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1月31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三十一日】

  • 辽宁营口鲅鱼圈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

  • 辽宁省新宾县张文阁生前遭受的迫害

  • 辽宁新宾县永陵镇陈长萍被迫害经过

  • 大庆蔡小艳女士屡遭中共迫害

  • 河南新乡市郎改琴被迫害事实

  • 辽宁营口鲅鱼圈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

    一、周岁桂等三位老年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周岁桂、女、76岁,营口市鲅鱼圈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七年六月喜得法轮大法。得法前身体多病,腰腿痛、低血压、胳膊抬不起来等;得法后多种疾病无翼而飞、身轻如燕、真正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功被邪恶迫害后的一天,港务局第二派出所的警察刘波等四人到她家抄家,抄走一本大法书并要把她送到营口,还逼迫她在他们写的东西上签字(因她不识字警察代签),罚款二百元人民币。

    李学芹、女、67岁,营口市鲅鱼圈区法轮功学员,九七年六月十日得法轮大法,得法前满身是病,苦不堪言,得法后身心受益,无病一身轻,真正体验到在大法中修炼感觉非常的幸福。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功被迫害后,二零零二年大约五月份的一天,港务局第二派出所的所长冷常青在电话里逼迫她,让她去派出所,她不配合,离家走脱二个月后回家,被第二派出所罚款五千元人民币。二零零二年九月下旬,港务局第二派出所警察李清华等三人,从家中把她绑架到营口监狱洗脑班强制洗脑。和她同时被绑架的还有港职工金士利(已被迫害致死)、黄士秀、朱某等,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给她们播放诽谤诬陷法轮功录像片,她们被非法关押七天,洗脑班总负责人李某(已遭报而死)逼迫她们写“三书”后放回家。

    邵广杰、女、74岁,营口市鲅鱼圈区法轮功学员,九七年六月有幸开始法轮大法的修炼,得法前身体多病、高血压、腰椎骨痛、气管炎、头痛等疾病;学大法后疾病全无、身轻体壮、真正体验到大法的神奇和超常。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功遭迫害后,港务局第二派出所警察李清华、王海滨、沈某(大高个、秃头)等人,多次到她家逼迫她放弃修炼、交出大法书,并罚款二百元人民币。二零零二年九月下旬的一天,港务局第二派出所警察李清华等人,开车绑架她到营口市监狱洗脑班非法关押洗脑。同时被关押的还有李季、杨玉、苏影、张凤云,还有别处的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关押期间给播放诬陷法轮功录像片,并让雇佣来的三个人诬蔑大法,而且洗脑班的总负责人杨铁让她们写“三书”,非法关押七天把她们放回家。

    二、营口市鲅鱼圈区法轮功学员苏影遭受的迫害

    苏影、女、48岁,营口市鲅鱼圈区法轮功学员,九八年十二月得法修炼,得法前身体多病;得法后真正体验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妙感觉。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功遭到迫害后,二零零零年五月份,营口市刑警大队大队长杨铁、刘森等人,在营口鲅港公安局局长冷长青、陈继桥、王海滨、刘波警务人员的协同下抄她家(当时只有她丈夫一个人在家),把所有大法书全部抄走。她回到家中后,被绑架到港第二派出所,遭非法审讯并关押11-12个小时、被勒索二百元人民币。每到敏感日,港一派、二派恶警张涛、李清华、田滨涛、甄玉秀频繁到工作单位骚扰。

    二零零二年九月下旬的一天,港公安局副局长冷长青指挥警察张传连、周军、贺队长到单位绑架苏影,在苏影不配合的情况下,威逼单位老总程忠远,立即停止她的工作并交出金柜钥匙,连夜把她由张传连、周军、贺队长三人押送到营口监狱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四年苏影不放弃修大法,警察多次去单位骚扰,单位领导很害怕,给她转到工人岗位。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单位又将苏影转到无人烟的看废品垃圾岗位。二零一零年八月份,单位部门领导程大卫,因她给人讲真相,怕影响他的仕途把她汇报到公司老总史鸿新、人事科长田秀凤那里,他们三人研究决定1、把她送到人事处,2、胁迫她提前内退,如她不同意提前内退就开除。她不同意他们的决定,并又自己找好了接收单位,公司老总史鸿新告诉帮她办调转的人事处长仲永,仲处长便不敢帮她办理了,她被逼迫提前五年退休回家。

    三、营口鲅鱼圈区法轮功学员毕淑娥被迫害情况补充

    毕淑娥、女、六十六岁,营口鲅鱼圈教师。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单位领导刘庆和认为这又是一场政治运动,故积极迫害单位三位法轮功学员,多次询问她们是否还炼法轮功?得到的回答:炼!他很恼火并说既然如此就给你们上报到教委,从此以后她们在单位很受领导的歧视。

    九九年十月二十四日下午一点多钟,毕淑娥被海星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所长办公室,因不放弃修大法,被所长董恩辉谩骂。当晚所长要放她回家让单位领导签字时(当时领导在场),单位领导拒签并说些不好听的话扬长而去。她在派出所被关了六个多小时才放回家。十月二十七日,单位领导对她说下午第七节课开全校教职工大会,让她在会上做检查,谈对法轮功的认识,他亲自检查稿件逼迫她非得写上诬蔑法轮功的话。在大会上他亲自恶狠狠的诬蔑三位法轮功学员(另外二位法轮功学员已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并扬言他不相信善恶有报的道理。九九年十一月的一天,单位领导刘庆和又一次威逼她交法轮功书,否则让警察抄她家。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一日毕淑娥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时,有一天当单位领导刘庆和、区长张天放、教委主任江有才到看守所看她们。她被叫到所长办公室,教委主任江有才跟她谈话,她给他们讲真相,教委主任很恼火,训斥说她顽固不化,并辱骂她。

    二零零三年八月八日上午九点多钟,鲅鱼圈区公安局两个警察(一高个一矮个),把她从家中绑架到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办公室,两个警察对她非法审讯,并两次逼迫她在高个警察写的东西上签字,被国保大队长王洪奎勒索二万元人民币(没有任何收据),到晚上七点多钟才被放回家。


    辽宁省新宾县张文阁生前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抚顺市新宾县的法轮功学员张文阁、妻子赵丽杰(六十一岁)、女儿张聪一家三口,在一九九五年相继修炼法轮大法,他们按照“真、善、忍”做人,提高自己的道德境界,身心受益。自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张文阁一家三口也遭到了中共当局的非法拘留、罚款。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张文阁在抚顺同修家开法会被抚顺国保警察绑架,后送抚顺教养院,被强制洗脑一个多月。张文阁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从教养院回来,导致旧病复发,身体越来越虚弱。于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八日含冤离世。

    一九九九年九月份,张文阁一家三口一起去北京证实法,到了北京遇到了同修,同修把他们领到了一个叫方庄的地方住了几天,后来,北京警察在“十一”之前大搜捕,一家三口就住到了山上,在山上,每天吃饼干、喝凉水,九月份的夜晚凉飕飕的。大概住了五、六天。张文阁一家三口与同修们一起转移到天津的一个汽车修配厂。与各地法轮功学员大概三百多人共住在一个大仓库里,大家一起学法、炼功。四、五天的一个深夜,三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全部被警察绑架到天津某宾馆的大会议室。后来,警察们分别把法轮功学员们分开,关押在不同的地方。

    张文阁被送到河北省三河看守所,进了看守所警察们就非法搜身,把张文阁随身带的法轮大法的书籍、袖珍录音机、还有三千多元钱全部搜走。审问姓名、住址,在三河看守所关押了三天,被送到抚顺市驻京办事处。

    赵丽杰被送到三河党校,里面关押的都是法轮功学员,关押了三天,问出了住址,也被送到了抚顺市驻京办事处。

    张聪在天津某宾馆的大会议室里逃了出来。后来,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绑架,关在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非法审问,警察打了几个嘴巴子,逼迫说出了住址,送到了抚顺市驻京办事处。

    在抚顺驻京办事处里,一家三口相遇,由新宾县公安局曾辉、还有抚顺的警察看着他们,把他们的双手背铐了三天,后来由新宾县的警察栗民、还有张文阁单位的王新华接回到新宾镇派出所(当时的车费、吃、住、费用全都由张文阁承担)。在派出所,所长王忠发,大发雷霆,满嘴脏话大骂张文阁,把一家三口审问了一阵,送进新宾县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张文阁被一个姓高的管教打了几个嘴巴子,他们一家三口人被关押了一个多月,后来,家属找到政法委要人,政法委强迫家属拿保证金,把家里仅有的一千五百元钱拿来还不够,家属无奈,只好拿楼照做抵押金,一家三口才被释放。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张文阁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身心受到非常大的伤害,从教养院回来,导致旧病复发,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八日含冤离世。


    辽宁新宾县永陵镇陈长萍被迫害经过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新宾县永陵镇法轮功学员陈长萍,因为不放弃大法修炼,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受到中共的迫害。下面是她自述遭受迫害的经历。

    在二零零零年九月,新宾县永陵镇派出所所长王海伟等人将我和另一同修非法劫持到永陵派出所。当时派出所已经劫持了很多法轮功学员。晚上恶警下班了,我和很多同修都被关在办公室内,不能睡觉。第二天恶警王海伟威胁我和同修,让我们放弃修炼,我们都表示不放弃。恶警郭华伟将我们都送到新宾县拘留所继续迫害。

    被非法关在拘留所时,在监号里不准说话、不准炼功,恶警在走廊里来回走动监视着大家。恶警给每个号里发两本污蔑法轮功的书,让我们一起念,谁不念就抽打耳光,又在号里安排了两个犯人监视我们。我被拘留迫害了一个月勒索一百元钱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我去一同修家,被本村不明真相的村民董宪宝、耿宝坤诬陷,被永陵镇派出所恶警王海伟、曹恩信将我和同修劫持到派出所,并把我和同修的手腕铐在一起,晚上不让睡觉。永陵镇派出所勒索二百元钱让我回家。

    二零零四年三月,我和一同修去贴真相标语,被滕志军恶告,永陵镇派出所恶警王海伟、郭华伟将我们劫持到派出所,又送到新宾县拘留所。恶警提审我,让我按手印、照相,都不配合,没办成。他们把我抬到提审室,问什么我都不说话,又把我抬回号里,我就绝食、绝水反迫害。后来,因身体不好,被保外就医。

    回家后,恶警还不放过我,常到家骚扰逼写不修炼的什么“保证”。我的身体刚刚有些好转又被新宾县政法委劫持送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他们安排犹大天天跟我灌邪悟的歪理邪说,还拿来邪悟资料叫我看,还找来什么“教授”给上课。犹大张国清和其他犹大勾结起来围攻迫害坚持信仰的同修,播放栽赃污蔑师父和大法的录相来诱导同修去邪悟,逼迫写所谓“三书”。他们调来邪党“积极分子”监视我的一举一动,不许炼功、不许发正念,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受到监控。

    后来,我被关在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了一个月。


    大庆蔡小艳女士屡遭中共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大庆市采油三厂蔡小艳女士只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证实“法轮大法好”,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曾屡次遭到中共不法之徒的迫害。单位中共人员伙同恶警对她的迫害,使她多次被非法关押、流离失所等,也使她的丈夫终日精神紧张,加上过度惊吓而致病,于二零零三年上半年含冤离世。

    今年四十九岁的蔡小艳女士,原是大庆市采油三厂作业大队职工,九七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性格开朗,处事为别人着想,在单位同事和亲朋之间,有口皆碑,被称之为好人。

    二零零零年三月,蔡小艳女士为证实法轮功好,坐火车上北京,到天安门广场后,遭到便衣警察无理盘问后,被劫持到大庆驻京办事处太阳岛宾馆(大庆迫害法轮功机构,在北京专设的劫持本地区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后被单位接回,在大庆市萨尔图区收容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家人被勒索几万元现金。

    二零零零年的正月十八,蔡小艳女士在单位上班,被采油三厂拥军派出所王广文、姚洪涛、田昌秋、刘向军等五、六个警察,绑架到派出所并打劫抄家,抢走大法书、电脑、三百元现金。在派出所逼她按手印,她不按,三、四个恶警对她连踢带打,晚上把蔡小艳送进大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看守所,蔡小艳女士遭受凌辱迫害,恶狱警逼迫蔡小艳按着他们的不法行为做,蔡小艳抵制其犯罪行为,因不按手印、不报号,恶狱警孙井风指使恶犯人拿鞋底子打她,蔡小艳喊“法轮大法好”,恶犯人就拿擦厕所的布堵嘴,恶狱警孙井风给她录像,她拒绝后,遭到孙井风的拳打脚踢。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错,她绝食抗议,在看守所被关押八十多天,身心遭受严重摧残,毫无良知的恶警,还欲把蔡小艳送进哈尔滨女子戒毒劳教所加重迫害,因体检有病拒收,而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五日,蔡小艳女士再次去北京,在天安门广场遭到绑架,被关进铁笼里,当晚送进北京昌平看守所关押几个小时后,又送到派出所,因不配合警察行恶,不说姓名和住址,被一恶警打嘴巴子,打的鼻子和嘴都出血,又送到驻京办事处。由家人拿路费,单位张明会把蔡小艳从北京劫回,送到三厂拥军派出所,蔡小艳女士抗议迫害,在派出所走脱,在外流离失所四个多月,恶警到处打探找她,单位还扣发她年终奖金四、五千元,至今没给。

    二零零一年元旦,蔡小艳女士第三次进京,在天安门广场展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被广场警察绑架上车,关进铁笼里,又拉到北京昌平看守所关一夜,第二天早上,被大客车拉到廊坊一个临时的房子里,晚上被释放。

    蔡小艳丈夫在二零零零年得了脑血栓,二零零一年二、三月份,在采油三厂医院住院,派出所警察采取卑劣行为,在她丈夫病床的对面床上蹲坑三四天。为护理丈夫,在外流离失所的蔡小艳回到家中,派出所警察又到家中骚扰,蔡小艳的丈夫气愤的说:“你们把我都折腾的半身不遂了,还折腾没完”。后来她丈夫被吓得晚上不敢开灯,病情日益加重,在二零零三年悲惨离开人世,才四十多岁。

    二零零四年十月份,一天早上九点多钟,三厂拥军派出所恶警王广文等,伪装成物业人员以检查闸门为由,骗蔡小艳开门,王广文等四个恶警,连拖带拽,把蔡小艳从二楼台上警车,晚上劫持到市看守所,蔡小艳不配合狱警的一切不法要求,绝食抗议四十天,身体非常虚弱,又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戒毒劳教所,体检拒收后,拉回大庆市看,继续关押一星期才放人。


    河南新乡市郎改琴被迫害事实

    郎改琴,女,六十岁,河南新乡市粮库退休职工。一九九七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她身患失眠,乳腺增生,肾炎、骨质增生等多种疾病,经多方医治无效。修炼后严格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多种疾病也随之不翼而飞,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开始后,她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而遭到多次非法关押迫害。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一日,她去新乡市人民公园参加集体炼功,被公园派出所警察劫持。南桥派出所警察姜保良,李庆学将她非法关押了一天一夜,又将她送往新乡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回家后,工作单位派人对她进行二十四小时监控,领导杨国战、王有录逼其写不炼功的所谓“保证”,并被非法扣发工资三千元。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因去北京天安门证实法,被北京恶警抓往北京昌平派出所,后被劫持到新乡驻京办。驻京办通知南桥派出所去人将郎改琴劫持到新乡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多。

    在此期间郎改琴绝食反迫害,曾经被送到获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过四个月。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农历),南桥派出所的警察李庆学、姜保良将她送往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企图将她劳教二年。因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二零零二年元月五日她才回到家,但被高额罚款三万三千元。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六日,郎改琴在路上被警察盘问,因承认炼法轮功被劫持到高村派出所,之后被送往新乡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四个月。因绝食反迫害二十九天重获自由。在此期间看守所警察指使其他刑事犯对她进行野蛮灌食,灌辣椒水、盐水残酷迫害,过程中,犯人按胳膊按腿,按头撬牙,下雪天把人拖到门外雪地里冻……

    十几年,象郎改琴这样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何止千万!中共迫害好人,天怒人怨。《九评共产党》一书揭露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和它几十年来对中华民族犯下的滔天罪行,二零零二年在贵州平塘县发现天然形成的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由此而引发的退党大潮,目前全国三退(退出邪恶中共及其附属组织共青团和少先队)人数已超过一亿。希望善良的人们都能明辨是非,退出其邪恶组织为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