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乙肝痊愈 宋爱文遭中共冤狱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迁安市闫家店乡宋爱文,没修炼法轮功以前,患乙型肝炎,四肢无力,不想饭吃,干一点活计就受不了。修炼后,明白了人生真谛,知道怎么样做人,以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病在不知不觉中全好了。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宋爱文却多次遭当地中共恶人的残酷迫害,以下是他无辜被迫害的经历。

进京上访被抓捕,遭毒打电击

宋爱文,河北省迁安市闫家店乡的一位五十来岁的农民,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明白了人生真谛,病都好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身心受益的宋爱文怎么也想不明白:法轮功这么好,为什么不让炼?可能政府对法轮功不了解。他想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北京政府的工作人员:“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了北京才知道那里根本就不是表达民愿的地方,遭到的是绑架,被押回到乡派出所。

到闫家店派出所,所长不由分说拳打脚踢,打完之后问宋爱文炼不炼,他说炼,又是一阵毒打,所长又找了根电棍,没电着宋爱文,反而把自己电了,这才放手。在非法关押期间,让宋爱文打扫院子、清洗轿车,几天后放回家。

回家的一个月里,迁安警察上他家非法抄家,翻箱倒柜,他家贫穷没有钱财,仅有的几本法轮大法的书被搜走了,就连手电筒也被掠走了,难怪社会上流传着一句话: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

在迁安看守所:犯人拿起鞋底子照着嘴巴左右开弓,顿时血溅墙壁

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宋爱文被绑架到闫家店派出所,九月十日,被送到黄台山民兵基地进行洗脑,在洗脑班因为传抄大法师父的诗集《洪吟》、炼功,宋爱文被浦永来腾空飞脚踢出很远,过几天被送到迁安看守所。

当时几个法轮功学员被送到过渡监区,恶警指使犯人狠狠地殴打他们,非打得不炼为止,宋爱文刚到监舍,从床上跳下一个囚犯,拿起鞋底子照着嘴巴左右开弓,顿时血溅墙壁,问他:“还炼不炼?”他说:“炼。”继续毒打,直到囚犯打累了……大约过了十几天,恶警把他们送到北院普通监区,恶警还是那一套,指使犯人毒打他们,天天折磨,每次都是打累了才不打了,最后用烟烫手臂,一切邪恶手段都用尽了。一次恶警、管教为了立功、多拿奖金(转化一个与他们的奖金挂钩),把他按在地上用皮带抽打臀部,打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这样把他关押四个多月。

二零零零年春,恶警又把宋爱文绑架到迁安市看守所,当时大约有二十几个大法学员,给他们放造假电视洗脑,之后写对法轮功的认识,他始终写炼,大约坚持办了二十几天,最后一次他写道:“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洪吟二》〈见真性〉),“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头子杨玉林看了暴跳如雷,用手掌打了他两个嘴巴,当时血就流了出来,把他送回监舍,恶人指使犯人天天打他。这期间宋爱文妻子惊恐万分,承受不了巨大的压力,跟他离了婚。宋爱文被非法关押九个月才释放。

在洗脑班遭折磨:超强度的“体育训练”、背沙袋跑、侮辱性的运动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又把宋爱文绑架到刘季庄洗脑班进行迫害,期间经受了超强度的体育训练、背沙袋跑、侮辱性的运动、洗车等多种迫害形式,一次他因为寒冷和饥饿竟晕倒在训练场上。

二零零一年的四、五月份,由于长期的非法关押、迫害,再加上不能正常学法炼功,宋爱文的乙肝病复发,脸黄、眼睛黄,全身无力,看上去很吓人。洗脑班的工作人员害怕传染到他们身上,联系国保警察,把他拉到医院抽血检查,医生说他的血已经很少了,凭他家的经济条件根本就不可能再治疗了,这样才把他送回家,让他死在家里推卸责任。

回到家里,宋爱文开始学法炼功,一针没打,一粒药没吃,分文没花,一个月后,他身体恢复如初。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再一次在宋爱文身上展现,这不得不让人惊叹!

刑警队:用两根电棍电生殖器长达半小时,“肘子肉、刀切面”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三日,宋爱文和同修去潘营乡新庄村散发真相传单,被不明真相的过路人举报到派出所,当晚被非法关押到刑警队,问传单来源,他没说,当时就把宋爱文的裤子脱光,用两根电棍电生殖器长达半小时,之后把他送到迁安看守所,恶警指使犯人天天打他,打人手段有“肘子肉、刀切面”,天天吃“肘子肉”(用胳膊肘子打后背)、“刀切面”(用手砍脖子),建昌营恶警孙某某用皮带抽打臀部,打的皮开肉绽,宋爱文被关押九个月后,非法判刑七年,送往冀东监狱一支队。

在冀东监狱一支队遭毒打,被非法关押六年

二零零六年十月份,到一支队,恶警郑亚军给宋爱文洗脑,看天安门自焚伪案,让他转化,他不转化,狱警就指使犯人,晚上不让睡觉,白天犯人罗睿为了减刑立功,把他拽到厕所毒打,孙玉龙、孟凡刚两人一起上,打他软肋,打累了,就让他长期蹲着、罚站,直到被逼迫写了所谓“五书”。非法关押六年后,由司法局把他接回家。

回家后遭派出所所长殴打

回家后,宋爱文本想过个安宁的生活,过年时能与儿子团聚,不料乡派出所却继续骚扰,所长恶狠狠地打他,说再炼法轮功就打死他,又让按手印、又写保证书,让他每月三日到派出所报道。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怎样过呀?

宋爱文原本就憨厚老实,又有“真善忍”法理的要求,踏踏实实做个好人,没偷没抢,更没伤害任何人,只是因为不放弃修炼就遭受如此残酷迫害。愿他的遭遇,能唤醒更多人的正义和良知,了解这次无辜的迫害运动对法轮功学员本人和家庭造成的重大伤害。

劝告那些行恶者,赶快停止迫害,了解国际上法轮大法的发展形势,为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一旦追查下来或恶报来临就后悔晚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