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修炼一百天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七日】我是一个掉队的大法弟子,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离开法十多年,直至二零一一年六月份才从新回到修炼状态。在回归到修炼状态的一百多天中,我百感交集,其中有深深的懊悔,有无地自容的惭愧,有在法中快速提高的喜悦,更多的是从新回到法中的幸福。

把这段修炼历程写出来,希望自己的经历能够唤醒那些还迷在人中的同修,快些回到大法弟子证实法的洪流中来吧,完成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使命,履行我们的史前誓约,珍惜这万古机缘。

一、离法十年,从新得法

我大约在一九九八年冬天得法,那个时候我是一名高中三年级的学生。那时觉得大法很好,也萌生了要修炼的念头;但遇到矛盾常用人心对待,没能够做到事事用法衡量,心性提高自然也慢。由于学法不深,在半年后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中,未能放下自己走出来证实法,只是默默的难过着,退缩着,甚至在老师同修面前还说出了“不炼了”的话。

很快高考的录取通知书下来了,我被北京某所大学录取。临行前,我到炼功点请了师父的《转法轮》带上了车。到了新的城市,新的生活环境,面对着周遭的一切全新的人和事,好象修炼的事情恍如隔世,偶尔看书学法,都不能够静下心来。现在想来,是被安逸之心带动。自己不悟,还找借口,否定生命存在的意义,不承认形神全灭的可怕。再后来,谈情说爱,性情大变,工作后追名逐利,完全退回到了一个情欲满身的常人。

在这十几年中,慈悲的师父一直不放弃我,多次点化,给我机会。老家同修给我师父的经文和讲法,同修给我传师父大连讲法和炼功音乐,邮箱收到真相资料和破网软件的使用方法……可是深迷在人中的我仍然不悟,随波逐流而不自知。终于有一天,当我工作闲暇,无意中听几年前同修就传给我的《为你而来》这首歌,当听到第二遍的时候,我泪流满面,被师父和大法弟子洪大的慈悲感动,为自己多年来沉迷人世而痛彻心扉,我下决心从新开始修炼,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在我刚下定修炼决心不久,在一次早晨炼功之后,在半梦半醒之中,我特别清楚的看到了一个石头构成的另外空间,那里的山就是一大块石头,上面还闪着金光,那里的众生也是人类,都光着膀子,好象很热,所有人都迷茫的围坐在一张张石桌前,无所事事,又好象在等待着什么。我悟到,是师父鼓励我,让我看到另外空间,同时让我尽快去救度那些迷中众生。那几天只要是静下来,我的耳边就会听到炼功音乐,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一再鼓励我,让我抓紧时间炼功。

得法以来,盘腿一直是我的一大关,有时甚至用人心衡量,认为自己忍耐力不行,修炼不成。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双盘只能坚持几分钟。这一次则不同了,第一次双盘就盘了将近四十分钟,也不觉得很疼,以至于自己都起了欢喜心和显示心。没有几天,盘腿就开始疼得厉害,一盘上就疼,有段时间只能盘十分钟。我悟到,开始是师父鼓励我,增强我炼功的信心,然后要在盘腿中吃苦消业了。现在我已经能够稳定的双盘半个小时了,正在向一个小时突破。

二、纯净心态,回归修炼

刚开始回到修炼状态,只知道要讲真相,还不知道要发正念;开始只是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炼功是在晚上和没人的地方偷偷的炼。很快意识到这种状态不对,应该堂堂正正的修炼,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当自己的心理状态调整过来以后,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家人并不反对我修炼。我就在家里看书学法,炼功,发正念。

开始面对面讲真相有困难,我就在网上用即时通讯软件发真相资料,以第三者的身份向同学朋友同事讲真相。就在我在网上讲真相的过程中,一位同事私下问我是不是炼功人,原来他的妈妈是同修。我终于找到了在北京的第一位同修。

很快我来到了同修阿姨家,切磋交流,同修阿姨非常坚定,多年来一天不落的跟着师父的正法進程走,三件事做的很好。每一次交流我都泪流满面,为同修们对师对法坚定不移的信念而感动,为同修们在巨大压力下的承受和慈悲而感动,为自己已经留下的巨大遗憾而懊悔,为自己学法不深悟性太差而自责。

那段时间,每一次交流,每一次学法,甚至每一次讲真相对我而言,都是一次内心深处巨大的触动,为什么自己的心那么不稳?这种触动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我向内找,发现了自己的很多私心:执著于剩余的时间是否够修炼,执著于是否能够圆满,执著于突破层次的高低,执著于过去错过没有救度的那些众生,畏难情绪造成的心理压力大,后悔自己浪费的那些宝贵的修炼时间,甚至是对一直坚定修过来的同修的妒嫉之心……这些肮脏的人心时不时地出来动摇我修炼的决心和救度众生的正念。

学了师父最近几年的讲法,我才越来越明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一个特殊的修炼群体,我们不是为了成就自己,圆满自己,而是肩负更大的使命,救度众生才是我们来世的目地。师父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到:“就包括释迦牟尼的人体本身,老子、耶稣的本身,都在大法弟子中。历史上积攒的威德足以使他们圆满,其他大法弟子也是一样,足以使你们圆满,所以我经常说你们的圆满不是问题,救度众生这个重大使命才是最大的问题。能不能完成这个使命才是关键,成就自己不是目地,过去已经树立了那个威德,你才配当大法弟子。”

随着对法理的明晰,我从根子上深挖那些肮脏的执著心,排斥那些变异了的为私为我的观念,心态变得纯净了很多,也坚定下来。我知道,是师父帮我去掉了那些不好的物质。同时我也意识到:遗憾已经留下,放下后悔这一人心,做好当下最重要,一件一件事情做好;愧疚也是人心,要把愧疚化作动力,走好以后的路,尽量弥补损失。调整好心态以后,应加倍努力,精進实修,珍惜以后的修炼路,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

三、证实法同时修好自己

我从小就把人与人之间的矛盾看得很淡,从父母到邻里同事都说我的性格好。但这样的好性格,在脱离大法之后,在常人社会的大染缸中,尤其是進入男女之间感情之后,性情大变,猜疑心,色欲之心,妒嫉心,争强好胜之心,脾气变的暴躁,为情所累所困。工作以后,又产生了很强的名利之心,还沾染了不良嗜好,抽烟喝酒。

没有回归修炼状态之前,我还觉得自己挺不错呢,甚至一度以为自己虽然没有修炼,跟修炼人也差不了太多。从新修炼以后,对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吓了自己一跳:我都偏离到什么地方去了!太可怕了!真如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说:“常人说好并不一定是好;常人说坏也不一定是坏。在道德标准扭曲了的时代,一个人做坏事,你告诉他是在做坏事呢,他都不相信!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用宇宙特性去衡量,才能辨别出什么是真正的好和真正的坏。”

由于刚回到修炼状态,个人修炼与证实法同时進行,遇到的心性关比较多。在矛盾中,心性关过得好不好,直接关系到证实法,影响到讲真相的效果,体现着大法弟子的风范。我平时谨记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的:“往往你的心总是那么慈祥慈悲的,突然间出现问题的时候,你有个缓冲余地,思考余地。”这里仅举两例:

家庭亲情关

丈夫在我从新修炼以后,听了一遍师父的讲法录音,也曾经动过修炼的念头,但后来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用现代科学和后天观念来衡量大法,觉得不可信。虽然多次与他沟通,似乎很难改变他的想法。他在学法之后,对修炼人有了一个强烈的障碍,就是觉得修炼人都放下情了,他接受不了;尤其觉得自己的妻子对自己无情了。经常会因为这件事情对我出言不逊,甚至是无理取闹。我就用慈悲和耐心对待他,不与他一般见识,尽量体贴他,关心他,照顾好他和孩子。同时给他讲放下情以后的美好:慈悲是更洪大的情怀,对谁都好,对待每一生命都好;而情是自私的,比如你对我不好,我可能也会对你不好,但慈悲不同。终于,丈夫不再说我无情。

丈夫本不反对我修炼,但当一天发现我用真相钱币后提出要与我离婚,要求我只能自己修炼,不能出去传播,理由是不想每天担惊受怕。我想,这是在考验我对大法的坚定,同时让我放下对亲情的执著。夫妻缘份是注定的,不是谁想离就能离的,一切师父说了算。考虑到家人确实是承载了很大的心理压力,我没有责怪丈夫,没有动心更没有动气,心平气和的跟他讲大法的美好,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情,大法是被中共迫害的,我们是为了让世人明白真相,为了制止这场迫害。同时也告诉他我不同意离婚,非常珍惜我们的夫妻缘份。丈夫在一个月之后,表示不再提离婚的事情,希望我自己注意安全。同时还主动作了“三退”声明,还为已经去世的父亲和姥爷作了三退。放下情之后,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回想最近洪法的几个人,他们虽都不同程度的接触大法,但没有一个真正走進来的。师父在最近一次讲法《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谈到:“不配当的根本就不让進来,表现上都叫他自己不進来,或者是周围环境阻止他進不来,有人对他说什么什么不要去吧,他自己麻烦事也放不下,这么难哪,那么难哪,这个也不行,那个也舍不下,所以他進不来。”我现在能够回来简直太幸运了,自己肩负的使命和责任是无人能够代替的。我唯有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同时尽量多救人,弥补缺憾和损失,不能再辜负把生命托付给自己的众生,更不能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职场名利关

我原本从事一线销售的工作,大概在半年多以前,我晋升到一个管理岗位。发年终奖金的时候,团队中有两人对奖金额度有异议;而他们认为少领取的额度加总起来,正好是我个人领取到的奖金之和。我悟到:在常人中我是他们的领导,有责任解决公司与员工之间的矛盾。这是在去我的钱财之心。按照业务情况,公司是不会拿多余的奖金出来的,即便这个奖金本该是我的,我主动放弃也没有错。我就主动与上级领导沟通,把我的奖金分配给了他们。

大概一个月之前,由于业务调整,安排我从新做一线销售,向一个较低级别的同事汇报工作,同时降职降薪。这一调整,在常人同事们看来是很不公平的,如果要是之前的我也会愤愤不平的上下活动的,没准还要辞职不干了。但是因为我是修炼人,我没有动心,我知道这是师父安排在去我的名利之心,同时用这种方式偿还我之前在企业里面的不当得利;还有对一个“看似不如自己”的人汇报,去我的根深蒂固的妒嫉心。

看淡名利,我的心特别平静,没有觉得不公。每一次跟相关人员的谈话中,我都把大法的真相从不同角度讲给他们。我悟到,师父这样的安排是让我在工作中可以接触更多的同事,更多的客户,让我把大法的真相讲给他们,给他们选择未来的机会。当我放下名利心对待,感到自己的心性在升华,身心发生巨大变化,有一种说不出的在法中提高的喜悦和幸福。我悟到师父在《洪吟》<无阻>中写的:“万事无执著,脚下路自通”的法理。

四、讲真相救度众生

从新回到修炼中来,认识到讲真相救度众生时间的紧迫,我就抓紧一切时间,机会,以不同方式,从不同角度向世人讲清真相。也有一些做的不好的时候,留下了遗憾。但是我相信学好法,坚定正念,在师父的安排和加持下,一定会越做越好的。

借此,也向师父和各位同修汇报一下我们目前讲真相的几种方式,还望同修们多指出不足,以便改進。

1,即时通讯软件发真相资料,讲真相,主要是针对熟悉的人。
2,面对面讲真相,从家人同事朋友到陌生人。这是最直接有效的方式,对人心的挑战也最多最大。
3,发资料贴标语群发短信寄信,多种途径救度众生。一对一的沟通虽说直接有效,但数量上来讲是比较有限的,因此我们还小组配合开展其它形式的讲真相工作。
4,发批量名单到明慧,筹划群发邮件项目。

五、过家庭关,成立家庭资料点

我们一起配合的同修中,有两个家庭资料点,但是资料的供应总是跟不上,尤其是大面积的发放资料以后。因此萌生了自家也要建家庭资料点的想法。师父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我是晚开的那一朵。可是家里人对我使用真相钱都那么在意,建资料点能行么?心里有点打鼓。我有了这个愿望,师父就帮忙安排。

那段时间炼功觉得很苦,有时甚至动摇修炼的念头。我就背“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洪吟》〈苦其心志〉),排斥这种思想。可是有时还是会往出冒。终于有一天,由于修炼之心不够坚定,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那天是个周末,在同修家小组学法,并与同修约好学完法一起去贴真相标语。突然丈夫打电话过来说孩子醒了哭着找我,要吃奶,让我马上回去。我们一看,干扰来了,发正念清除。过会我打电话回家,听说孩子不哭了,我就告知晚些回去。结果过了半个小时,丈夫又打电话过来说孩子哭的厉害了……我一看正好六点钟了,发完正念,准备回家看一下情况。结果在路上因为堵车,又接到丈夫催促的电话,还骂了脏话。

我刚一進门,丈夫就劈头盖脸的骂上了,还扬言,如果我还炼,就打折我的腿。我一看这架势,知道这是魔难来了,我提高的机会来了,心里很平静。丈夫手里提着一个黑色塑料袋,说着一些对大法不敬的话。我一看,是同修们送我的大法书籍,都被气急败坏的丈夫给撕毁了。我立刻明白这是被邪恶钻了空子,马上在心里发出强大的正念清理邪恶。看着被邪恶利用的失去理智的丈夫,觉得他很可怜,对大法犯罪造业而不自知。我当时想,要善待被邪恶操纵的众生,他们也是受害者,我没有动气,严肃的对丈夫说:你毁坏大法书籍,对你有什么好处呢?我为自己没有保护好大法书籍而感到愧疚。紧接着,我面带微笑的去安抚剧烈哭泣的孩子,那时孩子已经连续哭了一个多小时,眼神都是恶狠狠的,还举起手打人(以前从来没有这种情况),我就发正念清理她背后控制她的邪恶因素。基督徒的婆婆也站出来说我的不是,还说了一些对大法不敬的话。我都以慈悲对待,告诉她事实真相。并且告诉他们:我修炼大法,要做个好人,没有错!我哪里做的不好可以改正,会在大法中修好自己。我一定要坚修到底。丈夫又用离婚,离家出走来威胁我,我主动打电话请他回家。那时候才真正体会到师父在《洪吟》“苦其心志”中讲的“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

第二天丈夫说他哭了一天,他说毁了书,还骂我,而我却面带微笑,心态平和,觉得对不起我;我跟他讲,他做这样的事情是对大法犯罪在造业,对自己不好;告诉他大法书的珍贵,同修们做那些书所冒的风险和付出的辛劳;同时告诉他那些另外空间的邪恶,专门挑不理智的人下手,让他以后一定要理智。丈夫表示希望为自己的行为做些补偿,还说想去买或者自己制作大法书籍,我当即提出要购买一台打印机,丈夫欣然同意。就这样,我的资料点建成了。

在做资料和使用打印机,这些看似简单平凡的工作中,才体会到资料点同修的不易,体会到技术同修支持的关键,体会到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相互之间的配合至关重要。我每天下班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打印机,尽快進入工作状态,同时发正念清理一切干扰制作真相资料的邪恶,加持打印机打出更多更漂亮的资料救度众生。这次过关以后,我修炼的心变得无比坚定。

以上是我回归到修炼状态一百多天的心得体会,与绝大部份坚修大法的同修相比,我的这一点经历实在是微不足道的。希望通过自己的修炼经历,能够让那些还迷在人中的同修,不要再有任何的人心顾忌,不要再用任何后天观念来衡量我们的修炼,回来吧,快些回来吧,回来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完成历史赋予我们的巨大责任与伟大使命。

由于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还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写于二零一一年九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