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银行职员李明涛陷冤狱八年 父亲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李明涛,男,41岁,邯郸建设银行职员,家住朝阳路建行家属院。因不放弃对“真、善、忍”法轮大法的信仰,于二零零三年被中共官员枉判十一年徒刑,非法关押在石家庄第四监狱迫害至今;他的妻子因中共的残酷迫害被迫离婚;父亲李家功(邯郸市机械电子研究所高级工程师)被迫害致死;他的两个妹妹也因此受到株连。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遍及全国各地,邯郸是全国的一个缩影,李明涛一家人的遭遇是其中一例。

一、李明涛遭绑架、非法判刑、铁钉钉手指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五日,邯郸市邯山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了时年三十一岁的李明涛等几名做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抢走法轮功学员身上的现金、身份证及一切通讯工具。多次非法抄家,将法轮功学员的所有大法书籍、现金、存折和值钱的东西洗劫一空。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邯山公安分局恶警私设公堂,对李明涛等几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长达二十多天的刑讯逼供,用高压电棍电击全身,长期吊铐,他们的手、脚、胳膊、腿都肿的老高,手铐都卡到肉里。恶警们用柳条抽打法轮功学员的脚心,长期不让睡觉,长期进行精神和肉体摧残。二十多天后,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到邯郸市第一看守所。法轮功学员们曾多次绝食抗议恶人们的非法迫害,都遭恶警残酷迫害和野蛮灌食的摧残。

酷刑演示:背吊铐
酷刑演示:背吊铐

二零零三年七月三日,邯郸市邯山区法院将法轮功学员李明涛非法秘密判刑,刑期长达十一年。李明涛上诉到邯郸市中级法院,市中级法院又非法做出维持原判的决定,在没通知家属的情况下,于十一月十三日将李明涛秘密送到石家庄北郊第四监狱迫害。

从野蛮绑架到非法判刑,在邯郸第一看守所非法超期关押长达两年三个月之久。更无耻的是在他们下达的通知书中连一个公章都没有,可见恶党执法部门践踏人权、践踏国家法律已到何种程度,这就是中共叫嚣的“人权最好时期”。

石家庄北郊监狱和全国监狱一样,都是把法轮功学员分处在全监狱的各监区和分监区中,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有三、四名暴力犯专门二十四小时监管。整个监狱教育处的工作重点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一说汇报情况,就是指法轮功学员的情况;狱警唆使监狱里的在押犯人,如杀人犯、抢劫、强奸、黑社会的暴力犯等犯罪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变成了监狱中的“囚中囚”。中国大陆《监狱法》中明文规定不准犯人治监。这些暴力犯在狱警们的操纵下,为了讨好狱警以求得奖励、减刑,什么丧失天良的事都能干的出来。对法轮功学员更是残酷至极。狱警和暴力犯联手对法轮功学员严加监控、折磨,每个法轮功学员之间和与他人间被阻隔,以利于恶警进行见不得人的迫害。

对法轮功学员李明涛的酷刑迫害本发生在二零零三年十一月,直到二零零四年的四月中旬,我们才在曲折的追踪和探询中得以了解真情,并核实确认。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三日,李明涛刚被劫持到石家庄北郊第四监狱,狱方就把他关入监狱的“转化班”,这是监狱为执行江泽民的指令专门设置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班”。这个转化班就设在招待所,即“接见室犯人二十四小时亲情会见招待所”,这也是恶人的惯用的蒙骗伎俩,越是邪恶、黑暗的迫害场所越选在环境看似优越、命的名称听似温情的地方,以达到掩盖罪行、遮人耳目、肆无忌惮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目的。

李明涛被关进一个门窗紧闭、窗帘紧掩的独间,由三个暴力犯看管。恶人强迫李明涛坐在墙角的小凳子上“熬鹰”,即昼夜不让睡觉不让合眼、毒打。另一方面教育处的恶警开始威逼诱惑劝说:“你不要再固执了,都已经进了监狱还怎么修炼?心里想什么我们不管,写个保证就行了。你要知道这里可是强制改造机关!”李明涛仍然坚持“我们修炼大法做好人绝对没有错!”,并对监狱的残酷迫害提出抗议,拒绝邪恶一切无理要求。李明涛正念正行,使邪恶的恶警终于沉不住气了,教育处恶警赵军竟残忍的将钉子钉进了李明涛左手的无名指和小拇指的指甲缝中……在之后的日子里,李明涛曾数次被恶警暴力殴打暴力洗脑。

二零零六年五月,李明涛被带到教育科设在特管楼的“转化班”,恶警派三名犯人监视迫害,七月份邪恶监视撤走,后来就一直给他加戴着刑具。

如今,李明涛已蒙冤狱十年了,其间狱方经常无理拒绝家人探视。石家庄北郊监狱的恶警用尽了种种卑鄙毒辣手段,软硬兼施迫害法轮功学员,由于封锁很严,很多消息不能及时曝光。

二、李明涛的父亲李家功被迫害含冤离世

李明涛的父亲李家功,邯郸市机械电子研究所高级工程师,在中共邪党人员长期的骚扰迫害下,于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三日含冤离世,临终也未能和日思夜想的儿子见上一面,终年七十二岁。老人唯一的儿子遭冤狱迫害,当时也未能回家奔丧。

李家功,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功后不久,多年的高血压不治自愈,大法神奇在老人身上的不断展现使得家人相继得法修炼,一家人其乐融融。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期间,由于天津中共当局对大法学员的诽谤与不公正待遇,这个多年来与世无争的老人本着跟政府说句实话的愿望来到北京,参加了“四二五”和平请愿。老人回来后,仅仅因为这一合理合法的行为,遭到了光明桥派出所警察宋某的不时的上门骚扰,同时也开始了中共对这个善良老人长达九年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和众多当时的法轮功辅导员一样,在老人和家人均不知情的情况下,单位领导以谈话为由伙同光明桥派出所恶人将老人劫持到原联纺旅馆,非法拘禁长达四、五天,在逼迫放弃信仰未果后,又非法闯入老人家中抄走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其恶行令人发指。“七·二零”之后,单位邪党书记马路昌多次给包括老人在内的几名法轮功学员办洗脑班强行转化,逼迫他们放弃信仰。

然而谎言终究是谎言,暴力又岂能改变人心?老人拒绝放弃对真理的正信,老人的坚定使单位领导丧失理智,迫害进一步升级了。二零零一年单位又伙同光明桥派出所和市六一零办公室将老人和同单位的几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临漳办洗脑班,连续二十多天看诽谤师父的录像,后来因为其弟有病住院才让回家。在此期间,老人表示:“我不会放弃修炼法轮功,如果党员不让炼,我自愿退党!”单位多次开会,强奸民意,强行开除其党籍(这里对邪党无任何感情色彩,意在谴责其恶行)。

二零零二年十六大期间,老人因邮寄真相资料这一全世界都认为合情合理合法的行为而再次被苏曹派出所绑架,恶警将老人铐在椅子上并连续一周多不让睡觉,老人当时已经六十三岁了,持续一周的折磨使老人咳嗽不止,最终患上了疝气。派出所指导员见状为推卸责任将老人送到看守所,一量血压已被迫害的高达二百多,一看和二看都拒收,最后向家人勒索了三千元才放人。老人的大女儿和二女儿也因帮父亲邮寄真相信而分别被丛台公安分局非法劳教二年和敲诈勒索八千元。

二零零三年七月三日,李明涛被邯山区邪党法院秘密枉判十一年,儿子被枉判的恶讯、长达九年监狱摧残的事实、监狱多次无礼拒绝老人及家人探视等等,一桩桩一件件,压得老人喘不过气来,使得老人终日在思念儿子及担心儿子的处境中煎熬着,身心俱疲。再加上丛台公安分局把老人当作所谓“重点人员”,李家功的单位邪党书记马路昌、光明桥派出所恶警宋某、苏曹派出所等单位恶人,平时或每逢“敏感日”必上门骚扰、多次抄家、恐吓。十年来,老人就是在这样的处境中度日,致使精神长期压抑,积郁成疾,于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三日含冤离世。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这十二年中,李明涛一家人的遭遇也只是中共对善良的法轮功民众所犯下滔天罪行的沧海一粟。在法轮功学员不懈讲真相的努力下,越来越多的人了解了真相并支持法轮功。在此正告那些跟随中共行恶的人,迫害善良天理不容!当江××之流被绳之以法的时候,你们的下场就可想而知了。希望你们悬崖勒马,不要为自己留下遗憾。

单位邪党书记马路昌手机号:13803299943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