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1月6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六日】

  • 甘肃武威市邰梅花遭受的迫害

  • 法轮功学员李源湧曾遭天津港北监狱非人迫害

  • 辽宁营口鲅鱼圈宫德双被迫害事实

  • 辽宁新宾县于博信多次遭骚扰、关押、劳教迫害

  • 甘肃武威市邰梅花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省武威市法轮功学员邰梅花,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六日被恶警绑架、非法判刑四年,遭受了种种迫害。下面是她诉述部分经历。

    我是一九九六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喜得法轮大法,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中共邪恶集团谎言污蔑大法和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我路过一同修家就进去了,第二天就来了五个人叫门,我把门打开,他们问我:“你是炼法轮功的吗?”我说:“是”。然后他们就把我绑架到兰州海石湾戒烟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将我送回老家。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是七里河公安局的恶警。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六日,我正在医院陪丈夫(癌症晚期,做了手术九天),中共邪恶之徒从医院把我绑架到了国安局,并非法抄家,抢走了我的电脑、打印机等物品。国安局的恶警们不让我睡觉,日夜轮流审讯了十五天。之后把我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直到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判刑四年,我不服提出上诉被驳回,维持原判。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五日我被绑架到甘肃省女子监狱,到那没有三个小时就被恶警朱红、孟香慧、丁玉萍等用电棍、拳脚一顿毒打和审讯,后被刑事犯包夹,不许说话、不许看外面、不许看其他同修、不到规定时间不能上厕所。第二天主管恶警李亚琴无故把我毒打一顿嘴巴。在这里我们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包夹人都是从各监区抽调来的最恶毒的刑事犯,被迫害的有:兰州的法轮功学员李洪贵、牛兰英、孔杰;金昌的法轮功学员雷占香;嘉峪关的法轮功学员董宝凤;永昌的法轮功学员王泽芳;天水的法轮功学员刘晓梅;白银的法轮功学员高喜荣、郭某;武威的法轮功学员周秀英、侯菊花、张文娟。其中受迫害最严重的是张文娟,她被恶警体罚长达三个月,早上起床一直站到十二点以后,有时恶警把她的两腿捆起来用两个电棍同时电击她,有时倒挂等等。

    在监狱X科恶警迫害期间,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不同程度的摧残迫害。当时包夹我的刑事犯叫黄亚琴,天水人,该犯心狠手辣、凶残恶毒,我吃饭慢了不行、看其他人也不行,轻则挨骂,重则挨打,唾沫吐的满脸都是;有时用脚使劲踢,踢的我双腿没一处好的,还不能说。每天被迫写一份所谓思想汇报,按时交不上就被包夹犯一顿毒打,或者要么倒挂、要么不让休息。一次我没交上思想汇报,被罚站三个小时、倒挂三个小时。这样无休止的迫害使我痛苦极了。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日我从监狱出来,可是中共邪恶之徒并没有放过我,派出所所长张秀斗、村书记赵登庆威胁我不能到外面走动,我家也被监视。


    法轮功学员李源湧曾遭天津港北监狱非人迫害

    天津市北辰区法轮功学员李源湧,于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很大。

    九九年后,李源湧两次遭到邪党绑架迫害,曾被绑架到天津港北监狱迫害,恶警、恶徒用尽一切流氓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李源湧遭到的迫害有:逼坐小凳子一天十多个小时,吃饭时都不叫起身,臀部坐烂了;将苍蝇搅碎在饭里叫他吃,曾遭七八恶人群殴等等,以及精神上的洗脑迫害。监狱长李国宇、大队长张士林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责任人,一切迫害的重要指令都是从他俩那来的。


    辽宁营口鲅鱼圈宫德双被迫害事实

    (明慧通讯员辽宁报道)宫德双,男,40岁,鲅鱼圈人。坚持修炼大法,长期遭到中共迫害。

    九九年九月十五日,下午宫德双正在自家的商店里工作,被鲅鱼圈国保大队的警察秦世龙骗到鲅鱼圈公安局国保大队。“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头目王洪奎等几个警察利用恐吓、威逼等手段对他进行非法审问。晚十点多钟他被戴上手铐劫持到鲅鱼圈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610头目王洪奎对他进行非法审问。他被强迫每天坐板。

    宫德双被非法关押十五天。看守所让家属交伙食费后放回家。

    大约二零零零年八、九月份的一天下午,宫德双正在自家的商店里工作,又被鲅鱼圈国保大队的王洪奎(兼“610”头子),绑架到国保大队。王洪奎对他进行非法审问,并用拳头打他。到晚九点,王洪奎勒索宫德双家属三千元钱后将他放回。

    之后,他被非法关进营口监狱迫害长达三年。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四日下午,宫德双走到鲅鱼圈农委楼下,突然被鲅鱼圈国保的两个便衣按倒在地,便衣叫来几个武警,将宫德双拖到警车里对他进行殴打。宫德双被绑架到巡警大楼国保大队,被非法审问后,晚八点多钟被送到鲅鱼圈看守所(三所)。当时被绑架的同修还有颜波、杨圆圆,及外地不知姓名的女同修。宫德双在三所被非法关押长达五个月。

    期间他先被关在入监号二个月。在那里遇到被绑架来的大法学员黄永久、王永生。后他又被转到过渡号关押三个月。期间国保大队的恶警对他进行非法审问。宫德双绝食反迫害,恶警多次指使犯人老赖等对他进行殴打和折磨,宫德双因无法忍受恶徒们的残暴的肉体折磨,用头撞铺板,造成鲜血飞溅(这种自残行为易造成生命危险,不是大法弟子的正确做法)。看守所不顾宫德双的死活又将他转到出监号非法关押。七天后,他被非法判刑三年。与大法学员黄永久被关押在营口监狱入监队。营口监狱对外称“新生农场”,实际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又一个黑窝。大法学员王永生被关到营口监狱一监区。

    在入监队,宫德双被强迫每天干十多小时的活,做工艺品(纸花)。一个月后被转到六监区(即特艺队,专做手工活),早上五点就开始干活,一直干到晚上十点多,有时要到下半夜。当时被非法关在特艺队的学员还有:张宝贵(沈阳)、王余生(鞍山)、辛日辉。被关在其它中队的大法学员有:杨本亮、朱本富(大连)等。

    超长的奴工劳役,将宫德双迫害得出现严重病情,半年后,营口监狱才给他进行体检,结果检查出肺结核。随即他被转到病监队,仅一个月就又被转回特艺队强迫他进行超体力劳动。几个月后宫德双体力不支,不能干活,又被转到十一大队病监队。

    期间监狱对他们采用多种非法手段对他进行强行“转化”,软硬兼施,不“转化”的学员被派到农田里干更重更累的活, 并威逼学员在所谓“保证书”上签字。

    大约在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底,宫德双等大法学员先后写了严正声明,声明在监狱里被迫所说、所做、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并交给狱方。监狱方便对他们进行毫无人性的打击报复。对辛日辉(鞍山)实施的手段有:每天只给吃少量的饭,强迫他到农田里干最累的活,回来后不让休息,继续干工艺品活,同时用电棍电击、包夹、看管等迫害手段;对黄永久(辽阳),则关进总队的小号,指使犯人大安子(鞍山)等对他进行看管,不让他睡觉,用胶带将他捆在椅子上,用烟熏,用塑料瓶打头部,用大便纸擦嘴,用牙签扎肉等残酷手段迫害,并攻击和谩骂大法。所有恶行都是为了向恶警邀功,得到减刑。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五日宫德双被非法关押二年零八个月后到期。家属来接,监狱却不放人,监狱教育科的刘强用车直接将他送到营口站前区政府,阴谋让当地部门继续监控看管,在宫德双和家属强烈反对下,恶徒未得逞,宫德双被家属接回。

    相关人员及电话:
    辽宁省营口市新生农场 邮编: 115114
    电话: 0417-5106039
    企业地址:辽宁省营口市站前区新建社区
    大队部:0417--5106107
    队长:付连杰、赵世杰
    管教:李永辉,手机13019848591

    营口市人民政府 邮编:115000
    电话:0417-2157819
    地址:营口市站前区市府路北10甲-甲3
    E-mail:yk-gxsh@163.com

    鲅鱼圈国保大队:
    王洪魁大队长 6217143 (办)13841755119(手机)
    惠怀旗教导员 6217005 (办)13940793487(手机)
    曲晓丹副大队长 6217005 (办) 13841750007 (手机) 6206217(宅)
    吴靖副大队长  6217005 (办) 13941746896 (手机) 6204466(宅)
    李元庆 警察 13940730009 (手机) 6279853(宅)
    宋恩军 警察 13704971253(手机)  6231886(宅)
    鲅鱼圈区法院:
    李直绳 院长 6169111(办)13840700012
    孙明副院长 6169005(办)13364171155  6246660(宅)
    栾焕明 副院长 6169003(办)13940760668 6204958(宅)
    李红梅 副院长 6249215 (办) 13504176655    6224567(宅)
    王秀娥 副院长 6169009(办) 13314177771
    陈光执行局局长6169001(办)13394171078 7813351(宅)
    孙振先院长助理 6169002(办)15940772999  7032510(宅)
    立案庭 :6169057(办)
    民事一庭  6169020(办)
    民事二庭  6169029(办)
    执行一庭  6169088(办)
    执行二庭  6169033(办)
    鲅鱼圈区政法委:6251746(办)
    曾凡忱书记 6251307(办)13940702200 024-28666857(宅)
    张玉军副书记 6251132(办13470206699
    刘玉凡副书记 6251226(办)13941741235 6225119(宅)
    任怀军副书记 6248191(办)  621


    辽宁新宾县于博信多次遭骚扰、关押、劳教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于博信,六十二岁,是新宾县平顶山的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七年,于博信开始修炼大法,原来患有的胃病、肾炎、肝病等多种疾病不治而愈,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近十多年来,因为按“真、善、忍”做人,遭到了中共人员多次的非法骚扰、关押、劳教等迫害。

    进京上访被拘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与法轮功学员吕云清、吕金珍一起搭伴去北京证实法,在北京的森林公园、景山公园、玉渊台公园露宿了二十多天。有一天,在北京车站睡觉,被警察绑架,押到丰台体育馆,问了姓名、住址,晚上,由抚顺驻京办事处押送到沈阳,在沈阳由当地警察押送到新宾县看守所,在看守所关押了三天,交了伙食费,释放回家。

    多次骚扰、被关押洗脑

    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早晨,平顶山镇政府通知所有挂名的法轮功学员,都到乡里去,要办洗脑班,平顶山镇书记苗伟、派出所所长赵亚军二人主抓洗脑班迫害。他们二人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放弃修炼法轮功)同时让学员念攻击大法、污蔑师父的报纸,强迫学员写不炼功的保证。“炼”就拘留,不炼就放人。法轮功学员们都说“炼”。下午,就把他们都送到新宾县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普通犯人随便打法轮功学员。有一个叫赵世阳的犯人,有一天用柞木地板猛力毒打法轮功学员陈继祥的嘴巴,致使陈继祥的牙齿都松动,几天不能进食。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叫徐清元,也被该犯人毒打。

    后来,新宾县政法委把看守所里的所有法轮功学员,都被转到抚顺章党临时办的洗脑班强行洗脑。在那里强制转化,放弃修炼,关押了一个月,被释放。

    从洗脑班回来,骚扰就从未断过,以平顶山镇政府为首的苗伟、马世绪、派出所所长赵亚军为首的三天两头的到于博信家骚扰,派人蹲坑、盯梢、监视。家里人被他们折腾的心神不安,每天在恐惧中生活。

    二次进京、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于博信第二次进京上访,走到抚顺火车站,被正在抓捕法轮功学员的平顶山政府的马世绪、还有派出所的警察包明来发现。马世绪看见于博信就破口大骂,同时叫来警察把于博信绑架,直接送抚顺教养院,劳教三年。

    刚进教养院,分配到九大队(新收严管)特意安排黑社会的流氓头子刑事犯人赵胜(抚顺市人)领着几个打手肆无忌惮、丧心病狂的毒打、利用各种招式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如:“飞着”(半蹲,两只手向前伸着,长时间),于博信就被他们用这种形式迫害,长时间“飞着”强迫“转化”、写三书、否则,就百般折磨。新宾县政法委书记宋俊林带领一帮打手和单位、乡镇的领导让于博信说出法轮功的人和事就放他回家,被于博信拒绝。于博信被教养院折磨的身体越来越弱后保外就医,释放回家。

    预谋绑架未得逞

    二零零五年五月,平顶山地区出现法轮功真相,新宾县六一零、平顶山镇派出所的一大帮人到于博信家,说是于博信散发的法轮功资料。要绑架于博信,当时于博信因头部受重伤,转入肺癌,正在养病。县、乡政府、派出所的一大帮人非要绑架于博信,在于家足足呆了大半天,有一邻居,认识政法委书记宋俊林把于博信家里和他的身体状况说了,才幸免遭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