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中共恶人恶行:跟踪、摄像、电话骚扰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从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上海地区中共人员除了采用跟踪、绑架、非法判刑、劳教、送强制洗脑班等迫害方式外,在日常生活中还对大法弟子使用了种种迫害手段,一直以来采用打电话的方式骚扰、威胁。

刚开始他们还自报家门,询问大法弟子是否在家,同时言语威胁不许“乱说乱动”,在大法弟子讲真相说明自己的行为不违反中国的任何一条法律,并曝光中共人员的行为后,他们采取了隐匿身份姓名的方式。近来,他们通常会采用拨打大法弟子家的电话,待有人接听,则挂机不说话;或者放一段语音电话诸如法院叫你去拿传票之类;或者让不同的人冒充保险、旅游公司的工作人员以打电话的方式确认大法弟子是否在家。其实,这些手段非常拙劣,起到的作用只是干扰公民的正常生活,他们才是真正的扰乱社会的秩序。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上海大法弟子李玮聆被非法判刑的那天,有本地区大法弟子到法院,然而恶党人员派人以摄像的方式跟踪拍摄。这使人联想到《江泽民其人》中描写的上海的学生与江泽民对话,江无力回应学生的问题,就一边后退,示意陪他一起去交大的陈至立把每一个上台的学生都用照相机照下来,以便秋后算帐。这也恰好是恶人在迫害中理屈词穷,手段用尽,最后只剩下采用卑鄙的方式暗中构陷迫害。

无独有偶,十一月二十二日,在上海提篮桥监狱门口,狱警也肩扛摄像机对前来接见的家属拍摄。当有家属质疑他们这种行为未经被拍摄者许可,违反人权时,拍摄的狱警则回答说不是在拍你们。以摄像的方式图谋日后的暗中构陷,只能证明迫害者的心虚。

还有上海大街小巷中几乎无所不在的监控摄像头在监视着日常生活中人们的一举一动。曾经有人看到自己去另一位熟人家的照片,感到十分惊异。其实,在很多小区的进出口处常常安装有监视器,甚至有的地区邪恶的人特意在大法弟子的家门口安装一个监视器,每天直接监视进出的所有人员。这种所作所为与乔治.奥维尔在《1984》中描写的集权国家的“铁幕”惊人的相似,每个人都生活在这种铁幕之前,因此使所有人的言行都受到监控,而这种监控的本身反映出的恰恰是统治者害怕真相的传播和人们的觉醒。

从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至今已经过去了十二年,认识真相的人与日俱增。至今仍在参与迫害的人,除了善意提醒你们善恶有报之外,也提醒你们看看今日深圳罗湖区城管在区政府门口静坐抗议的例子,昔日城管欺压小贩,而今天又出动特警抓捕城管,生活在中共统治的国家,其实人人都是受害者,今天的截访警察可能成为明天的上访者,而今天的迫害者则会成为共产邪党的迫害付出代价的责任承担者。希望你们正视这场迫害,善待大法弟子,不要以自己的生命作赌注继续执行迫害政策,做正直善良的人,为自己选择光明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