚后面还留有那时戴脚铐时的伤疤。

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四年期间,邵强的家人多次去探视邵强,每次都发现他脸上有被打的伤痕。

山东省济南监狱十分邪恶,其中的恶警经常指使抢劫犯、强奸犯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动辄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殴打和使用酷刑。监狱八监队十一监区里的十五平方米的监室最多的时候关押了近五十位法轮功学员,济南的夏天酷热难忍,在那种恶劣的环境下,又不让随便喝水、上厕所,更不用说洗澡了;并且在里面一坐就是一天,还不准随便起来。这种丧失人性的禁闭,有的人被一关就是一年,很多人因为受不了这种折磨而变的精神失常。邵强被关在八监队时,就经常被禁闭、严管、强制被监视等等。

二零零三年初,邵强被转到四监区非法关押。四监区恶警因他一直不“转化”,经常对他严管迫害,白天出工回来别人可以自由活动,而让他在小屋里抄监规。

还有几次邵强被打后,被关进一个只有几平米的小黑屋子,恶警每天只给他两个馒头,不准外出上厕所,放一个便盆在里面大小便,导致里面气味难闻、令人作呕,每多呆一分钟都是煎熬。而邵强每次被关就是一个月。

邵强被严管与关禁闭期间,恶警不许与任何人见面,有几个法轮功学员曾试图去看他,都被告知邵强精神不正常不能见。那些恶警,还伪善地欺骗家属,故意对来探视的家属问寒问暖,并以借此来推卸责任。

在二零零三年三月,邵强母亲去看邵强,发现儿子手上有被针刺的伤疤,邵强说是因为他不放弃信仰,恶警不让睡觉,他一低头就用针刺他的手背。家人一个月后又去看他,发现他脸上有打的伤痕。

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四年初,亲友去探视邵强时,几次办好手续监狱都不让见人,因为邵强又被打了或关禁闭,到下次去探视时,邵强脸、上脖子上都有被打的伤疤。

二零零四年六月,邵强的哥哥去看他,看到邵强的脸上、脖子上都是被打的瘀青斑,邵强母亲一听,立刻去济南,在那里住了九天,在这九天时间里,邵母到处找执法机关,他们都说监狱不打人,邵母把每次见到邵强的伤疤的经过,打印成文,又送给每个执法机关,最后到郊区检察院,找到院长,促使他当天下午出面到监狱查看邵强的情况,第二天邵母又去检察院,院长竟说没打,邵母就和他们理论说:“如果没打,我也不能来告他们,我这是来告省监狱,我也知道我肩上的担子,如果没有打邵强,我犯诬告罪,他们打了不敢承认,如果承认了他们是知法犯法。”后来院长开始说软话,称保证以后不会出现一点伤疤。

邵强母亲在山东省监狱管理局大门外举牌抗议,强烈要求省监狱管理局无条件释放她的儿子邵强。

二零零六年,一位友人写信把有关邵强在监狱里被迫害的经过告诉邵强家人,让家人快去救邵强,家人收到信后于七月二十三日又去济南,先见了邵强了解了情况后,邵母把儿子遭受迫害的经过,写在塑料板上,拿到商场门前、旅游景点摆放,又在省监狱管理局前摆放十二天,在省监狱门前摆放了八天,向民众曝光中共监狱的罪恶,令监狱十分惧怕。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邵强在遭受整整八年地狱般的折磨后,脱离魔窟回到家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