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清除邪恶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九日】我是二零零五年得法的老年女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八岁。由于自己有时学法犯困,执著心多,于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八日在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时被不明真相的警察举报,当时我给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并告诉我说:他就是抓法轮功的,打110举报。来了警车和三个警察,他们把我劫持到派出所后又到我家抢走许多大法书、《明慧周刊》和我包里的神韵光盘,并让我在搜查单上签字,说明这些东西的来源。回到派出所,他们把我的手、脚都铐在铁椅子上。

我一直给他们讲真相,并义正词严的告诉他们,中国宪法规定信仰自由,你们迫害大法弟子有罪,是要遭报的。这些东西是用来救人的,你们什么也问不出来,我一人承担。其中一个警察说:找牙签来,给她十个指头都钉上,让她随便喊,谁也听不见。我不动心。一会这个警察又说:三天三夜不让她睡觉,看住她,憋疯她。我不动心,一直给他们讲真相。六月二十九日,他们把我劫持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第一夜,恶警给我照相,逼我按了手印,签了名字,中间又有一次按手印、签名,这次我给他们讲了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功不是×教(因表上都带有×教的字样,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两个警察听后说:没说法轮功是×教,表上的字和你没有关系。第三次他们以检查艾滋病为由,每人抽了一管血。事后我很懊丧,心里很难过,特此声明:所有在派出所、看守所的照相和按手印、签字全部作废。

由于意识到自己错了,在看守所的第三天,派出所的警察和市局的一名警官在面对我时,当他念到一切邪教组织时,我严正的告诉他们:法轮功不是×教,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是来救人的,你们心里承认法轮大法好,你的生命就能留下,如果我不告诉你们是我不慈悲,想不想留下生命自己选择。并告诉他们,没修炼的时候我有产褥热、心脏病、脑血管硬化、糖尿病、风湿、胆囊炎、神经末梢炎、全身无力。尤其是产褥热,是在沈阳医大剖腹产后高烧不退,全身冰镇两次造成的,数十年来身体、双手接触到凉风、凉水立刻起大包,全脸都胀起来、变形,内脏钻心发痒,春秋冬不能出门,凡是用凉水的家务活都不能干。二零零五年我接触到法轮功后,《转法轮》只看了七、八页,就随意散盘了二、三分钟后,(当时不知怎么炼)强烈的感到从身体面里呼呼的往外排风,当时满屋子都是,我一下子镇住了,法轮功太神奇了。当时我喊老公,告诉他,他说:你不要动,叫它们都排出去。只坚持四十五分钟,后几天连续排风,其它的病也随之没有了,从此我走上修炼的路,这就是“法轮大法”的神奇。其中一名警察听后说不相信,而那位警官一声不吭最后他告诉我慢走。

当我回监室时,,我左手的手铐自己开了,右手的也能脱下来,回到监室时,我悟到是师父让我走,离开这里,可是当时不知道路,门在哪里?脱鞋也不跟脚。当时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是有功能的,为什么不把恶人定住呢?在看守所的十五天里,我每天坚持背法、发正念、找自己的执著,请师父加持弟子,我一定离开这里,回到修炼的环境中去救人。

七月十四日,看守所让我在放人表上签字,我不签。一名警察带两个协勤人员劫持我去马三家劳教院。警察在车上念教养一年零六个月。问我上不上诉?有什么要说的,我告诉他们:我根本就不承认你们这一套,我当然要上诉。接着我又给他们讲天安门自焚真相,告诉他们迫害大法弟子有罪,给他们背师父的《洪吟二》中的诗〈淘〉、〈无题〉等等。在体检时,我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到医生那儿,她拿出表单念一切×教组织时,我说:法轮功不是×教,是修真、善、忍的,不做任何违法的事。当时对桌的老头(院长)接着说:对!法轮大法好!就是好!劫我来的警察也以随和的语调说:法轮大法好!就是好!然后给我做心电图,结果有问题。院长说:我们留不留人,上面有评审的,谁说了也不算。我和协勤回到车上,在车上我继续给他讲真相。

警察回来了说:马三家子不要你,说你有心脏病,送你回家。每月到派出所报到,去外地得和派出所打招呼。我想我根本就不承认邪党这一套,更不能去派出所报到了。另一个协勤问我说:送你回家你高不高兴?我说:我很遗憾,因为我没修好,才走了这一步,没有理由高兴。这时我想起了师父《洪吟二》〈别哀〉:“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

通过这次事件,我找到了自己好多的人心和执著,如:怕心、显示心、私心、争斗心,做事马虎大意等等好多心。特别是刚学大法时认为大法能治好我的病,抱着对大法的神奇入门,其实这是自己的根本执著,要在法上理解法,修掉自己的根本执著,解体所有人心,所有的人心都不是真正的我,彻底修去它们,做一名堂堂正正的、师父要的真修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