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一年江苏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概况(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九日】(接上文)

三.典型迫害案例

1.南京张雪峰、刘开梅夫妇多年冤狱后再遭绑架

张雪峰,一九六五年生,大学毕业,南京建筑工程学院(现南京工业大学)土木系办公室领导;其妻刘开梅,一九六六年生,大学毕业,原南京市鼓楼区教育局从事基建审核的工程师。自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夫妻双双被剥夺原单位工作。

二零零二年,张雪峰、刘开梅分别被下关区法院非法重判八年半、七年。刘开梅回来不久,二零零八年七月二日再遭绑架,被非法关进鼓楼区洗脑班迫害。张雪峰冤狱期间,他父母家被抄,母亲陈金华被绑架至看守所、在洗脑班被迫害成重病人回家,父亲张瑞江被绑架进南京市洗脑班迫害数月,儿子心灵遭受严重创伤。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六日,张雪峰、刘开梅在家中遭绑架,分别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一年。刘开梅在看守所绝食抗议,身体遭摧残,心脏甚至出现停跳现象。恶警曾五次劫持她到省句东女子劳教所,五次被拒收,现被强行送入,张雪峰被送方强劳教所迫害。

2.妻离子散,南京工程师马振宇再遭迫害

马振宇,男,一九六二年生,西北电讯工程学院(现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毕业,原南京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第十四研究所雷达设计优秀工程师、技术骨干,任四部主持设计师,曾设计完成重大军工电子产品。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马振宇曾被非法抓捕,遭非法判刑七年,在苏州监狱受迫害,为免牵连当时尚在读小学的女儿,无奈和妻子离婚。二零零七年十一月,马振宇出狱时无家可归。二零零九年四月三十日,居无定所的马振宇再次被绑架,并被非法关押约半年。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六日,马振宇第五次遭绑架,以肖宁健为首的市“六一零”恶警和下关区四所村派出所将其暴力劫持,当街大打出手、之后刑讯逼供,致其心脏严重受损,被送医院救治,现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由于心脏问题,两次被劳教所拒收。

3.南京吴顺珍遭受精神病院、劳教所、洗脑班迫害

吴顺珍,女,五十多岁,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多次遭精神病院、劳教所、洗脑班迫害:三次被送精神病院,两次被非法劳教,两次被送洗脑班,一次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零年前后,吴顺珍带女儿进京上访,被中共非法拘禁于看守所六十多天后,被劫持到南京市脑科医院(精神病院)迫害,单位屈从中共压力,擅自解除劳务合同。为迫使她放弃信仰,从脑科医院回来不久,恶党再次将其劫持进南京市青龙山精神病院。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吴顺珍被南京白下区光华路派出所非法劳教三年。为迫使她放弃信仰,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将其三次单独劫持,进行强制“转化”、暴力残害,并第三次送精神病院迫害,之后长期隔离、关“小号”。吴顺珍绝食抗议迫害,被劳教所非法加期半年。遭非法劳教迫害三年半后,回家仅四个月,二零零七年八月再遭南京市“六一零”和双塘派出所联合绑架,非法判刑一年。非法刑期满后,吴顺珍被直接劫持进江苏省兴化洗脑班(位于泰州兴化市北郊水田路北陈楼村)迫害。二零零九年七月,吴顺珍因在德基广场讲真相遭华侨路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一日上午,吴顺珍在江宁区陶吴镇散发真相资料时,被以肖宁健为首的市国保大队和当地陶吴派出所绑架并非法抄家。二零一一年三月,吴顺珍被从市看守所劫持至市洗脑班,被洗脑迫害、精神奴役五个多月。

4.南京晨光厂工程师朱建玲从不向邪恶低头

朱建玲,女,六十,原南京晨光厂工程师。

自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朱建玲多次遭绑架、非法关押,曾在看守所因坚持炼功被关橡皮房、遭毒打,被打断两根肋骨。二零零零年、二零零四年、二零零八年分别被非法劳教二年、三年、一年,每次都被非法加期,累计被非法关押八年。然而,不管面对多么严酷的迫害,朱建玲始终笑呵呵的,心怀救度众生的善念,坚定的相信师父和大法,从没有向邪恶低过头。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六、七日,朱建玲在雨花区一居民小区发真相传单时被绑架,目前下落不明。朱建玲一直被中共人员跟踪监控,以前就曾多次发生她将“尾巴”甩掉的险情。

5.无锡赵妤遭受劳教、劳改、精神病院折磨

赵妤,女,无锡人,曾是一名银行会计。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被体罚、折磨、剥夺睡眠等,曾被电击致昏死。因坚修大法和向世人讲清真相,又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于南京女子监狱遭受迫害,期间被送南京浦口精神病院摧残,遭五花大绑,在头部用电针。非法刑期满后,被继续软禁在江苏省兴化洗脑班。为了达到强制“转化”目的,恶人们曾连续十二昼夜不让赵妤睡觉。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三日晚二十点三十左右,赵妤在家被无锡市惠龙派出所及市“六一零”恶警绑架,遭非法劳教二年,在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因坚持信仰不“转化”,一直被“关小号”,不准与家人通电话,不准见亲人。

6.徐州邳州市赵荣彩与丈夫张伟双双入狱

赵荣彩,女,徐州邳州市(邳县)土山镇街北村人,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自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赵荣彩与丈夫张伟多次遭邪党迫害。张伟于二零零八年被恶警绑架并被非法判刑四年,现仍被非法关押在洪泽湖监狱。赵荣彩曾于二零零五年被绑架,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一日,赵荣彩在集市上被恶警绑架进邳州市张楼看守所,九月初赵荣彩绝食抗议,遭野蛮灌食,身体非常虚弱,后被办所谓“取保候审”。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七日上午十点多钟,邳州土山镇派出所的曹强等人和邳州法院的三人,闯进赵荣彩家,再次将她绑架,并直接劫持到南京女子监狱,宣称对她非法判刑四年六个月,未向她及家人出示任何法律文书等。现家中撇下四个孩子,最小的才六岁。

据了解,赵荣彩在南京女子监狱遭暴力洗脑迫害,九月底她开始绝食抵制迫害,目前,人身体极度虚弱、奄奄一息。

7.品学兼优的硕士生易松遭洗脑、劳教迫害

易松,男,二十五岁,常州大学零九级高分子理论专业硕士研究生,湖北麻城人,家处鄂东北贫困农村,父亲“下岗”,母亲摆摊缝纫维生。易松秉持“真善忍”信念,品学兼优,善良明理,禀性温和,在世风日下中如浊世清莲般洁身自好。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二日,易松在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当地公安、学校以退学、判刑逼迫其写不炼功保证书。常州“六一零”将易松非法关押在常州锦海假日大酒店强制洗脑,易松的母亲訚爱梅闻讯千里迢迢赶到常州想见儿子,遭到常州“六一零”头目季黎明的拒绝、辱骂和刁难,面对一个母亲的泪水和恳求毫不动心,只因訚爱梅也修炼法轮功。

易松由于没有被洗脑班“转化”,四月十三日,被转至武进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五月十一日,被非法劳教一年。

8.常州杨顺娣、杨产荣姐弟遭迫害不断,许明、廖永革同遭重判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六日,常州三名法轮功学员杨产荣、许明、廖永革(女)被恶警绑架。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三日上午,钟楼区法院在常州“六一零”直接干预和操控下,对杨产荣庭审并非法判刑六年。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下午,天宁区法院对许明、廖永革分别庭审并非法判刑四年半和三年。

杨产荣等聘请律师,依法上诉至常州中级法院。常州中级法院屈从“六一零”的操控,非法维持对三名法轮功学员的冤判。杨产荣、许明被劫持到苏州监狱,这是他们第二次被非法关押在苏州监狱。廖永革被劫持到南京女子监狱。

二零一一年九月底,杨产荣的姐姐杨顺娣被从家中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监外执行。这是杨顺娣第三次被非法劳教。

十年前,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杨产荣的妻子周凤林因修炼法轮功,被常州西林看守所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二岁。当时儿子才五岁。当局为封锁消息,以杨产荣承包了一辆从常州开往北京的公共汽车为名,将其非法重判十年。其姐杨顺娣为寻弟媳下落,被心虚邪恶的中共当局非法劳教三年,投入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迫害。二零零八年九月,杨顺娣发放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二年。

许明,五十岁,电信工程师,曾多次遭迫害,因撰写“告常州市人民书”(写给常州市人民政府的公开信),二零零二年七月被常州法院非法重判十年。其父亲因经受不住儿子长期遭受迫害的打击,于二零零五年含冤离世。

廖永革,女,四十八岁,曾多次被非法关押看守所、劳教所迫害。她被非法劳教期间,大约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其丈夫陈裕宏因坚持信仰法轮功“真善忍”,被“六一零”绑架并非法重判十年,被非法关押在苏州监狱。

9.苏州昆山邹飞宇八年冤狱后,再被非法判刑五年

邹飞宇,男,约三十七岁,大学文化,原苏州昆山市昆山中学教师,被非法判刑八年,约于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七年,先后被非法关押在昆山市看守所和苏州第三监狱,曾被恶警唐勇骏指使多名流氓犯人打致休克送医院抢救。出狱后,前妻因迫害与其离婚,原本和睦的家庭被拆散,他独自带着十二岁的儿子生活。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七日,邹飞宇去上海亲戚家,在上海火车站遭遇所谓“世博安检”被绑架,上海警方随即赶往昆山非法抄家,抄走电脑主机、手机卡等私人物品。邹飞宇被非法关押八个月后,被上海“六一零”操控的法院非法判刑五年,目前被非法关押于上海提篮桥监狱二监区,在监狱坐矮凳、关小号,人瘦得认不出来。邹飞宇父亲急的心脏病复发,没走稳致摔伤,父母从湖南老家几经周折,好不容易看到了日思夜想的儿子,不禁老泪纵横。

10.苏州太仓市石泽惠、秦艳秋夫妇再遭绑架迫害

石泽惠,男,现年五十二岁,原太仓健雄学院教师,其妻秦艳秋,现年五十岁,原太仓邮政局职员。夫妻俩一九九七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各种疾病不翼而飞,思想境界有了很大的提高。如,秦艳秋的同事一次收到百元假钞,秦艳秋不声不响的将假钞销毁,用自己的钱充填入帐。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及江氏流氓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石泽慧和秦艳秋夫妇被太仓市“六一零”、太仓市公安局绑架,在非法关押的同时又被各自的单位开除。夫妻二人向亲朋好友讲述法轮功真相,于九九年十二月二日被太仓市公安局分别非法拘押十个月和两个月,秦艳秋的父亲遭受突如其来的打击,病重故世,临终都未见到自己的女儿。

二零零零年三月秦艳秋被关进精神病院遭受摧残六个月,二零零一年元月四日被非法劳教,前后共一年三个月(含非法延期),在劳教所期间曾被连续罚站、蹲十八天十八夜,直到小便失禁,脸色蜡黄,生命垂危,恶警蒋冬梅才让暂时停止;石泽惠二零零零年十月去北京上访,被太仓市公安局恶警劫持到大丰方强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夫妻俩的幼子衣食无着,无人照看。

二零零五年秦艳秋突然失踪,数月后家人突然被通知,秦艳秋被非法判刑四年。法庭上,秦艳秋为自己辩护时,法官刘良凯蛮横的叫秦艳秋“闭嘴”,叫嚣“你死了白死”,而秦艳秋的罪名之一是宣扬“真善忍好”。真是如此荒唐的执法。二零零六年九月,石泽惠在发真相资料中遭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在无锡监狱遭受迫害。

由于电话被窃听,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五日下午,石泽惠和邓明明(女,五十多岁)被太仓“六一零”及城厢镇派出所合谋绑架,被劫持到太仓市看守所,五月二十一日被批捕。经三个月的所谓调查取证审讯,检察院因无证据无法进行立案起诉而将案子退回太仓市公安局。太仓公安局执法犯法,不仅不放人,反而罗织新的罪名企图对石泽惠和邓明明继续非法关押和迫害。同年五月,秦艳秋也遭太仓市“六一零”国保大队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进看守所。

11.南通王莉第三次被非法劳教

王莉,女,四十多岁,原在南通市政府工作,二零零一年曾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开除工作,之后多次被送洗脑班、拘留所、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四年三月四日,王莉因发真相光盘被南通市公安局非法抓捕,刑讯逼供,遭酷刑吊打三天三夜,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王莉绝食反迫害,曾被迫害的昏死过去,并遭五名犯人毒打致屎尿打在裤子里,为防止她炼功,对她五花大绑,怕她喊“法轮大法好”,把她的嘴用布塞起来。据悉,王莉回家时,被恶人迫害得神志不清。

二零一一年,王莉被绑架至南通北阁饭店洗脑班迫害,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王莉再一次遭“六一零”绑架,被劫持到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第三次非法劳教。

12.淮安杜明亮多次遭中共迫害

杜明亮,女,淮安(原名淮阴)齿轮厂退休职工,今年六十岁,因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多次遭中共迫害。

杜明亮于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炼,身心受益。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发生后,当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杜明亮由上海去北京上访,被淮安清河区公安分局劫持,劫持费用全部从她的工资中强行扣除。杜明亮从此遭中共邪恶流氓集团疯狂迫害,共被拘留六次,被原单位齿轮厂解除劳动合同,遭非法劳教两次(一次被非法延期三个月),非法关押洗脑班酷刑折磨一次,非法判刑一次(非法判刑四年半)。

关押期间杜明亮被严重迫害和酷刑折磨,身心遭受摧残。在劳教所,杜明亮被体罚、侮辱,被恶警怂恿劳教人员将其腿踢致伤残,长期吐血。二零零五年,杜明亮被非法判刑四年半,遭南通女子监狱迫害,被强制“转化”,并被送南京浦口监狱精神病院迫害。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中午,杜明亮再次被淮安清河国保大队恶警常书林、王建淮等在大街上绑架,非法关进淮安市看守所。同时被恶警抢夺钥匙,私闯民宅,抢走电脑、打印机等私有财产。杜明亮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被恶警绑架到江苏女子劳教所,劳教所拒收,劳教未遂,恶警不得不将其释放回家。

13.淮安新学员郑红霞为丈夫做无罪辩护遭迫害

郑红霞,女,三十五岁,与丈夫陈韶在淮阴工学院附近开一间打字社维持生计。二零零八年九月,夫妻二人偶然接触到法轮功书籍,被“真善忍”法理所折服,从此走上修炼法轮功的道路,身心得到净化,思想道德得到升华。

然而,崇尚“假恶斗”的恶党容不下这样的好人。二零零九年五月,陈韶被淮安清浦区“六一零”和国保大队以曾复印法轮功资料为名非法抓捕和抄家,并毫无法律依据的非法判刑三年。开庭时,郑红霞勇敢的走上法庭,为丈夫做无罪辩护,并当庭讲述法轮功真相。其正义之举,极大的震慑了淮安“六一零”的邪党恶人,这些恶徒从此视郑红霞如眼中钉。

二零一零年七月,清河区国保大队在没有说明任何因由的情况下,将郑红霞绑架到清河区公安分局粗暴的强行照相、按手模,然后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一零年九月,清河国保大队胁迫淮阴工学院解除与郑红霞的租赁合同,采用断电等卑劣手段妄图截断郑红霞全家的生计,逼迫她的打字社停业搬迁。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郑红霞被清河区“六一零”、国保大队绑架和野蛮抄家,并被非法劳教一年。此时,她的丈夫还在苏州监狱遭迫害。夫妻俩先后无辜身陷囹圄,令家中无劳动能力、需人照料的七、八十岁的老人(陈韶的父母)和八、九岁的儿子秋涵的生活陷入困境。

14.盐城钱凤成揭露迫害,省“六一零”恶令:只要有口气就不让他回家

钱凤成,男,今年七十三岁,盐城市新兴镇法轮功学员,因信仰“真、善、忍”法轮大法,多次被中共当局绑架。

自九九年以来,钱凤成已被劫持到洗脑班非法关押五、六次,为了所谓“转化”,在洗脑班有半个月不让老人睡觉,整整铐了十四天:将手放在背后铐了五天,放在前面铐了九天;后来将其劫持到洪泽湖监狱迫害四年。

钱凤成老人

钱凤成老人

二零零九年八月份以来,中共恶警多次上门骚扰,老人被迫流离失所。对这样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中共政府还不放过,成立专案组非法追捕。二零一零年大年三十、大年初二亭湖公安分局先锋派出所四人上门骚乱其家人,过年都不得安稳。钱凤成九十多岁的老父亲遭专案组多次威胁、恐吓,被惊吓而死,死时身边没有一个亲人(因电话线已剪断,没法通知亲人)。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一日,钱凤成被绑架到盐都警官培训中心迫害,九天九夜被铐在刑审凳上,不让睡觉不让吃饭,被不法恶警殴打、虐待,后被看守所迫害得生命垂危,送医院抢救一天一夜。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六日下午遭遇荒唐的庭审闹剧,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七日,通知所谓审判结果,后被绑架至洪泽湖监狱。

钱凤成把自己因修炼“真善忍”被中共迫害的经历写成材料,揭露邪恶,并且多次去法院申请起诉恶警。二零一一年七月十日,钱凤成在家被文峰派出所(原向阳派出所)绑架,再次送往洪泽湖监狱,监狱不收,“六一零”却不放人,省“六一零”发恶令只要钱凤成有口气就不能让他回家。已是古稀之年的钱凤成再次被绑架至洗脑班迫害。

四.恶人恶行、恶报事例

1.南京市国保大队恶警肖宁健组织策划多起绑架行凶案

肖宁健,男,四十多岁,南京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头目,是南京市“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打手,不但抓捕、绑架、审讯法轮功学员冲锋陷阵,还利用特务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跟踪、监视。

二零一一年,南京发生几十起绑架法轮功学员案例,肖宁健是其中多起的主谋和组织参与者,为南京地区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责任人之一,其参与、组织、策划了多起绑架行凶案。

如:绑架迫害秦淮区吴顺珍,两次绑架迫害玄武区周春孜,有组织有预谋的绑架栖霞区周丽琴等十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和非法劳教下关区张雪峰、刘开梅,扬言:“我这不是挺好的吗?报应什么哪?!……”绑架迫害、刑讯逼供马振宇,诱骗绑架白下区潘筱琴,强行绑架迫害六合区游波等等。每次绑架均实施非法抄家。

2.徐州睢宁县国保大队肆虐,连续绑架四十余名法轮功学员

自二零一一年二月,徐州睢宁县国保大队就开始在睢宁大地上肆虐,前后共绑架迫害了约四十余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一年二月,伙同魏集镇浦棠派出所展强等十来个恶警绑架戴继奎、李全广、赵四英等四名法轮功学员,之后,在外地绑架了戴继奎之子戴绍东,施酷刑折磨。戴继奎被非法判刑四年,戴绍东被非法劳教一年,其余暂时未知;

二零一一年三月,睢宁国保大队恶警接到恶告,绑架魏集乡丁李、张集等村十多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六日左右,绑架睢宁县法轮功学员胡波、刘刚、周春平、朱玉宇等多人;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至二十五日,伙同王及镇平楼派出所先后绑架本地区法轮功学员李祥龙、李明连、杨书芳、及陈军令、陈晓婉父女、姚以振、李光建等;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一日上午,绑架魏婉如、陈会祥(魏婉如丈夫,不炼功)、池波、曾传兰、董保兰、刘景侠、许凤玲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和家属。

睢宁县国保大队电话:0516-88341642
国保大队头目:徐军 徐军父亲电话:0516-81350116
睢宁县“六一零”负责人:周保营
睢宁县“六一零”副主任:戈本浩
睢宁县拘留所电话:0516-88300948
睢宁县看守所电话:0516-88300494

3.淮安清河区国保大队恶警常书林、王建淮等罪行累累

淮安清河区国保大队头目常书林、王建淮等恶警积极为邪党和江氏集团效命,一直充当迫害本地区法轮功学员的马前卒,仅二零一一年就罪行累累: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六日,淮安清河区国保恶警王建淮、常书林、许凤等绑架淮安国宾馆退休女职工侍峰,并抢夺其合法财产电脑、数码播放器、书籍等,五月份将其绑架到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淮安清河区国保大队常书林、王建淮、许凤等恶警劫持黎明打字室女老板郑红霞,抢走店中打印机、光盘、书籍等物,于次月将郑红霞绑架到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在街上绑架法轮功女学员杜明亮,强行抄家、掠夺财产,关押看守所一个月后,送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欲非法劳教,劳教所拒收后,不得不将其释放回家;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日下午五点多钟,清河区国保大队恶警王建淮、许凤突然窜入戴明轩、林凤英家中,强行拿走法轮功书籍、资料、存储卡、mp4等物品,恶警许凤还用照相机拍照,然后扬长而去;二零一一年九月十四日上午十一点多,常书林、王建淮、许凤再次窜入戴明轩、林凤英家中,不由分说,即翻箱倒柜,抢走所有书籍、资料等物品,扬长而去。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淮安恶警对戴明轩、林凤英夫妇无任何手续的非法抄家达数十次之多。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六日,清河区国保恶警王建淮等窜入季淑俊老奶奶家骚扰,并抢走书籍若干。事实上,清河公安分局与开发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隔三差五就要到季奶奶家骚扰一次,对年逾八十、孤身一人居住的季奶奶造成极大的身心伤害。特别是清河国保恶警每次骚扰都要抢劫一些财物带走。

4.参与迫害法轮功 徐州丰县公安局副局长遭恶报病亡

李乃升,江苏省徐州市丰县公安局副局长。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在他的指挥下,丰县公安局对修炼真善忍的善良民众非法抓捕迫害。李乃升对大法犯下不可饶恕的罪恶。二零一一年病亡。

5.参与迫害法轮功 盐城亭湖区恶警遭恶报

盐城市亭湖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王杰是亭湖区中共邪党“六一零”头目,多年来积极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通过各种方式向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反而变本加厉的进行迫害。在他的指使下,十多年来当地有数百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作恶不但本人遭报,还殃及家人。前几年,王杰的女儿突然堕落,成天和地痞流氓鬼混,王杰的身体也越来越差。其他警察都说:王杰遭报了。

盐城市亭湖区公安分局文峰派出所恶警哈爱华,多年来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现在身体差,没力气,多次检查也查不出什么问题,吃补药也没有用。

附录 二零一一年江苏省被迫害法轮功学员分地区部份名单

(括号内含绑架地区、被绑架日期等信息)

一、南京地区(六十六人次,六十人):

1.沈向阳(六合区,元月三十日早)
2.孙永红(六合区,元月三十日早,沈向阳妻子)
3.王毕红(溧水县,二月二十五日早,被绑架至溧水白马洗脑班)
4.籍建霞(玄武区,二月二十六日,被非法劳教一年)
5.熊桂珍(玄武区,二月二十六日,与籍建霞同被绑架,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6.熊桂珍(玄武区,具体日期不详,不久被骗再次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
7.张觉生(江西萍乡,三月十二日,被南京铁路公安分局绑架)
8.袁玉珍(鼓楼区,三月十六日,被绑架至鼓楼区洗脑班,七十多岁)
9.李莉 (鼓楼区,三月十六日,被第三次非法劳教,一年,袁玉珍女儿)
10.吴顺珍(江宁区,三月,被从看守所劫持至南京市洗脑班,秦淮区人)
11.陈爱芳(湖北安陆,四月七日,被南京铁路公安分局绑架)
12.岳金兰(玄武区,四月,被骗至鼓楼区洗脑班迫害,建邺区人)
13.周春孜(玄武区,五月五日)
14.周丽琴(栖霞区,五月十五日,被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被送洗脑班迫害)
15.彭桂华(栖霞区,五月十五日,被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
16.孙根萝(栖霞区,五月十五日,被绑架至栖霞区加嘉宾馆洗脑班迫害)
17.张秀华(栖霞区,五月十五日,被绑架至栖霞区加嘉宾馆洗脑班迫害,孙根萝妻子)
18.李远能(栖霞区,五月十五日,被绑架至栖霞区加嘉宾馆洗脑班迫害)
19.翟泾萍(栖霞区,五月十五日,第二天被放回,李远能妻子)
20.司娟 (栖霞区,五月十五日,第二天被放回)
21.甲 (栖霞区,五月十五日,第二天被放回,姓名未知)
22.乙 (栖霞区,五月十五日,第二天被放回,姓名未知)
23.丙 (栖霞区,五月十五日,第二天被放回,姓名未知)
24.翟泾萍(栖霞区,九月二十六日,被放回后不久再遭绑架,下落不明)
25.司娟 (栖霞区,七月五日,被放回后不久再遭绑架至加嘉宾馆洗脑班)
26.甲 (栖霞区,被放回后不久再遭绑架,在栖霞区加嘉宾馆洗脑班受迫害)
27.乙 (栖霞区,被放回后不久再遭绑架,在栖霞区加嘉宾馆洗脑班受迫害)
28.丙 (栖霞区,被放回后不久再遭绑架,在栖霞区加嘉宾馆洗脑班受迫害)
29.张雪峰(下关区,五月十六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曾被非法重判八年半)
30.刘开梅(下关区,五月十六日,被非法劳教一年,曾被非法重判七年,张雪峰妻子)
31.马振宇(下关区,五月二十六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曾被非法重判七年)
32.许某 (下关区,五月二十六日,被蹲坑在马振宇家的恶警绑架,常州市人)
33.成海燕(下关区,五月二十六日,被蹲坑在马振宇家的恶警绑架至洗脑班迫害,曾被非法判刑十年,玄武区人)
34.潘筱琴(白下区,五月二十六日,被绑架至白下区行宫饭店洗脑班迫害)
35.朱元 (玄武区,五月,被绑架至玄武区中山植物园洗脑班迫害)
36.李秀清(玄武区,五月中旬,被绑架至看守所,详情不知)
37.熊春云(雨花区,五月下旬,被绑架至洗脑班迫害,后被非法劳教一年,熊桂珍姐姐)
38.孙广玉(溧水县,五月二十四日,被绑架至溧水白马洗脑班迫害)
39.庄勇 (溧水县,五月三十一日,被绑架至溧水白马洗脑班迫害)
40.孟晓静(白下区,五月三十一日,淮安市淮阴区人)
41.周爱松(鼓楼区,五、六月,详情未知)
42.张明顺(浦口区,五、六月,可能被绑架至浦口区江浦洗脑班)
43.沈传英(六合区杨庄,六月二日,详情未知)
44.潘汉玉(白下区,六月二十一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南通人)
45.倪雪英(白下区,六月二十五日,被绑架至白下区行宫饭店洗脑班迫害,曾被非法判刑八年)
46.徐录英(六合区,六月,详情未知,又名徐陆英)
47.宋善英(六合区,六月底,在家被绑架至南京市看守所,六十多岁)
48.程永丽(白下区,七月初,在家被止马营派出所绑架)
49.王宝芝(白下区,七月中,被非法劳教一年)
50.游波 (六合区,七月二十九日,在单位被劫持至看守所、洗脑班迫害,九月二十三日回家被监视居住)
51.徐伟仁(被非法批捕,情况不明,南京线路器材厂退休职工)
52.水莉 (鼓楼区,七月二十九日,被绑架进看守所、鼓楼区洗脑班,浦口监狱工程师,一级警督)
53.张秉芳(溧水县,八月一日,被绑架至溧水白马洗脑班迫害,在常州被绑架)
54.胡珍如(六合区,八月十日左右,被非法劳教一年)
55.陈华放(栖霞区,八月十六日,在家被绑架至洗脑班迫害,五十多岁)
56.王金美(六合区,八月,被非法劳教一年)
57.王素琴(六合区,九月二十一日,在家被葛塘派出所绑架)
58.张爱东(鼓楼区,九月十四日,被绑架至鼓楼区洗脑班迫害)
59.唐爱英(广东英德,十月二十八日,列车上讲真相被乘警绑架,二十九日被带到南京铁路分局,三十一日回到英德家中)
60.朱翠萍(鼓楼区,十一月十四日,被绑架至鼓楼区洗脑班,十一月十六日正念回家)
61.张玉华(六合区,十一月十六日,被第三次非法劳教,北京户口,博士)
62.闫玉华(十一月二十日,被劫持入南京女子监狱,下落不明,四十三岁)
63.朱建玲(雨花区,十二月六日,鼓楼区人,南京晨光厂工程师)
64.陆仲文(白下区,十二月九日,被绑架至白下区看守所)
65.高伟 (白下区,十二月九日,被绑架至洗脑班迫害)
66.杨桂英(浦口区,十二月二十三日,七十八岁高龄)
67.沈传英(六合区杨庄,十二月二十五日,属再次被绑架,详情未知)

二、无锡地区(二十八人次,二十七人):

1.王力伟(二月十二日,锡山市张泾镇,被非法劳教二年,三十八岁)
2.张梅菊(二月十三日,锡山市,可能被非法劳教,六十六岁)
3.王旭芳(二月十四日凌晨,锡山市港下镇,非法劳教二年,男,四十二岁)
4.赵妤 (二月二十三日晚,惠龙派出所,非法劳教二年,山北地区人)
5.孙骁 (二月二十四日下午,滨湖“六一零”、溪南派出所,非法劳教二年)
6.沈巧筠(二月二十六日下午,荣巷派出所、滨湖分局、锡山分局,非法拘留)
7.董林仁(三月二日下午,被锡山分局、港下派出所绑架至洗脑班,现已回家。男,四十多岁)
8.顾桂金(三月十九日上午,梅园派出所,第二天放回,后被绑架至洗脑班)
9.陈秀华(三月十九日上午,梅园派出所,第二天放回,后被绑架至洗脑班)
10.林月霞(三月十九日上午,梅园派出所,拘留十天,后被绑架至洗脑班)
11.甲 (三月十九日上午,梅园派出所,拘留十天,姓名未知)
12.乙 (三月十九日上午,梅园派出所,拘留十天,姓名未知)
13.金佩霞(音)(三月,滨湖蠡园开发区派出所,非法劳教二年,句容下蜀镇人)
14.金培英(三月份,非法劳教)
15.潘旗珍(四月二十一日,南长区法院秘密开庭,非法判刑3年半)
16.张惠珠(四月,被劫持到镇江句东女子劳教所,无锡市胡埭镇人)
17.戴相兰(六月三十日,被绑架至洗脑班迫害,九月底回家)
18.王玉珍(七月初,被绑架至金城路洗脑班迫害,现下落不明)
19.施炳钧(六月九日,成都双流九江,被绑架至成都新津洗脑班)
20.施炳钧(八月十二日,被劫持到无锡市看守所,非法劳教二年)
21.王敏来(八月十三日早,被绑架至金城路洗脑班迫害,十一月二十五日回家)
22.钱介荣(八月二十七日所谓“劳教期满”,被直接绑架至兴化市江苏省洗脑班强制洗脑,九月二十七日回家)
23.吴秋琴(九月十六日,梅梁派出所,非法劳教期满被直接绑架到洗脑班)
24.闵杰 (九月二十七日被绑架,十二月十二日遭非法庭审)
25.葛秀英(十月三十日晚,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八日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戴礼娟的母亲,七十三岁,被绑架、抄家、刑讯逼供)
26.张阿连(十一月二日,被绑架至金城路洗脑班迫害,女,约三十多岁,中桥地区人,金培英女儿)
27.吴其学(十一月二十八日九点多,被绑架至洗脑班,住太湖马山区乐山新村)
28.钱丽华(时间不详,被绑架至洗脑班迫害)

三、徐州地区(五十一人,说明:此处以序号兼作人数统计):

1.赵荣彩(二月十七日,邳州市,非法判刑四年半,被关南京女子监狱)
2.张艳菊(二月二十二日,被沛县胡寨派出所绑架、非法审讯)
3.戴继奎(二月二十一日下午,被睢宁县国保绑架,遭非法庭审、诬判四年)
4.李全广(二、三月份,被睢宁县国保绑架,姓名未知)
5.赵四英(二、三月份,被睢宁县国保绑架,姓名未知)
6.甲 (二、三月份,被睢宁县国保绑架,姓名未知)
7.戴绍东(二、三月份,被睢宁县国保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戴继奎儿子)
8.魏集乡丁李、张集等村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三月,被睢宁县国保绑架,现以十名计)
18.胡波 (五月十六日左右,被睢宁县国保绑架)
19.刘刚 (五月十六日左右,被睢宁县国保绑架)
20.周春平(五月十六日左右,被睢宁县国保绑架)
21.朱玉宇(五月十六日左右,被睢宁县国保绑架)
22.金秀贤(五月二十三日,被勒索五千元放回)
23.金璐 (五月二十三日,取保候审,金秀贤女儿)
24.李祥龙(八月十八日,睢宁县国保、王及镇平楼派出所,男,六十二岁,苏唐柳林村人)
25.李明连(八月十八日,睢宁县国保、王及镇平楼派出所,男,五十八岁,苏唐柳林村人)
26.杨书芳(八月十九日,睢宁县国保、王及镇平楼派出所,女,七十一岁,长埝村)
27.陈军令(约八月二十二日,睢宁县国保、王及镇平楼派出所,男,四十九岁,封山村)
28.陈晓婉(约八月二十二日,睢宁县国保、王及镇平楼派出所,二十三岁,封山村,陈军令女儿)
29.姚以振(八月二十五日,睢宁县国保、王及镇平楼派出所,男,五十六岁,苏塘果园场人)
30.李光建(八月二十五日,睢宁县国保、王及镇平楼派出所,男,四十岁,李埝村人)
31.张忠理夫妻(九月十五日,翟山派出所,在张家丧礼上实施绑架)
33.陈茜 (八月左右,徐州市供电公司计量所职工,逼迫签署自动辞职书)
34.刘冠英(十月十一日下午,新沂市“六一零”、城南派出所,六十三岁)
35.徐州矿务局一机宿舍五、六个法轮功学员十月十七日被绑架迫害,以五人计
40.魏婉如(十一月十一日上午,睢宁县国保,七十七岁)
41.陈会祥(十一月十一日上午,睢宁县国保,不修炼,魏婉如丈夫,七十四岁)
42.池波 (十一月十一日上午,睢宁县国保,七十七岁)
43.曾传兰(十一月十一日上午,睢宁县国保,七十四岁)
44.董保兰(十一月十一日上午,睢宁县国保,七十二岁)
45.刘景侠(十一月十一日上午,睢宁县国保,六十六岁)
46.许凤玲(十一月十一日上午,睢宁县国保,六十一岁)
47.乙 (十一月十一日上午,睢宁县国保,姓名未知)
48.丙 (十一月十一日上午,睢宁县国保,姓名未知)
49.丁 (十一月十一日上午,睢宁县国保,姓名未知,被绑架十多人,列十人计)
50.潘绪军(十一月十四日上午,沛县“六一零”骚扰)
51.沙某 (男,时间不详,被绑架至兴化市省洗脑班迫害)

四、常州地区(十二人):

1.胡黄娇(三月五日,非法劳教期满,被直接劫持进常州某洗脑班迫害)
2.易松 (三月二十二日,洗脑迫害,非法劳教一年,湖北麻城人,二十五岁,常州大学二零零九级研究生)
3.杨产荣(六月二十三日被非法庭审,遭诬判六年,已被劫持进苏州监狱,第二次被非法关押在苏州监狱,曾被诬判十年)
4.许明 (六月二十九日被非法庭审,遭诬判四年半,已被劫持进苏州监狱,第二次被非法关押在苏州监狱,曾被诬判十年)
5.廖永革(六月二十九日被非法庭审,遭诬判三年,已被劫持进南京女子监狱)
6.蔡仕俊(八月二十日,遭常州“六一零”、兰陵派出所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半)
7.向有为(九月六日深夜,遭常州溧阳某派出所绑架,重庆万州区人)
8.张英 (九月十三日,无锡,非法劳教一年半)
9.吴正海(九月十三日,无锡,非法劳教二年)
10.杨顺娣(九月底,被第三次非法劳教,一年半,监外执行,杨产荣姐姐)
11.倪友爱(九月二十八日,被欺骗扣押,不“转化”,被恢复非法刑期三年)
12.肖丽香(十月十八日,被欺骗扣押,不“转化”,被恢复非法刑期七年)

五、苏州地区(十二人,说明:此处以序号兼作人数统计):

1.梅红娟(三月三日上午约九时,遭狮山派出所绑架,约四十多岁,住木渎金枫美地小区)
2.石泽惠(太仓市,四月十五日下午被绑架,五月二十一日批捕)
3.邓明明(太仓市,四月十五日下午被绑架,五月二十一日批捕)
4.秦艳秋(太仓市,五月)
5.陆兰花(昆山市,六月八日上午,巴城派出所石牌警务站)
6.蒋大男夫妻(吴中区,六月上旬,被绑架至洗脑班迫害)
8.顾丽菊(吴中区,八月十七日,被绑架至上方山洗脑班,女,约三十岁)
9.陈银娣(吴中区,八月十八日,被绑架至上方山洗脑班,女,约四十多岁)
10.路军 (吴中区,八月十八日,被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
11.钱厚宝(昆山市朝阳派出所,九月二十八日,昆山邮电退休工人,六十多岁)
12.魏建华(十二月十二日,女,约六十八岁,住里河新村)

六、南通地区(十一人次,九人):

1.凌钱玉(三月二日,在家中遭十一个恶警绑架,下落不明)
2.沙锦玉(三月二日下午,在江海明苑的家中遭绑架)
3.王秋平(三月十八日上午九点左右,在家中遭南通崇川分局和平桥派出所恶警绑架至北阁饭店洗脑班)
4.姜超 (三月十七日,被绑架至北阁饭店洗脑班,曾遭冤狱五年、去年底刚从无锡监狱出狱)
5.潘汉玉(时间不详,被绑架一天后放回)
6.潘汉玉(五月十二日中午,再次被绑架,非法关押至北阁饭店洗脑班迫害)
7.王莉 (时间不详,被绑架至北阁饭店洗脑班)
8.王莉 (五月十三日,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劳教)
9.王织霞(九月,海安县公安局,被非法劳教两年,辽宁省大连市人,大连西岗区八一路派出所非法抄家)
10.夏玉萍(十月十九日下午,在所居小区被便衣绑架到南通市洗脑班)
11.郑翠芳(十一月四日,非法劳教期满,被直接劫持到南通北阁饭店洗脑班继续迫害,住南通市北国新村)

七、连云港地区(六人):

1.杨芳 (六月二十一日,讲真相被绑架、抄家,七月六日被赣榆县公安局非法逮捕,赣榆县人)
2.彭朝军(六月三十日上午十点半左右,在工地上班被绑架,男,四十多岁,建筑工程师)
3.张桂群(七月一日,遭连云港市公安局、洪门派出所绑架,下落不明,女,六十六岁左右,退休工人)
4.陶氏三姐妹(时间不详,连云港市连云区人,发真相资料时遭恶告被绑架)

八、淮安地区(十二人次,九人):

1.丁祖华(二月二十七日至三月二日被派出所恶警上门骚扰三次,六十多岁,淮安市北吴集新桥八组)
2.丁祖华(三月三日,被北吴集派出所恶警绑架至兴化市省洗脑班迫害)
3.郑红霞(五月十二日上午十时左右,非法劳教一年)
4.戴明轩、林凤英夫妇(九月份,遭清河区公安分局“六一零”和国保大队恶警非法抄家两次)
5.侍峰(四月十七日下午,因讲真相被清河恶警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女,约六十岁)
6.孟庆玲(七月下旬,因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被非法拘留五天)
7.魏红玲(七月下旬,因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8.杜明亮(八月十八日中午,女,六十多岁)
9.季淑俊(十一月九日,住淮安市清河路,八十多岁,被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国保恶警上门骚扰)

九、盐城地区(二十一人次,二十人):

1.费群文(射阳县,二月份,被绑架在看守所)
2.吴红玉(射阳县兴桥镇,三月,被公安局绑架一天)
3.柏瑞霞(射阳县兴桥镇,三月,家被非法搜查、翻抄)
4.陈燕清(亭湖区,四月二十五日前后,女,现年39岁)
5.钱凤成(新兴镇,七月十日,在家中被文峰派出所(原盐城向阳派出所)绑架至洗脑班,男,七十三岁)
6.闫琳 (七月一日以来,被非法关押在万隆宾馆洗脑班迫害,盐都区)
7.王翠英(六、七月,被非法关押在万隆宾馆洗脑班迫害)
8.宋广芬(六月,被非法关押在万隆宾馆洗脑班迫害,江苏农垦新洋农场)
9.甲 (被非法关押在万隆宾馆洗脑班迫害,姓名未知)
10.李顷 (阜宁县,遭县“六一零”恶人多次骚扰)
11.杭小英(阜宁县,八月十七日,在家被绑架至洗脑班,被安装摄像头,家遭非法监控,主要责任人:“六一零”恶人曹恒培等)
12.缪平 (阜宁县,九月,在家遭逼迫签署所谓“四书”(放弃信仰的保证书等),遭绑架未遂,被安装摄像头,家遭非法监控。主要责任人:“六一零”副头目叶斌等)
13.刘秀云(阜宁县,住家四周遭六一零”副头目叶斌等测量、照相,图谋不轨)
14.陈秀珍(阜宁县,住家四周遭六一零”副头目叶斌等测量、照相,图谋不轨)
15.陈秀梅(阜宁县,住家四周遭六一零”副头目叶斌等测量、照相,图谋不轨)
16.周仕清(盐都区龙岗镇,九月初,被绑架至康达宾馆洗脑班迫害,九月二十九日回家,男,近六十岁)
14.乙 (建湖县,九月,被绑架至康达宾馆洗脑班迫害,九月二十九日回家,女,六十多岁,姓名未知)
15.陈女士(射阳县,九月下旬,被绑架至康达宾馆洗脑班迫害,四十岁左右)
16.仲秀凤(十月七日下午,在永辉超市被绑架至看守所)
17.丙 (十月七日下午,与仲秀凤一起在永辉超市被绑架,姓名未知)
18.丁 (十月七日下午,与仲秀凤一起在永辉超市被绑架,姓名未知)
19.仲秀凤(十一月十日下午,在家遭绑架至康达宾馆洗脑班迫害)
20.徐兰 (十一月八日,被滨海县国保大队正红镇派出所恶警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21.戊 (时间不详,被绑架至兴化市省洗脑班迫害,女,三、四十岁)

十、扬州地区(一人):

1.殷鸿佩(二月十八日,被绑架)

十一、镇江地区(八人):

1.董艳莲(五月二十日下午,在家遭长岗派出所绑架、非法抄家,女,四十九岁,住镇江世业洲)
2.顾淑华(五月三十日八时左右,遭绑架、非法抄家,女,六十五岁,住镇江悠闲居)
3.包双娣(五月三十日八时左右,遭绑架、非法抄家,女,六十岁,住镇江互助巷)
4.吴秀英(丹阳市,六月八日下午三时左右,因讲真相被绑架,被诬判三年)
5.孔丽娟(七月九日八时左右,贴真相粘贴,被宝塔路派出所绑架,七十八岁)
6.张专专(七月九日八时左右,贴真相粘贴,被宝塔路派出所绑架,七十二岁)
7.蒋卫萍(七月九日八时左右,贴真相粘贴,被宝塔路派出所绑架,五十六岁)
8.冯云霞(七月十五日,在家被大市口派出所绑架、非法抄家,六十一岁,住镇江市剪子巷10号)

十二、泰州地区(十人次,九人):

1.范建娥(靖江市,二月二十七日下午,因讲真相遭绑架至洗脑班、非法抄家)
2.丰伟 (靖江市,二月二十七日下午,因讲真相遭绑架至洗脑班、非法抄家)
3.杨秀芳(靖江市,二月二十七日下午,因讲真相遭绑架至洗脑班、非法抄家)
4.杜莲芬(靖江市,二月二十七日下午,因讲真相遭绑架至洗脑班、非法抄家)
5.张玉珍(靖江市,二月二十七日下午,因讲真相遭绑架至洗脑班、非法抄家)
6.洪富元(靖江市,二月二十七日下午,因讲真相遭绑架至洗脑班、非法抄家)
7.王奶奶(靖江市,二月二十七日下午,因讲真相遭绑架至洗脑班、非法抄家)
8.吴锦莲(兴化市,六月二日上午十点多,在家遭绑架)
9.徐根琴(兴化市,五月三十一日中午,遭便衣绑架,六十三岁)
10.范建娥(九月十八日,被靖江市城北派出所绑架至江山宾馆洗脑班迫害)

十三、其它(二人):

1.小方 (六月九日晚八点多,在成都被绑架,男)
2. 夏婷 (时间不详,在湖南白马垅劳教所被注射大量“冬眠一号”致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