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常人心结的经历与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八日】在讲真相过程中,有时会遇到对大法有仇恨心理的人,由于这部份人不听真相,所以感觉到救他们非常难。从《明慧周刊》和法会文章中,也常看到对这种人讲真相的一些报道,有的同修用正念解体常人背后的邪恶,使人作了三退,有的同修运用智慧去讲,让人明白了真相,做的都很好。最近两年,我把常人的这种仇恨心理当作一个心结去破除,讲真相的效果也比较好,下面谈一谈自己的粗浅体会。

劝善

对大法有仇恨心理的人,最突出的表现是这种人缺少良知和善念。我体会到,当我们用善良的思想不断的去启发引导他们,从而使他们头脑中的善良因素逐渐增多的时候,他们那个仇恨心理也在逐渐减弱,当其仇恨心理消减到很弱或完全消失的时候,他们对法轮功问题就不反感了,听真相也就没有阻碍了。

本单位有一位患癌症多年的退休护士,我曾两次跟她讲真相,但她一听就说我在搞宣传,气的不行。后来我又碰到这位护士,我首先询问了她的身体状况,然后说,有一种说法叫做七分精神三分病,大体意思是,如果把一个病分成十分,精神因素要占七分,病的因素只占三分,就是说病人的精神状态要好。你的精神状态好,病就显的轻,精神状态差,病就显的重。怎么能做到精神状态好呢?就是要保持一种善良状态。什么叫善良状态呢?比如说,社会上有好人,也有坏人,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你都要对他好。为什么对坏人也要好呢?因为坏人身上的坏东西,他自己带着,沾不到你身上。坏人你都对他好,别人不得说你姿态高,有涵养吗?反过来,你要恨那个坏人,你不就生气了吗,不就损害你的身体吗?这位护士说我讲的有道理。

我继续说,现在我对咱单位的人,无论过去跟我关系好的,还是关系不好的,我都善意的和他们交往。为什么这样做呢?因为法轮功对学员有一个要求: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做一个好人。你看我现在,心脏病好了,老花眼也好了,身体很健康。我的身体为什么会变化这么大呢?就是因为我们是按照“真、善、忍”的要求,踏踏实实的在做一个好人。这位护士说法轮功教人做好人是对的。随后我给她讲了法轮功被迫害真相。

一次在公路旁边,我遇到一位为绿化带搞整修的农民女工,是一个基督徒。我开始给她讲三退的事。她一听是退党就生气,到前边干活去了。过一会,我又找到这位女工说,你是个信教的人,基督教是讲仁爱的,耶稣说,不但要爱你的朋友,也要爱你的敌人。法轮功对基督教是有正面评价的,至少不能算敌人吧。那么既然敌人我们都要爱,法轮功还不是敌人,你怎么能恨法轮功?这位女工承认恨法轮功是不对的。我对该女工讲了当年基督教被迫害和现在法轮功被迫害的一些情况后,这位女工说法轮功也是好的,并声明退出了少先队。

我去拜访年轻时曾共事过的一位医生,他不允许我讲法轮功的事。我们各自回顾了分别以来的生活状况后,我对这位医生讲了她原先工作时的一些情况,称赞当时他技术如何过硬,人品有多好,医德有多高,领导对他有多么好的评价,这位医生听了很高兴。以后我又去了几次,我谈了我的父辈、祖辈是多么老实的人,我年幼时父母是怎样教我做好人的,还跟这位医生切磋了对佛教重德行善,孔子的仁、义、礼、智、信的一些看法。在交谈中,这位医生突然说,我发现法轮功的“真善忍”也是好的。我听了很吃惊,我切实感受到了劝善对人的心灵产生的正面作用。后来,我给这位医生讲了法轮功被迫害真相,这位医生说他不恨法轮功了。

揭谎言

大家知道,一个常人仇视大法,是由于这个人相信了邪党的谎言造成的。而邪党在其它社会领域也编造了许多谎言。在讲真相中体会到,揭穿邪党另外一些谎言,也是揭露邪党、暴露邪党骗子的真面目。常人听后会感到邪党的这些宣传都是骗人的,从而对邪党的其他宣传也觉的不那么可信,所以再讲到对法轮功的抹黑宣传也是谎言时,常人就能平静的听下去,没有那种又气又恨的表现了。

我给某村村长多次讲真相,但他一听到法轮功的事就怒气冲冲,不听。这一天又遇到这位村长,我先跟他谈了一些社会问题。我说,我们国家现在叫“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可是从我国目前的所有制关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分配关系来看都不是社会主义性质的,所以我国的社会主义实际上是假的。村长同意我的看法。我继续说,零九年国家统计局公布一项统计数据,说全国农村人均收入为一年六千元,村长,咱们村能达到吗?村长说,达不到,差远去了。我说,我们省是全国的经济强省,我们县是省里的吨粮县,我们村是县里比较富裕的村,我们村都达不到,全国怎能达到人均六千元呢?因此,国家统计局数据是假的。村长承认这一点。

我又说,我们国家对某些社会问题所作的假宣传,有的一听就知道是假的,有的不知道是假的。例如以前宣传地主坏,树立了一个典型叫周扒皮,说周扒皮这个地主可坏了,“半夜鸡叫”,叫长工起来下地干活。我们觉的是真的,几年前南方有家杂志发表一篇文章,说周扒皮这个人物是假的。我给村长讲了为什么是假的道理后,村长说半夜的时候根本就不能下地干活。我接着说,对法轮功的宣传也是这样,电视上说“天安门自焚”,实际上不是法轮功干的。我举了“气管切开能说话”这个例子,讲了电视镜头描述的过程,然后说这件事叫医院的医生,护士讲就是假的,因为气管切开后的病人是不能清楚的说话的。农村人都见过杀猪,猪在杀它之前,它嗷嗷直叫,一旦把气管那地方切开个口,猪就不叫了,不会叫了,那么那个小孩怎么能说话呢?村长说“自焚”镜头肯定是假的。最后我说,我们国家把不是地主、不是法轮功做的坏事强加在他们头上,然后用这些东西为借口打击地主、迫害法轮功,这不是在冤枉地主、冤枉法轮功吗?村长说确实是这样的。

在农村遇到某单位一退休工人,他邀我到他家去坐一坐。我首先跟他谈起三退的事,这位工人说怎么是法轮功讲的,显的很生气。于是我改讲迫害真相,这位工人仍表现出不爱听的样子。我又改讲“文革”的事。我说“文革”的时候,社会上宣传刘少奇坏,刘少奇坏,宣传了十年,后来给刘少奇平反了。自五十年代初期,社会上就宣传地主坏,地主坏,宣传了几十年,后来给地主翻案了,我们才知道地主是好的。现在社会上宣传法轮功不好,法轮功也不一定真的不好。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有个特点,少年时代恨地主,青年时代恨刘少奇,到老年了恨法轮功,我们真应该好好想一想,恨的到底对不对?我看到这位工人听的很认真,就继续说,现在这个社会,好和坏是反过来的。你做好事,人家可能就得说你做的坏事,你在领导岗位上要是不贪污,想当个好官,人家马上就把你剔出去。法轮功要求学员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这多好!可是那些搞宣传的媒体就说这是“和党争夺群众”,政府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就是因为法轮功学员在做好人。这位工人说就是这么回事。

我到本单位一同事家里讲真相,她和她的丈夫在家。这位同事一听说就气的发火,还说了些对大法不敬的话。后来在路上碰到她丈夫,我谈到了我炼功后身心的受益情况,她丈夫说,“国家”不叫炼就不炼呗。我说,打倒刘少奇那也是“国家”叫做的,可那是错的。她丈夫想了一会说,你说的还真是那么回事。再后来,我给这位同事顺利的讲了真相。

讲真相几年来,我遇到一些不听真相的人,也有讲不通的人,回来后我就向内找,是不是我的慈悲心不够,或者我的正念不足,或者讲真相的方式不对,我就在思考这些问题。每当有一位对大法怀有仇恨心理的人明白真相后,我就感到很欣慰,他那善良本性在逐渐恢复的同时,他思想中仇视大法的不好的东西也给拿掉了。谁给拿掉的?当然是师父,真正救人的是师父。

层次有限,文中有误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