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关中不要留下隐患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七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老大法弟子,最近我们学法小组有位同修被邪恶干扰的很严重,但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在交流中同修们谈到一个问题,就是在过关中留下的隐患,被旧势力抓住把柄,干扰个人精進修炼。这对我的触动很大,我也有这样的现象,现在把它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

我今年四十二岁,家庭关没有过好,先生是个交警,邪党迫害法轮功后,他极力的反对、阻止我炼法轮功,把客厅里挂的师父的法像扯了下来。有一天,我刚盘上腿,他就一拳打了过来,强行把我盘的腿拉下来了,并威胁我说:“你要再炼功就打断你的腿。”因他单位搞体育运动把腿伤了,在家呆了三年养病。当时我没有工作,靠他每月给的生活费维持生活。每天买菜,做饭,带孩子、做家务,给他当护理员,我成了他的专职保姆和护理员,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他好象专门来监视我不让炼法轮功的。虽然当时我得法时间不长,但大法在我心里已扎了根,我要坚持炼法轮功,所以有时他在外面玩时,不在家里,我就学法炼功,三年后他上班去了,我就自由了,这样,我艰难的走过来了。

二零零七年八月中旬,一天我先生带回家一名穿制服自称是法院法官的人,那人对我说:“你炼法轮功,造成家庭破裂,你先生起诉了你,要与你离婚。”并递给一张法院的传票叫我签字。我说:“不签,我每天带孩子,做家务,买菜做饭,没有造成家庭破裂,炼法轮功更没有错。”这样僵持了一会,法官的手机响了,通话后他叫我接电话,电话是法院邪党书记打来的,他是我的一个远房族人,他在电话里说:“小徐啊!你不要为难送传票的人,你不签字,你会把送传票人的饭碗弄丢的,签个字没有什么关系的,有什么事你可以到法院来说得清楚的。”听他电话后我沉默了一会,在传票上把字签了。当时我想借此机会到法院去讲真相,因当时法理不清,没有真正认识到讲真相要的是堂堂正正的,用这种方式和代价会被邪恶钻空子的。签字过后,我明白了上了旧势力的圈套,不应该签字,我很后悔,非常痛苦。开庭通知我没去,随后法院离婚判决书下来了。一名姓周的法官找到了我上班的地方,威胁并强逼我在判决书上签字,我坚决不签,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的过去了。

自从发生这件事情后,几年来我丈夫经常幸灾乐祸的在我面前讲他与我没有关系了。我说:“我是你的合法妻子,判决书上我没有签字。”丈夫闹离婚前就有外遇,现在更自由了,有时从电话中和经济上明显感觉到外面他还有女人,并且过一段时间,几天晚上不回家。一直磕磕碰碰到现在,有烦心,有时自己修炼状态不好时,很闹心,给我在修炼上留下隐患。

现在通过学法和同修提醒,悟到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我要坚决的清除隐患,归正我的一切不正状态。师父在讲法中没有讲过大法弟子离婚的法,我却在法院离婚的传票上签了字,实质上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不知不觉的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虽然我在助师正法的过程中努力认真在做大法弟子的三件事,表现也很精進,但被旧势力抓住了干扰迫害我的把柄,表现在人的这空间就是我丈夫对我的干扰,怎么学法,发正念也排除不了。现在我悟到,我要借明慧网大法弟子交流的平台,把旧势力干扰迫害我的过程写出来曝光,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彻底解体操控我先生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与邪恶生命,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有师父在管我,我要正念正行,坚决走师父安排的路,如在修炼过程中有漏,只能是在大法的修炼中归正,决不承认旧势力的干扰和迫害。

从人中的理上讲,我堂堂正正跟我丈夫讲清真相:你是以我炼法轮功为由要离婚的,不论你是被邪恶威胁,或真想另求新欢,都是做了有毁大法名誉的事,对你不好。我不是非得要和你一起生活,我是大法弟子,师父没讲大法弟子要离婚的法,我就不能做,大法弟子不做离婚的事,你这样做了有损大法的事,在大劫难中会被淘汰掉的,你不遵守做人的道德,在外面乱搞两性关系,严重违反做人的道德标准,宇宙大法对人的生存及行为是有道德标准的。你对大法要有正确的认识,做人的规范。他听了没有作声。

我认认真真的静心通读《转法轮》,师父说:“我们还讲了,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虑别人。”(《转法轮》)

师父这段法在我脑海里不断的翻转,我就向内找,深挖自己,首先归正我自己的言行举止,按大法的要求去做,我丈夫他回不回家,我不再怀疑他在外面有外遇,回家后,我也不问他为什么不归家,不争不吵,我只是去多关心他,体谅他。有一次,他肾结石病发了,疼得直叫。我告诉他:你快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他说:“你帮我念。”我说:“你自己念,才会真正受益的。”他没作声,心里默念,过一会儿,疼痛减轻。他亲身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美好。

现在我家庭和睦了,感谢师父的呵护。我要勇猛精進,做一名正法时期合格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