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闯过生死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六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没带任何明显的目地的就進入到修炼中来了。得法修炼后的愉悦真是无法形容,我想每个真修弟子都深有体会。

一向没有大的病业的我,可在去年八月十一号的下午,感到肚子里隐隐作痛,一开始还能坚持住,时痛时轻的折腾了一夜,到了第二天就有加重的趋势了,但还能上班,逐渐的有点吃不消了,饭也不能吃了,只能喝点水,痛的我实在受不了,我找到两个同修帮我发正念,清理邪恶的迫害。同修与我交流说:我们不承认邪恶的迫害,师父不承认,我们也不能承认,我前段时间牙疼不能吃东西,邪恶不让吃饭,我偏要吃,我连那个疼都不承认,该干什么干什么,就这样没吃完饭就好了。另一同修说:你就长时间发正念、背法、向内找。

这实实在在的疼,让我不承认它、不想它,我怎么做不到呀?向内找了一大堆执着心:名利情色、发正念少、讲真相少,可回家还是该怎么痛还怎么痛,没有一点儿改变。痛的实在受不了了,就求师父加持发正念清理邪恶,背《洪吟》,可还是痛。

天又热,三天没吃饭,体重就下降二十多斤,感觉生命的承受力到了极限,再也无法承受了,坐也坐不住了,就躺在床上发正念、求师父,并反复默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我对迫害我的邪恶说: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有师父管,我有执著我会在法中归正,你们谁也不配干扰我,该我承受的我承受,不该我承受的,我半点儿也不要,把强加给我的疼痛都返给你邪恶的旧势力,因为不被承认的,强加就是犯罪,新旧宇宙的理都不允许,师父更不会让你邪恶逞强。然后我又对师父说:师父!我的去留由师父来决定,弟子无条件的服从,弟子走师父安排的路。话这么说,心也这么想,放下生死,自始至终没有一点儿杂念,没有考虑自己会怎么怎么样。邪恶有时往我大脑里反映不好的思想:你不行了,要死了,去医院吧。我就不上你邪恶的当,还要铲除这邪恶思想背后的邪恶呢,别以为我什么也看不到,就不清楚你邪恶的存在!疼的我在床上死去活来的打滚,疼着疼着就睡着了,十来分钟醒来,就接着痛。

痛的不行了,我按以前看过明慧文章的例子,试着跟迫害我肚子痛的生命善解,并默念师父的法:“你可以发出这么一念:宇宙在正法中,不干扰我证实法的,我也都可以给你们一个合理的安排,成为未来的生命;想善解的就离开我,到我的周围的环境中去等着;如果你真的无能力离开我的,也不要发挥任何作用干扰我,将来我能够圆满,我会善解你们;那些个完全不好的,还在干扰我的,按照标准不能留下的只能清除,我不清除你宇宙的法也不能留你。如果你发出这样的一念,对一些极低生命来讲是太慈悲了。对那些还在干扰的清除起来也会容易。”(《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这样做后,也不觉见效,就强忍着坚持着,放下生死,没有一点儿怕心,我想:我是师父的弟子,虽然疼痛没有一点儿减轻,我相信师父就在我身边看护着他的弟子,这疼痛都是有原因的,师父该管的管,不该管的不管。

星期六下午,痛的实在受不了,我又去找同修,一千多米的路程,骑着自行车每走一点都很吃力,在临去的路上心想:痛的不行了,看看同修有什么说法。在路上有一个念头一闪:想住院治疗。脑中接着有一句法出现“炼功人你老认为它是病,实际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压進去”(《转法轮》),我知道这是师父的点化。在当时如果同修说:实在不行了,就用常人的办法缓解。心想同修千万不能说放弃过关的话,那我的精神就崩溃了,就可能走不过这一关了。在这之前家里不修炼的人一个劲的劝我到医院检查,我都没动心,我说:修炼人没有病,我这不是病,你们放心好了。

到第五天的凌晨三四点,由肚子痛下走到小腹痛,这时我想:你上到这痛,我就更不怕了,因为我小腹里有法轮呢。过了一个小时,就开始排气拉肚子,不一会儿,肚子痛完全好了,就象没有这回事一样,还不影响星期一上班呢。

在这次过关中,我体会到两点:一是同修在帮病业中的同修时,千万不能说:你实在不行就到医院吧。这就等于往下推同修,只能正念加持。二是病业中的同修再怎么难受、痛苦、觉得无助,千万不能对师父、对法产生半点儿怨言、怀疑,就是丢掉肉体,也不能对信师信法有丝毫的动摇,这是最关键最关键的。不是师父不管,因为什么都是有原因的,师父就看我们这颗信师信法坚定的心,这就是正念!只要我们做好了,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我就凭着这一点——坚定的信师信法,还有同修的正念加持,才走过这一关的。

写出我的过关经历对病业中的同修或许有所帮助,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