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前不听真相 死后地狱遭煎熬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三十日】在传《九评》、讲真相、促三退的过程中,我看到了世人等待救度、期盼救度的心;同时也看到了那些被邪党谎言欺骗、至今还不醒悟、还紧跟邪党之人,大劫难就要临头了还不知道,认为灾难来了大家过得我过得,不相信大法弟子讲的真相。我的心情非常沉重,师父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不计在历史上的过往之过,以洪大的慈悲只看对大法好的一念就可得救,真是用心良苦。但世人受邪党毒害太深,仍不能从党文化的枷锁中解脱出来,有的已成了邪党的陪葬品。令人痛心。

这里我就讲讲我老伴的悲惨结局,望世人引以为戒。

我的老伴生前曾当过单位党、政、公安等部门的头头,长期受邪党党文化的毒害,满脑子装的是阶级斗争,“假、恶、斗” 那一套,在几十年的多次运动中能平安的走过来,靠的是邪党叫干啥就干啥,习惯了当党奴,他所谓的为党拼命的干,结果四十九岁就得了癌症。从此,就八方求医,我就陪他在省城各大医院看病治疗,说哪行就到哪去,还学了好几种气功都没有作用。直到九七年我在同修家看到李洪志师父的法像,就象触了电一样,悟到与师父有缘,从此和女儿走进了大法修炼。

当时我老伴和我们在家一齐看,一齐听师父的讲法,一齐学炼法轮功功法。当时他得了“蛇缠腰”长了很多红色小泡,听说有人得这种病很痛,要打针抹药配合起码也要个把月才会好,因他天天听法炼功,在皮肤医院开的药只用了少量抹的药病就好了。其实那时师父就在管他了,要不有这么快吗!所以当时他也感觉这功法好,特别是看到我和女儿都按“真善忍”修心性,做好人,善待他,因为他一向脾气很倔,得病后脾气更坏,我们总是尽量迁就他。所以,他也给别人讲:这功法好,还要求修心性!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电视、报纸等铺天盖地的谎言欺骗宣传,以及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使他起初对法轮功的看法一下就发生了变化,尽管他多次听过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带,也亲身感受过大法的好处,也看到我和女儿炼功后身心发生的巨大变化,但他冲不破邪党从精神到文化的束缚,几十年在多次政治运动中养成的奴性,加上他深知邪党整人的伎俩,他怕,他宁肯违背自己的良知而追随邪党。从此,我们家就再无宁日。

他不许我和女儿修炼,撕大法的书、撕真相资料,又吵又闹又打,电视上造一个什么谣他就要跟着吼,还逼迫我和女儿写保证,不写就打,我们就写:“李洪志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做比好人还要好的人,我们没有错。”他没法说服我们就吵,不让我们炼,他成了家庭警察。他越吵他的病就加重,我们就叫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千万不要骂大法,骂师父,不然会遭报,他不相信还口出狂言说:我就不相信,我这个人硬得很,钢铁都要咬断,我不怕!

由于他不信善恶有报,经常口出不逊之言,致使他生前治病期间受了很大的痛苦,反复的化疗,全身从上到下都是病,这个病好一点那个病又复发,特别是最后人也瘦得变了形,直到去世真的是非常痛苦,很凄惨。

看到他这样痛苦我们也很难受,可是给他讲真相他又不听,我们只有尽量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只是未能救了他心里一直很难过。在他临终时,我和女儿都对他说:三界都在正法,你到了另一个世界,过去对大法做了不好的事要向师父忏悔,要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争取少受罪。

他去世后,一次在梦中我看到他在地狱受苦的惨象:身穿红色囚衣,平躺在铁架床上,床下不断有烟通过身上往上飘,就象《圣经启示录》中特别描述了对打上兽的印记者的惩罚:“如果有人拜兽和兽象,又在自己的额上或手上受了记号,他就必须喝神愤怒的烈酒……在火与硫磺中受苦,他们受痛苦的烟往上冒,直到永远永远”。

他看到我曾三次撑起来叫我救他,我用心对他说:在生时,我一直给你讲真相,叫你不要被邪党的假相蒙骗你不听,叫你不要对师父、对大法不敬,你不以为然,也不信会得到恶报,嘴还很硬,现在知道都是真的了吧,那时你要听的话,也许你的后果就不会是这样。希望你做错了的要向师父忏悔争取宽恕,得到师父的挽救。

梦醒后我的心情一直很沉重,作为亲人看到他受这样的苦很难过,也为没能救了他而自责。慈悲的师父希望所有的世人都能得救,但是如果一个人一意孤行,就如同一个人在悬崖边上就是硬要往下跳,别人拉也拉不住,那他所面临的结局就是自己的选择。

我写出这件发生在我亲人身上的事情,就是在唤醒那些加入过中共、共青团、少先队等组织的人们,当天灭中共时,如不与邪党决裂则无法逃脱为其殉葬的噩运。我衷心的希望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不要再执迷不悟,善恶有报是必然的,只有法轮大法能救你,作出明智的选择吧,神的誓约在兑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