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五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这些年来,我看到或间接了解到那么多的同修长期处在病业魔难当中,甚至有的失去了人身,感到非常痛惜。这里固然有旧势力的迫害,但更主要的还是自己有放不下的、自己觉察不到的执著心,被旧势力抓住不放,才会造成自己长期走不出魔难,甚至失去肉身。所以我想把我修炼中过的一些关、难和自己的一点感悟写出来,希望对魔难中的同修能有所帮助。

修炼前我也是多种疾病缠身,久治不愈,也曾想象过自己死时会是什么样子,眼泪也不知流了多少,心里的苦自不必说。得法后师父给我清理了身体,我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喜悦。期间也经受了消业、钱物被盗、被骗钱和失去多位亲人的痛苦和考验。由于我每天不间断的学法、抄法,我牢记师父的教诲:“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所以我认为我所遇到的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都是我应该承受的,无论是身体上的承受还是精神上的承受。因为心中有大法的支持,所以也就不觉的很苦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越发体会到大法的珍贵,我向我所能接触到的所有人讲大法的美好,讲我在大法中受的益;连续几年和我爱人坚持在外面炼功,甚至冒着零下十几度的严寒也不觉的冷,连大年初一也不间断,基本上没有受到太大的干扰。全世界大法弟子统一时间炼功以后,我买了CD播放机,开始在家里炼功。下面就是我要跟大家说的几件事。

炼功心不静,CD机示警

在家炼功一段时间以后,我的CD机开始出毛病了:放音乐断断续续、时有时无,声音也不正,有时干脆不响了。从新开启吧,可上一曲是第一套功法,下一曲却是第五套功法。机器坏了,拿去修吧。可修完没两天又坏了;再拿去修,这样反复修了几次,花了不少钱也没见好。我以为这个CD机质量不好,后来干脆不修了,放到哪算哪吧,剩下的就自己数着数做,有时快有时慢,所以功总是不能顺利炼完。

什么原因呢?就学着明慧上同修的办法,对CD机发正念,和它沟通,有时起点作用,有时不起作用。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我就反复想,走着站着都想这个问题,做饭、洗衣服都在想。突然有一天我想明白了,就跟我爱人说:不是CD机的问题,是我不好。每次CD机出问题的时候,都是我心不静走神的时候。我想起了师父的话:“宇宙中任何物质,包括弥漫在整个宇宙当中的所有物质都是灵体,都是有思想的,都是宇宙法在不同层次中的存在形态。”(《转法轮》)是因为自己在那个时候思想已经偏离了法,另外空间看得见,所以CD机就示警了。谢谢师父!从此以后我时时注意用大法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再炼功时CD机就正常了。我知道是因为我找到了问题所在。

我学会了向内找

二零一零年四月的一天,为了家庭琐事,忍不住和爱人吵起来了,心里很不平衡。到了晚上,牙疼了一夜,没睡好觉,右侧上牙龈鼓了一个包,硬硬的,很疼,用手一摸就可以摸到,稍微用点力一按,牙龈就出血了。我愤愤不平,心里感觉很委屈,想来想去,越想越生气,早晨炼功时还在想这个事呢,炼功也静不下来。这时,师父的话在耳边响起:“因为那个业力在那儿,他帮你往下消你不干,和人家干起来了,没消成。”(《转法轮》)啊,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想到这,心气平和了一些,牙也就不那么痛了。继续向内找,师父在《北美首届法会讲法》中的一段话浮现出来:“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的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我在固守着什么呢?我仔细的想着,啊,找到了!我在固守着我对这个家庭的付出,我的正确,我的艰辛,我的……那么也就是说我不是真修的了。我一下子想明白了,到卫生间里吐了很多鲜红的血,那个包也消下去了,也不疼了,心情也舒畅了。

多少年来,我第一次感到那么轻松,我学会了向内找。原来“修炼”是这么回事,太美妙了。事实再一次证明,向内找是个宝,是提高心性的关键。一定要牢牢掌握这个法宝。

师父给我最好的

在修炼以前,我体弱多病。由于生活环境的影响,自己又不懂得爱护和保养,不但身体不好,牙齿也坏的很厉害。就是修炼以后,也没能挡住牙齿继续向坏的方向发展。经过多次修补,也没有多大作用,只剩下几颗残缺不全的牙,不但吃饭费劲,外观也很难看,要修补也有一定困难。自己也觉的不雅观,甚至在人前都不敢笑,怕人看见难堪,准备再去修补。

可是有一天我突然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师父已给了我们最好的一切,再说炼功这么多年了,我的法轮每天都从宇宙中采集高能量物质,储存在我身体的细胞里,我的身体也基本都是高能量物质构成的了,我已经是金刚不坏之体了,怎么需要找常人修补呢?就这样一想,我就觉的我的牙齿不象以前那样松动了,吃东西也能咬动了,而且越来越有劲了,现在什么萝卜呀、黄瓜呀、花生米呀等等我都能吃了。对着镜子看看,似乎也不那么难看了。我真是从心里感谢师父,传给我这么好的宇宙大法。

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去年的二月二十七日下了一整天的雪,北风呼啸,天寒地冻。二十八日早晨三点起床(每天如此),我站在单人沙发旁穿毛裤,没有站稳,一下子坐在沙发旁的地上。下意识的用手一扶,只听 “叭”的一声脆响,接着一阵钻心的剧痛。左手抽回来看到手向下无力的垂着。心里忽悠一下子,脑子里一下闪出某同修的形像:“坏了,我也骨折了。”这个念头一闪,马上心想:不对,不能承认它。随即嘴里一边说着没事、没事、没事,右手用力握住左手腕,心里说:“这是旧势力的安排,师父不承认,我也不承认!”我心里努力排除“骨折”这两个字的意念,求师父赶快加持弟子,给弟子复原的功能。然后我忍着剧痛,把毛裤穿好,坐在沙发上,慢慢的穿好袜子,去厨房洗漱,每动一下都钻心的疼。我在心里说:我是大法弟子,是高能量物质构成的身体,是金刚不坏之体;这件事情除了师父之外,不能让别人知道,决不能给大法抹黑。

洗完脸,我就象往常一样坐在沙发上,伏在茶几上抄法。抄到三点四十七分,我把书本收好,把爱人炼功的垫子放在地上,打开DVD开始炼功。虽然因为疼痛开始炼时有点不够到位,但我努力让动作和平时一样,没有杂念。一会儿我的左手便由刚才的冰凉变成温热的了。六点钟炼完功发完正念之后,我就象往常一样,一边背法一边做饭。吃完饭又去买菜。穿鞋时鞋带怎么也系不上,经过努力费了挺大劲终于系上了,但不够紧。买菜回来,我没上楼,直接就在楼下除雪。大扫帚不能拿,用扫地笤帚又扫不动,因为雪开始溶化了,很沉,我就用铁锹铲,因为左手不能握,我就用右手拿锹,左胳膊顶着锹把,爱人看到了,还以为我是怕冻手呢。除完雪做中午饭,我还切了肉丝炒咸菜,晚饭还做了西兰花炒牛肉片,就这样,爱人和儿子都不知道。

到了晚上,女儿来电话说她明天休息,要回来一起包饺子,我告诉她早点回来剁馅,我的手“触”了一下,有点不得劲。第二天女儿回来时我已经把菜都洗好了。她叫我上医院,我说不用,没什么大事;她要看,我说不用看,没事,她不由分说就把她买来的红药贴膏按到我的胳膊上了,也不管是不是伤的那个部位。我一边笑一边拒绝,她说你居然还能笑的出来,我说没事,有师父管着呢。包饺子的时候,我的左手居然会捏饺子了。煮饺子也是我煮的,女儿说,我真是服了你了……到了第三天早上我的左手就可以端起一大碗面条了。

第四天早上,我心里跟师父说:师父,我今天要去洗澡,请师父加持我。为了不耽误下午学法,我上午买完菜就去洗澡了,回来还赶上做午饭了呢。这件事让我又一次体验到了师父的慈悲呵护。其实这样的事情很多,这里就不一一赘述。

只要我们坚定的信师信法,心在法上,师父就会给我们最好的,就能全面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旧势力就对我们无计可施,无能为力了。

因为层次有限,悟性不够,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后面附一首自己作的小诗。

过关

修炼之路不平坦,时时处处有考验。
一步一关多魔难,执著不去关似山。
师尊在前声声唤,快放执著快过关。
清除旧势光明现,早日随师回家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