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大姐得法记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七日】近日,在我们单位的法轮大法弟子中传递着一个令人兴奋的事:“马大姐得法了!”而且她和老伴(老同修)正在相互促進、共同精進呢。

马大姐何许人也?为何她一修炼会引起如此大的反响呢?这事还得从头说起。

马大姐六十八岁了。青年时期在农村是妇女干部——“铁姑娘队”队长,那不就是铁姑娘中最铁的姑娘了?其它的不用多说,光听这称号就够吓人的。那时,在本乡里,还有一伙和她一样所谓“积极跟党走”的“铁姐妹”,类似如今的“愤青”吧。“受党的培养”,满脑子装的都是中共邪党灌输的条条框框,自然也都是中共党员了。当然这是以前的事了。

后来马大姐随丈夫進厂当家属,至此笔者才与其相识。“马大姐”名符其实——人高马大,脸色膛红,声如洪钟,遇事敢讲敢拼,一派文革红卫兵的“疯”彩。在家中当然也是居于“领导地位”。外人背地里送外号“母老虎”。

在法轮大法在中国大陆广泛洪传的九七年,马大姐的丈夫开始修炼。她倒也不反对,锻炼身体,好嘛!可九九年中共一迫害大法,她立马跟风,拼命反对了,还被邪党利用来监视其丈夫:不许他单独出门;赶集上店时她得跟着,就象押了个犯人一样。有一次她不在家,有人找她丈夫有事,大冬天她丈夫竟然穿着双拖鞋出来了,因为他的鞋全都被她锁起来了。

有一次中共邪党办洗脑班,她丈夫也被抓到里面遭受非人的折磨。回到家中的当天晚上,马大姐发现丈夫居然又在看李洪志师父的经文,就立即向邪党打“报告”。第二天她丈夫又被抓到洗脑班。马大姐自以为自己是“听党的话”,“大义灭亲”“立场坚定”,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特别是每当遇见了丈夫的同修时,真的是“横眉冷对”,象见了敌人一样。同修们想跟她讲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那就别想了,也就更谈不上向她洪法了。

马大姐对待丈夫的做法,完全是六、七十年代被中共教唆的那一套。其实在亲朋好友和邻里之间都当成笑话传,可她不以为然。

马大姐尽管剽悍,可却是位孝女。二零一一年春天,她的老父病重,她一点不敢怠慢,赶紧回到娘家侍奉老父去了。

在家用心照顾父亲这就不说了。有一件事让她觉得不可思议:她发现,昔日那些铁姐妹们现在怎么都变了,特别是其中有不少成了法轮大法弟子,而且,当得知她不修大法、甚至还反对大法时,这些姐妹马上就来向她洪法和讲真相。她自然极力反对。

姐妹们知道,那是因她被中共洗脑,中毒太深。马大姐心里也清楚,这些从小在一起长大的姐妹们没有理由骗她,所以她的态度也开始有所变化。

工夫不负有心人,就这样经过了那些姐妹们一个多月的努力,马大姐终于明白了,原来中共对法轮功的宣传都是造假,是诬陷。法轮大法是伟大的佛法,是教人做好人的。于是她退出了邪党。当地的同修又给她请了一本《转法轮》赠给了她,让她读读,了解了解什么是法轮功。

结果回厂后,就有了开始的那一幕。这正是,人生路上有艰险,得法早迟皆是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