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轮大法获新生 王淑花两遭中共绑架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三十日】我叫王淑花,今年六十三岁。我是一九九九年正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大法使我绝处逢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这话是千真万确的。在修炼大法之前,我被病魔缠身:脑神经病情严重,精神失常,吃药也不管用,整天象个傻子一样;患严重的关节炎、心脏病、胃溃疡、偏头痛,腰间盘突出等多种疾病。后来,我得了子宫癌,医院判了我死刑。修炼后,我首先按照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慈悲的师父为我净化身体,使我全身的病都没有了。我用什么语言都表达不尽我对俺师父的无限感恩!

然而,对这么好的大法,对千千万万修炼大法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江泽民集团和中共竟然容不下。我和同修们一起讲真相,却两次遭到不法警察绑架迫害。

第一次被绑架遭迫害经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以权谋私,铺天盖地的编造谎言栽赃陷害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抓捕全国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叫全国百姓都来参与迫害法轮功,让全国人民在谎言的欺骗中对大法犯罪,把法轮大法给中国老百姓带来的健康、幸福全给毁掉了。这不是祸国殃民吗?于是我们决定要去澄清事实,要求当权者还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清白!所以我和同修一起走街串户讲真相。

二零零八年一月六日下午,我外出发真相资料被恶人构陷诬告。长山派出所姓王的、姓田的等共有五、六个警察开着两辆车来绑架我。恶警把我强行推上警车,拉到了长山派出所。他们五、六个恶警按着我的手,强迫我在他们写好的所谓“保证书”上按手印。当晚九点钟,将我强行送进东港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天后又将我转押到东港看守所。

一进看守所,恶警指使坐班的犯人对我搜身,将我兜里的四十六元钱抢走。我被非法拘留四十八天。

非法关押期间,看守所恶警迟爱民辱骂我,强迫我背监规。我不背,迟说:“就你这样,给你送马三家人家不揍你才怪呢!”我被迫害的身体出现严重病态。他们不放人,也不通知家属。东港公安局国保大队、法制科和丹东劳动教养委员会合谋给我秘密非法劳教一年。

我被他们送到马三家劳教所。马三家劳教所给我检查身体,检查结果是我有心脏病和子宫癌。马三家劳教所拒收。就这样,东港看守所用警车把我送到东港市东尖山汽车站,由我儿子将我接回家。

第二次遭绑架迫害经过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日下午,丹东元宝区广济派出所的恶警在绑架大法弟子李成之后,又非法闯进我家绑架我。我被他们拉到广济派出所。一路上,恶警诽谤、谩骂大法和大法师父。我给他们讲大法的真相,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天理,迫害大法弟子就是在葬送自己。他们不听。

在广济派出所,东港大法弟子李成和丹东大法弟子李晓红被恶警刑讯逼供。到下午六点,我的身体又出现严重病业状态。心脏病发作,血压高压达到二百。我的身体抽搐不止,身体抽动的好几个人都按不住。恶警辱骂我,用脚踢我,骂我是装病。后来他们看我不行了,把我拉到丹东第三医院。医院说我病情太重不收。恶警又把我拉到丹东第一医院。第一医院诊断后说我的病太重,第一医院不但不收,医生还一再催促恶警赶快给我家人打电话,叫他们把我交给家人接走。可是恶警不听,把我强行留住医院。我在丹东第一医院被抢救一宿,病情一点也没有好转。恶警没有办法,只好通知我的家人。抢救一宿,花掉医疗费一千多元(我的儿子自己付的钱)。

我被他们以“保外就医”名义放回家。家人赶到医院接我回家时,恶警又向我的家人索要五千元,起名叫“保外就医押金”,被我的家人拒绝。

我两次遭迫害都是恶警自己捏造事实,编写诬陷材料,然后强迫我在上面按手印。都被我拒绝。

我今天把我被迫害的事实讲出来,就是要揭露恶党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让广大世人都能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早日退出邪党,逃离大劫难。同时希望那些参与迫害者醒悟,赶快停止作恶,将功补过,减轻自己的罪行,赎回自己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