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东港法轮功学员李连运遭当地警察骚扰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九日】我叫李连运,今年四十二岁,家住辽宁省丹东东港市孤山镇。一九九六年六月份我开始修炼法轮功。近日孤山公安分局警察私闯民宅,到我家里骚扰。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七日晚七点多钟,孤山公安分局的恶警到我家来非法抄家。当时我不在家,孤山分局的四名警察急速地敲我家的门。我妈问:“谁呀?”不知是哪个警察说的:“我是你儿子。”我妈听声音不对,就不给他们开门。

就在这时,我回来了,我质问他们“为什么到我家里来?我犯了什么法了?”于是我翻墙进入家中,其中有一个矮个子的警察拽着我的腿不让上,我没听。随后四名警察也翻墙而入。

先进来的那个警察说:“你藏什么东西了?”我说:“我在穿衣服,要吃饭。我做好人有错吗?你们凭什么到我家来?”他们不听,有个警察大声说:“今天要是在你家翻出东西,立即把你带走,搜。”接下就开始乱翻,找他们所要的企图迫害我的所谓“证据”。什么也没翻到,最后在我的质问下,狼狈逃窜。

第二天上午我上孤山镇政府,去找综合治理办直接管迫害法轮功的宫明春,我质问他: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有错吗?你们三番五次的到我家来骚扰我,这次是不是你叫他们来的?他支支吾吾的什么也说不出来。

后来我去孤山公安分局找那四个去我家抄家的警察,没找到他们。我去找他们不是要跟他们争斗,我只是想告诉他们不要再这样执迷不悟的迫害大法弟子,不要再被邪党利用毁了自己,害了家人。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不要做邪党的陪葬品。善恶有报,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老天爷一定要清算的。

前佛教居士见证法轮大法的殊胜

我是一九九六年六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修大法之前,我曾是一名宗教居士,后经人介绍得法。十几年来,我深深受益于法轮大法,我们的师父无比的伟大,法轮大法是宇宙最高佛法,是高德大法,谁炼谁受益。

我刚开始看《转法轮》时,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不是一般的书,这是一部天书,一部奇书。我曾经看过无数本佛教的书,但都没有《转法轮》里面写的如此精深。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的吸引着我,从那以后就走进了真正的修炼之门。

而且从那天起,我的母亲也跟我一块到炼功点去炼功。当时,母亲有很严重的肾炎和妇科病,一着急上火,就排不出尿。吃了无数的药也没有效果,仅在炼功点炼了二十多天,母亲身上这些顽疾就奇迹般的消失了。我感到非常震惊,我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使我更加坚定了修大法的信心。

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我的心灵得到升华,世界观发生了巨变。以往在单位里我经常往自家拿东西,为了一点小利经常跟同事之间发生争斗,甚至争得头破血流。法轮大法彻底的改变了我,使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在利益上我不再去跟别人计较,而且时时按照 “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碰到矛盾找自己,把好处让给别人。处处做一个好人,做一个真正的好人。

前期遭迫害经历

可是想不到法轮大法这样一部高德大法却遭到中共邪党的残酷迫害,中共迫害也给我和家人带来了灾难。

我最难忘的一天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铺天盖地的诽谤迫害法轮功,一夜之间将亿万修心向善的好人推向对立面。全国所有的电台、电视台、报纸和各大新闻媒体都对法轮大法进行造谣污蔑、诽谤攻击,好人被说成了坏人,把善说成恶,事实全被颠倒过来了。全国所有地方的各个部门都在同一时间开始了对法轮功的迫害。

开始时我真的不敢相信,一个冠冕堂皇的政府,自己称作“伟光正”的政党,怎么能在光天化日之下,瞪着眼睛在那编造欺世大谎来坑害百姓,硬是把修心向善的好人成诽谤坏人,把一部真正能够归正人心,提升人类道德,给人类带来无量之福的高德大法说成是邪教,这种事情只有精神失常了的人才能做的出来。如果让这个邪党这样搞下去,我们的民族将走向何方?

出于做人的本性和良心,作为一名真正了解法轮大法真相的大法弟子,我必须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因此我决定去北京上访。我的想法很单纯,我就是想把事实跟政府说清楚,还有我们亲身修炼受益的情况讲给他们,让政府纠正这种亡国的错误做法。这也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

可事与愿违,中共邪党根本就不给百姓说话的机会。我所看到的事实使我真正的明白了一个事实:中共邪党才是真正的邪教!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我动身去北京。当时全国戒严,一路上层层关卡,禁止去北京。但是,我的心非常坚定,我一定要去北京为大法说公道话。北京当时的气温高达四十度,大地热得好象蒸笼一样,吹的风都是滚烫滚烫的。我们找不到上访的地方,只好到天安门附近去找我们的同修。广场上,来自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高举“法轮大法好”、“真善忍”、“法轮大法是正法”等各种各样的横幅,高呼“法轮大法好”,那场面真是气壮山河、惊天动地。我也涌入到这悲壮的洪流中。无数恶警、暴徒对我们进行疯狂的暴力殴打,法轮功学员一车一车的被恶警抓走,不知拉到什么地方,几分钟就抓一车。在北京德胜门的桥底下,我和几名同修被北京的恶警们团团围住,恶警把我们绑架后拉到北京丰台区露天体育场,上千名法轮功学员关押在那里,在四十度高温下暴晒。不让我们说话,我看到有好多学员被打的遍体鳞伤。

后来,我被送到丹东公安局在北京蹲坑抓捕法轮功学员的地方,他们又把我们交给东港市公安局,我们被拉回东港。我被关进拘留所,恶警逼我写“保证书”,放弃修炼。我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做一个好人,何罪之有啊?我不顺从他们,被关押十天放回家。放我出去那天,孤山公安分局(现叫孤山公安所)管辖孤山东街的片警国占元说:“你信不信,我可以马上再把你关进去(指拘留所)。”

回家之后,我再无安宁之日。孤山镇政府、街道、孤山公安局以各种借口,频频上我家进行骚扰。那个时候,到处都充满邪恶的谎言,到处都是黑云笼罩的气氛。那时我的心是多么渴望得到阳光的沐浴,渴望得到别人的理解和安慰。街坊邻居、亲朋好友也被恶党的欺世谎言所蒙蔽,被中共这个暴政制造的恐怖给吓住了,对法轮功产生误解,人人处于畏惧、戒备的心态。在我被邪恶迫害的时候,他们谁都不敢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在我无助的时候,幸得昔日的同修、那些修心向善的大法弟子向我伸出援助之手。尤其在精神上给了我很大的安慰。

但是在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早晨,在此之前好象接到一条通知,让我到孤山。后来知道那是东港市公安局、六一零他们策划大面积抓捕法轮功学员的一场阴谋。当时我并不知道那是一个阴谋,那天早晨,我看到很多同修都在山上,觉的很纳闷,我们大家就走到一起聊天。有几个很神秘的人,贼溜溜的眼光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不时的用手机打电话,不大功夫,警车就呼啸而来。当时我随其他人一起登上了半山腰的微波站,正顺着山路继续往右拐准备下山的时候,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气喘吁吁跑上来,问我们:“看没看见俺妈?”问他怎么回事,他焦急的说:“不好了,山下面正在抓法轮功,你们还不赶快躲一躲。”大家一听,就顺着另一条山路下山了。父亲吓坏了,我刚回到家,老人就大骂了我一顿,叫我以后哪儿也不要去,怕我被抓走。

就在当晚我和父亲还在为这事争执的时候,片警国占元领着几名恶警闯入我家,把我强行绑架到孤山公安分局。一进门,国占元就恶狠狠的说:“今天白天都看到谁了?不说就教养你。”我说:“不知道。”“谁谁都说跟你在一起的,快说!你还不说实话?”一边骂着,上来就给我一个耳光,这一切正好被站在窗外的父亲看到了。父亲拖着疲惫的身体跑了进来,大声质问国占元:“你在干什么?你凭什么打我儿子?”国占元马上换了一副地痞流氓的嘴脸,嬉皮笑脸的说:“我没打啊,我们正在办公,你赶快走。”父亲见他们如此不讲理,还耍流氓,就在公安局里大喊:“警察打人了!我跟你拼了!”

父亲一个人根本抵挡不了他们那么多人。看到父亲无力的挣扎,我心里非常难过。父亲冒着雨(当时外边正下雨)来救我,可是跟这些没有人性的人是讲不出理的。我就抱着父亲,劝说父亲: “没事,他们不能把我怎样,你放心回去吧。”父亲坚决不回去,在公安局里放声大哭起来。国占元叫喊了半天,没有什么结果,他们就把我关进公安局后院的禁闭室里。我进去一看,这里已经关押了十八名法轮功学员。

我们被关了一宿。第二天早上,父亲买了油条和豆腐脑又赶来了。我知道父亲是来为我喊冤的,老人在外面一直等候着我。恶警国占元又换了一副嘴脸,把我叫出来说:“你看你父母多可怜啊,你还不心疼你的父母吗?我对你多好啊。”而后,故意压低声音对我说:“配合我,如果你把情况都告诉我,你就没事了,马上放你出去。”我没搭理他。他气急败坏的走了。

当日下午,东港市公安局的人来到孤山公安分局,说要把我们关进东港拘留所,父母听到这个消息,当时腿就软了下来,跪在恶警面前哭着向他们哀求:你们不要抓我儿子啊!局长耿学亮当时把我叫出去,我被放回了家。其他人被关进拘留所。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中共邪党蓄意制造北京“天安门自焚事件”来嫁祸于法轮功,当地恶警恶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也越来越严重。一些不明真相的世人也在谎言的蒙骗下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同年七月十九日,我被恶人构陷举报,在晚上九点多钟,父母都熄灯入睡了,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王润龙亲自带领十几名恶警从墙外翻墙跳进院内。疯狂的踢门声把我父母惊醒,随后一群恶警闯进家中来绑架我。母亲当时吓的不会说话了。父亲声音嘶哑的跟他们讲理,被一群恶警推到了一边。他们不出示任何证件就开始非法抄家。我在门上和棚顶上放了家里仅有的一本大法书《转法轮》和一张真相传单也被他们抢去了。

我被王润龙一伙绑架到孤山公安分局。一个不知名的恶警来审讯我:“传单哪来的”?我说:“是捡来的。”在一旁的王润龙狂叫着骂我:“就你这样的我见的多了,你要是不说,我马上送你去马三家。”我质问他:“怎么?你想刑讯逼供?”王润龙流氓的一笑说:“哈,你不是嘴硬吗?我会让你好看的,你等着!”

那天晚上被他们绑架的还有两名法轮功学员。我被他们酷刑折磨,在巨大的压力和恐吓下,我承受不住,违心的向邪恶妥协了。他们拿到了所谓“保证书”后,将我关进东港拘留所,我被迫害十五天。但是我严正声明,在邪恶的高压下,我被强迫所写的所谓“保证书”,和所有的签字、所有不符合法轮大法要求的言行彻底宣布作废,我的心永远不会离开大法,不会离开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