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在各种矛盾中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九日】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是一个特别好强的人,因为自己从小学习好,长大了参加了工作,也是各方面都不落人后的。所以,我就养成了一种特别自负的个性,清高而自傲,从来不把别人的话当回事,谁要否定我的意见,我的心里很不高兴,甚至很恼火。

从一九九五年春天,我开始修炼大法后,我知道要改变这个变异的个性,但每次都是蜻蜓点水似的,触及不到内心深处变异的根源,所以傲慢自负的个性一直在我的身上体现着,不看自己的问题,也接受不了别人的建议、批评和指责。每当看到同修在“向内找”方面的体会,我就会感到恨自己很惭愧,好象找到了自己那强词夺理、执着自我的尴尬面孔。

师尊在讲法中强调要我们遇到问题向内找,“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随着修炼的不断深入,我在向内找这方面由“认为自己没问题”到“能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从“不会向内找”、“做不到向内找”到“发自内心的向内找”。下面,我就向内找的问题从几个方面谈谈我的一点修炼体会。

一、在与父母间的矛盾中向内找

原来,我与父母之间总是合不来,开始时,我总是觉的他们故意和我作对,算计我,修炼中提高心性的机会都被我一个一个的推出去了,过后又很后悔,一次一次的提醒自己下次一定做好。可是当下次再有矛盾的时候,我还是心里很难找自己,心里气的很难受。后来为了避免发生矛盾,我就尽量少回娘家,可是,就是我自己一个人在家时,那些“十年谷子八年糠”的往事一个劲的往出返,搅的我心里很烦乱。

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这不是师尊给我提高心性的机会吗?因为我是修炼的人,总得让我走过这一关哪!想要自己清清静静的,不与外界接触,远离人群,怎么提高心性、去执着心啊?这也是安逸心的表现。怕发生矛盾,不去娘家,我那颗愤愤不平、不服说的变异性格就能自己去掉吗?每次争吵都是我强词夺理,非得他们让我一步,我才心里好受,这不是强烈的面子心、求名心吗?如果我退一步,不就没事了吗?真愧对自己大法弟子的身份。

我记的我从小到大,从没有和父母说过“我错了,对不起,你们别生气了”的道歉话,不能原谅他们生气时对我说的那些伤人心的话。如果不是修炼了法轮大法,说不定我就会走的远远的,永远不和他们见面了。只想自己过的好,不考虑别人,听不得半点不顺耳的话,对父母不尊敬,不宽容,做人的底线都不够了?

修炼后,我按照师尊的教诲,用大法来严格要求自己,多想父母的好处,多找自己的不足,跳出对亲情的执着,用修炼人的慈悲、善良来对待父母,让他们也感受到我修炼法轮大法后的巨大变化,看到法轮大法的美好。毕竟父母把我们从小抚养大,知冷知热的爱惜着我们。记的我们姐妹都很小的时候,父母为了不让我们受外人歧视,成天辛勤劳作,很苦很累,用微薄的工资来维持家里的开支,从不给他们自己添置一件新衣,有好吃的好穿的都给我们,时刻关心着我们的成长。对父母的养育之恩要知恩、感恩,长大了要孝顺父母,这才是做人的准则。

后来,我就把师尊的大法介绍给他们,让他们也从大法中亲身受益。他们从开始的不相信到渐渐认同大法,心里时刻记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惧怕恶党的迫害不敢看书,到主动听师尊讲法录音,并退出恶党的团、队组织,摒弃恶党。这些变化无不凝聚着师尊对众生的无量慈悲与无私救度。

现在我对父母已经没有了怨恨,每次回娘家除了给他们买一些可口的水果、点心或者是他们喜欢的衣服,就是告诉他们时刻记着大法好,到什么时候都不能丢了大法。

我真的很感谢师尊把我从地狱中捞起,让我看到了自己身上的那些变异、败坏的物质,并用纯净的真、善、忍宇宙大法将我洗净,使我成为大法的一粒子,让我有机会走入未来的新宇宙中去,并修成不同层次主掌天地的正法觉者。每当想到这些,我就感激的泪水涟涟,不知用什么语言来表达我对师尊的谢意。

二、在和姐妹的摩擦中 向内找

1.学会用慈善对待姐姐

我和姐姐、妹妹间的摩擦也不断,以前我对我的姐姐也很不和善,总认为她很笨,瞧不起她。我得法后,渐渐改变了那些变异的观念,也把师尊的大法介绍给了她,没想到,她很愿意看大法书,自己照着师尊的《大圆满法》中的炼功图解学会了五套功法。现在,她已经把大法当作了自己生命中的重要内容,几乎每天坚持学法,有时间就炼功,算起来,她得法也有十几年了。因为我的脾气不好,修炼了也没有多大的改变,时常在姐姐面前嚷她,指责她的缺点。可是,每次,她都默默的听着我发狠的说她,从不反驳。

前段时间,我看到她因为睡不着觉又去买帮助睡眠的药,我就很不高兴,说:你要不修了,就把书还给我,你咋看的书啊?你到底还想不想学啊?她马上说:我想学,我天天都看书,有空就炼功。我听了,心里很后悔对她那个态度。我哪象修炼人啊,对家人也得讲善啊,姐姐脑子笨,没上几年学,可是大法书她都能认下来,这不就足够了吗?她的某些方面比我修的好,比如:她从不发脾气,忍做的比我好。而我就没有涵养,稍有不满,就大发脾气。这也是我必须去除的魔性。

后来,我就再也不对她发脾气了,告诉她时时记着大法好,有时间就看书、炼功,也告诉了她发正念的要领,力所能及的给身边的亲人和乡邻讲真相。只要师尊的讲法一出来,我就会第一时间给她带过去,她很高兴看师尊的新讲法。

现在想想,我和姐姐之间能够溶洽的相处,也是归功于师尊和大法,因为我修炼了大法,才学会了用慈善来对待亲人。以前对她瞧不起,怨恨也是对情的执着。当我跳出了情,用从大法中修出的慈悲和善念对待她时,才是对她最好的关怀。

2.去掉对妹妹和姨侄女的情

妹妹和姨侄女,她们母女俩也都是得法十几年的大法弟子了,我每次见她们或打电话,都不厌其烦的告诉她们:“不管遇到什么情况,在什么时候,都要象珍惜自己生命一样的珍惜大法,因为我们赶上了师尊在人间正法救度众生,绝不能错过这一千载、万载难逢的修炼机缘,一定要坚信大法,坚信师尊,多学法,多炼功,多发正念,多救人,多念大法好。”现在她们都已经把大法当作了自己生命中最珍贵的至宝,永远的记在了心里。

我要说的也是因为我对亲情的执着,总是用人心来对待和她们之间发生的矛盾,没有向内找自己的问题。

由于我很喜欢姨侄女,就在她的身上花费了很多心思,什么都给她想到,可是遇到她不听话时,我就对她发脾气,不考虑她的感受,只想自己的心里不痛快,生气了,什么伤人心的话都说,根本不象炼功人的表现。

有时,和妹妹谈起姨侄女,我还背后说姨侄女的坏话,让妹妹也很生气。后来,我意识到我的做法不对,我没有做到修炼人的标准,没有善,没有忍,没向内找。有一天,我就和妹妹说:咱们都是修大法的人了,不能那样对待家里的小同修,应该引导她多学法,同化大法,以前我做的很不好,不象一个大法弟子的表现,我把一次一次的提高机会都给推开了,还发脾气,真不应该。妹妹也认识到这个问题,说以后也不那样随便指责她女儿了。

最近一次和妹妹发生矛盾是因为我对她们的亲情太重,妹妹的女儿(我的姨侄女)已经上高中了,住宿,妹妹担心她没有家长在身边放松学习,总是唠叨她,我很不欣赏妹妹管孩子的那一套,就说她别那样不信任孩子,她当时听進去了,过后还是老样子。

因为我对姨侄女的情太重,不爱听妹妹训斥孩子,妹妹也对我不满,还对我说了很多姨侄女的不是,我听了也很生气,觉的这孩子真不体谅大人的心,不好好学习,白搭钱。最后,我就说气话:“永远不管她们了。”

可是说过后,心里还是很痛苦,当时自己没向内找。觉的自己委屈,她们不理解我。其实是自己不悟,在矛盾中,老是强调自己的理,老是往前顶,自己和宇宙特性拧劲了,当我静下心来向内找自己的问题时,我发现了很多执着:执着亲情的心、寻求回报的心、强词夺理的心、猜疑心、用自己的心想象别人的心、面子心、虚荣心、争斗心、妒嫉心等等,真是很多很多。我就学了一会儿法。我不想因为自己的表现影响了妹妹和姨侄女的修炼,我要挽回自己给他们造成的坏影响,就给妹妹发了一个短信:我们大人之间的矛盾不要影响了小同修,我做的不好,别影响你们修炼。将来不管到什么时候,都要坚持学法,还要引导小同修学法,在这方面,我会时时提醒你的。”

我发这个短信还是因为我说过“永远不管她们了”的话,而我又非常关注他们的学法修炼情况,所以就告诉他们:别的方面,我可以不管你们,但在修炼上,你们一定要精進。后来妹妹也给我发来了“感谢”的短信。后来我又向妹妹和姨侄女承认了“自己那天说话都是气话,别往心里去,以后我不会再那样发脾气了”,并对妹妹说:“我要不是学了大法,我真是不可救要了,是大法将我彻底改变了,能够发自内心的承认自己的错误。以前是不可能的,以前你们都看到了我的表现,既恶毒又霸道,谁也不服,还妒嫉心极强,软的欺负,硬的怕,象我这样的人,最后只能是六亲不认了,谁都会躲我远远的,没人搭理我了。”

是师尊将我救起,让我在大法中回升做人的准则,最后修成众生敬仰的正法觉者,我对师尊的感恩无以言表。现在,我和妹妹与姨侄女间的矛盾在大法中得到了善解,这一切都是师尊的慈悲,安排我去执着心的机会啊!也让妹妹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她说:“以后不再不分青红皂白就指责女儿了,要给她讲道理。”姨侄女也知道了在学习上抓紧,不用家长费心了。

真是象师尊在《转法轮》中说的那样:“作为一个人,能够顺应宇宙真、善、忍这个特性,那才是个好人;背离这个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坏人。在单位里,在社会上,有的人可能说你坏,你可不一定真坏;有的人说你好,你并不一定真好。作为一个修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就这么简单的理。”我会时刻谨记师尊的教诲,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同化大法。

三、在和丈夫的相处中 向内找

在家中,和丈夫之间也有过心性关的考验。在这世道混乱的年代,丈夫还是一个比较正直的人,内心还恪守着做人的道德底线。对家庭和长辈很负责任,在班上也很敬业。虽然此时他还没有走入修炼,但他并不反对我修大法,并说:“我不干涉你,也别强迫我。”

开始,我答应的很好,可是看到他不修炼,心里就着急,认为:“这么好的大法,你都赶上了,家里就有人修,你怎么就不看看呢?你这人也不赖,不修大法真是可惜了。”所以我总是找机会把大法真相说给他听。后来,我都有点强迫他听,不听就和他嚷嚷,他说:“书上也没有强迫让人接受啊!咱们不是说好了吗?互不干涉。”我听了也有道理,就不再非得让他听了。

其实,他在二零零四年已经看过一遍《转法轮》,也听了一遍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录音。看后,他说:“书上写的是挺好,就是你们做的不好。”他是指那些被警察抓去非法关押的人,他认为:“家也不管了,孩子也不管了,都修到这份上了,谁能接受啊?”我就和他解释说:“不是炼法轮功的要和政府做对,而是××党容不下法轮功。……”后来,我按照师尊的要求,多学法,多读书,不断的提高心性,圆容好家庭,不给自己的修炼造成人为的魔难,不给旧势力任何可乘之机,我有什么心都会在大法中修掉,决不允许旧势力抓住作为干扰我修炼的借口。

在日常生活中,磕磕绊绊是难免的,关键是我总不能找自己的问题。“低头,反观自己,承认自己的错”在我身上那简直是比登天还难。

有时我真的体会到那个顽固的物质“不能承认错”不是我,可是我又解脱不出来,心里很不好受,再加上我的火爆脾气和“自以为是”的性格时常在丈夫面前强词夺理、没理狡辩。每次,他都会说我:“还是修炼人呢?还忍呢?就你这样忍啊?说的比谁都好听,做的比谁都差劲。”或者说我:“谁修成佛,你也修不成佛!”这时,我才猛醒,我才意识到自己又没符合大法标准。但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就是要修成,有大法在,有师尊在,我也一定能修成!所以,面对丈夫那种很刺激心灵的话,我没有象以往那样顶撞过去,而是笑着对丈夫说:“我慢慢修,功夫不负有心人,滴水穿石,铁棒磨针。看着吧,我的恒心大着呢!”其实,很多次都是师父借着丈夫的口在提醒我啊!可我一次一次的推出去了,只是当时往心里去,过后又忘了,魔性发作时,真的不是自己,我却被带动着,净说些魔性的气话。

最近有一次,我给他打电话商量事情,说着说着,我就发脾气了,就开始跟他嚷,他说:“又怎么了?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呢?就你这样脾气,就能解决问题吗?三句话没说到头,就火冒三丈。以后你再这样,我马上就把电话挂了,等你心平气和了,再打电话。”我听了他的话,什么也没说,我感到自己在这方面做的很不好,很惭愧。以后很长时间,我都不敢和他提修炼中的话,怕他讽刺我。

为了理顺自己的思路,我加强了学法,看师父讲法录像。开始向内找,我首先反问自己:我为什么就做不到向内找呢?承认自己的错误真的那么难吗?只有承认自己的错误,才能把它挖掉啊!不承认自己的错误,就是把错误掩盖起来了,那谁高兴呢?不是旧势力那一伙高兴吗?这样一想,心里就平静了,也豁亮了。后来我就给丈夫发了一个短信:“那天,和你发脾气都是我的错,伤害了你,想想我真是太自私了,不高兴了,就怨这怨那,唠叨个没完,不体谅你,不考虑你的感受,只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强词夺理,没理辩三分,这都是我骨子里的缺点,不改,就真的修不成佛啊!有时你说我的那些话真的很贴切,点到了我的痛处,我都回味再三。我真得改改那坏脾气不可了,这次不是光嘴上说说的,而是要在行动上真正做到。”丈夫接到短信后,马上给我回了电话,语气变的温和多了,说:“干嘛那么认真呢?还说了那么多的话(指短信的内容)。我没事的,你也别往心里去,都让它过去吧,以后咱俩都注意点就行了。”我真切体会到了向内找的海阔天空!

再次重温师尊在《曼哈顿讲法》的内容:“面对再大的委屈都能够很坦然的对待,都能够心不动,都不为自己找借口,有很多事情甚至于你不需要争辩,因为在你修炼这条路上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也许相互说话中触动你的、也许和你发生矛盾有利害关系的这个因素就是师父弄来的。也许他说的那句话非常刺激你、点到了你的痛处,你才感觉到刺激。也许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话并不一定是他说的,也许是我说的。(众笑)那个时候我就要看你怎么对待这些事,那时候你撞他其实你等于是在撞我。(笑)(众笑,鼓掌)咱们今天就说到这儿。东西我可以给你们统统都拿下去,但是养成的习惯你们一定得去,一定得去,一定得去。”看到这,我很汗颜,有多少次面对“刺激心灵”的时候,对那些人的回击其实我都是在撞师父啊!可是师父却以那洪大的慈悲苦口婆心的劝着我们,一连用三个“一定得去”,句句打入我的内心深处,我还能不去掉那坏习惯吗?我有这么好的师父,给我们讲出了这么好的大法,我还不修好自己对得起师父吗?对得起自己曾经与师父立下的誓约吗?对得起寄希望于我的那些众生吗?修炼既神圣又严肃,来不得半点马虎。

四、在工作环境中时时提高心性

因为自己的清高自傲,对那些靠搞不正之风往上爬的人很反感,在工作中,从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讲真相只给那些自己看着顺眼的人讲,对那些自己反感的人从不涉及真相的内容,觉的那些人损人利己,不可救要了,就等着遭淘汰吧。尤其是看到那些人利用权势欺压别人的嚣张气焰,我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前几日,单位一个副职来我们办公室谈工作上的事情,谈完后就聊天。一会儿,我就听到那个副职说什么毛××发动的“文化大革命”没错,那是当时的需要之类的荒诞话,我的心马上就反感了,当时就回击说:现在也就是你一个人说“文化大革命”没错,当年毛××曾经说“文化大革命”要每隔七、八年就来一次,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毛在第一个“文化大革命”还没结束就死了,……连××党自己都承认“文化大革命”是十年浩劫……。

等我说完了,很多人都没辞了,可那个副职却有很多歪理,他知道我因为坚持炼法轮功,十年前曾经被恶党非法关押过,就故意说了很多赞扬××党的话,很多维护恶党的话,说完他就很得意的笑个不停,别的人也都跟着笑个不停。

要在以往,我的争斗心就会马上起来,会说出很多回击他的话,还会在心里咒他遭恶报。可是,那天我心里很平静,我想起了师尊在《洪吟三》〈少辩〉中说的。我想:自己是大法弟子,怎么会被迷中人的言论带动呢?心里虽然有很多回击他的话,我都没有说出来。只是觉的他很可怜,被恶党洗脑灌输的已经不知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了,思维完全随着恶党的喜怒、是非而动。

其实,那个副职在一九九九年前,我就曾经给他介绍过法轮功,他不但不听,还说些“迷信”之类的抵触话,不相信善恶有报。后来,恶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他更觉的他维护恶党是对的,自己站稳了立场,没有被恶党划入“百分之五”的所谓一小撮里面去。现在,他被恶党单位提拔为副职了,就更看重眼前的既得利益了。所以面对这样的人,不能和他强辩,自己要保持正念,绝不能被执着心带动,要发正念彻底解体他背后的邪恶烂鬼、共产邪灵,解体旧势力利用他干扰破坏众生得救的阴谋。

回到家后,我向内找,觉的自己还是有强大的争斗心,听到他赞扬毛××和恶党,心里就很不舒服,其实就是自己的空间场不纯净,才招来了他的那些邪恶言论,还有就是:我总是强迫别人接受我的观点,比如:我看了很多遍《九评共产党》,对共产恶党的邪恶本质很清楚了,就想把自己对共产恶党的看法让别人也接受,如果别人至今还在赞扬恶党,我就会很不高兴,觉的共产恶党那么坏,现在全世界都在唾弃共产恶党,那些还在紧跟恶党的人就是不可救要的了。这也是我修炼至今还没有修出纯善的具体表现。

想想师尊为了度我们,来到了宇宙的最低层--人间,面对着那样大的邪恶势力,面对着如此败坏的现代世人,师尊还在慈悲的、苦口婆心的给众生讲着宇宙的大法,归正着变异、偏离的各界众生。再看看我现在的表现,我离师尊的要求还差的很远很远呢!我连不接受我讲真相的人就想让他遭淘汰算了,那么按照这样的逻辑类推的话,我还能被师尊救度吗?不也早就是地狱排名了吗?

通过学法,正念不断加强,慈悲心也在加强,过了几天,我又看到那个副职,我真的不恨他了,而是发自内心的可怜他,心想,如果有适当的机会,我会再给他讲真相的,相信他一定能得救,因为每个生命都是为此时等待被大法救度而来的,只有旧势力是为破坏大法而来的。我有幸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助师正法的路上,我只是动动嘴,跑跑腿,而真正救人的是师尊,是大法。

要想说的话还有很多,对师尊的感激也无以言表,只有做到师尊的要求,就会前程光明,时刻记住向内找,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和难。

以上是我向内找的点滴体会,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