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技术”引起的种种执着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三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今天我汇报一下这段时间的修炼体会,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执着技术 耽误学法

自从学会了打真相电话后,我就在网上查找一些有效的电话信息,用于发彩信或打电话。如某个商业圈的,某个供求信息网的,因为这些涉及销售和商业的行业都能在网上找到最新有效的手机或电话信息。有一天,我在网上搜集我们高中和大学的同学录,准备给同学们打真相电话,另外还搜索上大学时我们学校炼功点上的同修的联系方式,准备把失去联系的同修都找回来。由于已经过去十一年了,好多同学失去联系了,网上的班级同学录登记的既不全,而且好多都是几年前的信息,不准确了。于是我在网上利用各种搜索引擎進行查找。从早上一直到晚上,足足查找了一天,我把左胳膊拄在桌子边上,右手拿着鼠标,搜索到一个包含有用信息的网页后,就用右手拿鼠标选中联系人和联系方式,左手的小指按着“Ctrl”键、食指按着“C”或“V”复制粘贴到WORD文档中,时间一长,左手小指总绷着劲按着一个键,感觉麻木了,然后一边活动着左手,一边继续在网上查找。可是我不知不觉中就陷入了一种执着,那就是执着于利用网络技术搜索信息,认为网络无所不能,什么都能找到。可是到最后,搜索到的有效信息却没有多少个。其实有些同学的信息也可以通过其他能联系到的同学打听出来,可我却固执的认为我依靠网络能查到任何我想要的信息,把大量的时间浪费到在网上做无用的搜索上,没有时间学法。

第二天,我感觉左手小指整个都是麻的,而且一点知觉也没有,用手掐一下也感觉不到疼,无名指也有点麻,但稍微还有点知觉。我想可能我昨天把胳膊拄在桌子上压的,多活动活动就好了。这种麻木的状态一直持续了一个月,在这一个月里,我依然没有醒悟,还是把大量的时间浪费到网上,学法时间很少,甚至好几天也学不了一讲《转法轮》

后来我又执着于下载新唐人电视台的视频节目,认为这么多的视频节目,如果都下载下来让常人看,肯定能很快破除他们的心结。于是从早到晚不停的搜索、下载、整理,乐此不疲。下载完一个视频后又发现另一个,又接着下载,就象一个顽皮的孩子在沙滩上拣贝壳,拣到一个后一抬头发现那边还有一个更好的,又跑到那边去拣。最后都控制不住自己了,下载完一个又下另一个,下载完这个又下那个,就象常人染上了网瘾一样,时间全耗在网上,把学法、炼功、发正念放在了一边。

有一段时间我忙于制作小光盘的启动包,里面有破网软件、视频(包括《伪火》、《生死之间》、《大法洪传》、《风雨天地行》、放光明电视制作的讲真相视频、新唐人电视制作的世界各地庆祝一亿人三退的新闻视频、“世事关心——七二零特别节目”、追查国际的追查案例、香港退党大潮、大纪元郑重声明等)、三退的方法和途径、《九评》、《解体党文化》、《江泽民其人》、《血淋淋的器官摘取》等电子书,内容比较丰富,从各个角度讲真相。因为白天上班,只有晚上在家整理。制作启动包是个比较耗时的工作,需要修改代码、制作各种样式的按钮、编辑图片、反复的编译、刻录、调试,有时不知不觉就忙到天亮了。

因为一连好几天总熬夜,白天上班精神也不集中,打瞌睡,情绪也急躁,同事有时问我问题,我也带着不耐烦的口气回答。有一次老家的妹妹来电话了,埋怨我好长时间也不往老家打电话,家里都挺挂念。我当时正忙着整理视频资料、编辑光盘启动包,跟她说话时有些不耐烦:“没事别老给我打电话,既然没什么重要事还总浪费电话费干嘛,我很忙,没时间跟你闲聊。”晚上下班坐公交车时不知不觉睡着了,坐过了五站,下车时已是夜里十点了,没有返程车了,只好步行往回走。路上没有路灯,摸黑走了一段路,碰巧遇到个出租车,打车回家。几天后下班回家时,在公交车上打着真相电话又睡着了,不知不觉又是坐过了五站,还是在上次坐过站的那个地方下了车,等了一会,还算幸运,等来一辆末班车。后来又出现了好几次回家做过站,好几次上班时坐过站而迟到的情况,有时是睡着了,有时是深入思考一件事情走神了,有时是看电子版的大法书忘了听报站名,有时因为没看清是快车还是慢车而匆忙上车(快车在我要下的那站不停)。

(二)执着技术 听不见劝告

有一次我下载一个分段的视频资料,我连着下载了五遍都报告最后一段压缩包校验错误,我没有意识到自己太执着了。去学法小组参加集体学法,在学了一讲《转法轮》后,大家谈心得体会时,我又利用大家交流的时间在学法小组的电脑上接着下载这个压缩包,但还是报告校验错误。这时一位同修严厉的批评了我:“大家在一起学法谈体会就是在开一个小型的法会,你不好好珍惜这段时间,总执着于忙自己的事情。”我听了这句话后稍微有了一点醒悟,马上认错:“我知道错了,以后我不在法会上忙自己的事了,等法会开完了我再做自己的事。”其实我心里还是没有完全放下,还在心里嘀咕着:“为什么就下载不成功呢?我没有误操作啊,不可能总下载出错啊。”

在接下来的集体学法中,我由于心里不净,思想不能集中在法上,总念不成句,这个同修又点了我一句:“你先停一下,你是不是心里放不下,不能静心学法,学法不入心啊。”我说:“确实是这样的,我还是心里放不下,不过我在努力的排斥这些干扰。”集体学法结束后,大家都回家了,学法组的协调人让我给他的MP5做一下系统升级。我一听欢喜心和显示心就不知不觉上来了,虽然没那么强,表面上感觉不那么强烈,但在内心深处还是有,象地底下的岩浆一样蠢蠢欲动。就在我表现的还挺平静之时,协调人又调侃了一句,说:“现在的年轻人谁要是会刷机、懂升级,找对像都特好找。”这句话一下子把我内心深处的岩浆捅了出来,我虽然已婚了,不用找对象了,但是能让别的异性钦慕,尤其能得到年轻漂亮的异性的赞美,心里还是美滋滋的,感到男人的自尊心得到了的极大满足。不过我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显示心、欢喜心、希望讨异性喜欢的色心。我先努力把这些执着心克制了一下,生怕这些执着心干扰我,升级不成功,其实还是怕升级不成功后没法显示自己。可是突然我脑子一片空白,怎么也想不起如何升级了,从新看了一遍升级教程,照着操作了一遍,还是没能升级成功。协调人说:“先放一放吧,别太执着了,能退一步才是大智慧。”但我的心里确实是放不下,还反驳他:“如果我在常人的工作中一遇到困难就放弃,那领导肯定不干了,没准把我辞了另换人。”接下来又照着升级教程操作了两遍,还是不行,这时到下午六点发正念时间了,没办法终于放弃了。

发正念时,我的心仍然没能静下来。此时虽然我能意识到我已经深深的陷入执着技术中了,但我不能自拔,我还用常人的理来衡量:“我在工作单位是搞研发的,工作中总是会遇到困难的,有时一个项目要失败几百次上千次,如果失败一次就放弃,那什么也做不成。”不过在我写这篇文章时我终于悟到了,修炼人应该用法理来衡量,并不是说让你失败了就放弃,不是放弃做事的本身,不是不让你做这件事,而是放弃那颗执着不放的心(显示心、欢喜心、争强好胜之心、以为靠技术就能够解决一切问题的自以为是之心)。当你真能放下这颗执着心后,再去做事,这件事就能做的很顺利,即使过程中还是会遇到困难和失败,但是不抱着这些强烈的执着心去做,就能在做事的过程中开启无量智慧,更快的解决这些困难,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三)惊醒

一天晚上我正炒菜,发现电磁炉上有好多的菜汤,我拿起炒勺一看,炒勺里的菜汤滴滴答答不停的往下滴,原来炒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个小洞,漏了。我猛然醒悟了,我也有漏了,而且出现大漏了。我忽然又想起几天前发生的一件事,因为我住的房子没有暖气,屋里温度接近零度,食用油都凝固了,从油瓶里倒不出来,我就把瓶里的油烤化,然后倒入一个大碗,这样炒菜时用小勺挖一块放炒勺里就可以炒菜了。我一般习惯饭后先用水把碗泡起来,第二天做饭前再刷碗,可第二天刷碗时,我稀里糊涂的把那个盛满油的碗当成脏水倒掉了,等炒菜时才发现油怎么没了,仔细想了想,哎呀,我把油当成脏水倒掉了。

当时我只是心疼的不得了,没有向内找,没有找自己的执着心。现在我才深深意识到了,这可是大漏特漏啊,炒勺有个小洞只是漏一小点油,我竟然把一大碗油全漏掉了,一滴不剩。奇怪的是,油不是凝固了吗,都冻实了,怎么能从碗里倒出去呢?其实就是自己有漏了,是自己的心不实了,油也冻不实了,凝固不住了,才漏掉了。这段时间我执着于技术,把时间和精力完全放在了技术上,津津乐道、乐此不疲,甚至整宿不睡觉的钻研技术,有时一想到应该学法、炼功、发正念了,就以某个技术问题还没解决为借口,没有时间学法、炼功、发正念。早晨被困魔干扰,被闹铃吵醒后又掐了闹铃接着睡,学法时还打瞌睡,有时为了克服打瞌睡就出声朗读,但读着读着就被困魔干扰了,意识不清了,不知不觉眼睛就闭上了,但嘴里还在念着,念的是什么也不知道。有一次我念书打瞌睡时突然惊醒了,我回想我刚刚念过的一句话,竟然不是《转法轮》里的内容,而是我刚才迷迷糊糊中梦到的情景,是梦话,乱七八糟的,真是太危险了,这是被魔利用了,这是对法不尊重啊。

由于在常人的工作中总想多掌握一些技术,能得到领导的赏识,能得到同事的钦慕,在同行业中当一个佼佼者,还有可能再找一份薪水更高的工作。可是这颗刻苦钻研技术的心,希望成为业内佼佼者的显示心、争强好胜之心,在修炼中就成了一颗强烈的执着心,严重影响了我静心学法、炼功、发正念。我一定要扭转这个观念,我不能执着于成为技术方面的佼佼者(放下执着心后仍然能成为技术上的佼佼者),我要做一个多学法、学好法、学法入心、无条件同化大法、溶于法中、信师信法的大法徒,做一个坚持不懈的按时起床晨炼、一心不乱的坚定的发正念的大法徒,做一个堂堂正正的面对面讲真相、面对面劝三退、面对面发真相资料的大法徒。如果只做事,不学法,那不能被称为大法徒,只能算是常人中的异议人士、维权人士,而大法徒的责任是远远高于这些的,大法徒是肩负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更神圣的历史使命的。

不能执着于技术有多么好,技术有多么高,技术只是常人中的本事,是在师父安排的各种机缘成熟的条件下我才有机会学会的,学会这些技术是为了证实法、是为了更方便的救度众生,而不是让我显示自己本事有多么高的。学会了技术却用于显示,这是一个很大的漏啊,没有把基点放在法上。执着于技术跟执着于功能是一样的,师父在《转法轮》中早就讲过了不能执着于功能的法,我应该醒悟了。

还有就是早晨赖床不坚持晨炼的问题,如果说三点四十五分起不了床,那为什么七点四十五分就能起来呢,还不是怕迟到了扣工资吗?老板给你工资你就能做到不赖床,不迟到,按点上班,而大法给予你的一切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是亿万年的苦苦等待和企盼才等到的,这么珍贵的机缘还不知道珍惜,时间一分一秒的白白流逝了,每天赖在被窝里舒舒服服的等待着那最后的一秒来临吗?假如时间定格到最后一秒时,你就躲在被窝里哭吧,哭也无法弥补了。时间也是大法资源,浪费时间就是浪费大法资源,就是在造业,要知道浪费时间失去的是多么珍贵的机缘,有多少生命因为时间的浪费而不能被救度啊。我扪心自问,亿万年的等待,下世前的誓约,大法徒肩负的历史使命,师父为我们承受的一切,众生亿万年望眼欲穿的企盼着被救度,难道你都忘了吗?!不能再这样糊涂下去了,这一关我一定要突破!

有一次在学法小组上,一个同修在严厉的批评我之后,我虚心接受了批评,紧接着他又当面向我道歉,检讨自己说话太严厉,有看不起人的执着心,他这句话马上勾起了我的痛苦回忆,我带着怨恨心说:“就是因为你总看不起人,我感到在你面前没有尊严,所以不愿再理你,最终导致我这么多年一直走不回来。”后来我慢慢悟到了,并不是因为这位同修有看不起人的心才导致我脱离大法,而是我的怨恨心挡住了我,我一直在怨别人,恨别人,可是真正的原因是我自己错了,我对不起人家。

还有位同修说我:“你总是口号喊得震天响,实际做不到,甚至不去做,不实修。”是啊,这也是别人看不起我的原因啊,不实修,谁能看得起呢,满嘴假大空的套话,这是党文化的典型表现啊。

我反省自己,人家为什么看不起我,还不是因为我自身的原因吗?我做过让人看得起的事了吗,我做的哪件事让人看得起了,别说同修看不起,连旧势力都看不起,都在笑话我,我还有什么脸说自己是大法弟子,我对得起师父吗,我配做主佛的弟子吗?我有时都不敢站在师父的法像面前给师父上香,我感到自己不配。但我又意识到这可能是旧势力在干扰我,抓住我愧对师父的自惭形秽之心,并把这种自惭形秽之心放大,让我越发的感到没脸面对师父,让我自暴自弃,想把我再一次拖下去,离开师父和大法。我否定这种极端的自暴自弃之心,我坚定的信师父,信大法,我要听师父的话,多学法,静下心来好好学法,坚持不懈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实修自己,做合格的大法弟子。我不能再让师父操心了。

到本文成文时,我已经能按时起床炼功了,能静心学法了,能不受干扰的发正念了。请师父放心,我会坚持下去,越做越好的。

新年到了,北京学法小组的全体大法弟子恭祝慈悲伟大的师父新年快乐!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