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提高”是师尊所要的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五日】能参加一年一度的网上修炼心得交流大会,我感到很荣幸。因为这是师父给大陆大法弟子整体交流提高提供的机会。今年在同修的鼓励下,第一次参加网上法会。明慧编辑部的征稿通知讲:“写修炼体会和克服投稿中的困难的过程也是一个修炼提高的过程。”同时我体悟到向法会投稿是用书面向师父汇报,也是用书面和同修交流,大法弟子应该参与,应该拿起笔来用神念支持网上法会,这也是我们在大法修炼中不可缺少的一件圣事。在此谢谢师父的大慈大悲,谢谢明慧网同修的无私付出。

喜得大法

九七年大年期间,我有幸走入千载难逢、万年不遇的法轮大法修炼。得法后,我对师父博大精深的法理体悟的不是很深,可“真、善、忍”这三字真言我感觉太好了,照这三个字做肯定没错,我心里可敞亮了。与此同时,我的世界观发生了变化,举止言行、为人处世和修炼前判若两人,因为师父在法中教我们做好人,教我们做更好的人。我在大法中修炼,每天生活得很充实。

我被推到了协调位置上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迫害大法,诬陷师父,我和同修们失去了学法、炼功的修炼环境。这么好的功法,当局愣是不让炼,同修们百思不解。为大法要回公道,为师父讨还清白,同修们纷纷進京护法,证实大法。我们全家(妻子、儿子)三口两次去北京证实法。第二次我们一家人遭当地邪党人员绑架,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释放后,当地邪党人员和派出所警察不断登门骚扰,面对邪恶的压力我和妻子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没有放弃修炼。零一年起,中共邪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不断升级,我地六名同修先后被非法判刑、劳教,两名同修被迫流离失所。那时师父经文、明慧网资料全靠外地同修供应,我们分头去取来,几个片的同修来回传阅。

八名同修遭邪恶惨重迫害,我地损失极大,失去了整体力量。不死心的邪恶之徒且把目标盯在我身上,经常用电话甚至来家找我的麻烦,企图逼我放弃修炼。面对恶劣的局面、严峻的考验,我对自己说:“我要坚修大法到底。我不能倒下,我要继续做好大法的事,不能怕,因为我是大法弟子,因为师父时时都在我的身边;大法需要我,同修们需要我,我应该兑现来时大愿——“助师世间行”(《洪吟》〈助法〉),我毅然决然一人担起了为本地同修取送资料这一神圣的任务。我虽然独来独往,但不孤独,我深知师父每时每刻都和我在一起,看护着我,呵护着我。每周我都去市里取资料,回来后再给各片同修送去。妻子同修大力协助我,每当我一出家门,她就帮我发正念,为我助阵。那时我靠家里仅有的一辆自行车代步,每周都要骑上七、八十里路,风雨不误,起早贪黑,中午顾不上休息,接到资料的同修都非常高兴,那一张张喜悦的笑脸给我极大的鼓舞,我是苦中有乐,乐中有甜,心里暖融融的。那时为避开邪恶,去市里乘车前总是走小路,时常穿过庄稼地,尤其带着大包大包的资料返回时,下车到站后,全靠往家背,当我背着沉甸甸的资料穿过庄稼地后,常常是汗流浃背。虽然吃点苦,我也非常高兴。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做大法的事是我责无旁贷的历史责任。

随着师父伟大正法進程向前迅猛推進,有效的救度被中共邪党毒害的世人,在市里协调同修的倡议下,我地同修由被动变为主动,放手让同修们走出自己的路。我分头和各片协调同修切磋,以免有被漏掉的空白点,把我们大法弟子所在的乡村划分成片,每一片承包几个村或十几个村。师父“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理性》)和“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大法坚不可摧》)的经文发表后,同修们纷纷走出来。我们这一带大法真相资料铺天盖地,家家有传单,户户有资料,人人出门天天就能见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二零零五年后,又有了“天灭中共 退党保命”、“三退保平安”等真相标语,有力的震慑了邪恶,破除了中共邪恶谎言。众生明白了大法真相,得到了大法的慈悲救度,觉醒的世人拥护大法、支持大法、默默保护大法弟子。我们的环境宽松许多,人神同在,可喜可贺。

十年来,只要是大法的事,我都要和同修配合好,同修谁要有不足,我都要默默弥补,默默帮助,因为这是师父要的,我是师父的弟子,就要不折不扣的做好。我和当地同修时常接触,自然成了大家的熟人,常言道:“人熟为宝”,同修们有事都愿找我商量,找我帮忙,无论谁找到我头上,我都会放下家里的活,在第一时间赶到。在此我要对妻子同修道一声谢谢,谢谢你对我的支持,谢谢你对大法的支持(家里二十亩田的农活妻子承担了许多)。其实我修的不怎么好,只是我的热心博得大家的欢迎,是师父选中了我这个普通的弟子,是大法给我推到了协调这个神圣位置上。

帮助建立家庭资料点

零四年,在市里有关同修的大力帮助下,我建立了家庭资料点。资料点运行半年,师父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我地的正法形势又上了一个台阶,在市里协调同修的配合下,我帮助本地同修先后建立了四个家庭资料点。这样一来,我手里的资料转给别的同修做,腾出时间我便继续跑协调。当时资金短缺,夫妻都修的家庭同修投资很容易,夫妻一方修炼的同修投资难度大,购买电脑、打印机这一套设备就得要几千元,夫妻都修的同修有限,资金不足,建立资料点必须缩小范围,更不能集资,在这种很难的情况下,我只能去找心性好的夫妻一方修炼同修帮忙,让他们赞助三百二百,同修们都支持。法器到位后,我再找技术同修帮忙。这样,资料点顺理成章的一个接一个的建成了。

零八年,我地只剩下一个片没有资料点,那里的资料依然靠供应,我和市里协调同修商量,准备在那里也建立一个资料点。他们支持我的想法。大家物色了一位老年女同修,该同修遭迫害长达五年,学法没跟上,家庭关过的不好,但她很热心,很愿意为大法做事。在相关同修的全力帮助下,她很快学会了电脑和打印操作技术,一朵鲜艳的小花顺利的开放了。资料点平稳运作一年多后,该同修个人修炼没跟上,被邪恶钻了空子。其一,不修炼的老伴逼她搬走机器;其二、恶警抄家并绑架了她,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她有惊无险。一场惊涛骇浪过后,她产生了怕心,再也不敢做资料了。开放的一朵小花夭折了。她也重重的摔倒了。

去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见到了她,她表情消沉,我跟她说,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摔倒了要爬起来。我鼓励她说:“做事千万不要半途而废,一定要做到底,一定要用正念对待。”她回答说:“我心性不够,家庭阻力又大。”“只要你有愿望,师父什么都能帮你做。”我诚恳的和她交流。“对,对。”她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三天后,在一位同修的鼎立帮助下,她买了电脑。这时,有的协调同修不同意她做资料,原因是她曾经摔过跟头,恐怕再出问题,影响整体。

当意见出现分歧后,我按师父的法理对照自己,师父在讲法中早已明示弟子,摔倒了要爬起来,我帮助同修,拽同修一把,扶同修赶快站起来,况且协助同修继续做大法的事,又是一件伟大而神圣的事。至于说同修出事或者影响整体,那不是协调人说的算的。按法衡量,我体悟同修遭迫害,一是没有学好法;二是正念不足;三是不修心性;四是与整体有关;五是历史上存在着一定的因缘关系。这五点都是同修不安全的隐患。当然同修不安全的因素复杂,还存在其它的一些因素。我把自己在法中领悟到的和一协调同修切磋,我说,恢复这个资料点,是当地同修的需要,是正法的需要,是救度众生的需要;按师父要求的路走,不能被人的观念障碍住,每个人都是在摔摔打打中提高,在磕磕绊绊中成熟。她能吸取教训,弥补漏洞,信师信法就能走正,师父就能保护她。最后达到共识。该协调人帮助发正念,默默支持和配合该同修,形成了整体。今年春天,我帮助该同修進了打印机及耗材,并且请来技术同修,该同修有基础,很快掌握了电脑、打印机操作技术。夭折的一朵小花终于又从新盛开。如今,该同修在不断学法的同时,加强修自己,不断用法归正自己,提高得很快,资料点一直平稳运行。她迈出了可喜的一大步。获得身边同修的好评,同修们也不再为她和整体的安全担心。

管理支配好大法的资源

当地同修给大法捐的现金都放心的交给我,存放在我的手里,由我管理和支配,这是同修们对我的最大信任。十年来,我没错花一分钱,购法器、买耗材,全用在正用上,从不乱花钱。我深知这是同修们的血汗钱,这是同修们救度众生的钱,这是大法的钱,一分一文都和众生的一条条性命相关,乱花乱用就是对正法犯罪,对众生犯罪,其罪大无边。这是一个既艰巨又重要的任务,这也是师父、大法赋予我伟大神圣的历史使命,我没有任何理由不管好和支配好大法的钱。家里建房时,怕自己守不住心性,挪用大法钱,我把钱放在别的同修那里。儿子结婚需要钱,我和亲朋好友借,也没占用大法一分钱。到截稿为止,我没有留下一点遗憾。

结束语

十年正法路,十年救众生,我地同修在师父博大精深的法理教诲下,大家“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形成整体,共同精進,共同助师正法,共同救度众生。我们这一带的众生有望,同修们无不为之高兴,大家鼓励我说,是我做的好。我说是师父的法好,我只是跑跑腿而已。没有师父的加持,我什么也不是,其实都是师父在帮,都是师父在做。谢谢师父的洪大慈悲,谢谢师父的慈悲普度,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也谢谢同修们给我的极大鼓舞。

个人体会,难免有不符合法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