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七天到几分钟的转变(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一日】(明慧记者夏昀台湾采访报道)彭淑渼,一个与邻家妈妈没有两样的台湾女性,却在五年多的时间中,几乎每天拨打电话到中国大陆,为素未谋面的对岸同胞讲述两件事——法轮功的真相以及三退保平安(退出中共党、团、队,简称“三退”)。从拿着电话会发抖、对着事先准备好的讲稿会结巴的情形,到不需要看资料、不论对方态度如何,都能平和地讲述真相,为对方答疑。从花了七天劝退一个人,到只用几分钟就令对方高兴地三退,这其中除了她的努力之外,更见证了中国大陆同胞人心的转变。

彭淑渼正在给中国大陆同胞拨打电话,讲法轮功真相。
彭淑渼正在给中国大陆同胞拨打电话,讲法轮功真相。

今年五十三岁的彭淑渼,是修炼了十二年的法轮功学员。从二零零七年开始,每天工作结束后,从傍晚五点到八点打电话到中国大陆,几乎天天拨打。在共产党一言堂的灌输、铺天盖地的毒害下,很多不明真相的中国人仇视、惧怕法轮功。为了能破除共产党的造谣诬陷,以及提供被共产党封锁的最新时事,彭淑渼做了很多功课。她拿出厚厚的一叠资料,报章收集的资料、其他学员的电话稿、自己整理的笔记,希望能为大陆同胞及时提供真相。而愿意听的多数人都改变了态度。最近的一两年,了解真相的人更多了,大陆同胞的转变,让彭淑渼感受深刻。

从凶恶威胁到放心委托

“您好!我是海外退党义工。目前已有上亿人声明退党团队了。先生请问您三退了吗?”彭淑渼总是如此开头。对方回应:“你知道我是谁吗?”“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你接了我的电话就表示你是有缘的人,是可贵的中国人。”“我是某市公安局局长,你不怕我把你毙了吗?你过来呀,我要把你抓起来!”对方凶恶地把电话挂了。彭淑渼并没有因他的语气凶狠而放弃了,虽然拿着电话的手微微的发抖,但想着对方还没了解真相,于是隔天她又拨了相同的号码。彭淑渼把共产党窃国后的暴政一一的讲给对方听,对方也针对这些事情不断地为共产党做辩解。

到了第三天,对方态度转变了。当讲到八九年六四的天安门屠杀,他回应当时也在附近,所以很清楚发生什么事。对于天安门自焚案,他也清楚是中宣部造假。“但是知道了又能怎样呢?”他表达了在高压极权统治下的无奈与悲观。虽然仍不敢声明退党团队,但他很愿意听。就这样,彭淑渼持续地给他打电话。直到第七天,他终于答应退了,并跟彭淑渼约定时间,要回家询问家人是否一起也退了。

从凶恶的威胁到放心的委托,彭淑渼花了七天的时间,她秉持的是心中的善念,要救对方的一念。得花掉多少长途的国际电话费、用掉多少下班后的休息时间、忍受多少无端的辱骂,这些都不是她考虑的重点,她心系的是对方的安危。就算受到威胁,彭淑渼也不为所动。

有好几次,公安、书记威胁说要举报她。一个广东公安说:“退党?我这是公安局的。我要把你录音,把你举报上去。”“你把我录音起来啊?太好了!你要给你的单位里面同事听、家人朋友听,让他们也来了解。这是好事耶!功德无量的事!”彭淑渼把法轮功教导人们做好人,却被无端迫害的事实告诉对方。她希望大陆同胞都能了解事实真相,不再被共产党欺骗。彭淑渼也把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电话告诉他,让他可以把所知道的迫害法轮功的讯息传递出来,给追查迫害的国际组织调查,将功赎罪。彭淑渼感受到对方很专心地听她说,也很认同,最后同意了声明三退。

从冷漠旁观到支持认同

在经年累月不间断的拨打中,除了上述表现凶恶的,也有不少是冷漠、无所谓的。彭淑渼遇到很多年轻的知识份子,因为害怕共产党,对共产党不敢评论:“跟我没有关系,不关我的事。”“我保持沉默,不予置评。”彭淑渼回应:“你担心的就是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自杀了、被劳教了、被关了。你不敢说,我替你说。对不对?”对方立即说:“对对对。”彭淑渼告诉他:“共产党是中国的吸血鬼,只要有共产党的一天,我们中国就不会好过。请你站出来为自己、为中国尽一份心力。请你也要把这个讯息广传出去,让你的亲朋好友都知道,我们中国人的觉醒,才会改变我们中国。”对方非常认同彭淑渼说的:“你讲得很好!”

也有些年轻学生一听到退党这件事,就笑话彭淑渼,他们辩称共产党很好。彭淑渼提醒他们:“共产党是西来幽灵,它是马克思、法西斯跟魔鬼签约要毁灭咱中国人。它是蓝眼睛、金头发的。你不要忘了,你是五千年承传下来的堂堂正正中华儿女,是黄皮肤、黑眼睛、黑头发的。难道你愿意认法西斯为你的老祖宗吗?”“喔!对喔!”年轻人一听,几乎都醒悟了,马上转变了想法。

也有些人不在乎是否能保命,回应说:“随便你!”彭淑渼立即澄清:“不行!你没有同意,我不能帮你,那声明就是造假的。共产党最喜欢用造假那一套,我们不行。得你本人同意,我才能帮你。”

这些听明白的人,最后都同意了声明三退。

明真相参与广传

在这几年中,记不清拨打了多少电话。彭淑渼发现,只要是明白真相的人们,他们都会想要跟作恶多端的共产党划清界限,退出共产党以自保。尤其是这一两年,同意声明三退的机率更高了,速度也更快了。彭淑渼认为由于现在讯息较流通,尤其是网路、手机,很多人说他已经听过这些讯息,有些人表达来过台湾了,在台湾景点看到很多法轮功的资料。这部份接触过法轮功讯息的人们,经过她一讲,很快就同意退了。彭淑渼笑着说,现在已经不需要七天了,常常只要几分钟,对方就同意用化名退了。其中更有主动协助将讯息广传、协助周遭亲友声明三退的。

一个曾听过退党讯息的人,接到彭淑渼的电话。
“先生,三退自救保平安啊!”
“你是卖保险的吗?”
“对啊!卖免费的平安保险,不用花你一毛钱的。”
“我知道!我知道!”
“先生你好聪明啊!我一讲你就知道了,所以赶快三退保平安啊!”
这位先生立即同意彭淑渼帮他用化名三退。

共产党的贪污腐败,引发老百姓的不满,很多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农民工深恶痛绝。他们甚至激动地用脏话痛骂共产党,控诉不满:“我们都赚不到钱,这些贪官,你看每个人都这么好过,一部车几百万在马路上跑,杀人都不眨眼。我们家的地都被圈走了,我们得出来打工,可是都赚不到钱。”他们也看清很多事实,“这些新闻报的,跟实际的都不一样,这些贪官!”彭淑渼告诉他们:“网路上很多网友说,看中央电视台都遭殃了,是遭殃电视台。”对方听了哈哈大笑。这些深受其害的人们,痛快地声明退了。

一个人同意声明三退后,告诉彭淑渼:“你这样一个一个打电话太慢了。你赶快把讯息发过来给我,我帮你发到我的群组里,我一发就出去了,群里的人就知道了。”

一位正在教室里的大学生接到彭淑渼的电话,他用扩音播出来给大家听。这位学生告诉她,他们都要退,于是她帮他们取化名声明三退。她交代他们:“每一个人都记住自己的化名,总共是三十个人吗?”对方急忙回应:“还没完,还没完。你不要挂我的电话,我们班有四十五个人。”彭淑渼告诉他:“声明得本人同意才算数,他们都要吗?”他肯定地说:“要啊!要啊!”为求慎重,最后彭淑渼用简讯把所有的化名发给他们。

这五年多的时间中,彭淑渼的先生全力支持她,不只心理上的支持,还主动分担了家务,准备晚餐、洗衣服、擦地,让她心无旁骛,专心地打电话讲真相。她拨打了数不清的电话到中国大陆,唯一的目的,就是希望中国大陆同胞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而人们了解真相,同意三退的时间,也从七天缩短到几分钟,彭淑渼在其中见证了民心的转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