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人心 在失中提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三十日】我走進大法修炼已有十六个年头了,在修炼、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有过正念出现的奇迹,也有过人心牵绊的痛苦,跌跌撞撞走到了今天。正法洪势在快速的推進着,法对修炼人要求的标准也越来越高,要想走正每一步,静心学法才是关键。这些年,我在学法上不走形式,静下心来能学多少就学多少。我把学法中明白的法理和具体遇到的事情结合起来,每件事情都用法来衡量,修的就比较容易些。有时遇到的事或矛盾,法理也明白可就是心放不下,我就下决心强制自己把心归正到符合法的标准,因为师父说:“你不想修了,谁也不能强制你去修,那等于是在干坏事。谁能强制你转变你的心呢?你得自己去要求自己。”(《转法轮》)有时遇到的事不知该怎么做,或用人心看问题,在静心学法的过程中,一下从法中悟到了,就是这样通过不断的学法、不断的修心、不断的明白法理,人的各种执著、各种欲望、后天形成的观念、习惯等祛除的也越来越少,慈悲心也就越来越大。

一、在失中提高

我是一位农民,以种菜为生,我们种的生菜这几年差不多都是成块地卖给收菜人,一天我到菜地把那块菜的株数数好,回家告诉丈夫多少株菜,有人买叫丈夫卖。第二天丈夫回家告诉我,把那块菜卖了多少钱,我一听按我数的株数少卖三百元,我就埋怨丈夫怎么少卖这么多钱?丈夫说我没数是买菜人自己数的,要不我再跟他们要回来?我一想我是炼功人,为这点儿钱去倒账有损名声,再一个丈夫因为这事去倒账,别人也会说大男人做不了主有失面子。我说算了吧,卖就卖了,从表面上放下了,可心里没放下,时不时的往上返,觉的吃亏了,这颗心上来了我就背法:“大家知道,达到罗汉那个层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转法轮》)背完法心里就舒服一些,过一会儿还往上返,我就再背法。

有一天晚上,有位同修来我家学法,我俩学完法之后,我就想起了这件事,我跟同修说:我丈夫就知道种菜不会卖菜,一块地就少卖三百元,白受累了等等如何如何,说完后我俩就发十二点正念,发完正念同修回家了,我就睡觉,躺下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翻江倒海的想丈夫如何如何的不好,我跟他受了多少苦、多少累,有一种过不下去的感觉,把心里翻的特别难受,过了一会儿我突然感觉不对,我就问自己:一边是大法、一边是钱,你是要大法还是要钱?真正的自己回答:要大法。正念一出,一下就静下来了。

第二天早上学法的时候,突然师父一句法打進了我的脑子里:“明明白白吃苦的是不是你”,我马上把《转法轮》翻到二百七十五页,师父的法显现在我的眼前:“大家想一想,明明白白吃苦的是不是你,付出的是不是你的主元神,在常人中你失去东西,是不是你明明白白失去的?那么这个功就该你得,谁失谁得。”看到这儿我一下明白了。这件事的出现不是偶然的,以往我在地里只干活不操心,可这次我就想到那块地把菜的株数数个明白,第二天买菜的人就要买我数的那块,其它哪块也不买。发生这件事,我没悟到是师父安排叫我同化法长功的,我把它当成常人的事去对等,只是心里放不下的时候,用法来解解苦恼,所以被执着钻了空子、静不下来。

二、人心带来的魔难

我儿子在政府部门上班,我修炼法轮大法他也很理解,但是总有一个想法,要想提干就必须得入邪党,我怎么跟他讲真相,他还是说:妈我什么都明白,我表面上入了,然后再退出来不就行了。他想是这样想,但邪党有规定,炼法轮功的家属不能入,这他也知道,他也不想因为自己入邪党叫我背叛大法,所以就一直没有申请。这个事我丈夫也一直在心上挂着,他就动脑筋想托人走后门帮儿子把这件事办成(可能有人答应他能给办)。平时我也没少跟他讲了真相,可在这个问题上他非常固执。

我想如果你们不明白大法真相,入了就入了,等明白了再退出来,可你们明白真相,为了借它升官发财,入了再退出来这不是明知故犯吗?人在名利面前会迷失方向,但我是大法弟子,师父叫我救度众生,我儿子和丈夫都是我要救的众生。我嘴上讲他们不听,我只好用正念了,我相信只要我的心是为了他们和他们天体中的众生着想,师父就会帮我,我发出一念:不管怎么折腾就是入不了。

他们父子俩,今天在手机上沟通(因儿子在外地上班),明天在手机上商量,儿子说今天要回来明天要回来,他们的话我不动心,我就坚定一念:要回来办入邪党的事就别回来。过几天儿子又在电话上说要回来,可是一个月、两个月过去了没回来,再打电话还说要回来,可又过好长时间还没回来,我大儿子给我打电话问他弟回家没有,我说没有。他说我弟早就给我打电话说要回家,怎么到现在也没回?有一天我在地里干活,思想中瞬间闪过一念:我儿子和媳妇再抱上孙女回来到地里来看我,我村的人看见一定很羡慕(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我村人都知道,我平时为人处事也基本能按法的要求做,所以人们都很尊敬我,我的家庭很美满,特别是我的两个儿子都是大学生,长的又很帅,又都有比较称心的工作,两个儿子很顺利的娶了媳妇成了家,认识我的人和我村的人都说我是最有福份的,都很羡慕我。可我知道,这些都是托大法的福,所以在人们的赞扬声中我不动心,只是把大法的美好和真相讲给他们)。就在当天晚上我儿子打电话告诉我,明天他们一家三口要回来。这一消息把我弄的措手不及,我也没顾上多想,就赶快给收拾屋子,准备用的东西。第二天三口人就回来了,他们回来的第二天,我丈夫就去找人给填写入邪党的表,他们怕我阻拦,所以也不对我说,但他们的举动我心里明白,我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加强了一下正念:始终入不了。果然我丈夫把表拿回来让儿子一看,上面写着你妈炼法轮功未转化。儿子埋怨说你找人怎么写上这话了,我丈夫说他们不敢给办理,怕承担责任。丈夫又说他们说只要你妈说一句不炼了他们就给办。

接着丈夫就找来负责这方面的镇里人、村里人和他们认为有威望的亲戚来,他们说为了你儿子的前程你说一句假话,过后该炼还炼。七嘴八舌说了半天,我就是不答应。儿子哭着说:妈,为了我您就说一次假话吧。我知道您修炼的很坚定,这次就算我求您了。我说妈不能害你呀,而且我也不能说假话,更不能背叛大法。儿媳说您敢保您一句假话也不说?我说修炼人不能说假话。儿媳又说哪怕假转化呢,如果不行,你儿子回去后我们那儿很严的,知道你炼功,很可能您儿子就没工作了,也许这一走您儿子再也回不来了,很可能我们还会离婚。我对儿媳说我儿子是个好孩子,我炼功没做坏事,怎么能没工作呢?至于他以后回不回来,那他自己看着办。我们把他养大,供他上大学,又给他娶了媳妇,我们尽到了做老人的责任,至于你们俩离不离婚,我没有叫你们离婚,你们自己看着办。最后我丈夫说如果你这么不讲情面,等儿子们走后咱俩离婚。我心想你们说了都不算,只要有师在有法在,我什么都不会失去。他们一看谁说都不行,也就不再劝了。过后儿子对我说要不是我爸说他能找熟人办成我也不回来,我知道你不会转化的。我丈夫嘱咐儿子说回去好好工作,这事儿不用再想了。

过后我向内找,邪恶来势凶猛,操控他们来转化我,是我哪出了问题?突然我想起了那一念,就想了一下也没当回事儿,看似简单里面却包含了多少人心,觉的儿子长的帅、儿媳也好、孙女长的更俊,想让人们看看,显示显示、出出名。这时我才悟到,以前儿子老说要回来可是没回来,是我不让他们回来这一念起了作用。

三、帮魔难中的同修也是修自己的过程

某天上午,一位同修的女儿来叫我,让我去看看她妈妈怎么了,我放下手里的活就准备过去,在去之前我先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我想帮助同修也是修自己的过程,首先不能埋怨、指责,不管同修有什么漏都要全盘否定旧势力,不能着急。

到同修家,我问同修怎么回事,同修告诉我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晕的天旋地转的,连地也不能下,眼睛也不敢睁,一睁眼晕的更厉害,而且还不断的呕吐,只要吃点儿东西全部都吐出来。她说:向内找可能是昨晚因为电视上的一件事,自己没有慈悲心造成的,再就是近期孩子们要回来,我有个想法:地里活多又要操心给儿子办事,身体被累垮了,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回复正常,想用这种方式在孩子面前证实法。我听了她的话觉得是邪恶从这儿下的手,你说我们有做的不符合法的地方,向内找没错,在法中归正,但是决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它不配。

我俩就一起发正念,发完正念,根据她说的情况,我们一起学《转法轮》里的“杀生问题”、“主意识要强”、“心一定要正”。在学法的时候我提醒自己:不是给同修学法,是我俩共同学法,用法对照自己。学完法之后我想:不能给同修指这个心那个心,谈自己学这段法的体会启发同修,让她自己找自己的不足。我俩互相交流,各自谈自己的学法体会,她女儿问她觉的怎么样?她说好多了。

下午我没去干活,又去和她一起发正念、学法。我问她中午吃饭没有,她说吃了就吐,我说你只要能吃進去就吃,想吐它就吐不要管它。她吐的时候我念法就停下来,加强自己的正念:看到什么表现都不动心,就坚定的发正念、学法,否定旧势力,就不让旧势力迫害我的同修。我想只有我自己的念正,不带人心,这个场才纯,在纯净的场中,才会真的能帮助同修树立正念,念强就能否定旧势力,师父会帮我们销毁邪恶。当要离开同修家时,同修跟我说:后天我儿子和儿媳要回来,我怕他们看到我这个橛子,我说不怕,我们是人在修炼,难免有做错的时候,怕儿子看见是个执著,如果为了这个执著想快点好起来,那是执著加执著。先把这个执著修去,不怕看见,然后加强正念:明天一定会好的。我又给他举了些我这方面的修炼体会,她好象明白了。

第二天我去地里干活,边干边想:师父说:“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我今天有活不能去同修家,但我要给同修加正念,和同修一起清除迫害她的邪恶生命与因素,为了她的家人不对大法产生负面影响,她一定会好起来的。发的过程中思想中冒出一个念头:平时没有正念,老用人心看问题。我马上意识到这不是我,是邪恶在间隔我和同修,干扰我给同修发正念,否定它,继续给同修加正念。

晚上我去同修家,她在院子里坐着,状态好多了。她说我这一天除了听法、发正念,就是跟邪恶对着干,睁眼就晕我就不叫它晕,吃饭就吐,我就少吃点儿等会儿再吃,下地晕我就扶着慢点儿走,到做饭的时候女儿问能不能炒菜,我说能,反正就是不让邪恶控制我。听到同修能正念否定迫害,我真为她高兴,并鼓励她只要正念正行,师父就为你做主。第三天她儿子和媳妇回来了,同修又是做饭又是炒菜,什么事都没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