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1月8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八日】

  • 辽宁省新宾县杨继荣遭受的迫害

  • 河北程建明、郭素花夫妇俩被迫害经历

  • 河北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是中共的法西斯监狱

  • 辽宁省新宾县郑德斌遭受的迫害

  • 辽宁省新宾县杨继荣遭受的迫害

    杨继荣,六十五岁,是新宾县南杂木村村民,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曾患有肩周炎、腰椎盘突出、胆囊炎、胃溃疡等多种疾病。多年求医问药都没有明显好转,给困难的家庭带来巨大的经济负担。修炼法轮大法后不长时间,没花一分钱,身上的病全好了,真正感受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妙。杨继荣坚信法轮大法是超常的修炼法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倾其全力疯狂迫害法轮功,杨继荣出于对当权者的信任,依法到北京讲清法轮功真相,却遭到了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五日,杨继荣与同修搭伴去北京证实法。到了北京,便被站前派出所警察绑架送到北京的一个拘留所。在拘留所里,警察指使犯人对法轮功学员行恶。犯人把杨继荣的衣服扒光,用湿毛巾抽打她的全身,湿毛巾抽下去,随即身体上便出现条条伤痕。恶徒还让杨继荣“飞着”(一种酷刑手段)。大法学员王秀艳的前胸都被抽打的流血,脸被打得黑紫,非常残忍。

    十月二十二日,南杂木公安分局警察李丹(已死)等人把杨继荣从北京劫持回南杂木分局。南杂木分局长李广仁(外号“李老狠”)见到杨继荣便破口大骂,脏话不堪入耳,随后便抄起高压电棍在杨继荣身上乱捅,电击她的心脏部位、乳房、前胸、后背、胳膊、下肢等。当天下午,便把几大法学员送到新宾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酷刑演示:绑在铁椅子上电击
    酷刑演示:绑在铁椅子上电击

    在看守所里,恶警强迫法轮功学员看诋毁大法、诋毁师父的录像,不让看书、不让炼功,其中有一个叫马政的恶管教,完全失去警察的身份,天天对着大法学员骂街,直到他遭报应了才有所收敛。

    一个月后,恶警让家人交了所谓“罚款”(当时交了多少钱记不清了)及伙食费才释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七月一天,在当时南杂木公安分局代理局长王伟英的指示下,警察李丹到杨继荣家,把杨继荣骗到公安分局。警察王金龙审问,因杨继荣不配合,当天下午把杨继荣和另两名同修郑德斌、刘明华一起送到新宾县看守所关押。他们绝食九天,在政法委书记宋俊林让学员的家属交了一千元的所谓“罚款”(没有收据),并将家中的房产执照拿到南杂木公安分局做抵押,才得以回家。

    十几年来的迫害,对杨继荣及家人的恐吓、骚扰等迫害,使得杨继荣的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河北程建明、郭素花夫妇俩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赤城县程建明、郭素花夫妇,因为修炼法轮功,多年来双双遭到邪党迫害。

    二零零一年五月三十日,郭素花被单位领导骗到厂里,结果一进厂就被公安局戴上手铐劫持到小刁鄂洗脑班迫害一个半月。在这期间她母亲病逝也不让回家奔丧。放人时,洗脑班还逼她的家人写什么保证书、勒索一千元钱。(收钱人:小刁鄂洗脑班头目梁志斌)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三日,程建明和妻子郭素花在沙城汽车站上车时,被警察搜查出自带的《明慧周刊》而被绑架,县国保大队张永新等三人遂闯到沙城他们女儿家非法搜查,然后把程建明夫妇一同绑架到县国保大队进行询问,郭素花当天被放回家,程建明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来家中找了人才被提前放回。

    二零零八年奥运之前,程建明遭单位监控,单位领导常瑞军、郭英锐说执行县指令,晚上不许他回家,在单位睡觉,白天由他所在打工单位营业人员看守,中午由营业人员陪同吃中午饭,晚上七点必须到单位值班室报到。奥运开始后,单位恶人又强行把他劫持到位于东关大队的城关镇办洗脑班,直到奥运结束才让他回家。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四日,程建明和郭素花发放真相资料时被警察李岩忠发现,被绑架到公安局国保大队,程建明被非法治安拘留十五天,郭素花被检查身体后放回。在此期间,恶警闯到他们家中非法搜查,抢走法轮功书籍。


    河北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是中共的法西斯监狱

    (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以后,在中共“六一零”这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机构的指使下,各地“六一零”大搞洗脑班,暴力“转化”大法学员,逼迫大法学员放弃自己的信仰。这些洗脑班实际就是中共私设的法西斯监狱,为达到他们的目的,无恶不作。河北保定定兴县恶徒也不例外,李郁庄洗脑班就是这样一个邪恶黑窝。

    二零零二年八月中旬的一天夜整十一点,县政保科(现国保大队)朱晓涛、李峻岭二人带领一帮约七、八个恶人闯到大法学员清莲(化名)家非法抄家,并将她绑架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办公室。让她坐在一把椅子上不许动,另有一男一女躺在同一张床上看着她。到了夜里约两三点钟进来一个骨瘦如柴的瘦高个男人,嘴里说着不干净的话,企图对清莲非礼,遭清莲严厉制止。次日,张军(原政保科副科长)和李峻岭对清莲进行非法审讯。在张军办公室,李峻岭左右开弓,给清莲两个嘴巴子,打的清莲口流鲜血,眼冒金星。清莲扶住了桌子,把桌子上的塑料尺子碰到地上,张军拿起尺子,就抽打她的肩膀。打完了后,张军让两个年轻小伙子继续非法提审清莲。清莲说:“真善忍没有错,江泽民错了。”一个小伙子就写上了,张军看了暴跳如雷,“还给他写这些”,抄起纸就撕了。到了中午,张军就把清莲铐在暖气管子上,他边铐边说:“让你好受好受”,一直铐到下午把清莲绑架到李郁庄洗脑班。清莲刚下车就被洗脑班的恶人马凯华踢了两脚。

    在洗脑班里,大法弟子每天起床后,就开始跑步、站军姿、做俯卧撑、劈叉、走蛤蟆步、两个人背着跑圈等等一系列非人的折磨。做俯卧撑时,恶人们“检查”法轮功学员做的姿势对不对,就在每个法轮功学员后面踹膝弯窝,经常有法轮功学员被踹的跪下,好多学员的膝盖被硌的青紫、有的渗血。做俯卧撑不管老少都得做100次至150次,有的老年法轮功学员累的起不来了,立即遭到打手们拳打脚踢。

    所谓“蛤蟆步”,打手们强迫法轮功学员蹲下,两脚后跟不许落地,两只手伸到胯下交叉,右手扳着左脚脚后跟,左手扳着右脚脚后跟,利用脚尖往前走,边走打手在后面跟着,还喊:快、快。如果快了姿势就得变形,变了形就是一顿毒打,慢了也是一顿打,一走就是几个圈,累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

    在洗脑班里除了对法轮功学员肉体上的折磨,更残酷的是被强行洗脑。恶徒逼迫学员听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课”,主讲人李爱军(李郁庄洗脑班主任)、娄标文(副主任),其他的打手们坐在教室后面,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看诽谤造假的电视时,有学员提出是造假,打手们就把法轮功学员揪到后面一顿暴打。每当打手马凯华和娄标文值夜班时,经常搞所谓“紧急集合”,法轮功学员们行动慢了,就遭一顿毒打。有时,娄标文和马凯华等人在院子中间支上四个标杆,让法轮功学员们自由结对子一个人背另一个人,背着跑圈,谁碰到标杆时,就是挨一顿毒打。有的学员已经在这里被折磨几个月了,身体已经很虚弱了,再加上背着一个人,根本就跑不动,况且学员多数是老年人,只能蹒跚着背着,慢了打手们就用台球杆戳背着的人。满院子是叫喊声,谩骂声,皮鞭的抽打声,狼牙棒的碰撞声。清莲遭王志刚拿狼牙棒抽打,身上被打的肿了二十多天,至今还留有被打的痕迹。

    法轮功学员在夜里被折磨,第二天还要被精神“洗脑”,在上洗脑课时如果有谁打盹,打盹的学员就被强行拉到讲台上站着听。有一次一位68岁的老太太在讲台上被罚站,由于体力不支晕倒在台上了。

    有一天六点吃饭前,一辆白色面包车在洗脑班院门口停下来,李峻岭和张军从车里下来。张军朝车里喊:“下来,下来!”好一会儿没下来人,李峻岭就上车一脚把那个人踢下来,从车里掉下来一位六十岁左右的妇女,她就是法轮功学员谢文平。谢文平被迫害的糖尿病复发,浑身没劲,失去行动能力。谢文平在洗脑班里吃饭、上厕所都要靠法轮功学员们背着。即使这样,打手们还强迫她听洗脑的课。这次她在洗脑班里被非法关押了两个多月,身体已被折磨的非常虚弱了,回家后通过修炼法轮功身体很快恢复健康。之后又被恶徒绑架到洗脑班,再次受到非人的折磨。在出现生命危险后才被送回家。此时她人已经不行了,到家不几天就含冤离开了人世。

    有一次,打手们正在强迫法轮功学员跑步,突然李爱军把一名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叫出来,李爱军拿出狼牙棒靠在树根底下,对这名法轮功学员进行“审讯”,打手王志刚、马凯华等人有拿狼牙棒的,有拿棍子的对该学员进行群殴,狠劲打她,打的这位学员在地上打滚,浑身上下包括头脸遍体鳞伤,最后口鼻流血,胸间憋闷,只有上气没有下气了。其他法轮功学员们急了,就喊:别打了,再打要出人命了!这时李爱军才叫打手们住手。

    在洗脑班里前院中间有一棵一搂多粗的大树,这棵树也成了恶人们行恶的工具。他们在树干约一人高处钉上一个大钉子,离钉子约一米高处拴着一根绳子,绳子上系个套。让人单腿站在钉子上,一只脚悬空,一只手扒住树皮,一只手套在绳子上站着背诗,唱歌。有一次强迫一位女学员,站在上面背诗,唱歌让个聋子听,听不见不能下来,受折磨的学员下来后半天手动不了,扒树皮的手合不拢,被套绳子的手腕处有很深的印痕。当时间长了一旦单腿站不住了,扒树皮的手扒不住了,人就只能一只手被套在绳子里身体悬空吊着。

    有一次原政保科科长张淑兰带着公安局的几个人到了洗脑班,打手王志刚为讨好主子往上爬,就当着张淑兰等人的面左右开弓抽打比他母亲年龄还大的女学员六个嘴巴子。还逼问“写了(指不炼功的保证书)吗?”还没等该学员说什么,两个嘴巴就又打上去了,把人打倒在地之后,逼迫学员站起来又打,打的站起不来了,王志刚就揪起学员来打。这位法轮功学的脸上打出的都是红红的手掌印。

    被关非法关进洗脑的法轮功学员回家时都被勒索钱财,勒索的数额从几百元至上千元不等,勒索用途写的是什么饭费、学习费等等。在那里,法轮功学员每天早晚喝的是能照见人影的稀饭,每人一碗,有时不够了就加水,主食馒头,菜是腌的萝卜咸菜,中午是馒头,每人一碗菜汤。

    迫害的相关人员:

    朱晓涛,国保大队指导员 手机: 13703124277
    李峻岭,国保大队副队长 手机:13700328570  住址:昌盛苑小区8号楼1
    单元501室
    张淑兰,原定兴县公安局政保科(国保)科长
    张 军,原定兴县公安局政保科(国保)副科长

    原李郁庄洗脑班打手:
    李爱军,原洗脑班头目,现年45岁,现任定兴县“610”副主任,家住定兴县
    种子公司院内北楼3 单元 4 楼西门 ,原籍定兴县易上。宅电:
    0312—6925103
    娄标文,现县委办公室工作 办公室电话:0312-6922529 0312-6922294
    王志刚,打手,宅电 0312-6923302
    李 刚,现土地局工作 宅电 0312-6839235
    张克新,现物价局工作 宅电 0312-6925928
    刘永春,现在水利局驻贤寓镇西辛村办事处收费 水利局电话 0312—6926141
    0312--6928306
    刘志水,宅电 0312—6925339
    马凯华,现县政府工作 办公室电 0312--6922529
    张志远,现广播电视局上班,办公室电话: 0312—6912382

    这些人中大部份是部队转业等待分配工作的人,多数来自农村,除了管吃管住外,每月至少发500元的补贴。


    辽宁省新宾县郑德斌遭受的迫害

    辽宁省新宾县南杂木镇的法轮功学员郑德斌,七十六岁。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按照宇宙最高标准“真、善、忍”修心做一个好人,做道德高尚的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疯狂的迫害法轮功,郑德斌为了维护自己的信仰,要求还大法与师父的清白,依法去北京向当局讲明法轮功真相,却遭到了当权者的迫害。

    进京上访被绑架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五日,郑德斌踏上了去北京的上访路。到了北京才明白,那里根本就不让你说话。

    十八日早晨,郑德斌还没有走到信访办,就被北京的巡警绑架送到廊坊拘留所。到那里,恶警们先把他的衣服扒光,搜身,等归还衣服时,外衣、外裤全被没收,只给内衣内裤,而且衣袋里的三百二十元钱全都不见了。十月二十三日晚,抚顺公安局驻京办的警察把他押送回南杂木公安分局。当时的公安分局长李广仁下令把郑德斌关进铁笼子里,不一会,他就提着一根高压电棍,嘴里边骂着脏话,边用电棍在郑德斌身上乱杵。电了一阵子,看没起多大作用,便骂骂咧咧的走了。当天下午把郑德斌押送到新宾县看守所。他在那里被非法关押了四十五天后才回到家。南杂木公安分局勒索家属二千元所谓“保证金”。

    做好人反而遭到劳教、罚款、拘留

    二零零零年八月份的一天,在新上任的南杂木公安分局局长王维英的指示下,恶徒莫名的绑架了大法学员郑德斌、刘明华、杨继荣。下午将他们送到了新宾县看守所,关押了十天,后又转到抚顺教养院。经体检,郑德斌高压二百八,低压一百八。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硬是把他关进了劳教所。非法关押了十一天后,新宾县政法委书记宋俊林让郑德斌的儿子拿一千元作为“罚款”,才放了他。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九日由南杂木分局的警察王金龙与抚顺公安一处四男一女闯进郑德斌家,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续,便翻箱倒柜。尽管什么也没有翻着,仍然把郑德斌绑架到南杂木公安分局。同一天被绑架的还有一名叫周淑梅的同修。大约晚上九点多钟把二人押送到抚顺顺城区拘留所关押了一天两宿。又以莫须有的罪名勒索郑德斌的家属五千元钱“押金”(钱交给了抚顺国保大队,不给开任何收据)才放他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