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实修向内找 抓紧时间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三十一日】在十多年的修炼中,我深深体会到修炼机缘的珍贵,所以也珍惜这次法会。把自己近来修炼中的点滴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

一、学会向内找实修自己

长期以来,自己思想中有个误区,认为多学法了,悟到法理了,就是修炼了。在和同修切磋中,同修善意指出,说我学法和实修脱节。法理悟的明白,却不能用法理指导自己的言行。主要表现在总是把眼睛盯着别人,用法理要求别人,没有真正向内修自己。师父在《再精進》中告诉我们:“从现在开始,不要再看负责人而修了。他修的怎么样、他领导的怎么样,从现在开始,这种话不要再说了,也不要再往他那看了,在这方面开始回来修自己了。现在都这样做,开始修自己。”经文发表快一年了,我才认识到自己没有实修自己,才开始真正向内找,这一下找出许多问题:为私为我的根本执著没有去掉,骨子里人的理没有去掉,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常人观念。修炼十多年了,这些根本的问题都没有解决,本质没有发生变化。

怎么才能尽快把它们修掉呢?正法進程这么快,那么多众生等着被救度,没有时间慢慢修啊,我想找同修切磋。晚上看明慧文章,我点当天的日期即六月三日,《破除洗脑班的心得》这篇文章映入眼帘,我一气看完。心想,这是去年的文章啊,让我现在看到了,还正是我需要的,这是师父的点化。于是平时不好的念头冒出来就抑制它、清理它。有一天梦中感觉骨子里的一堆败物没了。大约七月末,我体验到了“空”的感觉,此时我才明白师父说的“大道至简至易”其中的一层内涵。

二、关照老年同修组建学法小组

去年偶然得知原炼功点的一位老年同修病业很重,大家轮流为她发正念,集体学法。我也参与其中,其间,去看了一对老年夫妻同修。他们的情况使我很吃惊:男的两眼已近失明(似白内障),比这更严重的是他们精神上的痛苦。原来,零八年他们的儿子被人害死。儿子的冤死使他们陷在痛苦和仇恨中不能自拔,完全没有了修炼人的状态。看着两个老人,我心里很痛:他们被迫害得太严重了。怎么办呢?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天天去开导他们,并建议他们参加集体学法。他们同意了,但不能在他家学,要去别人家学。我找当地同修商量,几个小组都不同意,因男同修身材魁梧,走路要人领,目标太大,于是就在我家学。

通过集体学法,他们渐渐摆脱了情的牵绊,怕心也没了,能够在自己家集体学法了,两人也回到修炼状态中来了,以后我虽然住的很远也常去看他们。今年明慧文章《再谈<严正声明>》,我拿给他们看,才知道他们写过所谓“不炼功”的“保证”,但还未声明那“保证”作废,不知道有这回事。今年他们才补写了严正声明。前些日子还发现,《转法轮》改字,前两次改了,后几次改字他们都不知道。我把《改字表》拿给他们,现在也开始改了。

同修之间是要关照和提醒的,大法弟子是个整体,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弟子。作为弟子方方面面都应该圆容师父要的才是助师。在和他们的接触中,我修去了证实自我的心、干事心、在学员之上的心、干什么都不白干的心等,好象我是在帮他们,实际是在帮自己。他们常说:我们得感谢你。我说别感谢我,我承受不起,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应该感谢师父救度之恩,感恩大法。

三、师父把一切都铺垫好了,就等我们去做了

几年来,通过讲真相、劝三退,我体悟到: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把一切都铺垫好了,就等我们去做了,但做的效果如何,和我们的修炼状态有直接关系。我在这方面做的不是很稳,有时学法不入心,状态不好,劝退效果也不好,劝也不退,甚至张不开嘴。学法入心时效果就好,一劝就退。举几个例子:去年秋季,我上午学《转法轮》,下午学《各地讲法》,三顿饭、家务活都不耽误,晚上出去讲真相、劝三退。有那么几天,一个多小时能劝退十来个人,看一个讲一个,讲一个退一个,真是“一路正念神在世”(《感慨》)。

二零一一年我尽量在讲清真相上下功夫。夏天晚上,在公园散步。遇到一位男士,我和他简单聊了几句,然后就问:听说过三退吗?他说没有。是党员吗?他说不是,入过团。我说,那就退团、退队吧,我给你起个化名退了,记住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接着我又和他讲那个所谓“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九评共产党》一书以及神韵艺术团等。他很感兴趣,第二天在约定的地点,我给他送去了《九评共产党》和真相电子书。

有一天早晨买菜回家的路上,一位中年男士和我并行,我们搭上了话。交谈时间不长他就同意用化名退了团,还高兴的拿走了《九评共产党》。

我的劝退经历告诉我,世人就象等着我们去救一样啊,我们只有学好法,修好自己,救人才有力度,才能抓紧救人,多救人。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