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修炼法轮大法而学习中文的外国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七日】文化历来被认为是一个国家或民族文明昌盛的标志。在当今世界,文化更被视为一种软实力而被作为衡量国家或民族影响力的标志。而语言作为文化的核心内核,她的传播速度与范围更被视为一种文化在世界上被认可的程度。近十几年来,有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因为修炼法轮功而开始学习中文。

从历史上看也是这样,唐玄奘为使正宗的佛法在中土流传,只身赴印度探求佛法真谛。他也只有在掌握了梵文后,才能作出如此巨大的贡献。鉴真和尚六次东渡,到达日本后,曾一度统领日本所有僧尼,被尊为日本律宗初祖。唐朝对优秀文化的吸纳与弘扬,造就了彪炳千古的盛世。当时欧洲、中东、日本等地都派人去长安学习,周边国家则以中国为宗主国,万国来朝,重译款塞。所谓的重译款塞,就是指外族人为与大唐交好,因为不通汉语,只好辗转翻译。中华文化对世界的影响,今天从周边国家的礼仪以及文字上都可鲜明地看出来。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法轮功,已经引起当今世界的广泛关注,这从外国人因为修炼了法轮功而学习中文的现象中可以明显地看出来。

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于一九九二年在长春由李洪志先生传出。至今全世界已有逾亿人修炼,法轮功的著作被翻译成三十九种文字,洪传一百多个国家。这些数字足以表明法轮功在世界上的影响。因为这些书籍都是用中文整理而成,所以相当多的外国法轮功修炼者,为了更好地修炼法轮功,或为了把法轮功介绍给自己的同胞,或为了向中国人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开始了学习中文。

法国人托马斯是这样开始学习中文的。他说:“当我开始修炼时,我们还没有英文的《转法轮》,更别提法文的了。因此,开始的一年左右时间里,我们炼法轮功动作并和当地的中国法轮功学员进行交流。我们也去不同的地方弘法。我们只知道‘真、善、忍’的原则和法轮功炼功动作。因此当我在一九九六年九月得到了一本《转法轮》译文时,我如饥似渴地很快读完第一遍。

“当时我想去亚洲学习中文。因为有那么多中文法轮功的书籍我看不懂,有许多法会的讲法和经文等。所以我感到有所欠缺。我虽然有《转法轮》,但除非我去学中文,我无法了解很多已出版的其他中文资料。所以我决心学习中文。”

一九九九年初,二十出头的托马斯只身到了长春,他一方面炼功,一方面学习汉语,一方面工作。他说:“当时我在东北师范大学学习汉语,早上在吉林大学炼功。我在东北师范大学附属的私立学校教英语,学生都是十五至二十岁的孩子。……我是那里唯一的西人法轮功学员,所以我得很快学会说中文。在学法组,我带着本中文《转法轮》和华人学员一起学,华人学员读的时候,我可以一个字一个字地跟着看,能看懂。回家后,我自己再看英文或法文译本。因为我觉得有时要把一种语言完整地翻译到另一种语言是做不到的。我在那儿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

还有一位也叫托马斯的波兰人,在二零零三年夏天开始阅读《转法轮》。托马斯在童年时代就一直觉的自己急切的需要学外语,现在他已经掌握了好几种语言。自学外语的经历让他相信一个人可以学会任何一种语言。所以在开始学法轮功后一段时间,他决定开始自学中文,用他学其它语言的方法──一直读,读到明白为止。一开始他借助拼音和字典学习《转法轮》,通过逐字的翻译和反复的朗读记忆,一段段的学《转法轮》。学完整本书后,又回到开头阅读。一两个月后,他开始用中文阅读《转法轮》。

当时,波兰文的《转法轮》处于校对期已经好几年了,但还是没有达到能出版的水平。随着自己不断的学中文,托马斯突然想到自己可以帮助把《转法轮》从中文直接翻成波兰文。经过他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的努力,二零零七年九月,波兰文《转法轮》在首都华沙举行了首发式,从此人们也可以在书店里买到波兰文《转法轮》一书,更方便那些想学炼法轮功的人了解法轮功。

赵连浩先生,是韩国人,今年五十多岁了。他曾在韩国做了二十年的法官,后去美国从事律师职业二年,再回韩国后在跨国律师联合事务所上班,现在在一家坦桑尼亚矿物公司任董事长。当他读过《转法轮》后,非常激动,他真真切切地知道自己得到了万古不遇的高德大法。他知道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老师是中国人,所有的大法书都是用中文写的,为了更深入的理解大法,他于二零一一年五月到台湾师范大学学习中文。他由衷地说:“那天我熬了一整夜读完了。那瞬间心的激动常常在梦中出现。过去三十年间,我当法官和律师,在心中常问自己,‘法’究竟是什么啊?这‘法’当然不是我们人类现实生活中的法,而是真理。这真理都在《转法轮》那本书中。”

因修炼法轮功而学习中文的外国人在学习中进步异常迅速。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有三十六位海外法轮功学员到天安门抗议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震惊世界。其中有一位美国人理舍·乐弥施,是洛杉矶的大学学生。虽然他修炼法轮功才十个月,但他对大法的理解已经很深了。理舍.乐弥施学习中文仅仅三个月,就已经可以百分之八十用中文与说中文的同修交流了。

当然还有一些法轮功学员虽然没有学习中文,可是他们为了表达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抗议,也学习了一些简短的语句。同去天安门抗议的三十六位法轮功学员中还有一位加拿大法轮功学员泽农,当警察抓捕他的时候,泽农以中文响亮地喊出:“法轮大法好!欧洲知道,加拿大知道,美国知道,整个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还有一些西人法轮功学员学了中文后,深知中共迫害的邪恶,他们也曾只身进入中国,向中国民众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荷兰法轮功学员彼得·法尔克于二零零三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为了看懂法轮功的原著,于二零零四年自学中文。二零零五年他来到中国,目的是为了旅游以及提高他的中文口语。在这过程中,他也想给中国人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就因为他在中国向中国人讲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遭到中共警察的抓捕并被驱逐出境。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外国人由于修炼了法轮功而学习中文,不大可能到中国大陆,因为中国现阶段的环境,中共当局还在迫害法轮功。

“台湾使用正统的中国文字,而且文化中没有受到邪恶中共的影响。”二零零八年从英国来台湾学习中文十个月的英国人亨吉斯表示,纯正的中华文化,是他当初选择学习中文地点的首要选择。

二零零八年七月从澳洲到台湾学习中文的二十三岁罗伯森说:“学中文的《转法轮》我觉得非常的深刻,因为是师父讲的话,有时候会觉得能量非常的大,有一种无法说出的感觉。”他提到和台湾法轮功学员一起读中文版《转法轮》的感受,因为学了中文,让他对《转法轮》的文意有更深的体会,而且对于以前英文无法说清楚的部份,可以更明确地了解了。

还有一位来自比利时的学员,十九岁,他的中文名字叫范德邦,能说英、法、荷、西、中等五种语言。他于二零零九年八月来到台湾,学中文的目的就是想要读懂中文的《转法轮》,还希望能够用中文直接对大陆游客讲清法轮功真相。他的中文虽不很流利,但是他知道他参与炼功,就是一种讲真相的形式:“让大陆观光客亲眼见证,原来法轮大法弘传一百多个国家是个事实。有一次我去日月潭炼功,就听到很多来自大陆的游客讶异地围着我轻语‘真的假的’?在国父纪念馆炼功,我也感到很多闪光灯,有人围着我拍照。所以我知道我可以做得更多。”

还有一些华裔,他们的子女已经不说中文了,可是因为修炼了法轮功,也在引导着孩子学习自己的母语。

海伦和安迪是大法修炼中的小姐弟俩,出生在澳大利亚的阿德莱德市。爸爸妈妈很重视小姐弟俩的学法,他们几乎每天都会学习《转法轮》。妈妈常对他们说:西人学员为了能听懂师父亲自讲法,在努力学习中文,我们作为中国人怎么能不用中文学习师父讲法呢?!姐弟俩的进步很快,能背诵许多经文。

曾经有一个纽约的华裔法轮功学员,有一天给大陆同胞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真相。一个大陆游客出言不逊,说她丢中国人的脸、反对国家。她说:“先生你讲错了,我爱我的祖国,你看,我送两个孩子学中文,而且是一个星期五天,英文放学后去中文学校学两个小时的中文。他们是在美国出生,但中国人应该懂得中国语言嘛。”

究竟谁在丢中国人的脸啊?有的人嘴上讲的是中国话,可是满脑子都是中共邪党文化的思维逻辑。这些人虽说有着中国人的血统,可是从思想上看他们已是马列的子孙了。而真正代表中国文化精华的东西,不管中共怎么歪曲,仍然挡不住世人的探求。随着法轮大法在世界的传播,中华文化的精髓越来越放出异彩。因为修炼了法轮功而学习中文的人只能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