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会飞”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九日】我是九七年八月喜得大法,这十多年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过来的。我得出一个结论:大法徒是宇宙中最幸福的生命。

法轮功会飞”

老爷山庙址位于陕甘宁省交界处,设一林场。每年三月初一过庙会,会期三天。人流量万人之多。每年我们都用这个机会讲真相发资料挂横幅,写标语等多种方式洪法救人,过去是二月三十上山,三月初一下山,现在发展到以卖香表、小食品、录像呆在山上直至庙会结束。这里要说的是零三年我和三位年轻同修下午上山。半夜十二点前各山、各庙都发了资料,大小条幅,十二点提着漆瓶上了巅峰,巅峰面积不大。新建一庙房。两位同修一人打手电一人写标语。我和一同修放哨。什么都没听到,突然发现俩人上来,而且就在我们面前,猛一惊,心想调虎离山,大声说:咱们走这边,我们大步穿过林带,那二人紧追,若伸手抓我们也能抓到,到巅峰边缘我们快步下行,我跌倒了,同修顺手提起我左臂。因为下坡,借着惯力就一蹦一跃就很快下去了。回首看那二人还呆呆的在巅峰看着我们远去。到公路我们又开始写标语,碰到电杆就写在电杆上,碰到墙就写到墙上,不到两个小时我们会合了,就这样边走边写几十里路没觉着累也没觉着冷(北方的高原半夜是很冷的),四、五点我们就到了乡镇街道。我们在旅店呆了几个小时,八点多我们就踏上返回的路,十一点多碰到警车嚎叫着上山了。

林场的一干部是我儿子的同学,半月之后来我处就诊(我是医生),我问他今年庙会大吗?有什么新鲜事吗?他说:“今年人很多,最后一天人可多了。”我说:“那是为什么?”他说:“警车嚎了一天,到处传说法轮功会飞,山里人好奇,都赶来看会飞的法轮功。”我说:“怎么法轮功会飞?”他说:“冬干怕失火,巡山工人发现北面山峰有火,赶快跑上去救火。发现有两个人从巅峰上飞下山。”我说:“那怎么知道是法轮功会飞?”他说:“当晚这俩个回来就吓坏了,说他们看见神了,人怎么能飞呢?天亮又上去很多人看有什么行迹。发现墙上写的标语才知道是法轮功。整个会上人们都在议论着神帮法轮功、法轮功会飞。”其实就是师父提着我们下山,当时我就有轻飘飘如飞的感觉一会儿就下山了。

悬崖勒马

零三年二月一天凌晨四点,我和一位壮年同修骑摩托车去边缘山区发资料。边走边发天亮了,我们开始上山,山上很冷,下着地油子,迎面打来如针刺。什么也阻挡不住,我们背《洪吟二》〈征〉,做完下山了,斜坡走了一段路直坡急下,没发现前面沟崖有一个山水急下冲出的沟壑。车前轮已悬空,脚踏卡在壑沿,我想我若下车后面轻必然掉下,同修根本不能动,动则车人全下,我用手狠压后座,跳下车往上拉。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感到身后有一位高大的大人和一个孩童来到,大人侧着身子右手抓住车尾拉,孩童没地方站就抓着我后襟拉。咯噔一下,前轮上来了,一场悬崖勒马结束了。我想要好好谢谢这两位救命恩人,回首一看怎么没有人?环顾四周,在约三百米高处的一个边缘站着一个人,根本不是他,他飞也飞不到那里,一下明白这是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又救了我们,急忙合十谢师父,我已泣不成声,当时都没给同修说。

默默又踏上征程,翻过沟又上山,边走边做,到原上回首望后面怎么白茫茫的在下雪,我想刚走过没见雪,怎么能白呢?我说停一下,同修说啥事?我说:“我在窖边放了本《九评共产党》,怕湿,再放好。”跑到那一看已下一层雪。其实,当时就放好了,我是为了看我们身后有多远在下雪。跑回来给同修说我们身后不到十米处下雪了,是师父不要雪下湿我们,让我们好好的救人。这儿就是人们说的上岭。上岭确实很冷,冻的手都伸不出来,但我们心里很暖,也没觉着有多大的不适,该做的事我们都做了。

晚上赶回家,这时不知怎么感到很冷,人都好象僵硬了,直哆嗦,上牙叩下牙。同修妻子给我们做了热呼呼的米糊糊面,坐在很热的火炕上。第二天还感到很冷。现在明白那是过了一个冰关。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怕冷了。别人都说我住的屋子冷,床凉(我不用电热毯)我还觉着很合适。

托住房梁

我的房子是二次建成。背向背,中间是直上楼梯(二层),楼梯上面是檐板盖顶。为了合缝好看,在檐板和后面的楼顶上面做了一条宽五十公分的平台。因楼顶漏水,三月份维修。原来是三油一毡,落水管出水,现在是要上瓦从后檐出水。前后十八米,左右七米二。匠人将二米七高二十四公分的大梁做在平台中间。后面楼房墙上的烟筒还能给起墙人当梯子用。

我们这里自来水常停。为了备基建用水将水缸装满,毫无原因水缸漏水。备不下水拉水管饮砖。结果管子又突然崩破。当时已知有漏,但不知何故。晚上还美美大睡。第二天早六点发正念时右耳突然传進声音:“烟筒在什么地方起,烟筒起在什么地方?”我猛然明白,我把沉重的大梁压在了没有主体墙的檐板上,如同放在空中一样,我的心要跳出来了,天哪!我的师父用手给我托了一天一夜。我这是个营业室(我是医生),出進有人,楼上还有八个工人,后果再不敢想了。我哭了……,白天师父以漏水崩管点化,我全没悟到。师父知道我累,晚上还让我静静的休息,早晨在工人上班的前半小时才明指,师父为我想的太多了,我太激动了,我不知怎么谢师父,我泣不成声,世界上还有谁能操到这份心呢?唯有我师父。我们的师父时时处处看护着我们,我们太幸福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