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牙痛不是牙的问题》感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八日】在明慧网上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牙痛不是牙的问题》很受启发,最近我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半个多月前,我左下颌一颗牙齿出现了对冷热敏感现象,且越来越明显,不敢咬合了。我是九三年得法的老弟子,当然知道修炼人没有病,只有业力。出现问题我认为有两种情况,一是自己心性有问题,师父安排的修心性过关,另一个是旧势力利用我心性有问题、有漏而放大魔难的所谓“考验”拖你下水。

在我修炼过程中,以“病业”出现的难不太多。我首先思想上否定旧势力的干扰迫害,修炼即使有漏我有师父有大法,我会在学法中归正。“向内找因是修炼”(《洪吟三》〈少辩〉),我找出了一大堆人心:争斗心、有证实自我的心、安逸心、色心、不让人说的心,对丈夫有怨恨心、看不起他的心,对小孩爱发脾气,说狠话,发正念心不静,学法时好溜号;遇事人心,观念重,先向外找多,还有晚上看明慧到发完十二点的正念才睡觉,老犯困,就吃些零食提神,吃就不困,不吃就常迷糊过去,养成了不良习惯,也增加了牙齿的负担等等。心里跟师父说:弟子修的不好,让师父操心了,我一定直指人心法上修好自己;可还是不见效。

我又和它善解,一遍一遍的想,也不好;我又想牙齿也好、神经细胞也好,都是我身体的组织,只是形态、质密度、作用不同,都应该听我大脑的指挥支配,都应该同化大法,就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共同提高,整体升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元月四日晚,突然右下颌大牙也出现疼痛,很厉害,分秒不停,连睡觉都照疼不误,就象心上扎了根刺一样,还伴随着怕冷,搅得心烦意乱,好无奈,怎么回事呢?

师父看我愚钝不悟,就点化我找出现症状前有什么不好的念头。那天晚上九点多,丈夫回来告诉我他去看老领导去了,以及那病人的程度,描绘一番,我听后心中有一种可气又可悲的“报应”一念。远在邪党迫害初期我曾有机会和他讲真相,他告诉我,比我早两年就看过《转法轮》,缘份多大呀!可他却用佛教来衡量,轻易给否定了,说了些不好的话,而我当时法理悟得不深,无能力说服他,再后来,他提升调到一个单位任纪委书记,年薪二十万,可身体却越来越不好,现生活都不能自理。对这样一个迷失的世人我没有悲悯、慈悲的心却幸灾乐祸似的一个恶念,导致牙疼了两天多,只能吃烂面条或汤泡饭还不能让家人知道!

当找到了因由,我也着实吃了一惊。修了十多年了,三件事都在做,他也是迷中世人,我的慈悲善念哪去了?!我一定要去掉这个不善的恶念,用法归正自己,找时机去探望救他。就这一念,神奇出现了,右侧大牙疼痛立马大减,最后消失。

师父讲:“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二零零九年华盛DC国际法会讲法》)。我切身体验到了,我想也把这个体会写出来证实大法。在写的过程中,左侧牙的“敏感”也轻了,浮起的症状消失了,两侧都好吃东西了。可有意思的是,“敏感”状态说来就来,都是心性守不住时发生,如小外孙早上不肯吃东西,我常发火大声吼他,不一会儿牙准“过敏”,提示我错了。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发生,都与心性有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