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注发生在甘肃庆阳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发生在正宁县的校车事故让全国人民将目光聚焦在了庆阳,如今新年已至,那些丧失爱子、痛失亲人的家庭,他们心中一定有着别人感受不到的痛楚。其实,这样的痛苦,十二年来一直发生在一群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家人身上,只是因为中共的媒体垄断,加之邪党一言堂的造谣污蔑,这群善良的好人遭受的苦难没有被人们所知。这也是为什么法轮功学员一直坚持着讲着真相。

在这新年之际,请关注发生在甘肃庆阳的迫害。

一、请您关注这几个苦难家庭:

(一)丈夫刘志荣被迫害致死 妻子常秀玲被非法劳教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日,庆阳市公安局西峰区分局国保大队到法轮功学员常秀玲家非法抄家并绑架,抢走了电脑等私人物品。常秀玲被非法劳教一年,于七月三十一日被劫持往甘肃省榆中县和平镇柳沟河女子劳教所。常秀玲丈夫刘志荣被天水监狱迫害致死已多年,现在家中只有两个未成年的儿女。

刘志荣、常秀玲全家照
刘志荣、常秀玲全家照

常秀玲,今年四十八岁,家住庆阳市西峰区秦坝岭一队家属楼小区。她的丈夫叫刘志荣,原是庆阳市西峰区团结小学教师。全家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日常生活中时时处处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法轮大法的高深法理改变了他们全家做人的道德理念,过去婆媳之间经常为一些生活琐事闹矛盾、闹意见。通过学法修炼,她们之间不再计较个人得失,遇到任何事情或矛盾,都自觉用法轮大法教导的法理约束自己,多找自己的不足处,多看别人的长处,每个人都能严格要求自己。她们各自的心灵都获得了平静,内心的那些忧虑、烦恼、压抑都感到消失了。全家人和谐相处,真是感到生活的快乐。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的疯狂迫害法轮功开始了,西峰区公安分局那些跟随中共邪恶集团的警察,置最基本的人权于不顾,多次强行限制刘志荣的人身自由,非法判刑,于二零零六年一月九日活活迫害致死,死时年仅四十二岁。

二零一一年七月一日晚,庆阳市西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李金龙、朱长锁、胡志军、高兴等二十多名警察,把常秀玲从娘家强行劫持回家,进行了大搜捕,将家中翻的一片狼藉,也没有找到法轮功的任何书籍及资料。恶警就气急败坏要将她儿子的电脑主机抢走,儿子对他们说:我妈妈不会使用电脑,那是我学习用的,你们不能拿。他们就跟常秀玲的儿子厮打、争吵,最后还是强行抱走了,并说他们回去看一下上网情况,就给你们送回来。几天后儿子从西峰区公安分局把电脑要回家,插上电源接通电脑,结果电脑已无法打开,他们破坏了电脑主机。常秀玲被绑架到宁县看守所关押迫害。

1、丈夫被天水监狱迫害致死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四日,常秀玲的丈夫刘志荣,去北京信访办说明法轮功真相,从北京回来后,以西峰区公安分局局长赵庆峰为首的付玉魁、郑翔等恶警将他绑架,付玉魁、郑翔就在西峰区公安分局对他暴打,打得鼻青眼肿,并还用脚猛踩手铐,使手铐割断了他的手腕筋骨。随后又将他吊铐在电杆上,暴晒一天后,送入西峰看守所非法关押七十多天。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日,恶警郑翔又从团结小学把刘志荣诱骗到西峰区南街派出所,之后又非法关进西峰戒毒所。非法关押期间,西峰区公安分局、法院、检察院等部门召开侮辱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公判会”,把刘志荣及其他法轮功学员劫持在卡车上,并在脖颈挂上侮辱的牌子,上街游行示众。四月二十五日西峰区公安分局对刘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送往兰州平安台第一劳教所进行迫害,二零零一年七月一日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八日,恶警付玉魁、郑翔又伙同二十多名警察再次非法冲到庆阳市西峰区团结小学,威逼刘志荣在他们拿的纸上摁指印,刘志荣拒绝配合。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地方,恶警们不顾学校纪律规定,竟在学校老师、学生的众目睽睽之下,象一帮流氓土匪围住刘志荣老师拳脚乱踢、乱踏、乱踩,挥舞的警棍劈头盖脸的抽打,恶警们不堪入耳的喊骂声,将刘志荣塞进警车,非法关押在西峰区公安分局。中共恶警们为自己塑造了一个活生生的土匪形象,让师生亲眼目睹。随后恶警直扑刘志荣家,非法抄家,强行撬坏他家好几个门锁,翻箱倒柜,把刘志荣的家翻了个底朝天。

四月三十日下午,恶警又将刘志荣劫持到西峰区看守所。刘志荣说:我不是犯人,拒绝进入看守所的门,又遭恶警毒打,恶警强行把他拖入号室。刘志荣在看守所迫害期间绝食抗议,多次晕倒,他们仍不肯放人。后来又转押西峰区戒毒所迫害,刘志荣再次抗争,又遭暴打,被众恶警抬进号室。不多久,他从戒毒所走脱,在外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八日下午,在北京再次遭绑架。

二零零二年十月底,兰州市城关区法院以制作并利用有线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光盘”为由,非法重判七名法轮功学员十至二十年徒刑,刘志荣被非法判刑十五年。二零零三年十月底由兰州戒毒所转押兰州市大沙坪监狱,遭到禁闭区监狱管教的毒打迫害;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又转押定西监狱继续迫害。

二零零五年底,刘志荣、徐锋等七名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从定西监狱转到天水市第三监狱。刘志荣被关押到天水监狱一监区一分队,中队长王辉等人马上就逼迫他写“四书”,遭到刘拒绝,狱警就不让出监舍、限制上厕所、不让睡觉、长时间罚站、坐、顶墙等各种邪恶体罚,犯人们出工时将他手脚捆住,塞到床下,等到下工后才放出来,遭受到了非常残酷的迫害。被非法关押在一监区的刘志荣常常遭重刑犯毒打。恶警常常指使包夹、与刘同一监舍的犯人、其他监舍的犯人时常殴打。恶警覃建、王强、姚文强对刘的迫害都很惨烈,动不动就大打出手。就这样,刘志荣从定西监狱转押到天水监狱一监区不到一个月时间,就被活活迫害致死,死于二零零六年一月九日。

刘志荣死后,经检查颈部有伤痕,耳根有刀割的伤口;血流一地,身体浸泡在血泊中,收拾现场的犯人无从下手,监舍、监道用水冲了好多次,才收拾干净。清洗现场的人几天吃不下饭,恶心、呕吐,回想起那现场不寒而栗。监狱为掩盖他们的迫害罪行,欺上瞒下,对内不让犯人声张,对外封锁消息,宣称是自杀。常秀玲到监狱时,现场已收拾完毕,只看到已经死去的刘眼睛是青紫的,上面说的伤痕与刀口都看的很清楚,脸面脱离了原样,身体变了形。监狱强行将遗体火化。

2、常秀玲被绑架非法劳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发动的疯狂迫害法轮功以来,常秀玲的家没有安生过一天。二零零一年四月,常秀玲因给人讲法轮功真相,被西峰区公安分区劫持到西峰看守所关押迫害一月。

西峰区公安分局对刘志荣的多次迫害,常秀玲同时受到西峰区公安分局、西峰区南街派出所警察的监控及骚扰。近几年,每遇到邪党中央的敏感事件或敏感节日,西峰区南街办事处工作人员,以上面组织关心照顾为幌子,对常秀玲进行干扰迫害。如:二零零六年清明节,常秀玲把刘志荣的骨灰按照庆阳西峰当地的风俗习惯,设灵牌、埋葬骨灰时,通知了家庭成员的亲戚及刘志荣生前的亲朋好友,在出殡那天,西峰区南街办事处就派两名工作人员进行监控、骚扰。二零零八年奥运会的召开,多人对常秀玲所谓的“谈话”,实质是监控与恐吓。

二零一一年七月一日,常秀玲正在娘家探亲,西峰区公安分局恶警就将她劫持到宁县看守所,七月三十一日非法劳教一年,当晚被送往兰州平安台劳教所迫害。

现在常秀玲家中仅剩七十多岁的老婆婆和正在上学的两个孩子,三口之家没有生活来源,也无人照看。

(二)正县级干部寇创金非法关押庭审 妻子李瑞华有家不能回

甘肃省庆阳市西峰区五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寇创金,庆阳商务局干部(正县级),于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下午四点多被庆阳市西峰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十几名恶警把家包围,用电钻钻坏防盗门及里层的铁门门锁后,入室绑架,同时抢走了一些私人物品。

寇创金在西峰区国保大队被非法关押两天后,被关入西峰区八里庙陇东学校附近的看守所。当不法警察撬锁进入寇创金家时,首先问李瑞华哪里去了。如今李瑞华被迫流落在外,有家不能回,老人、女儿、孙子无人照管,暂时被亲戚收留。

寇创金,庆阳市镇原县太平乡人,家住庆阳市西峰区水泥厂家属院,以前患有严重的肝病,胃病、头疼病,人也瘦的不象样子,吃不下饭,喝一口水都吐,多方治疗也不见效,脾气很不好,经常喝酒打麻将,从不管家务事,与妻子矛盾很大,如果不是修大法,可能早都离婚了。自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以后,他时时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修心向善,处处为别人考虑,不知不觉各种病都奇迹般消失了,家庭和睦了,说话也总是笑嘻嘻的。庆阳市委机关凡是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是炼法轮功炼好了病,家属院的人都奇怪他怎么不打麻将不抽烟了,象换了一个人,周围人也都夸他是个大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刚开始时,庆阳市委,610、政法委、组织部多次逼迫寇创金写不炼功的保证,寇创金不写,他们就给寇创金行政记过处分,随后两次晋升工资不给升级。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西峰区公安局因找不到寇创金妻子李瑞华,就把寇创金绑架,并责怪他为什么不管好妻子。

二零零一年,庆阳市合水县公安局闯入寇创金家预谋绑架李瑞华,因李瑞华不在家,他们又将寇创金绑架并抄家抢劫。寇创金的女儿寇娟娟,从小非常乖巧,身体很好,学习也很好,当时就剩她一人。西峰区公安分局几个警察就住在寇创金家,三天三夜不让小娟娟出家门,也不让她上学,孩子在承受不住的情况下给亲戚打了电话,亲戚知道情况后到公安局质问,这帮人才从家中撤走。之后西峰区公安局三天两头又到学校对小娟娟进行审问,从此学校老师和同学便对她白眼相看。

二零零二年五月,西峰区公安局以过香包节为由又将寇创金从单位绑架,非法关押在西峰区戒毒所,半月之久还不放人。寇创金质问他们,为什么把他关在监狱?警察说,这不是监狱,寇创金说失去自由就是监狱,最后他们在找不到任何理由回答的情况下才把人放了。

二零零四年以后单位就不给寇创金安排工作了,并且三天两头到家中骚扰,十二年来,从来都没有安稳过。

寇创金妻子李瑞华修炼法轮大法屡遭中共当局迫害,曾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兰州市平安台第一劳教所),回家后不久,又被迫流离失所,之后被西峰区公安局欺骗家人说让李瑞华回家,并多次保证不会有事。结果被诱骗回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五年从冤狱回家后,李瑞华已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全身骨节肿大变形,疼痛难忍,走路都困难,穿脱衣服都要寇创金帮忙,洗衣做饭全落在他一人身上。好几年过去了,两只手依然肿胀,疼痛,两只胳膊无力,连婴儿都抱不动,小孙子也基本上是寇创金一手带。

寇创金有一位九十多岁高龄的老母亲,和在农村的弟弟生活在一起,弟弟一家常在外打工,因老人家不喜欢城市生活,就常常一人在家。今年好不容易把老人接到自己家,也就几个月吧,西峰区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不顾九十多岁老母能否承受的住,当着老人的面翻箱倒柜,象土匪一样把原本好好的家整的一片狼藉并把她儿子强行绑架。如今老人被惊吓的卧床不起,整天盼儿以泪洗面,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和十二月一日,西峰区法院两次对寇创金进行非法庭审,尽管他的家人为他请来了北京的正义律师为他对了无罪辩护,但法庭至今仍未作出无罪释放寇创金的决定,还在非法关押他。人们都在欢欢喜喜过大年,不知他的妻子李瑞华如今飘落在何处?

(三)环县寇平夫妇遭非法关押 家中只剩下未成年儿子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五日,由甘肃庆阳市政法委书记张文礼下指令,环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陈生霞指挥,张剑南亲自带队,携带恶警敬生军,刑警大队配合,环县法轮功学员缪会侠正在上班时遭恶警抄家、绑架,寇平被迫流离失所;十一月十五日,寇平遭甘谷县恶警绑架。

寇平得法前身患多种疾病。从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疾病全无;其妻缪会侠一九九七年得法后身心受益良多,家庭和睦幸福。到二零零三年正月夫妻二人遭环县公安局绑架,寇平被冤判三年,缪被冤判一年六个月。两人有一个小孩子无人照顾。

(四)单亲家庭母亲强维秀被逼流离失所 女儿遭警察恐吓

二零一一年五月六日下午,庆阳市镇原县农机局四十三岁的强维秀女士被叫到本单位局长办公室,单位所有负责人六、七人都在,局长王进仁传达所谓上面的精神:他们开了一上午会,上面要求未曾写过所谓“三书”的必须写,否则就送兰州洗脑班,什么时候写了什么时候出来,每年费用得五万元,强维秀全年工资三万元全部扣除还不够,单位还得垫两万元,一切费用从强维秀工资扣除,从下个月开始工资就不给了,还说强维秀的情况已经影响到单位了。书记王少华重复多次写与不写,限强维秀当天六点给答复,否则就给上面回话。局长王进仁说可以给一天考虑时间,第二天下午给答复,并将打印好的所谓“三书”递给强维秀让回去考虑。被逼无奈,强维秀离家出走。

强维秀一九九二年毕业于甘肃省农业大学,家住镇原县农机局家属楼。早在初中毕业时就患上了严重的脑神经衰弱,长期睡不着觉,有时睡着了就醒不来。以后在高中、大学的学习中,不能过多的看书。一九九七年上半年最严重时,四十多天连续睡不着觉,精神萎靡,自己做什么事都感觉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同时还伴有贫血、经常性感冒、慢性胃病,身体虚弱,四肢无力,手脚冰凉,整天没有力气,干不动活。为了摆脱病痛,强维秀曾四处求医,并且尽可能参加体育锻炼,也练过其它气功,但都没有收效。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强维秀曾想:“如果世上有什么良方能够使自己的病痛消除,让我付出什么代价都是值得的。”

有幸的是,一九九七年夏天,一个熟人给了强维秀一本《转法轮》,说这本书很好,让强维秀回家好好看看。但强维秀一拿起书看就瞌睡,想睡,看不下去。在强维秀所接触的所有炼法轮功的人,她都觉得很好,觉得和这些人接触心里很踏实。强维秀想:别人都说这本书好,到底好在哪里?自己每天还是拿着书看,虽然开始的时候,自己也不知道这本书好在哪里,但她相信,别人都说这本书好,自然有他的道理,只要持续看下去,自己一定能明白。抱着这个心态,强维秀一直在看书,但在不知不觉中,脑神经衰弱就好了,贫血也渐有好转。后来,在集体学法点,学会了炼功动作。坚持学法炼功一段时间后,强维秀所有的病症在不知不觉中全都消失了。

1、强维秀在镇原县遭受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镇原县国保大队长吕正品等人非法闯入强维秀家中,将桌上的《转法轮》要拿走,强维秀说:“我的书不能给你。”但还是被几人强行将人和书带到镇原县公安局,当时被非法带去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段小燕、焦丽萍等。强维秀被单独一人关在一间办公室里,几个人强行威逼写不炼功的保证,被强维秀拒绝,一直到深夜才回到家中。后来还多次上门骚扰强迫写所谓的保证。

一九九九年年底,强维秀和段小燕进京为法轮功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便衣绑架,非法关押在前门派出所,下午转到庆阳市驻京办后,被镇原县警察吕正品转送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在镇原县看守所一个月后,由公安局警察跟着强维秀、段小燕到各自家中转了一圈,又带回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期间,强行让背看守所的规章,警察威胁说:“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你若不背就给你戴铐子。”早上强迫跑操,强维秀不跑。盘腿炼功就被戴上脚镣,戴着脚镣,强维秀继续盘腿炼静功,每天都遭到警察的连拽带踢,阻止炼功,一直到出来时才卸下了手铐脚镣。强维秀还被多次非法审讯,做笔录。出来时被从两千元押金中,扣除一千多元,作为吕正品等人进京费用,没给任何凭据。当时所长是秦德玺(已退休),副所长刘俊辉,参与迫害的还有警察李国民、胡国勇、何金花等。

酷刑演示:手铐脚镣
酷刑演示:手铐脚镣

出狱后,强维秀回到单位上班的一个月内,镇原县城关派出所警察张家涛等人每天到单位或家里监视,怕强维秀再次进京上访。此时有人传言:“与其每天来人看强维秀是否上北京了,还不如把她直接关起来。”之后,强维秀和段小燕又被非法关押到镇原县看守所。刚一进去,强维秀和段小燕就绝食抗议对自己的非法迫害。三天后,警察叫来一名医院大夫伙同警察指使的几名男犯先后分别压住强维秀和段小燕强行灌食,灌不进去时,又强行插胃管灌食,为了防止她们拔掉管子,又将她俩的双手背铐。灌完食之后,将管子直接用胶带粘在脸上,下一次直接由警察指使的同号室的女犯灌。同时,背铐从不打开,无法睡觉。连上厕所也让女犯人解提裤子。期间仍非法审讯。七天后,警察怕承担责任,才将强维秀和段小燕先后放出。

酷刑演示:长时间背铐
酷刑演示:长时间背铐

二零零零年春天,强维秀和段小燕第二次进京上访,刚坐上车不久,就被镇原县警察从半路劫持,拖到警车上直接非法关押到镇原县看守所。进去后,强维秀和段小燕因为炼功被警察戴上手铐脚镣,有时连续好多天背铐,并被经常用脚踢,拖拽。一个月后,强维秀回到家中。段小燕继续在镇原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不久,段小燕被镇原县公安局蓄意构陷到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

二零零零年秋天,强维秀第三次上访回来,在室外炼功,被镇原县110绑架到镇原县城关派出所,非法审讯后,转到镇原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因为炼功,被戴上手铐脚镣,警察连踢带拽,阻止炼功。

二零零零年十月,由于强维秀多次遭受迫害,身心备受折磨,镇原县检察院工作的丈夫,在中共邪党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逐步升级的恐怖形势下,承受不了邪党对家庭和工作的压力,与法院办案人员一同到看守所,拿着离婚协议逼着强维秀签字。

在几次将强维秀被绑架后,镇原县城关派出所、国保大队都非法闯到强维秀家中强行非法抄家。据家人说:“每次来抄家时,都象土匪一样,挖地三尺,之后扬长而去。”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镇原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城关镇派出所警察非法审讯,罗织罪名,编造假证据,强迫强维秀在非法劳教书上签字,被强维秀拒绝后,警察说:“你不签字,就在上面写上拒绝签字。”之后,派出所所长陈某和警察张五堂将强维秀强行转到平安台劳教所七大队一中队非法劳教一年。并从强维秀单位勒索现金八百元作所谓的费用,坐公共汽车根本用不了那么多。八百元钱都从强维秀工资中扣除。

2、强维秀在平安台第一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七日,强维秀被非法送进平安台第一劳教所,因她不背邪恶的守则,每晚站到十二点以后才让进屋睡觉,直到劳教期满。冬训期间她不配合训练,并且炼功,被关小号半个月,戴手铐,白天、黑夜让站着。出来时脚肿的只能穿四十号的大布鞋,挪一步都钻心的痛,连续一个星期脚痛的晚上睡不着觉。当时在邪恶的七大队一中队,教导员是谷艳玲。后被安排到二中队,教导员是胡瑞梅。其间,强维秀绝食反迫害,遭野蛮灌食,十天后被强行带到医院,手脚被捆绑在床上,长期插上灌食管子,并强行输液。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有一段时间,大法弟子炼功,喊“法轮大法好”反迫害,十几名大法弟子深夜被带到住院部隔离,单独迫害。对不屈服的大法弟子,铐上背铐,中间穿上绳子吊到铁栏杆上,脚尖着地。当时三中队警察李小静给强维秀上的刑。因她被带到住院部,影响了中队的分,一天半夜被两个吸毒犯带到室外,毒打一顿,差点背过气去,为此还延期三个月。

酷刑演示:背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强维秀曾写了一份揭露劳教所私设刑堂,迫害大法弟子的信,给了大队长戴文清,结果被带到大门外平房内吊铐起来。中队指导员胡瑞梅负责迫害,大队指导员景雪峰训斥。此次迫害一个星期,前三天吊铐时间长,虽然隔几个小时还放下来,两只手腕还是被铐烂,现在还留下疤痕。听说后来劳教所用了更残忍的酷刑,把坚定的大法弟子(尤其刚被送去的),带到大院子里的菜窖里,用绳子吊起来迫害,既没人知道也不留痕迹。

在平安台第一劳教所,除星期天外,每天都得到外面干农活,锄草、翻地、掰玉米等,还有磨宝石,编毛辫子等。生活极差,水煮菜没一点油,吃的面经常是又焦又稠带生面疙瘩的。热水很少,冬天在外洗衣服,盆子和地面冻在一起,水里都是冰碴子,洗头多数得用凉水。

女大法弟子全被关在邪恶的七大队,当时大队长是戴文清,指导员是景雪峰,一中队指导员是谷艳玲,二中队教导员是胡瑞梅,三中队教导员是李小静,在迫害大法弟子上,是非常卖力的。

3、再次遭镇原县恶徒迫害

强维秀被非法劳教期间,停发工资,后来上班时工资被降了三级。城关镇派出所张家涛等警察经常上强维秀单位或家里骚扰。

二零零二年春天,强维秀被逼离家出走,从此流离失所。期间镇原县国保大队、城关镇派出所警察到处暗中追寻,并与兰州市公安局相互串通,密谋盘查。

二零零二年九月,强维秀被兰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魏东一伙警察非法劫持到兰州市公安局,将强维秀身上所带一千七百多元现金扣押,并非法审讯,强行戴头盔、脚镣、手铐,刑讯逼供一夜后,由镇原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吕正品、城关镇派出所长苟会峰(此人后来因车祸而死亡)携带伪造的假证据将强维秀转到镇原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月,期间仍然非法审讯,非法劳教强维秀两年九个月。从中吕正品以所用电话费为由扣除一千三百多元,未给任何凭据。之后城关镇派出所警察方志强与妻儿携带一名朋友,伙同司机张五堂强行将强维秀非法转至甘肃省平安台第一劳教所。半途中由于车发生故障停下维修,强维秀不配合警察的邪恶图谋,为了摆脱邪恶的迫害,走脱过程中遇一深崖急忙跳下,身体严重受伤,当时不能动弹。在她身体极度难受的情况下,警察方志强一伙仍继续长途颠簸,将强维秀无所顾忌的劫持到平安台第一劳教所。劳教所见状后说“你们到医院去拍拍片子,然后再说。”拍片后回到劳教所,医院看片子后拒收。其实这时的强维秀已经脊椎断裂,疼痛难忍,下肢不能行走。此时方志强一伙仍不罢休,还一边密谋利用拉关系、走后门手段企图将强维秀转至兰州市第二劳教所。一边在兰州市安西路一家私人诊所给强维秀强行输液,输完几瓶液后,强维秀要上厕所,两名护士强行将她拉起后就不管了,让她自己去上。警察方志强一伙见治疗不见效果,走后门又没人敢承担责任,最后达不到目的,才将强维秀拉回镇原县看守所。

从镇原县看守所往平安台劳教所非法转移期间强维秀就开始一直绝食抗议,前后达一个星期,到看守所后强维秀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样子,警察们找来医生诊断,镇原县政法委、公安局、城关镇看守所相互串通,几经密定后,听看守所所长秦德玺说:“如果能拿来六万元,我就可以收下,不然的话,我承担不起。”这时他们怕强维秀出现瘫痪,为了推卸罪责,二天后才将强维秀以监视居住的方式,通知家人接回家中。

回到家中生活难以自理的强维秀,工资存折仍被国保大队警察吕正品在抄家时长期非法扣押,当时只给了五百元钱维持生活。半年后勉强上班。

二零零四年五月上旬的一天在中午下班回家的路上,强维秀被镇原县国保大队几名警察非法劫持到镇原县公安局审讯室,双手铐在特制的椅子上非法审讯,并自问自答式的编造所谓的罪证,一直到深夜。警察诱骗强维秀上车说:“去找个人。”没想到却将强维秀绑架到甘肃省榆中县柳沟河女子劳教所(下面简称女子劳教所)。其中直接参与的有镇原县城关派出所警察张家涛,司机是贾某某。当时女子劳教所让人将强维秀拉到兰医二院去体检,因查出心脏病和脊椎有两处骨折,劳教所拒收。当地警察仍不死心,第二天又到陆军总院检查,还是不合格,警察交纳三千元押金,将强维秀强行转进劳改医院,就再也不管了。

强维秀从绑架之日起,就一直在绝食反迫害,到劳改医院后,两名警察就将强维秀抬起后往病床上一扔,然后找来几名警察强行按住强维秀插胃管灌食。在这里强维秀被关在设有铁门的病房里关押了四十五天之久,没有行动自由,天天都给强维秀强行插胃管灌食,而且天天输无名液体。因镇原县警察交的押金已经用完,劳改医院一直催地方警察到兰州处理强维秀的事,地方警察一直不管,后来劳改医院又将此事告知甘肃省监狱管理局,管理局又反映给省司法厅,司法厅把镇原县派出所的人叫到了兰州。派出所的人呆在甘肃省政法委,并说:“你们把强维秀不送进劳教所,我们就呆在这里不走了。”一天,“六一零”的一个头目到劳改医院,表面上说是关心强维秀,实际上是暗中查看强维秀的状况。此后,镇原县派出所警察张家涛等人就将强维秀强行转到女子劳教所,又给劳教所教育科长行贿将强维秀收下,非法劳教二年九个月。当时强维秀由于长期绝食,身体非常虚弱,洗上几件衣服,几天都缓不过劲,连吃饭的劲都没有,好象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4、强维秀在兰州市榆中县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六日,强维秀在邪恶的劳改医院遭受了四十五天的野蛮灌食后,被非法送进了兰州市榆中县和平镇女子劳教所(把以前的一所、二所女队合到一块)。在劳教所洗澡堂一楼,邪恶专门腾了一间房,派了六个邪恶狡诈的吸毒犯看管,四个中队各抽了一名邪恶队长,二十四小时轮流值班,负责的警察是刘生。吸毒犯对她百般刁难,软硬兼施,而邪恶队长却假装不知,根本不管。半个月后回到邪恶的一中队。当时她身体极差,心脏病、脊椎两处断裂,洗几件衣服都累得不行,几天后才有所恢复。所谓的教育科科长曾说,她只要安安稳稳呆着,不要有啥事就行;而几个月后,就让强维秀参加所谓学习,她拒绝,邪恶之徒就把她骗到教室不让出来。吸毒犯读诽谤大法文章,她就背法,后来吸毒犯干脆就不读了。

一次,邪恶队长上诽谤大法的课,强维秀欲走出教室,被包夹按住,她喊“法轮大法好”,被有预谋的警察戴上手铐,关进小号,不顾她脊椎两处断裂,心脏病,把她背铐,吊铐在高低床的上栏杆上,脚尖着地,直到第二天快中午时放下。当时是邪恶教导员汪红娟负责迫害,对她说,只要坐在教室就行,听不听在自己。没想到她又上了当,七天后小号出来,呆在邪恶的课堂里,非得让写邪恶的作业,还得按照邪恶的要求写。同时换了非常邪恶的包夹单桂莲,当时队长夏文英。强维秀看清了邪恶的阴谋,因脊椎两处断裂,承受吊铐很艰难。

大概十天后,因调整中队,她被调到严管队(入教队),从此邪恶之徒放弃了对她所谓的转化。她被延期四十九天,二零零七年二月上旬被释放。

女子劳教所里的苦役有织地毯,糊药盒,磨宝石,剥玉米皮,机房做少数民族戴的帽子,给鞋面缝装饰品等,奴役劳动强度都很大。邪恶认为有危险的活如织地毯,机房做帽子不让大法弟子去。

二零零六年正月二十八,强维秀非法劳教期满。单位派人去接,租车等费用用去一千三百元,在劳改医院用去六千三百五十一元,都从强维秀工资中扣除。总算下来也有一万多了。这些年增资、调资强维秀全都没有,又少算六年工龄。

5、强维秀被逼离家出走 警察恐吓其女儿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六日,省“六一零”两成员,地区“六一零”两成员和镇原县“六一零”几人,以看望的名义,到强维秀单位进行骚扰。以关心问候法轮功学员生活情况的方式,试图从法轮功学员口中套话,省“六一零”成员重复对法轮功造谣的那一套,最后地区“六一零”石建国带着要挟的口气让强维秀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二零一一年五月四日下午,强维秀被叫到本单位局长办公室,单位所有负责人六、七人都在,局长王进仁传达所谓上面的精神:他们开了一上午会,上面要求未曾写过所谓“三书”的必须写,否则就送兰州洗脑班,什么时候写了什么时候出来,每年费用得五万元,强维秀全年工资三万元全部扣除还不够,单位还得垫两万元,一切费用从强维秀工资扣除,从下个月开始工资就不给了,还说强维秀的情况已经影响到单位了。邪党书记王少华重复多次写与不写,限强维秀当天六点给答复,否则就给上面回话。局长王进仁说可以给一天考虑时间,第二天下午给答复,并将打印好的所谓“三书”递给强维秀让回去考虑。

强维秀被逼迫离家出走后,镇原县“六一零”多次到单位找人,城关派出所也多次去单位询问情况。镇原县农机局局长王进仁说不管这个人了。

二零一一年十月五日,庆阳市镇原县城关派出所三名警察,闯到法轮功学员强维秀的女儿祁青青所在学校──镇原一中,把正在上课的祁青青带到校警室,威胁恐吓达半小时之久。

三个恶警逼迫祁青青说出她父亲的电话、她姥姥家的电话,还追问她母亲被迫流离失所的情况等等,给祁青青造成造成极大的精神伤害。

据说在二零一二年元旦前,镇原县的警察还专门在强维秀的单位(强维秀的住宅楼和单位办公楼面对面布局)安装了监视设备,听说镇原的警察专门召开了预谋抓捕强维秀的邪恶会议。这对母女何时才能不受干扰的过上太平日子?

(五)徐峰夫妇均被判刑 一双女儿艰难度日

原庆城县电信局工人、法轮功学员徐峰,因为利用电视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在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七日被邪恶第二次抓捕,非法判处十四年刑期;徐峰的妻子金彦平于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五日遭西峰区公安局恶警杨和平(局长13909348198)、张宏、朱长锁(国保队正、副队长)、王兴道、左积平等十多邪恶之徒无故绑架。警察绑架她时,抢走电视锅、裁纸刀、几包白纸、半合空白磁带、八本大法书等私有财物,她还遭受了西峰区公安局刑警队恶警将近一个星期包括老虎凳在内的酷刑折磨,关进看守所半月后刑伤都未能痊愈,身体蜕了一层皮。最后,西峰区法院不顾她家只剩两个未成年女儿的事实非法判了三年刑期,关押在甘肃省女子监狱,至今未放回。

二、二零一一年其他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1、二零一一年四月八日,庆阳市西峰区法轮功学员郭慧芳遭到不法人员骚扰。他们没有见到郭慧芳本人,便到她亲戚家要人,弄得亲戚邻居都不得安宁。

郭慧芳修炼法轮大法前是一个血癌患者,修大法后一身疾病都好了。这次被抬回家后,郭慧芳凭着坚强的意志和对大法的坚信,重新恢复学法炼功,很快就重新站起来了,使所有亲邻对法轮大法更加佩服,再次见证了大法的伟大和神奇。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对法轮大法迫害以来,郭慧芳先后五次被中共抓进去残酷迫害,第一次二零零一年被庆阳市“国保”非法拘留十八天;于同一年先后又二次被庆阳市“国保”非法拘留共二十天。第四次,于二零零四年被西安市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第五次,于二零零六年被庆阳市法院构陷、非法判刑五年,在二零一零年十一月郭慧芳出冤狱时已经被迫害瘫痪,是被人抬出来的。

2、甘肃省庆阳市庆城县驿马镇王玉霞被多次骚扰。二零一一年五月三日,一位自称是庆阳市政法委的戴眼镜中等个男的,和一位自称是庆城县政法委的女的,和自称是驿马镇的刘书记,与驿马镇派出所姓付的高个子(指导员),总计十多人,到法轮功学员王玉霞家骚扰,五月三十一日,这伙人又来骚扰。八月十九日,仍然是这伙人,他们开了三辆车(车号:甘O——0031×、甘M——27350 、 另一辆车没有号)在大雨天,再次到法轮功学员王玉霞家骚扰。王玉霞家人严厉质问,并历数他们的违法迫害与非法骚扰。

3、二零一一年五月七日,镇原县政法委办公室主任秦红岩、庆阳市政法委人员贾志亮(音)伙同一位据说是省“六一零”人员,到庙渠工商所骚扰法轮功学员张峰及他的妻子李丽霞。当时他俩都不在。这一伙人的行为引起单位人的反感。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九日,镇原县政法委办公室主任秦红岩、庆阳市政法委人员贾志亮(音)又把张峰叫到工商局问话,秦红岩还说本年内可能还得“看”他两次。

4、甘肃庆阳市合水县法轮功学员何鹏飞被骚扰迫害。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甘肃省市合水县国保大队队长赵炳文带领两句恶警前往地处合水县西华池镇杨沟垴村老年法轮功学员何鹏飞家中做所谓的“回访”进行骚扰迫害。

紧随其后,合水县国保大队队长赵炳文、县政法委、“六一零”相关人员、何家畔乡政府柳乡长等先后骚扰了何家畔九年制学校法轮功学员张佩杰,企图逼其就范,使其配合庆阳市“610办公室”主任、市反邪教协会副理事长、防教办主任石建国的所谓“回访”。还有一名县长于其后骚扰了张佩杰的妻子。这些威胁和骚扰均遭到这位法轮功学员和家属的严词斥责。同时配合邪恶坏人参与骚扰迫害的人员还有该校校长张文涛、副校长王凯军、政教主任任国栋。

5、甘肃庆阳市法轮功学员杜小虎被绑架。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九日早,甘肃庆阳市法轮功学员杜小虎被庆阳市西峰区北街派出所恶警绑架,被关在平凉看守所,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日回家。

6、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四日晚,庆阳市西峰区董志乡派出所所长张怀江带领四名警察和乡镇一名干事到法轮功学员张志和家非法骚扰,抢劫走张志和家大法书籍六本。

7、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四日前后,庆阳市西峰区董志乡派出所所长张怀江和乡长到法轮功学员曹明礼家非法骚扰,庆阳市西峰区董志乡派出所长期给法轮功学员金福杰家打电话骚扰。

8、甘肃庆阳肖金镇恶警骚扰十二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三日至二十六日,甘肃省庆阳市肖金镇西峰区国保大队和肖金镇派出所恶警连续到肖金镇十二位法轮功学员的家中骚扰并企图绑架他们。 其中,法轮功学员刘琴娃和贺雪梅遭绑架。俩人绝食绝水反迫害,贺雪梅身体出现严重不适。俩人已回家。其他法轮功学员因不在家,家中遭抢劫,家人遭骚扰。西峰区国保大队和肖金镇派出所的恶警不顾农忙季节,到每个法轮功学员家都骚扰迫害,还扬言:“谁检举一个法轮功赏五百元钱。”

法轮功学员刘琴娃被绑架。法轮功学员刘琴娃,女,现年五十八岁,家住庆阳市西峰区肖金镇。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三日,刘琴娃正在场上碾麦子,十几个警察开着三辆警车(公、检、法的都有),闯入刘琴娃家,拧坏门锁,抢走了两袋子私人物品,给刘琴娃戴上铐子,将她绑架。刘琴娃绝食绝水,两天半后,警察让她儿子写了“保证”,答应回家“管制”她十五天,才将她放了。因为这次突然绑架,长期受邪党毒害和迫害的刘琴娃丈夫受到了极大的精神压力,刘琴娃回家不久的一天,刘琴娃丈夫趁其不备,用力捏住刘琴娃手腕,将她的胳膊猛的拧向后面,刘琴娃疼痛难忍。当晚,刘琴娃的丈夫在她门外来回走了半夜,不睡觉,扬言要把她收拾了。一个月过去了,刘琴娃的胳膊依然十分疼痛。

法轮功学员贺雪梅被绑架。六月二十三日,这伙恶警将刘琴娃拖上了车后,就开车到法轮功学员贺雪梅(五十几岁)家。刘琴娃被一个恶警在车上看着,其他人就闯入贺雪梅家。这伙人象土匪一样翻箱倒柜,将屋子弄得乱七八糟,折腾了半晚上,最终要带贺雪梅走。只见,贺雪梅当着那伙人的面,从容的将被翻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摆放整齐,换了一身整洁的衣服,将自己收拾得干净整洁。有恶警说“你还很讲究。” 贺雪梅说“我又没犯法”。 最后,贺雪梅被非法关押到西峰区某处。贺雪梅绝食绝水三天后,身体出现严重不适,又颤抖又吐。关押她的人怕承担责任,才将她释放。

西峰区国保大队和肖金镇派出所恶人到另十位法轮功学员家骚扰

六月二十四日,西峰区国保大队和肖金镇派出所的到法轮功学员刘润兰(四十几岁)家,刘润兰不在家,他们就问刘润兰家人:毛彩珍家在哪,随后他们到所有的房间转了一圈,就走了。

六月二十四日,西峰区国保大队和肖金镇派出所的去找法轮功学员毛彩珍(四十几岁),到她家去了两次。因毛彩珍不在,他们就在她家门缝里塞了个纸条,上面写着,让她第二天早上十点到肖金镇派出所,毛彩珍没去。六月二十四日,毛彩珍在街上卖菜,她丈夫骑摩托车回家。进了家门,刚放好摩托车,就冲进来四个人,突然把钥匙抢走,直接打开摩托车后备箱,把毛彩珍的好几本大法书籍都抢走了。

西峰区国保大队和肖金镇派出所的到法轮功学员史喜琴(六十八岁)家,第一天,去了五个恶人,说来看看她,然后到她两个院子的所有房间都转了一圈。第二天中午,来了三、四个人,因史喜琴不在家,他们就走了。下午六点多,史喜琴家来了一辆白色轿车,西峰区国保大队的朱长锁、肖金派出所的副所长席凯,和司机三人来了。他们向史喜琴问贺雪梅、曹强强、毛彩珍的情况,还诈骗说张红梅说给过史喜琴材料。史喜琴让他们把张红梅找来问,他们又不语。接着,这伙恶人又诈骗说杨晨说过史喜琴的电视锅是他安装的,史喜琴让他们把人找来问,他们又不做声了。他们还叫史喜琴提供两个人作为线索,配合他们把“工作”搞好,还说“你说了,我们会给你提供帮助,你有困难,我们会帮助解决”,被史喜琴严词拒绝。最后,这帮人对史喜琴说“你要走哪儿,得给我们请假。”

西峰区国保大队和肖金镇派出所的四个人,到法轮功学员武凤琴(五十岁左右)的门市去,看了看。

六月二十六日,西峰区国保大队的朱长锁,肖金镇派出所副所长席凯,乡政府干事罗强和司机四人,到法轮功学员曹强强(五十几岁)家。他们到所有房间都转了,有个房间门锁着,他们就要钥匙。曹强强家人说就几个服务员娃娃住着,没什么。副所长席凯说,找个凳子来,我在门窗口看看。看完后,拿走了曹强强家的两本挂历。

西峰区国保大队和肖金镇派出所的到法轮功学员杨秀芳(四十几岁)家去,所有房屋都转了,他们又要到二层楼上去看,家人没让去,说老三住着(这伙人知道老三是谁,人较厉害),他们就走了。

西峰区国保大队和肖金镇派出所的到法轮功学员惠琴(四十几岁)家去,惠琴不在,就孩子在家。他们把房门撬开,把大法书籍和很多私人物品都搜走了。

西峰区国保大队和肖金镇派出所的人,到法轮功学员杨玉芬(六十几岁)的老家,两个院子都转的看了看,每个房子都转了。

西峰区国保大队和肖金镇派出所的到法轮功学员左芬兰(五十八岁)家,转了一圈,对左芬兰说,叫她丈夫老吴来,他们要问几句话。

西峰区国保大队和肖金镇派出所的到法轮功学员金秀兰(六十岁)家,向家人问金秀兰,儿媳妇没让进院门,口气强硬的对那伙人说,有啥事在外面说,人都在外面。这伙人也就没进院门。

六月正是农忙季节,西峰区国保大队和肖金镇派出所恶警到每个法轮功学员家都骚扰迫害。肖金镇上刘村的村支书还放出话来:谁检举一个法轮功赏五百元钱。

9、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西峰区北街凤凰路个体户、法轮功学员付英泰被非法抄家,被抢走了电脑等贵重物品并非法关押。同一天,西峰区青少年宫幼儿园教师、法轮功学员李小琳被非法抄家,非法关押在庆阳市宁县看守所十五天。

10、二零一一年七月十日,法轮功学员杨晨到付英泰家串门被警察劫持,恶警将他绑架到北街派出所,铐在凳子上,折磨了他一天一夜,非法拘留十五天后放回。

11、甘肃省庆阳市庆城县驿马镇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四日左右,甘肃省庆阳市庆城县驿马镇司法所、派出所等七、八个人开着一辆白色面包车,到法轮功学员柴粉娥、张德录家骚扰,并问邻居他们平时都和啥人来往,人多不多。因家中无人,他们又到另一自然村队长家问法轮功学员叶粉云,陈玉萍在不在家。

12、甘肃庆阳市法轮功学员曹东出狱后仍遭北街派出所迫害

甘肃省庆阳市法轮功学员曹东二零一一九月二十八日被母亲接回庆阳市西峰区家中后,西峰区辖区的北街派出所恶警公开出面继续迫害曹东,逼曹东到北街派出所签署了一些相关文件。

13、甘肃庆阳市董志乡法轮功学员王梅梅被骚扰。二零一一年十月五日前后,庆阳市董志乡派出所三名警察,突然闯入法轮功学员王梅梅家,将王梅梅哄骗到庆阳市公安局,在威胁恐吓下,强迫王梅梅照了像,滚了指印。

14、零一一年十月十四日,甘肃省庆阳市西峰区警察到法轮功学员王喜梅家,让王喜梅按十指手印,被王喜梅拒绝。他们从下午两点待到四点,最后警察叫来了某队长,开车强行将王喜梅拉到公安局,威逼、欺骗王喜梅,并强行照相、抽血、按手印。

15、甘肃庆阳镇原县法轮功学员慕彦波(慕海涛),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七日下午被镇原国保大队非法抓捕,关押在镇原县看守所,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九回家。

16、甘肃省庆阳市法轮功学员关强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下午在西安市高陵县马家湾面对面讲真相时,被人恶告。警察王某及其四位帮凶强行闯入其家进行非法搜查,将其电脑主机拿走,这一过程被家中孩子所目睹,关强走脱,现下落不明。家中剩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无人照料。

17、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七日下午两点十分左右,甘肃庆阳石油法轮功学员韦雪玲、马正兰、崔玉梅在华池县讲真相时被警察绑架,十八日晚上十点被非法转押到庆城县看守所关押。其中有一名叫马育敏的警察参与了此次绑架。十二月二十六日,她们才回到家中。

三、发生在庆阳的恶报事件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甘肃省庆阳市宁县法院一辆警车在青兰高速公路发生车祸,油箱起火,消防队清理出六具尸体,死者是原县委“六一零”副主任孟兆庆(该院刑庭庭长)、该院纪委书记段晓明、民庭庭长胡富勤及其两个妻弟、工作人员秦爱宁。

据知情者讲,那天法院派出的十人,是去验收焦村法庭全年工作。为讨好上级,乡法庭请验收组去泾川县瑶池温泉游玩,那里有省内一流的吃喝嫖赌等娱乐项目。谁知途中遇祸。

事故看似偶然,其实也是报应。孟兆庆任职的“六一零办公室”,是中共江泽民一伙于九九年六月十日为迫害法轮功,从中央到地方逐级设立的恐怖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

孟兆庆任“六一零”头目期间,操控当地警察绑架、劳教法轮功学员。宁县“六一零”操控各级机构绑架、劳教法轮功学员三十多人次,并于零二年迫害致死女学员张玉玲。宁县国保大队还发生了上“老虎凳”酷刑十几小时、将老年女学员折磨得昏死后,又强行按手印的事件。

人在做,天在看,因果报应丝毫不差。原庆阳县“六一零”主任门懿镜、白维权于零三年一月八日外出做所谓“转化工作”时翻车身亡。原庆阳市政法委书记、“六一零”头子刘五庆,卖力迫害法轮功,在饱尝癌症的报应后,于零六年八月死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