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之家师呵护 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六日】我们是一个修炼之家,老伴、女儿和我在大法中修炼。在师尊的呵护下,我们听师尊的话,踏踏实实的做好“三件事”。

正法修炼中的女儿

女儿是上班族。从家里到单位要坐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她就利用上下班乘车的机会向有缘人讲真相。她在单位的一个“窗口”部门工作,这部门又坐落在一个繁荣的商品批发市场。只要是来她单位找她办事的人,她都会认真的给来人讲真相、劝“三退”,不放弃任何救人的机会。她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到大市场去给人讲真相。很多店主以及“摩的”司机不但自己“三退”了,还会主动告诉她:某某还没有“三退”,你去给他劝退。她自己单位的同事及领导大部份都被她劝退了,就连老书记(已退休)也退了,她每天劝退少则七、八人,多则三十多人,这几年被她劝退的已有一万余人。

在劝退中时常会遇到深受邪党文化毒害很深的人,这些人不但不退,还向她的单位领导举报。由于她的领导们都明白了真相,会主动保护她,将事情压下来。女儿在单位工作积极负责,各科室还都争着要她这个大法弟子呢,工资、奖金从来未受到影响。

有一次,女儿在外讲真相、劝“三退”时碰到一个人,这人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劳改局的。”但我女儿仍平静的给他讲真相,结果这个人很佩服她,相信她讲的真相,说:“有什么事情来找我。”一次,一个上级部门来的人找女儿谈话。女儿借机给他讲真相,揭露邪恶,结果那人说:“我来‘转化’你的,倒被你转化了。”笑着把我女儿送出了办公室。女儿认识到: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力,都是在伟大师尊的加持下做到的。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女儿两次去北京上访,多次被绑架到看守所,两次被非法劳教,前后有四年之久。还有一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女儿不畏惧邪恶,当警察绑架她上汽车时,她大喊:“法轮大法好!”在劳教所里,女儿也坚持背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救人,不配合邪恶的安排。恶警对她捆绑、抽打都动摇不了她的心。在她的影响下,原来欺压她的人也渐渐转变了,理解她、支持她。

女儿在劳教所公开喊“法轮大法好!”抵制所谓“转化”,在她的带动下,先前被迫“转化”了的十几个同修也清醒的认识到“转化”是错误的,都宣布:转化作废,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这件事震撼了劳教所。邪恶惊慌了,管教气哭了,因为“转化”一个能得到一千元钱,这下恶警就拿不到钱了。劳教所不敢再拖延女儿的劳教时间,忙叫单位把她接出,送回家。邪恶叫嚣“我就不信‘转化’不了你”的鬼话彻底破产了。

女儿做三件事很努力,她每天坚持和家人一起集体学法炼功、发正念,白天上班,晚上炼功,到十二点发完正念后才睡觉。四点钟左右又起来炼功,上班还要早出晚归、讲真相救人不懈怠。

病业挡不住老伴的修炼

老伴也是在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的,她如饥似渴的学法炼功。也许业力大些,有几次病业折磨的她死去活来,在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的情况下,老伴最后痊愈出院了,有两个和她同年的妇女病友,都没能救过来,去世了。

一次老伴出现了“脑溢血”的症状,在医院昏迷了三天三夜虽然醒过来了,但身体却不能动。我求师父:“让她生活能自理就好了。”在师尊的呵护下,她慢慢好转,一个月出院了。住院期间,只要她身体稍好,能说会走,只要遇到身边的人,她就会对人家说:“法轮大法好,三退保平安。”对方边走,她边跟随着讲。平时在外面,她也会讲真相、劝三退。老伴除了每天参加集体学法外,自己一个人学法,一看就是几个小时,不知疲倦。师尊的《论语》、《精進要旨》、《洪吟》、《洪吟二》都能背下来,我们经常互相背大法书,有时间就学大法,也看《明慧周刊》等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资料,不管屋外环境怎么嘈杂,叫喊声,走路声,楼上的敲击声等等都影响不了我们的正常学法,做到师尊在《洪吟》<道中>中讲的“听而不闻 难乱其心”,做到静心学法 。在炼功方面,虽然几次病魔的干扰,使她炼功时动作难到位,但她坚持按师尊的录音口令炼功,在师尊的加持下,现在她的手能撑直了,动作也更准确了。她虽然每天还要吸氧等,但在学法、炼功时,却精神倍增,坚持参加集体学法炼功。

发生在我身边的神奇事

在大法洪传的时期,在女儿向我洪法后我也于一九九七年走入大法修炼。女儿送给我无价宝——《转法轮》,并教我五套功法。看完一遍《转法轮》后我对女儿说:“这是一本天书”。我如饥似渴的连学了好几遍,感觉到大法太神奇了,大法太好了。

之后,我自身出现了一些不寻常的事:一天晚上睡觉,梦见师尊用巨掌在我前面替我扫清道路,师尊的身体无比洪大,我无法形容师尊的伟大,只知道是师尊在给我扫平道路。醒后,我真是难以表达心中对师尊的感激之情。

有一次我去菜地干活,在水管旁边洗手,一只黄蜂飞到我左膝盖旁迅速叮了一口,就飞走了;过了二、三天,我去另一个地方,不知怎的脚却踩到草丛里,又被黄蜂在右膝盖边叮了两口。从此以后,我修炼大法以前所患的膝关节炎好了。我将此事讲给谁,谁都说神奇,是神给我治好了,是伟大的师尊利用这种形式给我消除了病业。

又有一次,下午三点钟去栽种辣椒,当时太阳很毒,并不适合栽辣椒。我望着太阳说:“太阳,你要阴一下就好了。”说完真的,太阳边就起云了,云很快就把太阳遮住了。等我栽完辣椒、浇完水,云才慢慢的散去了,太阳也露出了笑脸,我也高兴的去接我孙子去了。

一次,我帮老伴去给公家卸货,把货物从月台搬進仓库,有一段路没有雨棚,可是这时乌云密布,雨点已经打到脸上了。如果下雨,不但人身上会淋湿,货箱也会打湿。我就望着天空说:“不要下雨就好。”真的,雨就不下了。我们将所有的货物都顺利的搬進了仓库,大家都很高兴的说:“要感谢老天爷。”我知道这又是伟大的师尊在帮我们呢。

还有一次我在劳动,天气热得很难受,我就说:“要来一点点风就好。”真的,身边就有习习微风吹来,人也就不难受了。

近日我消业,出现了“感冒”的假相:流眼泪、流鼻涕、咳嗽等都来了,感觉很难过,但我仍然坚持学法、炼功。流鼻涕我就用卫生纸把鼻子塞着,晚上十二点发完正念后睡觉,到凌晨二点多还没有睡着。就觉得一股热流通透全身,而且越来越热,直到把我热出汗来。这时,眼泪鼻涕也不流了,起床后“感冒”的假相消失了。是慈悲的师尊给我灌顶和消业。

有一次,女儿在学校旁讲真相被恶人绑架,带到家里来了。恶人在我家翻找大法资料,我们就发正念,当恶人正要找到大法资料的危急关头,女儿说:“没有东西,找不到的。”果然,恶人缩手了,大法资料安全。这就是正念显神威!

我在正常情况下,每天坚持按整点发五次正念,有时间多发,按照统一的规定,清除烂鬼黑手及一切邪恶,同时也帮我女儿、老伴发正念,在发正念时,严肃认真,一心不乱的盘腿打坐、结印、立掌、莲花手印,能感到打出去的很强的能量打到邪恶身上。

我怎样讲真相、劝三退

在九九年邪恶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对师父和大法造谣污蔑之时,我心中很是气恼,决心要找机会站出来为师尊、为大法讲句话。在一次基层退休党员会上,我就借此机会向与会者洪传大法。我将师尊的《转法轮》这本书拿给大家看。我对大家说:《转法轮》这本书是中央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的,又不是私人出版的,如果他不好能出吗?法轮功他没有什么组织,都是群众自己愿学就来,不学就走,没有任何组织形式。”有的老干部看了这本《转法轮》后说:“这书是中央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的、书上是没有写什么不好的。”有的老干部说:“大法师父是个了不起的人。”在这次会议上,大家也就都明白了真相。这些与会者,在以后的“三退”大潮中都退出了中共邪党组织。

女儿被非法劳教期间,我和老伴多次去探视。有一次我从探视厅楼上下到院子里,碰到一个女警(没有戴帽子)大概是领导。她问我:“你来看谁?”我说:“看某某。”她说:“你女儿说你支持她。”她又说:“你也炼法轮功?”我说:“是,我是炼法轮功,我炼得身上都有感觉了呢!”她听了没有吱声。

前不久,邪恶又来進行干扰。单位的两位领导到我家说:你女儿要“转化”(指放弃法轮功修炼),不转对她上学的儿子有影响。我严正的对他们说:“修真、善、忍没有错,我今天说的就是真话,不说假话,怎么转?善转恶、去杀人、去放火?”他们听了无言以对。接着他们要我签字。我说:“我不签字,法律规定十八岁以上有选举权,自己做什么事自己负责。”在他们临走时,我就又对他们说:“我们碰到是缘份,也是你们的福份,记住,遇到什么事,诚念‘法轮大法好’,可保你平安。”他们笑着说:“好、好!”高兴的走了。

在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众生方面,我虽然年纪比较大,八十多岁了,口齿有点不清,讲话别人听不太懂、也听不太清,人家就不愿听。我就先对亲朋好友讲,甚至去千里之外的家乡故地讲,其中包括公安局干部(副团级)、乡镇干部、大队书记、单位书记、学校书记、普通党员的劝退。我无论是坐火车、坐汽车、买东西、上医院,只要碰到有缘人就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叫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

与精進的同修比,我还相差太远。其实这一切都是在伟大师尊的呵护、加持下取得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只是有这颗救人的心而已。这是师尊洪大的慈悲与大法神威的体现。今后,我要百分之百地信师信法,尽力做好三件事,多救人。我决心坚修大法到底,圆满随师还。我的老伴和女儿也是这样想的。

由于我的水平有限,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