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床医生:修炼历程证实法轮大法是真正的科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一日】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是在以人传人的方式流传着。自从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传出以来,就是以这种方式迅速传开。几年时间在全国各地公园、广场、大学校园等公共场所遍地开花。最令人震撼的是其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吸引着广大民众与日俱增。一九九八年九月医学专家们对近三万五千名法轮功修炼者做了五次医学调查表明:修炼法轮功祛病率达98%以上;同年部份人大老干部对法轮功进行了好几个月调查,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

我的职业是从事心血管病的临床医生,我本人的修炼历程验证了以上的这些调查结论是千真万确的。我是医生,却常年遭受多种疾病的折磨。如:高血压、冠心病心绞痛、尿潴留、 痔疮、老花眼、颈椎病、牙周病导致全口牙齿松动等病。用遍了西药、中药、偏方、气功都没有什么效果。有的药只能缓解症状,却不能根治。如高血压、心绞痛、尿潴留,还有痔疮。我于九七年有幸走入修炼法轮大法。刚开始修炼一个月,这些病就不治而愈。

当然过程中每一种病都出现过象犯病一样的感觉,但我从法理中,也从医生的职业知道是”消业“,因为比犯病疼的程度轻、时间短,所以我也不担心,只知道是好事。这样经过一段时间病就彻底好了。比如,修大法后很快老花镜摘掉了,看书无论白天、傍晚多小的字都看的很清晰。颈椎病过去坐一会就后背酸疼,现在无论坐多长时间也没有任何不适。松动的牙齿不知不觉中变的坚固,家里人都知道嚼不动的硬东西都给我。与同修结伴骑自行车讲真相走多远也不累,回家还做饭,要知道我现在已经七十来岁了。

另外还有发生在我身上三件神奇的事。

第一件事:左腿重度烫伤不治自愈

一次在家做饭时,不小心将一锅烧开的鸡汤全倒在了我仅穿一条衬裤的腿上,当时的剧痛使我不由自主的大叫一声,当听到自己的惨叫声时,头脑立即清醒过来,心想:我是炼功人,怎么会疼呢?当时痛感立即消失,家人赶忙帮助我脱下裤子,拿来一盆清水把腿上鸡油轻轻洗掉,我看到整条左腿从上到下的皮肉就和锅里煮熟的鸡肉一样。家人吓坏了,赶忙要送我去医院。我说:没事儿,不用去。孩子又上药房买了烫伤膏,也没有用。我每天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一样也没耽误。只是烫伤的左腿前面红肿的象个大水袋似的,每天炼功时都往出流水,拖鞋都被水浸透,今天流干了,第二天又充满了水、再流,直到半个月不再流水了,开始结痂,结痂脱落就露出与原来皮肤一样的新皮肤,没有留下任何疤痕。知道的人都感到法轮功太神奇了。这要不炼功,不但得去植皮,就连烫熟了的肉都得刮下来。可是修大法就能使烫死了的皮肉从新复活。

第二件事:第二腰椎压缩性骨折,二天就上班

有一年冬天雪下的特别大,积雪变成了冰,凸凹不平,我骑车上班,就在医院的院子里急转弯时,车子突然滑倒,我一下摔坐在地上,当时就感到腰部疼痛不敢动,同事把我扶到轮椅上拍片;他们去取片子时,我突然想起自己是炼功人怎么能摔坏呢?于是立即从轮椅上下来自己走回家,刚到家,外科医生来电话说:“你的片子结果是第二腰椎压缩性骨折。你必须绝对卧木板床六到八周。”我按照他说的躺在木板上,腰部剧痛,呻吟不止。师父见我不悟,就借同修的嘴点化我:一念之差。我恍然大悟,立即回到沙发床上稳稳睡了一夜。

早上炼完功就骑车买菜做饭,然后上班。刚到医院领导和同事都惊奇地说:“骨折才两天怎么能上班?”当时我说:“昨天院长到家看我时,痛的叫喊不停, 你们也看见了。现在我好了,不痛了,怎么还不上班?”大家一看我真的没事都说,“法轮功真神……”。院长在年终的表彰大会上,因为这事还表扬了我。

第三件事:车祸后的正念闯关

有一次过马路刚骑到马路中间,从右侧急速行驶过来一辆小轿车,连人带车被撞飞出去挺远摔在地上,当时就感到腰部剧痛,用手一摸,发现腰椎中间塌下一个坑。司机害怕了,让我上车去医院。我说:没事儿,不用去医院,你走吧。话音刚落腰部痛感消失。司机不肯走,我也不肯去,僵持了一会。这时有很多人围观,我对他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不会找你麻烦的。”司机一听这话说:“我今天碰到好人了。”说完就放心的走。为什么听到是炼法轮功的就放心地走了呢?因为现在社会上的人都知道炼法轮功的人是好人,身体也超常。

以上我的这些亲身经历都是真实的,就足以验证了法轮大法是真正的科学。不用现代医学的任何手段,就要求修炼者注重心性修炼,按着“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心性在不断的升华,内心的升华就会带动外在的行为,就会真心处处事事为别人着想。身体就会不断的净化、净化、再净化,直至达到无病一身轻。所以他就能解决现代医学解决不了的疑、难、重、绝症。

我的这三次意外事故也验证了法轮大法是真正的科学,是超科学的。我之所以能出现这三次意外事故,都是自己没认真对待修炼,没按师父法中的要求去做,平时不严格要求自己,和不好的心不去,在修炼中找捷径,不实修自己的心。师父再三通过家人、同修嘴点化,梦中点化心中明白,就是不肯改变自己,还总想改变别人。所以被旧势力一而再、再而三的钻我有漏的空子,对我下了狠手。大法制约着一切,所以看到了我这颗就是不让旧势力阴谋得逞干扰我做“三件事”这颗心, 师父时时呵护着我,加持我的正念;遇难能想起自己是炼功人,邪恶就会瞬间解体,身体的剧痛会立即消失;如果我动了人念,被身体的表面假相带动,那就是人,那可能就会如普通人一样的结果。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