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女会计做好人 多年遭中共精神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黄莉霞是湖北安陆市普爱医院的一名会计,她通过修炼法轮功,获得了健康的身心,拥有了幸福富足的家庭。然而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当地中共警察长期迫害黄莉霞,一度导致她精神严重受创伤,恶警并株连迫害,令她丈夫兴旺的事业严重受阻,家里经济严重受损。

修炼前后两重天

黄莉霞在修炼法轮功以前,患有胃病、高血压、心脏病等,常年药不离口。特别是心脏病发作时经常会休克,连接送孩子上学都很困难。黄莉霞的病象一块愁云笼罩在全家人的心头。医生对她说,你这么年轻就得了高血压,这个病终生治不好,要吃药,还有后遗症。并建议她去练气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的一天,黄莉霞经人介绍学炼了法轮功,想不到只炼了一个早上,她就觉得浑身轻松。她发自内心的感到法轮功真好,暗下决心一定要坚修法轮功到底。

通过炼功修心,很快她身上的病全都好了,无病一身轻。黄莉霞得到了健康的身体,一下子挥去了笼罩在她全家人心头的阴云,她的家也变得幸福和睦。那时她的丈夫事业很好,先是在外地打工,工资很高,后来回到本地搞装潢广告、打字复印等,生意也比较好,家里经济条件比较富裕。

多次受扰 精神遭创伤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公开迫害法轮功修炼团体,一时间中国大陆黑云压顶,无数的法轮功学员被邪党肆意迫害,无数幸福的家庭遭受重重魔难。中共邪党的魔爪也伸向 黄莉霞和她原本幸福的家庭。安陆市邪恶六一零、国保恶人经常去黄莉霞家中与她丈夫的门市部骚扰,致使黄莉霞的精神受到很大的伤害,她丈夫的生意也受到干扰。

安陆市政保科(即现国保大队)恶人陈新运、陈旭东等人多次去黄莉霞丈夫的装潢部非法搜查。恶人手段卑鄙无耻,经常派便衣假装做生意去骚扰。他们没搜到所谓的“证据”不肯甘心,就经常深更半夜去她家里骚扰。黄莉霞单位领导聂文柏(遭恶报已死)、科室主任席立、单位邪党女书记熊小桃(遭报摔伤致腿瘸)多次配合安陆政保科恶警陈新运等人在晚上去她家骚扰。他们有时打电话欺骗黄莉霞说她家的装潢部被盗了,有时欺骗说让她出来有点话问问,没有什么的。每次骗开门后,恶人们就一哄而入,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在她家中到处乱翻,搜查大法书、资料等,每次都把家中翻得乱七八糟。他们找不到所谓的“迫害证据”,就又强迫带她丈夫到她家门市部里去搜查。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晚上,恶警陈新运、陈旭东等三四个人闯到黄莉霞家,要抢走她的法轮功书籍。黄莉霞劝善说,你们抢我的书是犯罪行为,对你们自己没有好处。恶警不听,黄莉霞拼命阻止恶人抢书,恶人才罢休,最后恶人抢走了法轮功师父讲法录音带,和她的一条炼功裤。当时黄莉霞丈夫帮助妻子制止恶人行恶,遭到恶人威胁,恶人还打了他。

二零零二年上半年,政保科一伙恶警陈新运、陈旭东等勾结普爱医院席立等人,又找到黄莉霞,以有人说出她为由,逼迫她带他们去另一处非法查抄。恶警们在行恶过程中,象土匪一样野蛮,到处乱翻,每个角落都不放过,把一口缸都打破了。他们抢走了她所有的法轮功书籍等物品。之后恶警们将黄莉霞劫持到安陆市普爱医院对门的原月亮城二楼,将她关在一个房间里非法审讯,强迫她在他们的所谓“清单”上按手印,她不配合恶人,恶警凶狠的威胁她。黄莉霞的丈夫随后跟过来时,听到恶警的吼叫声,冲过来保护黄莉霞,并质问恶警想干什么,恶警们将他连推带揉推出门去。

遭残酷洗脑迫害致意识不清醒

二零零二年邪党十六大期间,一天晚上深夜十二点左右,恶警陈新运等伙同黄莉霞单位领导席立、熊小桃,再次闯到黄莉霞家,他们骗开门后,躲在楼梯上的一群恶警顿时象土匪一样冲进屋里。那时天气已很冷,黄莉霞当时刚从被窝里起来,只穿着单衣服,还光着脚,就这样被一群恶警从楼梯上连抬带拖一直拖到街上停着的警车上。恶警们的匪行把她十几岁的女儿吓得大哭。她丈夫阻止恶人绑架,恶警就用力推搡他,致使他身体疼痛了很长时间。

黄莉霞一个柔弱女子,为了做个“真、善、忍”的好人,何罪之有?!犯得着用这么一大群膀大腰圆的男人来对付她吗?如此大动干戈,他们到底在惧怕什么?

黄莉霞被恶警们非法关押在安陆市四里第一看守所里,恶警逼迫她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她不配合。恶警没达到邪恶目的。

一个多月后,安陆市六一零邪恶头目李绵楚、聂汉章伙同单位邪党书记施发斌将黄莉霞偷偷劫持到武汉汤逊湖邪恶洗脑班迫害。每天派两个人跟着她,一个犹大,另一个是她单位的周世英,每天强制给她洗脑迫害,软硬兼施逼迫她写诽谤法轮功的东西,逼迫她“转化”,不写就恐吓说要送她去劳教所,每天很晚才让她睡觉,威逼利诱她出卖其他法轮功学员。

一个多月的高压迫害,致使黄莉霞的精神承受到了极点,被迫害的意识不清醒。她回家时,安陆六一零恶人向她单位勒索钱财约三千元,致使她单位领导怨恨她,无理扣发她的工资,只给她留下部份生活费。

由于遭受长期迫害,黄莉霞回家后,意识很长一段时间处于不清醒状态。有时晚上醒来不知是白天还是黑夜,大脑出现幻觉幻听。有时睡觉醒来,觉得公款不见了,怎么偿还得了啊?到处打电话。到医院测量血压也升高了,她的眼睛看东西也不清楚了。

二零一零年,安陆邪恶六一零组织在安陆非法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她单位领导再一次找她,她义正词严的对他们说:“你们又想迫害我吗?这么多年来,你们配合坏人把我迫害得还不够吗?我在单位上班,工作怎么样,大家有目共睹,我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错!”黄莉霞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恶人阴谋破裂。

株连迫害 家庭经济受损

由于安陆六一零、公安局、国保人员对黄莉霞无数次的骚扰、迫害,致使黄莉霞的丈夫精神压力极大,他时时为黄莉霞的安危担心。恶人对他装潢部的多次骚扰、非法查抄,使他的生意无法做下去,事业不能发展,他不得不把原本生意很好的装潢部停了,他的经济损失达上十万元左右。无奈,他跟黄莉霞提出离婚,说长期这样不得安宁,家庭难以维持。就独自一人到外地打工去了。黄莉霞不同意离婚,想尽力维系自己的家。她在节假日时,想去丈夫那边与他沟通一下,但是安陆六一零胁迫她单位领导监控她,领导不给批假,还将她调到别的岗位,目的是不让她休息,不让她随便出门。

一次,黄莉霞跟同事换了个班,挪出时间去了丈夫那里。谁知她刚到丈夫那,她单位领导知道了,他们立即打长途电话逼迫黄莉霞马上回来,黄莉霞只得刚刚到就买票返回,她的精神又一次受到摧残。为了摆脱安陆恶人恶警对她的长期迫害,黄莉霞向单位请长假到丈夫那边安家了,并且把孩子也带过去上学。但是几个月后,她单位领导又让她回来上班,黄莉霞无奈只好丢掉那边安置的家业回家上班。为了维护自己的家庭,黄莉霞丈夫也被迫再次放弃自己的事业,回到安陆。致使他们家刚刚好转点的经济再一次受到损失,她的孩子也不得不跟着他们夫妇再次转学,使她孩子的学业受挫。

黄莉霞信仰“真、善、忍”,做个好人是符合宪法的,是应该受到法律保护的。安陆邪党六一零、公安局伙同普爱医院某些领导多次迫害她放弃信仰是违反宪法的。中共邪党人员对黄莉霞的非法上门骚扰、威胁、绑架、拘禁、抄家、洗脑、打人、勒索、抢夺私人财物等行为,是执法犯法,是应受到法律的制裁的。

我们写出黄莉霞的这些经历,是想告知安陆的父老乡亲和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们,认清中共邪教本质,远离邪党、脱离邪党,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那些受中共邪党蒙蔽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恶警必将面临人间正义法律的审判,和善恶必报的天理,为自己的所为承担后果。真心希望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六一零、公检法、监狱、劳教系统的人员即刻清醒过来,不再做中共邪党的帮凶,立即停止迫害,将功补过,为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