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学员:放下自我 真修大法

神韵售票中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九日】最近这段时间,同修都在高强度的为神韵推票,一些同修在商场里卖票,有的直接在主流社会推票,有的在给住宅区送神韵传单,有些在发正念……在推票的过程中修炼自己。下面我把我们城市学法时同修的交流整理出来,和大家分享。

A.学法

周五下班后,炼了一遍第五套功法,炼功前默念口诀“有意无意,印随机起;似空非空,动静如意。”念完口诀,全身刷的一震,口诀背后的一层法理,刷的一下展现给我,这不就是教我怎么卖票吗?啥也别想,跟随师父安排的气机去做就可以了,真的很简单的。

这样的事情最近经常发生,每天学法的时候,无论学《转法轮》哪一讲,或者是任何经文,都有法理不断的展现出来,学法时经常刷的一下有所领悟或者身体一热,可是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明白了啥,经常发现有些字词或者哪句话怎么以前没看到过。因为近期去商场卖票,所以在学《转法轮》每一讲都能学到怎么卖票,怎么提高,还有什么需要放下,每次学法都能发现以前没学到的地方,每天都有很多体悟,每天都会不同。

有一天出去卖票,早晨起来,炼完功学完法,自我感觉还不错,到了商场里,人很少,我就使劲的想把每个走过的人都留住,结果谁也不理我,很冷漠的从我身边走过,发正念也没变化。我很快认识到,一定是我自己哪里不对了,才导致这种情况。我开始向内找,看看自己哪里和法理拧劲儿了,突然刷的一句法打進我的脑海:“带着执著而学法不是真修”(《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我明白了,早上尽管学法了,可是我是为了想要卖票卖的好点而学法,为了卖票而学法表面听起来好象也没啥错,其实往深里一看,就错了,还是带着有求之心在学法,而且我是想用师父的大法来圆容我自己要做的事,而不是放下一切人心,谦恭的接受师父的安排。再想想,想要卖票卖的好点,是为了无条件的证实大法,还是想证明自己行,啊,原来这背后隐藏着证实自我呀,而且还要借助大法来证实自我,多可怕的人心啊。原来早上学法是在这颗人心执著下在学法,是假修,难怪谁也不理我。

找到了问题所在,我赶快发正念去掉自己的这颗心,这时外在的环境一下也变了,刚才还谁也不理睬我,发现问题之后感兴趣的人一下又出来了,我又忙起来了。我明白了,学法就是学法,是修炼人的本份,是没有任何条件和目地,学法时看不到法理,一定是我们自己障碍在哪里了,带着不放的执著想在大法中索取,学得再多也没用。

有一天,我读网上同修的一篇交流文章,我觉得写得真好,文章里面引用了一段《北美首届法会讲法》,当时师父的法一下打到我心里,我就把《北美首届法会讲法》找出来恭恭敬敬的学了一遍,我现在也把这两段讲法恭录在这里,与同修分享。

“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的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你自己的内心要不动,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骗自己。只有你真正的从内心提高,你才是真正的提高。”“人在想维护自己的时候,都是出自一个‘私’,为私的那么一个意愿,不想吃苦,只想幸福。”(《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我就在找自己内心深处是不是也固守着什么“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我一点一点的向自己内心深处看去,慢慢的我看见了,那个已经溶在我生命当中的对自我的保护,这个“保护自我”已经深深的溶在了我的生命,以至于我在不自觉当中就把它当成了自己,它甚至在我学法、证实法的项目中都在起作用,甚至在主导着,我学法,是因为这个“保护自我”知道不学法,就会受到旧势力的干扰和迫害,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所以才学法。我又继续顺着这个“保护自我”向更深处找,为什么我总是要“保护自我”,它的根子在哪里?我看到了这个“保护自我”根子就是那个对自我的执著,就是旧宇宙生命为私我的本性,我一下象炸开了一样,一下子就全明白了。

未来的宇宙是无私的,而我却一直紧紧的抱着这个为私的自我不放,还妄想着要大法来保护这个为私的自我的本性,这怎么能学到法呢,这是假修哇!我开始发正念清理这个“保护自我”和为私的自我的本性。

发现这个“保护自我”和为私的自我的本性并开始清理它们之后,再来学法就完全不一样了,学法只要一静下来,就能看到法理,就能感到大法在改造自己,在碰到问题时就可以想起师父想起法,也慢慢学会了向内找和提高心性的玄妙,体会到了发正念的庄严神圣和威力,领悟到了怎样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时常从内心发出对师父的无尽感恩。

B.向内找 时时修心性

周六去卖票,路上有同修搭车,她和另一个同修用电话沟通一些事情,两个人有些矛盾,当时同修讲了一句话:“掩盖”。送完同修,我接着去商场,结果一下走错了路,完全把车开反方向了,我就知道自己一定有什么地方错了,到底什么地方错了呢?我开始向内找自己,我今天为什么会看到别人发生矛盾呢,我继续找自己,突然,我想起同修说的那句话,“掩盖”,我是不是也在“掩盖”着啥,慢慢的我“看到了”心里有块黑乎乎的东西,我发现了我心里真的有“掩盖”,还藏的挺深,我明白了,为啥让我看到这个矛盾,原来是让我修去自己心里的黑乎乎的“掩盖”,我开始对这个黑乎乎的“掩盖”发正念清除它。我一下又想起了师父讲法时提到:“要不就偷偷摸摸的,在高级社区里这扔一张、那扔一张,所有的做派都好象是见不得人的。是有一些人对垃圾邮件很反感,总有一些做法上是不认同的。但是你得分什么事啊,这么大的事,人都在等着救哪,你只要不太过份,人家就会理解。我们真的有做的很好的,在好的社区大大方方的走过去,然后跟人家很坦然的一讲,马上表示非常高兴,就在等你一样。实际上就是,都铺垫好了,就差你用正念去把这件事情做了,就没那个正念。”(《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这段法我学了很多遍了,以前每次学,我都毫不犹豫的把自己归到“大大方方”那一类,从来没觉得自己“偷偷摸摸”,“做派都好象是见不得人的”,今天发现了自己心里黑乎乎的“掩盖”,才明白心里面藏着掖着那可不就是“偷偷摸摸”,“做派都好象是见不得人的”,原来我是表面上“大大方方”,心里面“偷偷摸摸”,师父就是在说我呀,我赶快加大力度清除心里这黑乎乎的“掩盖”,中午吃完饭,我又坐在椅子上专门发正念清除它,很快心里黑乎乎的东西不见了,发出了金色的光芒。

周六去卖票前,炼了一遍第五套功法,感到有个阴阴的东西在干扰,脑子了也出了杂念,去不掉,发正念的时候,我特意对着这个阴阴的东西清除,它变的淡了,可是并没有彻底除掉,我开始向内找,这个东西到底是啥,找了一圈也没找明白,我就去卖票了。我们小组有三个人,大家可以轮流坐一下发正念。有一次,我发完正念回来,同修对我说,我们都找不到你了,明明看着你去了那边,怎么又从这面出来了。我就顺口开了句玩笑:“那是呀,从另外空间走的,你就看不到了。”同修说:“行了,你就别吹了。”我听了之后,心里一震,是呀,我找了一天的那个阴阴的杂念,那不就是喜欢吹牛,说大话吗。我心里顿时一阵轻松,师父借着同修的口,告诉我它是啥了,它再也干扰不到我了,晚上发正念,我又特意清除它,这时候,我已经完全清楚,这个阴阴的东西,就是以前在大陆所受到的党文化的教育,所形成的喜欢讲假大空话的习惯和观念,以至于不自觉当中就会跑出来。看来中共邪灵的东西,在我身上还没清干净,还的接着清理。

周五上班的时候,经理叫我做一件事,说还挺急,在我看来是一件很简单重复而又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纯粹走形式。我一边做,心里还不服气,觉得这事真没用,纯粹浪费时间,心里有些不舒服,我就发现自己不对了,心里不舒服,不就是拧劲儿了吗,我就开始找哪里拧劲儿了,慢慢的我明白了,我觉得这件事情是很简单重复而又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是因为我总是觉得自己了不起,喜欢做高级复杂,能显得自己重要的事情,想到这里,我明白了,这哪里是经理叫我做这件事,这明明就是师父看到我有这颗觉得自己重要了不起的心,所以特意安排我来做一件看起来不重要、简单又有繁琐的事,从而让我把这颗觉得自己重要了不起的心去掉。明白了之后,我就开始认认真真的做,这个时候,一股温暖的能量开始在我身体里流动,非常舒服和温暖,持续了很长时间。

类似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最近每天都会发生,现在我碰到事情,心里一动念,一不舒服,就会找自己,眼睛不再向外面看,而是碰到什么都看自己,找找自己哪里错了,向内找看自己变成了象本能一样,碰到啥事都看自己,找找自己哪里不对了,而不再看事情表面的对错,和我有没有关系。有的时候,听到旁边两个人说和我完全没关系的事,我听着动了心,我也马上会找我自己为啥会动心了。

记得有一天,我看同修在明慧网上的交流文章,接连看了四篇文章,觉得写的真好,而且觉得每一篇都是在说我,我都有同样的问题,当时心里惭愧无比,以前,我最不愿意向别人认错,那天之后,我真是从心里认识到,都是我错了,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在这里也向被我有意无意直接间接伤害或者带来困惑的同修发自内心的道歉,对不起,都是我错了,都是我的错。

C.发正念

发正念是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之一,在这里也和大家分享一下我最近发正念的体会。

有一次,在城市学法小组,学法中间发正念,盘好腿,一立掌,念完发正念口诀,刷的一下子,脑子里什么念头都没有了,空空的,整个发正念过程,宁静无比,安详而又威严,只感觉到巨大温暖的能量在向外冲击着。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发正念,任何杂念也没有,完全没有,完全静止。

有一次,加大力度发正念,发着发着,就发现头不见了,溶化在一片金光中,再接着发正念,身子也不见了,溶化金光中,发了半个小时正念,只觉得一片金光万丈。

向内找形成习惯后,每发现一颗执著心,我就发正念清理一颗,快的时候,一会儿就能清掉,有时候一天可以清理掉很多执著心,向内找形成习惯后,我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找到的这些不同的执著心,和它们被清理掉后的状态,我经常都可以感觉到温暖的能量流在体内流动,清理不同的执著心,有时候一整天都能感觉到温暖舒适的能量。

有一次在商场里卖票,走过的人很冷漠,我使劲的想和走过的每个人讲话,可是他们就是不理我,而且我感到一种奇怪的紧张,甚至还有点害怕,我意识到,这是有干扰,我开始找这个干扰的来源,逐渐的,我感觉到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于是开始对着它发正念,这个黑乎乎的东西开始变的越来越薄,最后砰的一下,不见了。立竿见影,再去找人讲,也不费力气了,人们就开始停下来听我讲,而且感兴趣的人自己就会来。

在商场里卖票时候,有时候,不需要特意去发正念,都可以感觉到,在我向人介绍神韵的时候,能量“刷”的就打过去了,有一次,有个人很感兴趣,可是还是想要和家人商量一下,她已经向外走了,我在她向外走的时候,接着对她发正念清除阻碍她看神韵的所有因素,当时一下子,就真的感觉到,能量打進她的空间场里去了,黑乎乎的东西就从她的空间场里往外掉。我当时对她说了一句话什么话,就看到她看着我一下就愣住了,大概有一两秒钟的时间,然后她转身回来了,说她决定不用再商量了,现在就买票。

D.永怀对师尊的感恩之心

对师尊的无尽的感恩是我最大的修炼体会,一切的一切,都源自于师父,一切的荣耀都归功于大法,生命永远铭记师父再造的恩德,才是正念。有一次,开车去卖票,路上的时候,我开始背法,当背到“金刚百炼清纯现”(《感慨》),我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流出来,我体会到了什么是幸福,能被伟大的师尊亲自照看着走过正法时期,真是全宇宙最幸福的生命,我开了一路车,泪水就不停的流了一路。

一个在滚滚红尘中轮回千万载满身业力的生命被师父洗净,一个在愚迷中忘记使命的生命被师父唤醒,一个本性自私的生命被大法净化,师父给了我们一切最好的,却什么也不要我们的,那我究竟要怎样回报师父的恩德呢,我就把我对师父无尽感恩和愿意舍尽一切真修大法的心献给师父吧。

周日晚上,无意之中发现口里有颗牙松动了,当时一阵心烦,心想咋回事儿呀,接着又想发发正念吧,后来因为晚上很忙,也没找到时间,等都忙完了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把这个事儿就忘了。周一的时候,中午抽时间学了半小时法,学完法脑子清醒了,又想起这个牙的事。心里很惭愧,我修炼的路不是由师父安排的吗,好事坏事都是好事,都应该感谢师父哇,如果真是师父安排我掉一颗牙,那可能一个巨大的业债就因此还掉了,我不得感谢师父吗,如果牙没掉,那说明师父慈悲,本来旧势力要弄掉我一颗牙来干扰我,现在师父帮我留下来了,那我不得感谢师父吗,想到这里,我心里一阵轻松,牙掉不掉,我根本就不在意了,无论牙掉不掉,我都感谢师父。

想到我居然还有那么一阵为这事心烦,还想要为此而发正念,发正念是师父赐给我们清除邪恶救度众生的法宝,那么多的大法弟子还在大陆被邪恶迫害,我没想到去发正念,那么多救度众生的项目需要帮助,我没想到去发正念,我居然想为了我一颗牙,为了自己舒舒服服去发正念,多自私的生命啊,又想起上周在学法小组交流,大家都感到救度众生时间紧迫呀,是呀,在这样紧迫的时间里,我真有时间也应该是为神韵项目发正念,为救度众生发正念,为了一颗牙掉不掉而发正念,我哪有工夫陪你玩儿这个?想到这里,我就全放下了。

E.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自从师父讲出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的法,我就想,我得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还曾经专门找出相关的讲法把它背下来,可是也没明白到底怎么去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有一次发正念的时候,法理一下展现给我,哇,原来就这么简单啊。

有一次,出去卖票回来,我在高速路出口处停车,等着绿灯亮,就在这时候,咚的一下,一辆从高速路开出来的车,撞在我的车后面,把我从车座上撞起来了,当时感觉好象是脖子也扭了,两肋也隐隐作痛。就在这个时候,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里讲到的,太原学员被车挂走那段法,一下就出现在我脑子了。我把车开到路边,停下来,从车里走出来,开车撞我的那个司机也从车里出来,是个西人小伙子,显然吓坏了,不停的在问我,你有没有事,你有没有事?那个小伙子车的大灯,只有一个是亮的,另一个灯灭了,也不知道是原来就坏了,还是刚才撞坏的。我对那个小伙子说,我没事,又看了一下我的车,也没事,就对那个小伙子说,我没事,你走吧,然后就开车走了。我回到车里的时候,就在想,我停车停在这里不动,都被撞,这说明一定是修炼上我在哪里停留的太久,被车撞了就是在告诉我,赶快得往前走哇。回家后,学法的时候发现了那个“保护自我”,并开始清除它,修炼上一下進步很多。

有一次去卖票,早晨起来肚子就痛,连续去了两次洗手间,我在发正念时,特意带了一念清理“肚子痛”,感觉好很多,但是还是没有最后清除。到了商场里又去了一次洗手间,后来从商场洗手间出来往回走的时候,我决定不再理会肚子痛不痛,我不停的对自己说,“我就把师父放在第一位,我就把师父的心愿放在第一位”,不停的对自己说,“我就把师父放在第一位,我就把师父的心愿放在第一位”,然后,我就感到了巨大的能量在身体里流动,越来越强大。到中午的时候,那股巨大的能量冲击的我的两臂和两腿都在不停的颤动,手中拿着传单都在颤抖,那天我们小组卖了很多票出去。

上周三,下雪了,我早晨开车去上班的路上,有一个路口是从高速公路转出来,那是个Y字型路口,有两条路从高速公路里开出来然后合并到一条小路里去,我从高速公路开出来需要转个弯,转到小路上去,当时虽然下雪可是高速公路上反而没有什么雪,我的车就没有减速太多,哪知道就在连接高速公路和小路的过渡路段上面,结了一层冰,当时天黑,我也没看见,我的车一下就在冰面上打滑,来不及转弯,就直接朝着对面的沟里冲去。这个时候,另一辆车也同时从高速公路的另一个出口开过来,就在这一瞬间,我的脑子里一下子就闪出一句话:“师父救我!”然后我的车就自己转了个弯,朝着小路上转过去了,而我自己根本没有转动过方向盘,从另一面开过来的车,跟在我的车后也开進小路,好象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

到了公司后,我开始发正念,第一次发正念的时候,我还是在想清除旧势力对我的干扰和迫害,快到中午的时候,我又一次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的法理一下子展现在我眼前,明白了这层法理,我完全放松下来,我接着发正念,但已经不是为了从魔难中走出来而发正念,而是因为我是大法弟子,发正念清除一切迫害大法的邪恶,清除一切阻碍师父救度众生的邪恶就是我的责任,是师父让我们做的。我一口气发了半个多小时,发的头和身体都感觉不到了,最后只剩下一片金光。

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其实很简单,修炼人心中装的是师父是法,在魔难中想到的也是师父是法,连想从旧势力安排的魔难中走出来的心都没有,这样的大法弟子,无论谁也动不了。大法修炼向内找,是修炼人的本份,无论碰到什么都要向内找,是师父对弟子的要求,和旧势力的安排没关系,更不是为了想从魔难中走出来而向内找,大法弟子发正念是师父赋予我们的责任和使命,也不是为了想从旧势力安排的魔难中走出来才发正念,和旧势力完全没关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