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时刻都在看护着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八日】

一、我就是站长

九九年七二零刚开始,我县的中共人员也开始了行动,县六一零、国保大队及派出所的恶警到我们炼功点喊:“不许动。”“你们这里谁是头头?谁是站长?”我毫不犹豫的站出来,“我就是站长”(其实我不是站长,我是临时顶的)。恶人一看一个不起眼的女人,于是就威胁的说:“站长可不是开玩笑的,将来出问题要负责任的。”我毫不畏惧的说:“那当然。”就这样,我就成了我们炼功点上名符其实的站长了。

二、大法显神威

我们那里一个机关关押一名同修,我听说后决定要去看看这位同修,于是我来到关押同修的地方。我正与这位同修切磋之际被人构陷,于是派出所所长来了,这位同修老远就看到恶警往这里走,说道:“大姐,你看谁来了?”我说:“没事,那是我们派出所所长,我们抓紧谈。”当时都说些互相鼓励的话,这时所长已到门口了。

他说:“谁叫你来的?”我说:“我们同修被抓,难道看看都不行吗?”他说:“你管啊?跟我走。”于是他把我带到关押很多同修的地方。那里有一个专管迫害我们的人,他叫我们蹲马步,就是两腿弯各挟一块砖头再半蹲下。那个管我们的人说:“这里就你年纪大,你就别蹲了。”我说:“不行,回去后,人要问我蹲砖头是啥滋味,我怎么说呀?”(当时的悟法,不一定对,大法弟子不应承认迫害)那人说“看你年纪大想照顾你,可你非要蹲,真是少见。”于是他找来两块带很厚水泥的砖头,我接过来往腿弯处一挟,说:“俺就来个金刚排山吧!”说着我双手一抻,就从两眼中射出多种色彩的光芒,象扫射似的。说也奇怪,那些人都站不住了,陆续的都走了,就连那个邪恶头头书记也不例外的离开了。

事后我问那个书记:“那天为什么你们都走了呢?”他说:“不知为什么有种说不出不好受的感觉。”这时我暗暗的高兴,我明白,这是师尊给我的力量,是大法在显神威。这时我想起师尊在《洪吟二》〈师徒恩〉中写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这句话的份量,同时感到师尊时刻都在弟子身边,看护着弟子。

三、从心里藐视邪恶

迫害虽然铺天盖地而来,而我们炼功点仍然是按部就班的学法,从没间断过。后来有人构陷,恶警从我们炼功点一下绑架了几十名大法弟子。被绑架的人大部份在拘留所,我和几位同修被关進看守所,正好遇到我们乡镇原派出所所长,他面带奸笑的说:“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呀!”我严厉的说:“反正有一个。”進去后,按他们规定都要静坐,我不配合他们,坐监的人说:“大姨,这规矩任何人都要遵守。”我说:“我就随便站。”巡视人员问道:“你为什么不静坐。”我说:“不习惯。”他说:“不习惯不行!”我说:“你看着办吧!”巡视人员笑笑说:“随她便吧。”

中午吃饭,我心中说:“师尊:人间的饭我不吃,另外空间您什么都会满足我的。请求师尊给弟子加持!”于是我不渴也不饿,一天,两天,十天,一个月,两个月,整整八十一天,没吃没喝,管理人员恐怕出事,要给我输液。我说:“我不需要输,我需要炼功。”他们不听,硬要给我输。

这时我想起师父在《正念制止邪恶》经文中教导我们的:“大法弟子在正念强、没有怕心的情况下可以用正念反制行恶者。无论恶警用电棍或是坏人用药物注射迫害,都可以用正念使电流与药物转到施暴者身上去。立掌或不用立掌都可以,正念一出即可。”

于是我说:“谁给我输几瓶水,这水都强压给谁,你回家也得输几瓶。”他们不信,总认为我吓唬他们。事隔四、五天,狱医又叫两个助手给我输水,两个助手说:“俺不敢再给大姨输水了,每次俺给她输瓶水,回家都难受,吃药打针都不行,最后都是俺给她输了几瓶,自己也得输几瓶才好。”这个狱医人称活老虎,在监狱里抬手就打人,张口就骂人。他说:“我就不相信世上有这样的奇事。我来输,有本事报应我吧!”我说:“只要你敢给我输,回家一定会返还给你。”

事隔几天,这天他无精打采的到我跟前说:“你真是大神仙,活佛。这两个助手说的一点都不假。我每次给你输水,回家都非常难受,先吃点药看不行,打针还是不行,白天给你输几瓶,晚上回家自己照输几瓶才行,我真服你了活佛,这里也不能再关押你了,我得让你赶快离开这地方。”

这时我不由得热泪盈眶,这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呀!师尊呀!师尊,您时刻都在弟子身边,您时刻都在关心着、保护着您的弟子,真比弟子自己还关心自己啊!

四、齐喊“法轮大法好”

蹲监的人有的因为贪污,有的因为盗窃、打架、卖淫等。在世间都张狂惯了的,一到看守所里她们都拉帮结派,互相殴打。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我告诉她们到这里的人都是难友,应该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不应当互相排挤,互相争斗。有个别人还想拉帮结派,打自己看不上的人。我往当中一站说:“要打就打我吧!”她们都很尊重我,齐说:“老姨,我们怎能打你呢?”我常给她们讲大法的美好,大法叫人心向善,炼功人对任何人都要有慈悲之心。只要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将来一定会得福报。同时自己从心里认识到自己以前的错误,案情就一定会从轻处理,早日得到自由,回家团圆。

她们问我:“真的吗?老姨。”我说:“当然,一定会。”于是她们个个都能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有时间,她们就叫我讲大法的故事给她们听,她们越听越想听(她们中有四个被判重刑的人都被从轻处理了)。

由于我长期没吃饭,身体非常瘦弱,不能行走(因我在他们心中是要害人物,他们用监控器时刻监控我的行动,从没见我吃过饭,可是照常炼功。)每次提审我时都用担架抬着我,他们提审我时要给我戴脚镣、手铐,我不同意。他们说:“那是规矩,凡是提审犯人时都得戴。”我说:“那是留给坏人戴的,我们修炼人都是好人,我不戴。”他们说:“先戴上到外边就给拿掉。”谁知他们表里不一,到外边他们不拿了。这时我心里暗暗请师父给弟子加持。于是他们问我话,我一言不发。他们说:“你怎么不说话呀!”我说:“脚铐手铐不拿掉就是不说。”最后他们说:“给你拿掉,这还是第一次破规矩。”这时我深感邪恶空虚。每次提审我时同室的其他人就一齐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些提审我的人都说:“你是来蹲监的,还是来洪法的?”每当我听到此话时,心里都感到美滋滋的,心想这都是大法的威德,是师尊给我的智慧,给我的力量,给我的荣耀。

五、大法再显神威

同监室的人无事时都围着我,叫我讲大法神奇之事给她们听,再也没有互相打闹之事发生了。有一天,我告诉她们说:“下星期一我就回家了。”大家都围着我问:“老姨,你又做梦了?”我说:“夜里老师点化我说,你四张批复都下来了,星期一就回家了。”星期一他们又来提审我,说:“再去检查一遍。”我说:“检查不检查,反正今天我得回家。”同室的人齐说:“上星期五,老姨就做梦说今天该回家了。”狱警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露出满脸的惊讶说不出一句话来。

到医院一检查,血压、心脏等都有问题,供血不足,什么都到最危险的地步了,于是他们通知乡村来接我,我被抬出看守所。看守所的人说:“你看人好好的交给你的,你可得慢慢的开车呀!”司机一听要慢慢走,犯愁的说:“慢慢走,哪天到家呀!”我说:“你开吧!能开多快就开多快,爬山也行。”

到家后,半个小时就想吃饭了。到家第二天,女儿说:“妈妈,我明天就开学了,我愁你怎么办?”我说:“你放心的走吧,我没有关系。”女儿说:“你算算你多少天没吃饭了?还说没关系。你能下床走走,我就放心了。”于是我下了床,顿觉天旋地转,我一边求师父给我加持,一边默念师父讲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我顿觉精神抖擞,浑身有力,轻快的围屋转了两圈。笑着说:“你看行吧!”女儿一下扑到我的怀里哭着说:“妈妈,你真是了不起的女强人。”我说:“这都是大法和师父给我的力量,我们应当感谢师父感谢大法。”女儿说:“大法真神奇!”

女儿走后两天,我到院子里提水,一手提一桶(约三十斤),一手提一壶(约十斤),走着走着,腿一打软,扑通一下摔倒在地,两个不懂事的孩子跑过来,把我扶起。这时不知怎的脸到后面去了,两个孩子哭着说:“俺妈的脸转后面去了,饭也不能吃了。”我说:“孩子没关系,只要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什么都能做的来。”这时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叫我不要过多出入(因那时邪恶还在监视我)。我请求师尊加持我,说也奇怪,这时头慢慢往回转,约半个小时,又恢复正常了。两个孩子拍手欢笑,大法师父把俺妈救好了,谢谢师父。

事隔不久,又通知我,由市中级法院的法医鉴定,让村书记带着。村书记说:“你不早说,我好找人通融一下。”我说:“用不着,有师在有法在,我什么也不要。”一路上有说有笑,村书记说:“就这样怎么经得起检查?”我说:“你放心,一切由师父安排,邪恶什么都不是。”一進医院,我浑身不由自主的抖起来,他们以为我是装的,于是他们用针扎在两胯骨和两腿肚上,再通上电,针全部抖起来。整整四十五分钟,我毫无感觉。就听医生说:“下身瘫痪。”把我送出医院,一上车又说又笑,村书记说:“你真是活神仙,我是彻底服你了!”此时我心里明白,这都是大法的威德,是师父慈悲呵护啊!

村长到我家说:叫我丈夫到派出所去一趟。原来我乡镇有三位同修被绑架,从他们家中翻出大法资料。邪恶问他们资料是哪儿来的?三位同修被打的支持不住,都说是我丈夫给的。我丈夫不去,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与迫害。没隔多久,法院打来电话叫我丈夫去,我丈夫还是不去,再次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与迫害。法院叫我和丈夫一起到法院去,我说可以。谁知约好的司机送病人到地区医院,要十二点以后才能回来。我们就在家等,刚盛好饭还没吃,派出所副所长带个片警到我家说:“法院叫你俩都去。”我说:“知道,车已找好,可司机送病人到地区医院,得十二点后才能回来。”他说:“不用了,就用派出所的车吧!”我说:“行。”这时我看那个片警得意洋洋的样子,就说:“他来干什么?”那个副所长说:“你这得要人担保,他给你们担保行吧?”我说:“他不配!”于是那个专拍马屁,迫害大法弟子的小丑就这样灰溜溜的走了。

这个副所长说:“你看俺是好人吧!俺连警服都没穿。”我说:“你是好人坏人我不知道,可是你逃不过俺师父的法眼。你如是好人,我腿就不抖;你如是坏人,我腿就抖。”说着笑着准备吃饭,这时我腿抖起来了。我说:“所长,快搬板凳,叫我坐下。”然后我就觉得渴的要命,我说:“所长快倒茶。”他急忙倒了一杯滾开水(我家烧炉子)递给我,我咕噜咕噜的喝下去,牙咬碗咔嚓咔嚓的响,恨不得把碗嚼碎吃下去,再来一碗,前后共喝六碗。吓的那个副所长浑身乱抖的说:“我的妈呀!谁敢带她,吓死人了,我手烫的生痛,可她跟喝凉水似的。”于是就把我丈夫一个人带走了。

到法院那个法官问:“怎么就你自己来了?你家属怎么没来?”“她不能来。”我丈夫回答。“为什么?”法官问。“你问问他。”我丈夫说。于是那个副所长就把前后经过说了一遍,他们都感到很吃惊。

第二天法院来了一辆车,还带来五、六个人。他们把我用被子裹上,好不容易才抬到车上。我看几个人累的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在车上,我又抖,又呕吐。车一开到看守所,几个人说:“不下车了,就在车上量血压。”我胳膊一伸,说:“量吧。”狱医拿过仪器一量,就听那狱医说:“不行,二百二。”“等一会,等她心平静下来再量一量。”过了一会儿,一量,还是二百二。有人说再量一次,那法官说:“不用了,你看仪器往胳膊上一放就到二百二了,还量干什么?”他们只好把我送回家。

回来的路上他们说:“请你给找几个人帮我们抬你下车,我们实在太累了。”我说:“不用了,这回我让你们轻快轻快。”他们问:“你怎么叫我俺轻快?”我说:“你们真笨,没看见我家院里有辆三轮车吗?”他们如梦初醒,我看他们累的够可怜的,同时他们都是受害者,在车上他们谈到邪党内幕,谈到不该再迫害我。我暗暗为他们觉醒而高兴。我不由得泪流满面,师尊啊!您时刻都在弟子身边看护着弟子。

大法神奇在我身上显现太多了,由于篇幅有限,只说这些。祝愿同修们都能在师尊指引下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在证实法中更坚定的走好走正自己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