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月明家属索赔案为何迟迟不开庭?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九日】关于黑龙江省佳木斯监狱迫害死秦月明一案,秦月明家属历尽辛酸讨说法,所到之处推诿、恫吓,官官相护。二零一一年九月一日,秦月明家属向黑龙江省高级法院赔偿委员会递交了《刑事国家赔偿申请书》。九月九日,黑龙江省高法告知家属,已经立案。黑龙江省高级法院赔偿委员会将在法定的三个月内对此案进行审理。总算初见端倪。但时至今日,四个多月过去了,这桩全世界都关注的案件为什么还没有开庭?

省高级法院立案以来发生了许多事情,诸如:

当时秦月明家属就被告之很快开庭,当时讲是下周一,可是当听说家属请了律师马上变卦,以种种没准备好为由拖下来,乃至和国安勾结给所请律师施压;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三日以“非法集会”为名将原告秦月明妻子王秀清和小女儿抓起来劳教。

对这桩案子,佳木斯监狱很头疼,为平息此事煞费苦心,知情人讲,小红包没少送,而主管,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一方面力挺佳木斯监狱,另一方面对佳木斯监狱恨的咬牙,省监狱管理局的一位班子成员在酒桌上大骂,并讲“佳木斯监狱管理最差劲”。骂归骂,正象省监狱管理局一处长对秦月明女儿说的那样:我们是一伙的,你告谁?

迟迟不开庭的这段时间有一个最“雷人”的消息:2011年度,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所属二十九个基层单位评比佳木斯监狱第一,年内关押死了三个人还能评第一,听起来是新闻,实际是丑闻。

为什么?问题很清楚,佳木斯监狱和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是一伙的,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和司法部是一伙的,说到根上去,是和中共邪党一伙的,告佳木斯监狱等于告中共邪党。

这个案子很清楚,是很简单的一道算数题,列一个时间表,开一刀就真相大白。

一个时间表:

2010年底,佳木斯监狱常务副狱长李好军在省监狱管理局受到批评,原因是对法轮功的所谓转化率居全省之尾;
2011年2月16日佳木斯监狱召开法轮功教育转化攻坚与巩固会议;
2011年2月21日佳木斯监狱大举措,将不放弃信仰的所谓“顽固”的法轮功修炼者调入集训队;
2011年2月26日秦月明在集训队被折磨死亡;
2011年3月5日于云刚被折磨死亡;
2011年3月8日刘传江被折磨死亡。

看一看这前因后果的脉络多么清楚,佳木斯监狱在省监管局的皮鞭下,象一匹脱了缰的野马,发了疯的横冲直撞,无所顾忌的践踏法律、践踏良知、视生命为草芥。

开一刀做尸检,看肺里有什么,秦月明被迫害死后,佳木斯监狱忙前忙后处理尸体(尸体仍在佳木斯监狱医院)没有用,肺里的东西除不掉(据现场犯人讲,灌食将管插到肺里了),这个尸检不是医生也能断定。

那么省高法当初何以立案?错估计了形势,原以为走个过场,暗箱操作,来平息秦家属的不断上访,好让秦家属死心,现在看,它低估了秦家娘三,她们不拒恐吓,不吃邪党胡萝卜加大棒那一套,妈妈妹妹被抓走,大女儿秦荣倩继续控告,正象哈市公安局一个警察说的:小姑娘有本事给爸爸妈妈打官司。

更让中共害怕的是佳木斯监狱暴力转化,迫害死秦月明、于云刚、刘传江三名法轮功学员的事已曝光全世界,引起世界媒体关注,对于邪党来说,一方面要装门面,维持脸面,另一方面又要灭掉这让邪党睡不着觉的秦月明案,目前这桩大白于天下案件,暗箱不能操作,法医鉴定心里没底,一旦开庭,对邪党来说,岂不是自捅自己一刀,这是迟迟不能开庭的原因。

不开庭,又拿不出说法,所以就是象《九评共产党》所揭露的那样,它就耍流氓。你请律师,它不让,说你律师反党;你告我,我抓你,没了原告谁来告;你上访,我不受理,你揭露我监狱,我让它全省评第一,年终每个警察三千元。

现在邪党已奄奄一息,马上就要垮了,无论邪党耍什么花招,佳木斯监狱都逃脱不了正义的审判,和它连体的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直至中共邪党恶首都逃脱不了灭亡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