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身心获健康 曹万晓一家被中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三十一日】辽宁东港市法轮大法弟子曹万晓修炼法轮功后,获得身体的健康。他的母亲和哥哥也在大法修炼中受益。二零零三年曹万晓、他的母亲和哥哥被中共警察绑架,之后分别被非法劳教,遭受奴役迫害。以下是曹万晓的自述:

我叫曹万晓,今年三十七岁,一九九八年底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捧到了《转法轮》这本书。看完一遍后,觉的这部大法太好了,于是就正式投入到大法的修炼中。在得法修炼之前,手上有手气,经常发痒、蜕皮。学法半个月后这个毛病就不翼而飞了。特别是我的世界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再也不象过去那样玩世不恭,不守心性了。我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要求自己,真正做一个修炼的人,做一个真正的好人。

妈妈孙桂令也走入大法修炼中。妈妈今年六十三岁,修大法之前,我妈妈患有严重的脑神经病,我和哥哥、爸爸都因为妈妈的病而忧心。妈妈修了大法以后简直就是换一个人,变化太大了。不但脑子恢复了正常人的状态,身体也健康起来。料理家务,家里家外的活儿她都能干。

我哥哥也走进大法修炼中。我们一家人从此有了和和美美的幸福生活。法轮大法的神奇令爸爸非常折服。爸爸也非常支持我们学大法。那时,我们全家人每天都沐浴在大法的法光中,心中无比的幸福。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遭受中共恶党迫害时,我正在外地打工,我妈和我哥就出去证实法、讲真相

我和母亲、哥哥一起遭绑架

二零零三年我回到家里,五月二十日晚上九点左右,黑沟派出所所长、恶警毕喜武还有两名恶警到我家敲门。我妈说:“你是黑沟乡的警察怎么跑到我们小甸子乡来了呢?”恶警一听,马上打电话给小甸子乡派出所,小甸子派出所的王兴江、王延军领来十多个黑沟恶警,像土匪一般,疯狂的砸我家的门。我们不开门,他们就破窗而入。恶警毕喜武先爬进我家,把我家的房门给打开了,外面的恶警都冲了进来。毕喜武进屋就问我哥曹万仕:“你学不学法轮功?”我哥回答:“学。”恶警立即就给我哥戴上手铐,而后强行将我哥拖进黑沟乡恶警的警车里。我被恶警王兴江、王延军骗上了他们的警车。恶警把我们哥俩一起拉到黑沟乡派出所。我和哥哥被绑架走约两个小时后,黑沟乡的恶警又返回到我家,几个恶警把我妈孙桂令抬上警车,拉到黑沟乡派出所。

黑沟乡的恶警对我们全家三个人进行非法审讯。黑沟恶警审讯我哥曹万仕说:“你发多少传单?谁给你的?”我哥说:“捡的。”接着,又把我带到一个屋子里,黑沟派出所的恶警问我:“传单哪来的?你发了多少?”我说:“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随后,他们就把我和其他同修关在一起。恶警又非法审问我妈:“你们几个人在一起学法?”我妈说:“三个人都学。”就这样,恶警把我妈也关到同修一起。第二天早晨七点,黑沟乡派出所的恶警将我们一家三口,还有黑沟乡同时被抓的同修王新凤、孙淑玲、王秀丽、裴胜敏等推进警车,我们七个大法弟子同时高喊:“法轮大法好!”我们也不知道要把我们带到哪去,反正遇到路上有人的时候,我们就一起高喊:“法轮大法好”。

警车疯狂行驶,快到小甸子镇团山村地段时,当时大道上一个行人也没有,突然窜出一头驴撞到了面包车警车上,警车的保险杠被撞扁了。正在路边水稻田地里干活的老百姓看见驴被撞死了,都跑过来把警车给拦住了。押送我们的黑沟乡恶警连忙给小甸子派出所打电话,叫小甸子派出所的恶警来助威。最后,恶警给百姓赔了一千元钱才把这件事情平息了。

同修王新凤告诉他们这是非法抓捕大法弟子,迫害好人遭到的报应,恶警于庆利听后不但不醒悟,嘴里骂一些低级下流的话,还把他自己的裤腰带解下来抽打王新凤,我和哥哥俩拦住他,并质问他:“你凭什么打人?”我们坐在车上的其余六名大法弟子都向他表示抗议,他才停住了手。

我妈被非法关押迫害的过程

我们六名被绑架的大法弟子一起被拉到东港市内。我和我哥,同修王新凤、孙淑玲被直接关进东港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进去后,恶警让我们背监规,我们不背,我们就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我妈孙桂玲、同修裴胜敏被直接关进东港看守所,关押两个月之久。

我妈被关押在看守所的十七号监号,与合隆镇大法弟子石金英关在一起。我妈和石金英绝食抗议,被恶警强行灌食。管教恶警和刑事犯人将我妈拖进一个屋子里强行灌食。我妈被恶警按倒在床上,这时我妈质问管教恶警:“你们敢保证不出生命危险么?”接着,我妈叫他们给写个保证书,他们谁也不敢写,连所长都没那个胆,最后他们都退下去了。就这样反复两次没敢下手。但是这些没有人性的邪恶之徒,他们自己不敢承担责任,就指使刑事犯人给我妈插管灌食。刑事犯人不敢违背恶警,就对我妈说:“我们知道法轮大法好,我们不使劲按你。”就这样强行把塑料管从鼻子里插到胃里,鼻子脸上都贴的胶布。我妈身体被绑着,却奇迹般的拔掉了塑料管。

恶警管教逼我妈穿监服,我妈不穿。他们又强制我妈干劳役,两个月后,即二零零三年七月份的一天早晨,没到起床时间我们和同修就被喊起来,不让吃饭,赶快收拾行李,出号后,我妈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打我妈两个耳光。我妈质问他“你警察还打人?”恶警却说:“打的就是你。”

石金英绝食也遭他们残酷迫害,无论邪恶怎么折磨她,她就是一个劲儿的高呼“法轮大法好”,绝不顺从邪恶。两个月后我妈和同修石金英、王新凤、王秀丽、裴胜敏、孙连春、孙淑玲七名大法弟子被送进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迫害。到马三家教养院,刚吃过饭,恶警马上就开始给新到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洗脑。恶警和“犹大”们都用恶党的歪理邪说来欺骗法轮功学员,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我妈就是不放弃信仰。每天如此,一直到最后,更加坚定正念。我妈在马三家被非法关押两年时间,从没向邪恶妥协,二零零五年五月份回家。石金英因坚定大法,不顺从邪恶,一直反迫害,遭受教养院恶警的残酷迫害。后来她被迫害的精神失常。

我哥哥被非法关押迫害的过程

我和哥哥被非法到东港后,先是关在东港拘留所,十五天后又把我们送进看守所关押四十多天。我哥被毕喜武非法逼供,我哥什么都不说,就是不配合邪恶。邪恶之徒没招儿,把我哥关进看守所十一号(最邪恶的那个监号)。恶警指使犯人毒打我哥。对我哥拳打脚踢,打我哥的脸、头、前胸、后背;用铁丝编的绳子抽打我哥的头,我哥被他们打得死去活来。恶警强迫我们干劳役,每天起早贪黑的做工艺品(粘花),从早四、五点钟开始一直到晚上七点左右。而且稍不注意,犯人牢头就拳脚相加。就这样,我和哥哥在东港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后,又被东港市公安局非法劳教,送进丹东教养院迫害。

我哥被送进丹东教养院后,头三天进到“新收班”,每天坐床板不让动,从早上六点到晚上九点,不让自己打饭,吃饭让下板,除吃饭、上厕所外全部坐板。三天后被送到监号里。一个月以后恶警刘绍实强迫我哥干劳役。每天起早贪黑的、加班加点的制作编织袋、抗水泥、加工山菜小食品、给住家建院落等,为教养院恶警他们赚钱。

同年八月底,我哥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被转押本溪威宁营劳教所。那里的恶警一边强迫大法弟子干超负荷的体力奴役劳动(粘花,加工石灰粉等),一边用恶党的歪理邪说、欺世谎言给大法弟子洗脑。

恶警刘绍实及各大队长强迫大法弟子看恶党伪造的污蔑大法的电视录像等。劳教所的伙食极差,喂猪,猪都不吃的东西给大法弟子吃。早晨是玉米面做的酸饼子就着咸萝卜;中午萝卜丝汤,常年如此。我哥被迫害的两手不能正常干体力活儿。直到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九日被放回家。回家后继续学法炼功,在大法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身心很快又恢复了健康。我哥今年三十九岁,被抓时三十一岁。

我被非法关押迫害的过程

我被送进看守所被十监号犯人打头,拳打脚踢,头、脸、身、后背,问我炼不炼,我说:“炼。”打我两、三次。四十六、七天以后恶警把我和潘守晨、潘守良、哥哥、陈喜平一同送到丹东教养院,非法教养一年。

刚到丹东教养院,恶警把我送到“新收班”坐板三天,从早六点坐板到晚九点。犯人在我们面前说:“你们再不放弃信仰,管教会拿电棍电你们的。”我们心里就装大法。三天后,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关到一起。恶警强迫我们出外干苦力,为他们赚钱。有两个大法弟子反迫害,在外边干劳役期间走脱。邪恶怕我们再跑,把我们二十多名同修转押送到本溪教养院迫害。

我们刚进本溪教养院,姓赵的管教恶警叫我写七条辱骂师父的话,强行逼我放弃修炼。威胁我说:“你在这里不放弃信仰就给你送到大监狱里。”我怕他们把我送到大监狱里,一下子没有了正念,顺从了邪恶。我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可是到这时候邪恶更加不放过我,又威胁我说:“你光说不炼了不行,还得揭批法轮功。”我一听这么邪恶,脑袋一下清醒了:邪恶在得寸进尺,都是我自己正念不足才让邪恶钻了空子。我悟到了我所犯的错误,顿时有了正念:我决不能顺从邪恶,决不能背叛大法、背叛我们伟大的师父。他们逼我做什么我都不做。因为我不顺从他们,他们就给我强行洗脑,强迫我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又逼我背那些污蔑大法的话,我就不背。恶警又给法轮功学员发“考试卷”,纸上面写的都是恶党编造的诽谤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鬼话,还有他们捏造的欺骗世人、颠倒黑白的谎言。我就在那份试卷的纸上实事求是的写上法轮大法教人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心向善做好人的真实情况。劳教所副所长郑涛说:“你这么写不行。”他们逼我重写被我拒绝。我被提前一个月释放回家。

回家后,二零零五年三月的一个晚上,我到小甸子镇那地方发传单,被恶人构陷举报到小甸子派出所。王兴江、王延军两人又来到我家,他们问我:“你不炼行不行?”我回答:“大法已经装进了我的脑子里,记在我的心里,我不可能不学。”听后,他们再没说什么,调头就走了。

迫害给我们一家直接造成的经济损失

恶警闯进我家非法抄家,搜出还未发出去的真相资料一百余份,并搜走了家中所有的大法的书籍。在我们一家三口被迫害的三年中,各种经济损失合计达五万多元。在迫害最严酷的时候我的父亲独自一人承受着精神上的寂寞和孤独的痛苦。还有别人对他的讽刺、挖苦以及生活上的艰难。

劝告

再次诚劝那些还在执迷不悟迫害法轮功的人:不管在迫害法轮功中,中共邪党让你得到了多少实惠,你对大法所犯下的罪行将是你永远都偿还不尽的,和你现在得到的那点实惠是无法相比的。继续下去,等待你们的是无比悲惨的下场。希望你们能够认清形势,顺天意、顺民心,不要再去做迫害好人、毁灭自己的事情,不要成为中共的陪葬品。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悬崖勒马,加倍弥补给大法弟子造成的损失,为自己选择一个未来,这是所有大法弟子对你们的慈悲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