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期间张贴神韵海报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六日】元旦放了两天半假,本已经决定要好好利用这几天发一些二零一一年神韵光盘的,正好赶上二零一二年神韵海报也同时出品,便光盘、海报一同发(粘),连续做了三个晚上,虽然由于时间紧、制作慢,总共发(粘)了不到二百份,但却也有很多体会,写出来和大家交流。

一、上街发资料是去除怕心、增强正念的好办法

说来惭愧,自从两年多前开始参与网上项目后,直接上街发资料的次数少之又少。本来以前发资料时已没什么怕心了,但这两年不知从何时起,对上街发资料又起了怕心。说不出怕什么,总之是一想到上街发资料心里就有些怕。偶尔有几天空当,想上街发发资料,也因为怕心,用“网上项目忙,抽不出时间”、“网上做真相一样的”掩盖了自己怕上街发资料的那颗心。

这次也一样,刚开始决定出去发资料时,心里有些不稳,但当我真正走出去,想到应该让神韵的福音传给所有的众生,想到要抓紧时间救度众生时,怕心不知何时消失了,整个过程中满脑子正念。前两晚去的地方,到处是各类摄像镜头,好几次一抬头看到红外摄像头就在自己正前方,正念几乎同时就打过去了:或者念一个“灭”字,用功能封住摄像镜头;或者一念“我是在救度众生,你们不能干扰我,照不到我”;或者想“对所有的(世间)众生来说,我都是不存在的,是一个透明体,谁也看不到我”,“师父就在我身边呢”,没有怕心,也没有不稳的心。那时候真正明白了让自己安全的方法其实非常简单,也非常多:真能坚信师父,坚定正念,师父法中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具备无边的法力,都能保护我们在任何情况下不受任何干扰。但往往都是因为自己心性达不到法的要求,人为的给自己制造障碍。

这几天总体来说发起资料来得心应手,特别是最后一个晚上,在一条繁华大街两边的小巷子里发,心里只想着怎样让众生知道神韵的消息,总想把神韵不干胶粘到人多的地方,全部精力都集中在找合适的粘贴地方上,对周围的人群、车辆一度达到了忘我的成度。有几次在巷口粘不干胶,旁边就是繁华的大街,对面两三米就是开着的亮着灯光的屋门,我几次跳上路边的高台,把不干胶整整齐齐、规规矩矩的往墙上粘,只想着要粘好些,漂亮些,粘完后又用手使劲的压平了几遍,看看没问题了,再跳下来。这时看看周围的人,要么在我旁边几米远的商家和顾客依然在关注他们要卖和买的货,真就看不见我一样;要么原本繁华的巷口在我粘贴时突然一个人也不经过了,等粘完后马上又人来人往。最后三份,正好经过一个公交站,站台处有人在等车,旁边就是车水马龙,我看到公交车站的广告牌挺好、挺干净,想如果在这儿粘几份多好!便先在背面粘了一份,粘完后,觉的还不行,不够招人眼,便又跑到正面规规矩矩的粘了一份。那一刻,觉的不管周围多少人,我都可以坦然的粘了,我知道谁也动不了我。而真实情况也确实是没有一个人看到我做的这一切。

二、在发资料中开阔自己的心胸

前些年虽然也粘过不少不干胶,但多是巴掌大小的。这次决定粘神韵不干胶的第一天,我想:做神韵不能再做那么小的了,得做大的,好看,也醒目;小的不起眼,也有些小气,配不上神韵。克服了贴大海报的怕心,贴的时候发现丝毫没有想象中的不方便,也没有怕动作大被人发现的心了,反而感觉很坦然。几次对着大块白墙上粘的海报,心里感慨:要是再大些多好啊!整面墙大的神韵海报该多好啊!多震撼人心啊!众生大老远都会看到!不觉中发现自己的心胸开阔了许多。

发资料前原本因为网上项目和一个同修赌气,觉的她处处与自己做对,不论自己说什么,她都反对,态度不好,真让人生气。但背着资料走出楼门的那一刻,忽然觉的这一切什么都不是了,小的不值一提。又想起一年多前也是同样的情况:因为一个负责人太忙,顾不上,造成自己所做的项目全部拖延,心里急的不行,催促多次,也没有效果,再加上当时找工作有些不顺利,一度把自己气的关在家里对着师父的法像哭了两天,茶饭不思。后来想不能这样下去了,如果网上项目做不下去,我就还出去发资料。那天中午当我背着赶制出来的光盘踏出楼门的时候,本来抑郁的悲伤极了的心,一下子说不出的轻松,不由的自己乐出声来了,再想想当时和同修的矛盾,忽然觉的很好笑,根本不值的放在心里。觉的曾经令自己很生气的她说的话,就象一个小孩子在闹情绪一样,除了觉的好玩、可乐,再没有一点生气了。真的是,发资料中,除了专注自己要做的事情外,其它的一切真的象不存在了。对这人的生气,对那人的牵挂,全都飘渺的象烟儿一样,即使偶尔冒出来,也马上消散掉了。

三、在发资料中提高自己的心性

通常我晚上外出发资料时,除了资料,还会带一些真相币备用。第一天晚上发完资料,路过一个面包店,心想应该進去随便买点吃的,花些真相币。便走進去,看到切片面包,一问价钱:五块五。人心一下嘀咕上了:“我家附近那个面包房才卖四元,算了,不买了,这么贵,还要拎着坐快一个小时的公交车,多不方便。”便扭头走了出来。出面包房没几步,一下明白了:我是干什么呢?我怎么忘记了我進这家面包房的初衷了?原来的目地是要花真相币救人的,现在怎么因为一元五角钱的蝇头小利而忘记了自己的使命了?!况且这个地方离我住的地方那么远,来一次也不容易,下次再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就是再来也不知道还有没有这家店,能不能碰到这些人了!这是他们的一次机会啊,我怎么这么自私啊!一时间很惭愧,便又转身回去,用真相币买了袋面包。

再向前走不远,看到路口有用农用机动车卖冰糖桔的,本没有想买,但看到深夜寒风中那对年轻夫妻和他们怀抱的婴儿,心里怜悯,又由于刚才的经历,也想:看到就是缘。本已经走过去了,又拐回头用真相币买了几斤桔子。很遗憾当时真相资料已经发完了,不然应该给他们一份。

四、在写交流文章中认清迫害

在三天的发资料过程中,也是有干扰的,只是当时因为人心障碍我一直没有意识到。

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当我开始制作神韵海报时,原本有些困倦、迷糊的头脑,开始疼痛,痛的整个头都象要裂开似的。开始我以为是因为中午没休息造成的(平时中午我会在公司桌上趴一会儿),心想:等出去发资料时就没事了。晚上背着资料出门,顺便在路边小摊上买了些吃的垫肚子。上车不久,开始头晕、难受,后来呕吐,吐的要把胃都翻出来一样,到最后觉的整个脑子都要被呕出来了,好不容易挨到下车了,发资料时还没什么感觉,坐在回家的车上,又难受的不得了,要呕又呕不出的感觉。回家勉强冲了个热水澡,跟上发完十二点正念,把头发吹干,倒头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多才醒。醒来很纳闷:晨炼的闹钟至少响四十分钟才会自动停止,居然没把我闹醒?!最后一天晚上发资料,发一多半时腿开始痛,大腿又酸又痛,后来右腿也不好打弯了,象抽了筋一样,再后来早期在迫害中受过伤的两个小腿前方也开始酸痛,走起路来疼痛无力,灌铅似的。回家时在车上,平时总能找到座位,那天连座位也没有,真是强撑着腿站到家中,到家冲完热水澡,双盘往那儿一坐,感觉累的一动也不想动。

写这篇文章时,回忆起当时的这段过程,才意识到自己一直在用人心对待这一切:开始头疼的时候,想的是因为中午没休息造成的;后来坐上车晕车时,想:我修炼前就晕车的厉害,修炼后偶尔还会晕车,可能是在消业;晕的呕吐时,还是用人心想:可能刚才吃的食物不洁净,师父用这种方法让我把那些有毒的食物排出去。腿痛时,想着是走路太多了的自然反应。完全没有想到这是邪恶的迫害和干扰,而是在被动的承受痛苦。又想起最近两年,仅有的几次上街发资料,正好都是大夏天的午后,酷热难当,每次发完后回家头痛的都象要爆了一样,要倒头睡一觉才好过来。虽然明白修炼的人不会中暑,但每一次还都用人心想是天太热造成的。现在回头看,根本不是这样,这一切都是邪恶的干扰和迫害。因为我要上街发资料,救度众生,整个过程也是直接面对邪恶、破除其对众生迫害的过程,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便垂死挣扎着利用我没有意识到的人心来给我制造麻烦,妄图阻止我上街发资料。

三天时间,虽然没做多少份真相资料,但却让我有许多的体悟,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如有不当,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