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轮大法让年轻夫妇相敬如宾(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三日】(明慧记者孙柏、苏容高雄采访报导)在台湾高雄市凤山八德路经营欧式餐坊的一对年轻夫妇,吕升财和简嘉美,每天开门总是满面笑容迎接客人,男主内(掌厨)女主外(招呼客人),生意火热得很。除了美食,店内还提供法轮大法修炼相关讯息给客人。来过一次的人,几乎就成为欧式餐坊的常客,客人都很喜欢来这温馨祥和的小餐馆用餐,总觉得在这儿用餐,心情有说不出的美好感觉。

'吕升财和简嘉美在自己开的小而温馨的“欧式餐坊”合影'
吕升财和简嘉美在自己开的小而温馨的“欧式餐坊”合影

六年前这对夫妇的处境可不是这么相敬如宾的温馨,一天见面经常是你骂我一句,我就回你十句;不小心踩到对方脚一下,就会被高跟鞋回踩好几下,火爆味充斥家里每一个角落,如水火不相容。和亲人形同陌路,难得见面,见面也难得说上几句话,吕妈经常把她的小儿子升财当作丢掉一样。但就因六年前接触法轮大法,整个家庭气氛完全转变,两个人象脱胎换骨似变得清新祥和。

少年得志 高傲自大 脾气火爆

吕老板回忆以前的岁月说:“我小时候就很叛逆贪玩,经常跑出去,妈妈前脚出门,后脚我就溜出去了,整天在外面玩。”但吕升财自小对做菜很是热爱,很有天份,六岁开始就喜欢自己做一些小餐点和朋友分享。高中虽然是学机械的,但他二十岁时前往瑞士进修饭店管理,二十三岁就辗转在几间五星级饭店当经理(亚都丽致饭店、霖园饭店、福华饭店、金华饭店、台南大亿丽致饭店),步步高升,二十五岁不到就当大餐厅顾问,并在高雄三信高商兼任讲师,教授餐饮专业,二十六岁时就拥有自己的一家以意大利面食为主的餐厅(异国面坊),二十七岁时第二家店(网咖)也成立了。

吕升财可谓少年得志,口气也特别高傲,对员工常出言不逊口出恶言。他说:“从小我的争斗心就非常强烈,加上在社会上的小成就,让我的个性变得更高傲和自大,对名利的汲汲追求,使自己越来越封闭自己。看待餐饮的事,总觉得别人太笨,常看不起别人,容不下别人一丝丝的小错误,因此非常容易生气,常常一上班就开始生气,到了下班还在气,连睡觉做梦也还在生气,让公司的下属非常害怕和我一同上班。记忆中,公司的员工不管男的、女的、老的,都有被我骂到流泪的情况,那时的员工最害怕就是被点名到我的办公室,有些女性员工进办公室,我刚一开口时她就已经落泪了。这时候的我表面上看,朋友好象越来越多,事实上真正的朋友却没几个。”吕升财在强烈的争斗心和名利心的压迫下,真心朋友都远离了,慢慢的把真正的自己封闭起来,与人相处变得冷漠虚假。

钱坑里打拚 健康每况愈下

年轻的夫妇特别爱赚钱,吕升财一方面在五星级饭店兼职,一方面也经营两间网咖和一间叫异国面坊的餐厅,简嘉美还在大百货公司当专柜小姐,月绩超过百万元(台币),夫妻俩天天拼命“往钱冲”。有一天简嘉美感觉自己感冒好长时间都没好,这期间偶尔会咯血,就到大医院去检查,结果说是感染肺结核病。简嘉美的心都凉了一大截,心想完了,健康没了,钱再多又有什么用,专柜小姐辞了,不干了。只剩在先生开的餐厅里看头看尾的兼着做,随波混日子,过一天算一天。

心绞痛半夜惊醒梦中人

吕升财回忆说,他二十七岁那年几乎是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生气,也莫名的发生心绞痛,那种痛的感觉,就象有人用双手紧紧地把他的心脏拧紧,再狠狠的揍一拳,那种痛苦非常难受。跑了几次大医院检查也查不出原因,但是心绞痛的频率却越来越高,由两个月一次、到一个月一次、到一个礼拜一次、到天天都发生。在这个过程中,这时吕升财表面上好象并不在意,但是内心已是百感交集的惶恐和担心,常常在半夜中惊醒,开始在一人独处时思索人生问题,人活着目的是为什么?人为什么一定会死去?死了又会如何?于是他开始阅读大量的中外心灵丛书,但始终得不到满意的答案。

见证大法的美好

有一天吕妈到餐厅来,吕升财看到妈妈来店里特别高兴。之前吕妈几乎是不来店里的,这天吕升财看到妈妈很吃惊:“哇!妈你今天气色特好,红润又有光彩,你怎么变化这么大?”吕妈说:“我现在炼法轮功了,才炼一个月左右。”升财感触颇多地说:“我爸是搞建筑的,脾气很不好,遇到不如意的事就发泄到我妈身上来,经常对我妈家暴。爸过世后,我妈因信仰一些乱七八糟的,身体变得很差,气色苍白,精神恍惚,常常讲一些奇奇怪怪的话,走路也有点不太正常。”

“太神奇了,法轮功居然让我妈起死回生。我一定要告诉嘉美也来炼法轮功。”简嘉美这时的心境对人生很绝望,只想学一种打坐,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提高能量。嘉美说:“有一天我在电视上看到一个节目大概说,一个人如果能量很低的话,死掉以后灵魂碰到石头,就会被石头吸进去,这颗石头要不风化,都永远出不来。”她吓死了,心想一定要找个气功来练才好。吕升财把看到妈妈的变化告诉嘉美,嘉美大为欢喜,从此走入大法修炼的路,学法炼功,不知不觉中无病一身轻了,抵抗力强了,肺结核病也不知何时消失了,生命有了新的契机。

由于小时候的阴影,这时吕升财并没有想和太太一起修炼,他说:“小时候有一天,家里丢掉一千元,妈妈很生气,把全家五个小孩子都叫过来问,没有人承认拿了钱,妈就说那就掷爻问神明,结果说是我拿的,被痛打一顿。我很生气,很想把神像打碎,我根本就没拿嘛。神明不灵嘛。”吕升财一直对神佛和修炼抱持怀疑的态度,直到一次和太太争执的事件中,才有了变化。

有一天,在餐厅为了一件事吕升财非常生气地对太太咆哮,心想这下完了,不知又会被骂得多惨。可是嘉美居然跟他说:“对不起,是我错了。”升财很吃惊说:“你别假了。”她又说,“我真的错了,我向你对不起,不然你要我怎么做,你才能不生气?”当下吕升财先是愣住了,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随之而来的是更大的怒火和生气,吕升财告诉她:“别假了,这样太做作、太虚伪了,这种伪善的道歉,让我觉得很恶心。”嘉美只是静静地那站着让他骂,一句话也不回。吕升财真的傻眼了,“我那个气焰高傲的老婆居然会低声下气给我道歉。这简直是奇迹嘛!”嘉美说:“法轮功要我们做好人,修心性,我再也不能象以前一样无理取闹了。”

这件事情过后,吕升财觉得法轮功真是太神奇了:太太的个性怎么会有如此大的转变,如果我也可以面对问题时不生气的话,那么我的生活应该会更美好许多吧!或许法轮功真的知道人生的真谛是什么,或许《转法轮》可以给予我在其他书本找不到的解答。就这样他开始认真地读起《转法轮》了。见证大法在妈妈和太太身上的展现,吕升财才真正走进大法修炼,夫妻同修大法,比学比修,夫妻从此不再如水火。

有耐心爱心 成为亲朋的靠山

修炼大法后,吕升财也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骂员工骂得很凶,自大狂妄六亲远离,互不往来的。现在可以说是慈眉善目,笑容满面,有耐心爱心又热心,亲朋好友大小事都喜欢来听取他的意见,特别遇到管教小孩问题,就会把小孩带来给他辅导。吕升财说:“我不会强迫小孩一定要怎么做,怎么做。我会告诉小孩你可以这么做,也可以那么做。你这么做,可能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你那么做,可能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孩子们都很听他的话,也喜欢待在欧式餐坊。吕升财心境变了,身体也变好了,之前的心绞痛的痛苦也不知何时没了。

关掉月入数十万的网咖店

修炼后有一天,吕升财在梦中看到,“有一位年轻妈妈气呼呼地走进网咖,抓住她小孩的衣服,拉到柜台对他说,这种钱你也敢赚?”吕升财惊醒了。是啊!大法要求弟子做好人,乃至于更好的人,网咖这种残害幼苗的钱肯定是不能赚的。吕升财和嘉美夫妻相互交流,尽管其收入很高,他们仍毅然决然地把网咖店结束营业。

在异国面坊的工作时间非常长,从早上八点多开始,到晚上十二点左右才能回家,在家学法学不到十页就睡着了,那时虽然有颗想要精进的心,但因为自己意志力加上心性不到位,总是事与愿违。随着日子的推移,心中不踏实的感觉也越来越加重。夫妻多次交流后,开始有了放弃如此繁忙生活的想法。

由于没有经济负担,夫妻俩人决定要结束餐厅营业,静下心来调整生活步调,休息一段时间之后再开一家不用请员工的小餐馆,如此才能多一些时间学法炼功调整身心。神奇的是,就在他们决定要把餐厅卖掉后不到五分钟,以前饭店的同事竟然到餐厅来找他,想把餐厅买下,时间之突然让他不太敢相信这是真的。就在这个念头一出,别人可能要花几个星期或者几个月才能完成的事,而他们花不到几分钟就搞定了。虽然如此,但随之的考验也相继而来,卖掉生意鼎盛的餐厅是不是很可惜?名利和修炼,不断在心中产生拉锯战,夫妻俩思考后,一致认为改变是为了走好更好的路,心也就放下了。

三个月后,开始筹备第二家餐厅,就是现在的欧式餐坊,餐厅的桌椅、装潢摆设和地板都是他自己动手做的,太太则负责把所有的木材家具油漆上色。神奇的是,虽然他们不是木工,专业技巧不完美,但是整个餐厅的氛围却让客人感到非常温馨。

真诚善良 感动很多顾客

餐厅不只是夫妻工作的地方,还是他们洪法讲真相的好地方,在餐厅中放置法轮大法资讯及《大纪元时报》、《新纪元周刊》等,让顾客接触到的是清心干净的资讯。现在很多客人一到餐厅就自然地拿起《大纪元时报》、《新纪元周刊》、看杂志阅读了,有些客人会询问如何才能订阅这些报章杂志,也常有客人将杂志借回家阅读。有几位客人经过他们的弘法,也来修炼法轮大法了。

二零零九年八八水灾重创南台湾时,灾情惨重,高雄有很多地区都停水了,包括餐厅的左邻右舍都停水三到七天,而欧式餐坊却一直没停过水,连住附近的人都来餐厅借水洗澡,一直没有察觉到有什么特殊。直到邻居和客人问吕升财和简嘉美为什么没停水时,他们才惊觉,这不也是大法赐予的奇迹吗?

餐厅也请几位工读生,看到老板夫妻的心量洪大,待人处事厚道,也都走入大法修炼中来。一个“小而温馨的欧式餐坊”,渐渐成为这处高级住宅区人们皆知的口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