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一念:一个“包夹”的转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八日】奥运之前,中共以奥运安保为名,非法将我刑拘,后非法判刑,投入监狱。在监狱里,警察为了“转化”我们法轮功学员,往往在我们的身边安排多名罪犯,官方称之为“包夹”。

“包夹”对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进行监视和管制,这些人长期以来受中共的洗脑,仇视大法与大法弟子,迫害大法弟子心狠手辣,对大法弟子“转化”迫害。用他们自己的话说,警官对他们说过:殴打法轮功修炼的人,我们(指警官)没看见。

在我的身边,有一个“包夹”C,他是“转化组”的负责人,他自恃有文化、财大气粗(原来在外边是一个公司的经理),有人际关系。以前,C也做过“包夹”,迫害过我们的同修,自以为有经验,所以对我非常邪恶。

我发正念,求师父加持,牢记师尊的教诲,不配合邪恶的命令要求和指使。我不背监规,不按他们的要求坐小凳子,并且通过不同的形式向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得到褒奖一千多个,因果报应等。一有时间,我就发正念。由于师父时刻都在保护我,恶人始终不敢对我动一下手,用C的话讲,警官的办法都用尽了。

由于C执迷不悟,他也受到了恶果报应。有一天,他在分监区的大厅里(因地滑)摔了一跤,左手臂膀受伤,疼的很厉害,别人说伤筋动骨一百二十天才会好,可他都二百天了,还不见好。晚上,C常常疼得睡不了,几个年纪小一点的劳改犯常常去扳他的手,疼的他嗷嗷叫。这样过了很长时间,C臂膀不疼了,可是,他坐在小凳子上站起来的时候,又常常撞在上铺床的铁栏杆上,又疼得他嗷嗷叫。

这段时间里,他每天听到我背《论语》、背《洪吟》的时候,他跟我讲,即使我背的声音很轻,他的身体的震动都是很厉害的。

过了一段时间,他的臂膀又开始隐隐疼起来了,这时他跟我说:“我以前对你这样(指迫害),现在我苦也吃够了,你可别让我终生残废啊。”

我跟他说“我们法轮功修炼的人,是修善的,我们不会去记恨任何人,更不会去伤害别人,现在我问你,法轮功是什么,真相你知道了吗?”他说“知道了,知道了。”后来没有听他再说起过这疼那疼的,真是善恶一念哪。

没多久,他被派到一个新建立的分监区去当了护监大组长。不久,天气冷了,有一天,他来拿东西(他的东西都在原来的分监区),碰到我,对我说“某某啊,我那里也来了一个跟你一样的。他生活条件很差,到现在连内衣都没有。这不,我给他拿几套内衣过去,你就放心好了,我会照顾好他的。”

后来,他对那边的警察也讲了法轮功的真相,那边的环境宽松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