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中修才最安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三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东北的大法弟子,和同修们交流几个事例来探讨什么是最安全的。

一、真正的为对方着想,化险为夷

二零零五年,我的家庭资料点被抄,全家四口人被抓。在亲戚和同修的帮助下,我了解到国保大队的副队长(以下用A代替)出身于农民家庭,家境窘迫,上学很艰难,大学毕业后進到公安局,好不容易才爬到这个位置。我心生一念,我要去救他,不能再让邪恶毁了他。

我带了一本《九评共产党》就去公安局找他。哪知一见面,他就气急败坏的说:“还敢来公安局,正找你呢!这回不用回去了,有吃饭的地方了……”我当时真的有点紧张,而且他们把我手机也拿走了,我当时不太会用手机,不知道短信发完在收件箱中有底稿,那里存有我父亲被抓的信息,而他刚好从明慧网上看完这个内容,正在琢磨是谁发的呢。我自己送上门了,警察会认为“证据确凿”。当时紧张,后悔,害怕的心情混杂在一起,但我转念一想:我才不去呢!发正念坚决不认可迫害。A开始见我暴跳如雷,后来就说脑袋疼,说:不行了,得去睡一觉。他真的就進屋里睡觉了,留下一个警察看着我。

我就一直发正念,当时想的大意:这个生命太可怜了,不明真相,为了生存怎么就干了这一行呀!怎么能干专门绑架法轮功学员的坏事啊…… 不知过了多久,他睡醒了,一边揉眼睛一边说走吧,送你走。我听他语气比较平和,但心里还是有点跳,不知送我去哪?他没有带其他人,下了楼,坐上车他把我送回家。

现在回想起来,还有点惊讶,他竟然把我送回家!在别人看来是不可能的事。是因为我的出发点是为了救他,不让他再往深渊中落,也许符合了师父说的“慈悲能溶天地春”(《洪吟二》〈法正乾坤〉)。

二、心不稳,人心招的鬼上门

二零一一年过大年,同修们开始大批量自制对联,我们把对联挂在屋里晾干,那满屋子的对联,那种壮观,殊胜,没有语言能形容那种场景。我第一眼看见做的对联就想:这就象圣经故事中讲的“门楣抹羊血”,凡是贴上对联的地方,那一方众生就能留下。来做对联的是六、七个人,同时工作。大家心态都比较好的时候,活干的又好,又快,干净利落。如果有人心的时候,就出现各种干扰:字迹不清了,漏油。

其中比较明显的一次是物业部门的人找到门上,要求交钱办出入门证,以为是新房子还没有装修就办了两张装修人员出入证,可是这事使得制作的同修波动很大。原来同修心态就不一样,有的说: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要注意安全,出入要怎么走,什么样等等;有的说:啥事没有,是假相、干扰……各式各样的想法。

对联依旧在做。忽然有一天,一个协调的同修B来时说看见大门居然没关。B本身属于做事谨慎的同修,一看大门没关就产生怕心了,担心这项目暴露,损失人力,物力。刚好这时在同一个小区隔楼一个新房间里又开一个制作点。因为远处的农村同修做好的对联,天气寒冷,三、五天都不干,所以就都拿到有暖气的楼房来晾干。

有一天,有一个人C進到这个工作间转了一圈。这屋瞅瞅,那屋看看,什么也没说就又走了。当C走后,屋里的人开始议论了;那人是谁,什么身份……结果一致认为;不清楚、不认识……这屋七个人,隔楼还有七八人,再加上临时替换人,近二十人都在议论这事。二天后,原来那个屋内的对联都毁了,架子也拆了,不做了。

真实情况是C是我父亲。因为那两天我有事,而这活又必须有六、七人同时做才行,于是我告诉父亲,你去看看,需要人你就留下,不需要你就回来。那天从外地来了一些同修,我父亲不认识他们,他看井然有序,就没说话走了。他给大家当了一次“魔”。这期间大家议论纷纷时,他在隔楼正在做对联,全然不知。如果他当时知道此事给大家解释一下,就不会导致这房间里的对联被毁,架子被拆……

现在我明白,师父呵护每一位弟子,在做事的过程中要暴露那些隐藏很深的执著心呀!“在你们的修炼中,我会用一切办法暴露出你们所有的心,从根子上挖掉它。”(《精進要旨》〈挖根〉)就是这种机缘巧合的安排。

因为我知道缘由,所以我没有动心,次日很坦然的去二楼照样做事。同修D和我同时到工作地点,她说:“不管来的是什么人,他就会想:形势变了,今年过年就贴这样的对联。到处都是这样的对联。”当时屋内大约有六、七百套。横批:“天赐洪福”,上联:大法美好遍洒人世间,下联:全球共庆吉祥如意年。D大姐那么坦荡,朴实自然,此刻满屋金光闪闪,光彩夺目。

我们几个同修交流后,认为我们做的是天底下最好最正的事,不允许旧势力干扰,好人看得见,坏人看不见。又把原来拆下的架子从新搭起,继续做。

在大年三十早晨,我先在自家门上贴了一幅真相对联。之后我和父亲拿着条扫、凳子、浆子、刷子,在小区的各个楼的大门口上贴对联,因为过年的习俗就是这样的。开始我发正念:没有人能看见,我们做的是最好最对的事、救人的事。贴着贴着,忽然我发现有人直奔我们俩,脚步很急,边走边问干什么呢,我笑呵呵的说:贴对子呢!看“天赐洪福”多好啊!指着对联念出声来,那人点点头走了。我的心开始有点跳了。“哎呀,这人认识我呀!”不好的念头就要往上涌,我马上想到:我做的是最好、最正的事,谁都不能阻挡。我和父亲使了一个眼色,我们离开这个院到另一个小区贴了。刚要贴忽然疾驶过来一辆轿车,在我们面前猛然停下,我父亲打招呼说了一句:“出去呀!”其实该说“回来了”,那车上人用怪怪的眼神看我。我意识到我们俩都不在“神”的状态了。当时手中还剩两副,我和父亲决定先回家。当时手中的扫帚来回摆动,我装出很轻松的样子,可内心已经七上八下了。

回家调整心态,学学师父各地讲法,我和父亲互相交流对照自己什么心、干事心、怕心。回家时发现:我早晨贴的对联,怎么看都不舒服。我把它又拽下来了,因为是不合格的作品,有的字没印好,又有刀刮的痕迹,又有后用笔描上的。没舍得烧掉,想自己家贴吧。可贴上后,怎么看都不妥当。不行,要把法的美好呈现给世人。内容一样的只剩一个尺寸超大的了,我换上了,金光闪闪,顶壁生辉。大年初二同修来我家,看见了对联:“啊!太漂亮了,能行吗?”初四又一同修来,眼睛一亮说:“变样了,门都变高了。”初六我的一个不修炼的亲戚说:“啊,怎么都贴到大门外面来了!行吗?”不断的有这样那样的话传到耳边,我的心不象开始时那么平静了。

某天,在楼外路上遇到楼长问:“你爸妈回来没有啊……要是他们回来……”我心有点反感,因为以前我爸被恶人绑架,关过监狱。二月初二这天,我又从外面回来,忽然发现对联怎么不见了。怎么回事,谁给拽下来了?!定定神发现不是我家,是我楼下的那户人家。怎么回事呢?以前没听说过:过了正月要撕对联的呀!而且他家对联很讲究很精致的。不象是风吹的,可以肯定是人揭下的……莫非是师父点化不让我贴了吗?回家和母亲同修交流后,我警醒了。反问自己:我为什么要贴对联,不是要洪扬大法,救度众生吗?为什么要揭对联?原来是害怕被人知道,尤其是所谓的官方。找到自己的执著之后,想起师父的法:“环境是你们自己创造的,也是提高的关键哪。”“不要把你常人中的职位看的太重,不要自己感觉学大法会不被人理解。你们想一想人类说自己是猴子進化来之说都能登上大雅之堂,而这么伟大的一部宇宙大法,你们却不好意思给他一个正确的位置,这才是人的真正耻辱。”(《精進要旨》〈环境〉)就这样我觉得应该堂堂正正的在自己家门上贴上洪法的对联。

五月十二日,本地同修配合,在各个路口交通要道,社区居民楼、电线杆、树上等粘贴了大量的真相传单,粘贴,条幅,解体了大量另外空间的邪恶、烂鬼,有力震慑了邪恶,唤醒更多的世人,也触动了警察,街道,社区都开始活动了。

五月十五日上午九点多钟,我正在上课,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楼长,手中拿着拽下来的对联。我的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心想,我家门上的对联,你凭什么撕?愤怒、争夺、克制、难过、委屈等百感交集……最后她给我了。我心在流血,眼睛在流泪,是什么原因使她在造业呀!做这样的事情还能有未来吗?

各位同修,写到这你们一定明白了。是我的人心,主要是怕心,不能给大法一个堂堂正正的位置,才把真“鬼”招来了……我知道一个同修也住楼房,他家门上“法轮大法好”白纸红字,清清楚楚都几年了!连白纸都变黄了,也没人动呀!而我这只提了个“大法美好”我还没敢明确说出来!是我做的不好,我的心不稳,才招来了“鬼”。

三、放下人心 慈悲救度 正念显神威

二零零一年我被单位开除,当时因为怕心不敢到单位要工作关系。二零零四年我和父亲一起回单位要工作关系。工厂党委书记不让见。我们到他家中去讲真相,他不在家,我们给他家妻子和孩子讲,讲修大法身心受益的事例,讲过去的人布施给化缘的出家人,会得福报,善报,讲为难迫害修行人的恶报,文革期间执行命令者的下场。第二天,我们又去办公室,这位书记接待了我们,并按我们的要求给有关人员打电话,结果我们顺利的把档案关系迁出工厂。

对联被撕的当天,我就知道当时我是动人心了不是神念,是我的人心不稳,因为我也曾经想拿下来过。另外空间看的看清清楚楚,不是楼长的问题,她也是被迷惑的一个生命,我得去她家。和同修交流了一下,她们说陪我同去,后来有事去不了,第二天我就自己去了。我们唠了几句家常话,我先检讨自己昨天和她发脾气不对了,没理解她。她没有恶念,否则就不会敲门告诉我了,她又说一些她接到上边的命令,告诉街道我们这片小区没有上边指令中所说内容。我告诉她大法在世界各地洪传形势,讲善恶有报的道理,讲共产党的虚假行为。她表态说她也不想干这楼长的职务,她不参与政治,对各种信仰都不认同等等。我给她准备的真相材料,她没敢留。我知道我没有把真相讲到位,没讲透。

八月份我父母回来,我又和父亲一同再次去她家讲真相。她老伴拍拍我父亲说:“大哥,好就炼吧!”我父亲让他退党,他点头应允。“我们大法弟子不怕你有常人心,关键是怎么样能够树立起自己的正念,如果你正念很强,时时都象一个修炼人一样,或者不说时时,你所碰到的一些事情,能象大法弟子一样,你就知道这件事情怎么做,你就会显示出神迹,你就会有特殊的表现,你就会能辨别是非,你就会能做好所有的一切。”(《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以上是在修炼中的点滴体会,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